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91:悲欢离合聚散烟雨蒙
91:悲欢离合聚散烟雨蒙



更新日期:2016-07-1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2016年7月4日,农历六月初一,进山拜神日子。我却是遗忘了,以至早上没能去,成为那么遗憾的错过。其实前几天,我都有在想着,要看一下日历,应该差不多了。别像此前一样,到来时才发觉,又未能赶上。可不知因何遗忘了,昨天说要看的,结果没看懊悔死了。中午人多,自是不会挤一块,没法从容静心。原本是想着,算了,也没法弥补。但最终,我还是去了,如同清明进山,对父亲的心思,最后一回,再不去,再没有机会!这次也是,我的人生不多了,每月只有那两个日子,与佛祖最近距离的融汇。如果我不去,日后也没有多少了,我会感到歉疚不安,这么重要还疏忽遗漏。于是同样的,抱着一定要去的心思,不能给自己留下悔恨遗憾,走了又愧对佛祖不心安。

  

  19:22,出发。此前也一番捡拾检查,哪些都该带上。还是漏了一样,誓言纸张,走路中没法回拿了。不过也不重要,因为都记在心里,该起的什么愿,可以对着宣告。

  

  19:31,仙湖门口。看到,仍然有人进山。这么晚了,还如此积极。估计也是常有,往常的初一十五都会吧,只是我未曾试过而不知。

  

  一路上,还是点着香,放着经文,还有听着音乐。按往常来说,只要求佛,我就是播放“祈祷”,但这一次例外了,改为常听的“莫失莫忘”。可能是自己的伤感,需要这么一种触动,让我走着听着,能够融入与沉浸,渲染起哀伤气氛,让看到周围树木,就有种想要哭的冲动。那感觉是,只有你们,能倾听感知我的心声。如果连你们也不懂,还有哪里可诉说呢!我陪了大家这么久,也该会有感情了,而不是人类的漠然。

  

  在那之后,我在外面行走,声音必须调到很大时,我也能如取信路上,听出忧伤离别情绪,可以让人沉醉其中感受回味了。以往是不会的,甚至让我觉得很厌倦,只想回到屋里静静聆听,才能听出的味道。而且在屋听时,声音不会再小得厉害,以往就是一点点音律,越小越触动伤情。现在却是,有所调大,是让能听出旋律,尤其古筝的配乐,最易唤起伤情。这可能就是,这个不好结果中的好事了,成就了我对歌曲的依恋,任何时候都能投入,再不会有心灵虚乏。从这来讲确实也感激,正如伤害也是种成长,更加坚定我们的步伐。而且不止如此,前面所写身体上的蠢动,也彻底的平息,再不会有激起了。我想,从那以后,我真的就成一块冰,一个木头,再不会有作为人的反应了。那样更好,能更加收定心神,再不会有何分心,只专注于爱的祈祷修行。

  

  19:56,到达湖畔,小金鱼葬身处。看到有人打电筒,在岸边走着,不知照什么。水塘周围,也能听到动物叫声,城市纪念日进“莲花山”时所听那种。只是现在不会再有畏惧,一丝一毫的顾虑都不曾,就像没有了“害怕”观念,无论走在哪里都坦荡自然。以前不会这样,想到黑夜时本能性胆怯,是否又是因了前面挫折打击,反而让人变得更加的强大与无畏了。

  

  虽然天黑,我也下去了,给金鱼点香。黑夜中照相,闪光灯失效,一片漆黑,只有三个红点。当时心里感叹,小金鱼,你不知你的主人多可怜!你也离她而去,剩下她一个了。你至少还有她陪,不管生前走后,而她却是空无一人,不管活着还是死了。你真是命都比她好,遇到了个能收留的人,还帮你超度到天上去,脱离了生死苦海轮回。你会记得她的恩情吗?如果有感言,至少天国的门口,还有你来相随。

  

  20:15,到达,往日常说的,那块佛号石碑底下。把香插进,记录拍照,闪光灯又能亮了,看得很清楚清晰。旁边,就是庙里了,上面灯圈亮起,不同图案与颜色,夜色中非常好看。第一次夜晚观看,与白天不一样的感受,也都拍下了这难得一幕。

 

  庙宇大门,自是紧紧关闭,没法进入了。一路上还想着,若能进去,灯色中相对,多么美好的场景。此中,我特意跑到,以前晚了关门,侧边出来小道。那是有个保安亭,也放着栏杆,车进出会打开。我走过去询问,能不能让我进去一下,非常低声恳求的语气。对方告知,六点半就关了,我这来得太晚。我自然知道,我意思是,哪怕是看不到,我也想进到里面,能更加近的触摸感受,佛祖菩萨在周边的氛围。毕竟那么难得过来,就是为了看它们一眼呀,如今落空多么可惜。对方依然是那个意思,就没法例外,让我到附近走。我又不是看月色,有什么好观赏,早走多少遍了。但看样子,是通融不了,也不再作想,强人所难了。我只是遗憾难过,又错过了一次,与你们更加走近的机会。

  

  从那出来,还是往阶梯走去,上到正门前面。发现,依然有人,坐在庙前,是乘凉还是歇息。他们是有心思,有那条件,是所有都能安稳,那是常人都能拥有,于你却成了奢侈,够不着的天地。不是很喜欢,难免打扰到清净,我是想着在门口,面对着里面进行祈祷。当然就算存在,也不会去在意,交出一颗心来融化距离。这个过程也照相了,是一个背影,看我当晚,是如何在佛前,默默祷告。

  

  20:25,门的正前面,向着佛祖方向,下跪。带来了泡沫垫子,穿的裙子,跪着不会疼痛。知道,一定会跪很久,这是必备。虽然如此,时间长了依然痛楚。把鞋子脱了,有时立起有时蹲下,相互交换姿势,缓解疼痛感。有个事情遗忘了,我应该换条裤子或穿上丝袜,因这是夜晚山上,又没有多少灯光,可能也会有蚊子飞动,要是再叮咬又加重。如此自然难免影响到祈祷了,有所分神地会观看或移动一下,很是懊悔不能全神贯注一心一意。还好没感觉到痒,应该没事吧,指不会有蚊子侵袭。在“莲花山”时,那是痒得不行,到处用手抓。但这也不能证明,没有蚊子的事实呀,有的是回去之后抓痒起孢。当时痒只能说明蚊子厉害,不痒却未必没蜇到,可能事后才发作。总之我感觉,从那回来之后,那些骚痒又有所严重,不知是否因此而起。只是想到为佛祖,多大的代价也经受,只愿你们能体会感受。

  

  手中,点燃香,握着。泪水很快流出,然后烟熏到眼睛,感到特别的刺痛,就没法承受得了。我纳闷了,这里面,是不是又产生了什么化学反应?否则正常落泪,是不可能会感到不适。我忍了一会,是不想起身,但忍不了,痛得不行,都没法睁眼了。无奈,起身,把提包都拿来,放到旁边。毕竟时间长,不在眼帘还有所担心,虽然说佛祖圣地也难保,就像守护人员也没见修行多好。取出纸币擦眼泪,如此才有好转,不再痛得厉害。有时也会用来捏鼻子,鼻涕眼泪一起流,总是狼狈不已。后面的人,定然能感觉到,在哭泣。此中,还像有人身旁走动,不知是否特意观看,好奇而已。当然,我是不会理会,拜佛还能不专心,心无杂念只有彼此,外界都不在其中。

  

  一开始,是在屋檐底下,因为不想与人挨近。后来,便又往后退,在屋子之外。那时,坐着的人都散了,刚好成就的空间。当然其实是,在里面,我抬头望不到天空。我不仅是对佛祖哭诉,更是对苍天呢,对宇宙天地。那时的我,就是这样,一边流泪一边抬头,那感觉也如同佛祖:老天,我的心声,你们真的不能感知吗?尤其是,不停嘀咕着一句:怎么还不为我哭,不为我下雨!

  

  那时,真是希望,能有场雨露下来,滋润枯萎的大地,淋醒所有的生灵,让到处充满生机与活力。也抚慰我沧桑的心怀,我会是那么的知足,知道有你们为我哭,我就心满意足。可是没有,它们也接受不到我的信号了,全部都寂静了。21:05时,感觉得到,天空有所飘降雨滴,但却再也没有了。那是安慰还是怜惜,或者不想让淋雨,怕那瘦弱的身躯承受不起。苍天,也如佛祖一样,成了最好触动泪水。所有苦水只能向天地倒,所有冤屈只能向万物诉,人间没有哪里可珍藏,更不会有那个公道与说理。

  

  那时的我,缓慢说着:佛祖菩萨,对不起,不好意思!日子忘记,来晚了,没能相见。但是不重要,看不到,却在心底。你们都住在我心里,我给你们建造的庙宇,却是比这纯正清净多了。然后是,从一楼到二楼,一一叫出菩萨名称和模样,都清晰的出现眼前,代表着我到来参见了。此中有两个,不是很分得清,抱歉了。有个慈祥点,有个严肃些,但愿没记错。说的时候,泪光闪烁,仿佛真的参拜了,我对你们一一的献礼。虽然在外面,却能跨越空间距离,让心与心走得如此之近。原来来早来晚都一样,正如见与不见没有差别,若心是诚的哪里都能感观,否则就算天天瞻仰也是徒劳无益。

  

  最后一个,出现脑海,长久停留的,自然就是“如来佛祖”了。如同在家里总能看见,而现在来到庙里更亲近,我透过那么多层房门,却都能透视到大堂,看到你静静伫立在那灯火中,依然是慈祥感染人的模样,那么的让人感到心头从容与平静。此中,说的话并不多,更多是,低头闭眼,静静听着音乐,是感受那份哀伤,任由泪水默默流出,滴到下巴,再滴到衣服地上。对了,我来这,就是为了对你们哭诉啊,宣泄心声。因为除了你们,我再也无可寄托了。我在这里哭,你们能看得到吧。曾经流了多少泪水,现在依然流过不停。用这么多的眼泪,还不能淹没天地。有天走了为我哭诉,雨水像泪水的洒落不已……

  

  那一晚,跪在那里,听歌曲时,感觉像缓慢多了,与平常相比。其实不是,音乐还是一样,不可能会有变动。仅仅是,心情悲伤了,渲染的曲子,让旋律跟着走,伤感起来,也变得更加哀伤。我当时调的声音,是正好,不大不小,太小听不到音弦,太大混乱而折损。那个高低,是刚刚好,最能触动到人心弦。而我就那样,一边听着,感受着,默默的泪流,一遍又一遍……

  

  从那回来,再听时,也听出了那种味道,变慢了的低沉感伤。尤其悲伤的时候,哀伤氛围更重,曲子就越深沉缓慢,渲染的心情也跟着更加重。其实应是,台湾收信之后,便有这种情形了,是遭受得更多,让爱变得更沉重苦楚。而且,听的时候,尤其喜欢闭上眼睛,没有画面出现,沉浸在曲子里面,就好像身心合一,成为一个整体,不可分离了。你融于我,而我融于你,安静的悲伤……

  

  当时,我是不断说着一句:感谢有你陪着,谢谢有你陪我!这不是对佛祖,也不是对天地,而是对曲子。真的,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怎么办好,怎么度过这人间漫长难熬的每一天。是你给我送来了,生命新的源泉,让我可以把每天活得丰富,更让死亡也变得如此平静与美丽。那种感激与感恩,真的是无以言传,所有都不足以表述。所以,你也陪着我到天国去吧,在那继续播给我听……

  

  最后要分别时候,心底有所呐喊,想像着庙里佛祖菩萨,说着:那个女孩,再不能面前哭诉了,是不是那就是你们想要的啊!以后再也不能来了……伤悲淹没吞噬,泪水汹涌澎湃而出………

  

  21:19,一柱香烧完了,几近跪了哭了一小时。最后一个心愿是:佛祖菩萨苍天在上,走的时候别忘了为我送行,风起云涌雪白葬送清白来去永不转世……

  

  21:24,起身,点燃蜡烛,插在树头。相机拍下,夜色中虽然黯淡,却也打破了黑暗。只要有一点光存在,就能让黑夜消失。我说过要做那唯一一点的光,不管是否能照亮照耀这个人世,我会让它随爱燃烧到生命的尽头。

  

  祈祷完毕,留意起周围,早已没有人影,到处一片静寂。这是在山上,哪怕有微弱灯光,也多少会带有那么一点恐惧。那么晚了,我有没想过,路灯关了,杳无人烟,一个人怎么下山?虽然是带了手电筒,足以照亮道路,但却难驱走夜晚的阴森与惶恐,对于一个女生来说,真是件极其考验的事情。清明那天就有写,出门前犹豫,这么晚了,下山更晚,我有胆量走得了么。那时,是有所畏惧的,可现在,没有了。我既然敢于那么晚出来,自然就敢于不管多晚,都能一个人独自下山。或许,我就是为了体验,就是想看看自己的胆量,能去到哪了,是否对这世间,还有畏惧慌张。事实证明,没有了,否则我不可能敢,一直祈祷而忘了时间流逝。我相信,自己敢于,不怕多深夜阴森,撞鬼或什么。也不管是什么样子,多丑陋狰狞扭曲难看,也不可能会吓到我的了,心中已是一片空灵虚无。如果真的有,我一定会当面与之争辩,就像对待常人一样,那样的心思,没有什么可怕和退缩。

  

  这也许就是,此次去信不顺,对我“最大”的磨练与超越了!它让我,在这人世间行走,再也不会犹豫害怕,没有什么可以阻拦,牛鬼蛇神我都不畏惧,敢于与之对恃到底。之前的我,是不行的,不可能这般坦荡无畏,独自立于天地间。可是现在,我做到了,可以了,完全的冲破了所有,人性会有的弱点。如果现在进行一次,49章《风疾雷暴天地鬼哭神嚎》所写,深夜雨夜进山场景,绝对是“不会”再有一丝犹豫与害怕,我会非常的向往让我再尝试一次,不会再出现路途中的急促与渴望有伴,我一个人完全有力量走下去。原来,爱心真情,能够让人变得强大,冷酷无情,更能让人变得强大无比!这甚至超于前者力量,更能锻炼出一个人,达到最极致的成长。从这来说,也该是感激,虽然另一方面挫伤,但却帮助你更好提升,那些也会是在于其之上。正如此前遇到太多伤害辜负,也只是成全了我的善德,而又给自己造了罪孽种下业报,如此一想就没什么可抱怨不能平衡。我想,这可能是,上天所设,对我“最后”一关考验了。在那之后,这世上就真的没有我会怕的了,我也不需要再接受什么历练了。经历了这事,反而让我更加的无畏了,如同此前诸多障碍阻挠,越是困难越是勇敢,越是挫折越是坚定,越是考验越是平静。所有妖魔鬼怪尽管过来吧,看看是谁怕谁,谁能阻挡得了谁的脚步。如“无间道”粤语版所唱,我要为爱活下去,捱极也未曾累。不理会世上,长路太多终点太少,我要用生命去创造一个永远。只要我不死,就休想让我停止!用生命最后一口力气,与天意——斗到底……

  

  21:30,拜别道别之后,开始往外走。我以为,路灯都会关了,想不到还开着。而且,这么晚了,如同上山时有人相伴,现在依然有人上下,就不曾会感到孤独害怕。有很多都是跑步锻炼身体,想到自己也曾经想要和某人那样,有了对方就会爱护珍惜自己,为了彼此好好保重陪伴走过百年。想着成为这城市里让人羡慕的身形,看到老来也依然的形影不离,那是多么温馨幸福的一幕,整座城市都要为我们的爱而欢呼!只是你的奢想,别人是天上太阳你是黯淡星星,未曾靠近已被光芒灼伤融化,剩下是长长的叹息飘散于空气。

  

  其实我非常想体验一下,我一个人走在这深夜山上,会是什么样的情形。至少我心里,能想象出来的是不怕,否则是不可能敢逗留这么晚了。看来,这个愿望也难以实现,除非就是不赶初一十五,却不知那时是否也开门,仙湖也能进去。哪天真试一试,等把所有心愿完了再说,现在似乎没那么时间,制造情景写过不停了。

  

  一路上,我会仔细的看,周边那些景物了。虽然有灯光,但依然是漆黑甚至幽深。要换以往,我也是不敢看,尽量移开视线。往常清早摸黑进山就是了,怕会联想到一些恐怖画面,让自己慌张害怕不已。但现在,我却会是注视,从这可见的是,真的不弱小了,如那巨人顶天立地!而且,我还投入了情感,是带着离别的感伤,对这些植物话别般。陪伴同行了那么久,没有多少日子了,让我多看一眼吧,日后也不会有了。是否你们也会记住,这个经常过来独行的女孩呢!有天她走了,你们会不会为她哭一下,当是回馈那一路的相送。

  

  此中,也特意像6月26日下山,拍摄了路灯照片。这个比那个更朦胧了,是因为真的夜晚来临,在那夜色中伫立的孤单。生命之火如此微弱,总是擦不亮那些经过,在午夜之后光芒陨落。

  

  走到半路,闻到阵阵花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深吸一下多么顺畅。这个场景,也让我如此熟悉,想起初到北京时,我们一起买饺子皮,途中经过一片槐树,散发出淡淡槐花的清香。那时多么幸福啊,沉浸在那些温馨中,忘乎了现实的残酷,久久沉醉不已。只可惜一切那么短暂,很快被无情生活击破,再也享受不了片刻的宁静。想到这,顿时心酸无比,泪水溢满眼眶,忍不住要哭泣……

  

  低头,看神牌,佛祖菩萨,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安排,都是无言的结果!这一夜,我又再度漂流回往事,敲打开那些伤疤沉痛不已……

  

  路上,看到一群年轻小伙,骑着那种野外游自行车,很大很高,且还配着统一服饰,戴着帽子旅游般,非常的有排场与声势。尤其是,车上还装着劲棒音乐,一边听歌享受一边又锻炼身体,确实不失为一大好处。这下山还容易,上山都是坡,骑上来可费劲,自己肯定不行了,下去还怕刹不住呢,这样柔弱的躯体。看到他们,那种年轻与活力,什么感觉,想到自己,真是未老先衰,更是过早逝去。哪怕同样的青春年华,自己也从不曾拥有过,那样矫健的姿态,无忧虑的生活,可以消遣自在,放松身心。从来日子只有苦水,不会有欢乐源泉,懂事之后就已经远离,而随着长大越加触摸不到,除了无尽的辛酸与泪水,再也没有可值得欢呼庆贺。有的人活着是如此可悲,不论哪一样都要不来,甚至到死都没得停留,连个守护安葬的人都找不到。真的是“罪孽”之身的轮回,来人间是历练受罪偿还属罪,都不够还得死,而且还是最惨的死法,才足以还清欠下的孽债。

  

  又碰到很多大货车,装运着什么往山上走去,应该是修建工程,弘法寺二期建筑,需要大量的材料。当时感慨,到处热火朝天,你在掘起我在沉寂,你们高歌我在奄泣。有的生命是来错了,才会世间找不到位置。演绎神话传奇,是否才是来的本意。

  

  22:01,仙湖门口,下来了。22:14,出去吃饭。前面写过,当天制作视频,只吃稀饭白粥,手都在抖动不已。一天没吃什么能量,晚上又进山哭了,如今有所补回那样,不能让身子太虚撑不住。还是那家,她们都熟悉,我一过去拿本子让写,不用再转手她们也得进账。首先都是,上一碗清汤,没多少营养可润润口。对方又问,还要不要汤,不知是否看我不说话,有所同情与怜惜的好心。我摆摆手,示意不用了。很感激,这份小小心意。上回有次多端,我也没动,感觉浪费。主要是,我一会去喝汤,那里是炖品可滋补。不必要就别叫了,哪怕多着也是多余。

  

  这一折腾,再冲洗收拾,就很晚了。主要是,第二次重做视频出来了,全部都发上去。如此,心愿完了,安心了。晚上,祈祷,如果这就是用意,真的不能相信,经受那么多换不来结果。打开音乐盒,说,听听音乐,多好听啊!听不多久了。越来越疲累,越来越淡然,越来越无力。

  

  03:00,才忙完,那么晚才睡。想着,可以好好,睡上一觉了。然而,又错了,一切出乎意料。深夜,其实是次日凌晨了,05:40醒了,是被外面雨声所惊醒。这个景象,和多年前,真爱追逐的某个晚上,太像了!瞬间把我记忆带了回去,在这城市发生的一幕。第一卷真爱简概篇章中所写,2007年8月6日,深圳夜晚的雷雨,电闪雷鸣风驰电掣,雷鸣之大足以把整个大地掀翻。其中有一个就是,能让整座城市80%的人可能都醒了,因为那个雷,确实太厉害,就像地震了般,震动了整个天宇。那次也是睡得晚,一两点过后,醒来也是五点过不久,只不过这个又往后推了一下,同样的两次,都让我夜里醒来。而且也是速度之快,两三小时的事情,天气恶变成这样,躺下之前还是好好看不到迹象。那一次,我是想到父亲和真爱,心里无比心酸默默泪流,流了一个多小时都止不住,枕着那满腔泪水睡去。周围贴满佛祖神像,我又经常参拜诉说,可能感到了心声给予回应。这次,屋里也是有佛祖菩萨神像,一直同住身旁守护着,诉说心声泪水不断。虽然当天没在屋里哭,其实也有流泪,是天天晚上如此,但当晚,我是去庙里参拜佛祖了的,且跪在庙前哭了一个小时之久,更是一直念叼着那句话:老天为什么还不为我哭?这么巧合又给撞上了,真是偶然,还是爱给打动,情到深处天地动!为那爱的凄凉生命的悲怆可怜。

  

  虽然这次的雨水,没有那么的恐怖,指没怎么样响雷,我不是被雷声叫起,完全的是雨声给唤醒。从这来说,却是比那晚更甚了。下雨,能够让人深夜醒来,得多么大的雨势才行呀。我现在的状况,不仅是疲累困倦,更是信念倒下,不可能会失眠,且容易惊醒,一觉能睡到天亮。但是,都能够让我从睡梦中醒来,这在以往就真是太难的事情了。原本就没睡多久,才躺下三两小时,那是正熟睡着呢,我都会听得到而睡醒。估计当晚,也如之前雷电雨夜,不少都被雨水打醒,都知道那晚下了多么大的雨,真的就是倾盆倒着来。若能起身在街上走,只怕到处都是小河流,而从仙湖往村而下那条坡路,更早全部是水流成了小溪。

  

  我当时是起身了,特意站出厨房看,听到的雨水声音,绝不下于5月21日进山,在佛前跪拜时的阵阵加大,这是完全的超越于那次,否则也不会干扰到入睡了。周围都是楼房地面,能听到下落的敲打声,声势已经够大了,还在不断不断地“叠加”,就没法去形容的,暴雨大暴雨或暴暴雨。就在我起身那一会,听到了一个响雷,是比较大的那种,隔一会又响了个较沉闷。之后没有了,不知之前有无,睡着时没察觉。心里在想,是不是在为我哭,为我哭啊!老天,真听到心声,给予回答么。如今,就看你们的了,是给希望还是黑漆,是托举还是埋没。你们如果真的不为我哭,这人世就真的没有希望了,善恶好坏黑白不分,已经没法分天日了。特意拿笔记录,这重要历史性时刻,爱在人间走过的足迹。风雷动变化瞬息间,英雄泪如何说从头,前尘灰飞烟没,叹回首月明中!往事如烟似梦,转眼岁月匆匆,谁为谁等候,谁为谁蹉跎,到此刻依然模糊在其中。人间悲欢,缘分不同,你拥有你的来时去时路,我若同行命运如何。聚散离合,谁能预测,别追问今昔可有旧时梦,烟雨中心迷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