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90:命运天意愿赌服输
90:命运天意愿赌服输



更新日期:2016-07-1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2016年7月1日,收信时候,其实还做了一样事情,到仙湖进山拜庙。这在信件内容,也是有所展示,上面只是匆匆提及,不涉及更多详尽,在这却得作为章节叙述了。我之所以那么紧急早点拿到,就是可以说为了把时间留在那,保证当天能过去而不会等到次日。为什么?自然是,到佛祖面前哭诉了!积压的悲伤,我没法让等到第二天,而晚上就不可以进去了。我必须在那个时候倾泄而出,而除了那里,人间也没有哪里能收容泪水,如同人儿的凄凄。

  

  拆信之前,说是收拾,就为这个了。包里该带的备好,“皈依证”也放进,那非免费进入时间,省下买票费用了。17:24,到达仙湖门口。这回,不走路了,哪还有时间,是“匆忙紧急”赶着过去!越快越好,恨不能立刻来到佛祖面前,痛快哭出来再不压抑的难受。

  

  17:26,坐上车。那车子可也是豪华,比外面公交车更胜于,全部红色座椅,快要能跟香港机铁座位相比了。以前好像不是这样,不知是否更换了,还是说感觉差异,时光过去一切模糊。曾经,我也坐着这车,无数次进去。可车子也不能把我带到终点,辗转来去终究到不了的征途,生命在途中备受风雨而夭折。

  

  这一回,车厢里,拍照了。记录下,这个异常重要的行程。尤其,还放相机自拍,看到人坐在车上了。当时穿的是,录歌时着装,西安所买又贵又普通,白色露肩无袖短裙。原本是想穿黑色,上回登山那件,更显庄重严肃与低沉,映衬的心情。终究没有,是因为下午太阳还很大,我又会跪拜很久。黑色是最吸热,才穿了个凉快些,身体虚弱别中暑难支撑。

  

  说说,在车上的心情。耳边,依然放着“祈祷”歌曲,边听边跟唱着,借此给自己力量,撑到山上再倾泄心声。虽然泪水在眼眶里泛滥,也绝不能让掉落,触动所有的脆弱再不能走过。一边想着佛祖脸庞,二楼如来神像,非常的清晰就在眼前,心底一遍遍说着:佛祖,我来了,我来了!是等着,到你面前哭啊,释放哀伤情绪。那个可怜的孩子,除了你的怀抱,再也找不到依靠了。当她受伤了,只能回到你这里,对你静静默默哭诉。你会听得到,能读懂她的心声吧,因为是你们塑造了她,而又饱受的风吹雨打。

  

  下车时,看到售票处,遮挡大伞上写着一行字,引起了我的注意:“心诚体净,有求必应。”想到,是否因了此,才会求了那么的多,也不见起色回应啊!虽然心是够诚了,但这具身体,却不是那么的洁净。尤其前段时间,更是入了世俗最污秽,把一生的清白都玷污了。但我想,世人之中,有几个真是洁身自爱,在这个时代里,那是万中难得一。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几乎都融入了人世浊流,哪还能有几个真正修心养性,自我遏制保持着生命的纯与真。相对那些更加放纵放荡玩世不恭,太多连人生信守生命真实都丢掉的人来说,我还算是不错的了,那颗“心”至少如此的纯净,没玷染世上一丝灰尘。而那一回,若非出于重要目的心愿,说来也是为了爱了,我也不至于会那样,出卖自己的人品与人格。毕竟我们都是凡人一个,有时真的没法太苟刻,只能尽量的完善,留住那些生命最重的,就可谓已经是不错的了。至少没让这份善良与真诚丢弃,还有对爱纯洁的向往生命执著的真实,跟随着我走完了这个人世。又或者是,收集的祝福不够,世人都没能同心,就反叛不了天命,能够足以打动,给人间一条出路。只有我一个人在努力,哪怕如何的坚定与毅力,还是不足以冲破,这张罩在人间的大网。而不管怎样,我要用生命去给爱一个解说,哪怕最后依然是错,至少爱过来过不枉活过……

  

  17:49,到达庙里。低头默念佛号,大踏步向前走去,途中所有神像前不逗留,径直上到二楼如来佛祖面前。已经等得太久了,虽然是最快速的到来,都觉得耽搁难以忍耐。自然跪下,点香看着佛祖,一句话都不说,任由泪水不断滑落……

  

  当时心里在说:佛祖,我过来,告诉你们,一个很坏的消息了。这话,也如同真爱纪念日,大梅沙海边夜晚里哭泣,想要说出“深圳”那两个字,就是提不上来,是伤心过度难以开口。这次也是,就没法说出,好几次想作为开头语,却总是叫不出“佛祖”来,也是哭得悲伤而没气力。也平息了好几次,终于可以平静表述,告诉这里的经过发生。

  

  你们知道吗?这一切都成了泡影,我所有的坚持等待,只是换来这样的残碎!其实你们早就告诉我的了对吧,否则不会有那么多的曲折不顺,无不是在预兆着结局的不圆满。或许你们,也一直在这里默默等着,有天我会到这里来哭。于是今天,我来了,从未有的心伤无望……

  

  想不到,你们还是不能为我,是为爱守护啊!做了那么的多,还是打动不了。难道一切真是天意?这就是命定的轨迹,无论怎样都是冲不破。这不是你们的意愿吗,把我指引到这里,完成那些期待嘱托。如果所经受不是为了爱,你们能不能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心里遍遍说着:我知道我罪该万死,但能不能告诉我因何而死,别让我死得这么含冤不平,别让我死了都永不得安宁……

  

  不停地流泪,流泪,虽然没有放声哭出,是公共场合底下的压制,不能让人听到看到。只是难过时,用一只手抓香,另一只手扶着神台,那样子来哭泣。依然是两神桌之间,前面门槛不能跪,这是最近距离的对视,让所有心事暴露无遗。更多时候其实是,闭上眼睛,静静感受忧伤旋律,还是那首“莫失莫忘”,最能触动情弦,让眼泪掉落。于是就这样听着哭着,泪水打湿佛前静地,让那里也变得哀伤无比……

  

  那时的我,开始脑海回首,自己所走过的路途,从家境身世,到念书经历,老师情缘,工作历程,所遭遇的情缘,中山恋爱没结果,太清纯不懂而错过;到小孩那边遭遇更多,生命苦难不幸的开始;去到广西又一刻骨铭心,却也不能圆满还是分开;再后面就遇到真爱了,以为是生命的拯救却成为埋葬;之后又到西安,那是更残酷惨烈,且人生无望,步入死亡;最后回归深圳,真爱追逐地,在这里也是遍洒血泪,生命的最后再次涂抹天地凝重的色彩。这途中是饱受多少,悲怆凄凉磨难历练,人世间已经不会再有的了。为何经受了如此之多,还是换不来苦尽苦来,永远是无止境的灾劫偿还?回想这些,越加心酸,泪水不断下落,滴到脸上滴落地面。佛祖菩萨,你们真的感知不到我的心声,不给我一个回应么……

  

  还想着再哭下去,才哭了半小时,就不行了,是因为,大殿关门了。看时间,才18:25,他们这么早,就不让人拜了。事实是如此,六点半下班,那个时候差不多了。我只是想到,2007年求佛时,那时七点多都还开着呀,且让看到了灯光中佛祖,触动了内心尘封的沧桑情怀,几乎不忍再观看一眼。如今却是想再体验如此的难,白天便已结束,晚上更不可能瞻仰圣容了。

  

  虽然门关了,我却没立刻走,是不想那么快离去,这里可以收藏哀伤。而且我感觉,不管是否看得到,而佛祖都呈现在我眼前,那么的清晰可见,一点也没有隔绝妨碍。真的,我睁眼闭眼都能看到,佛祖的庄相容貌,丝毫不曾有模糊。有时甚至觉得,它更加的真实了,是没被那些虚假的世人拜过,只守在心底里的圣洁净质。因为我的心,会是最好的庙宇,自性散发的光芒,映照人间万里。

  

  18:42,起身,走向香火炉,烧纸。我把此前在家打印错误稿件,还有它们退回来的包括光碟,全部一并扔进烧掉。既然不能留下,就让化为灰烬,永远地消失于这天地宇宙之间。就如生命若不能成就传奇,就是在一角落里默默离去,当从来不曾来过而人世再不会有传说。烧的时候,毫无眷恋,火越大越好,烧得越旺越欢心,直至一点纸屑也不剩,全部化为一堆灰。还有哭诉过程中捏鼻子的纸巾,也一块投进火中,让我的眼泪也蒸发于空中,再也不会有的泪水洒落。这个过程,自然是拍成照片了,也是爱的记录。烧完,反而欢心,更感轻松。所有的包袱,都去掉了,不管爱与不爱,生或死,都不再成障碍。这一次,真的卸下了所有,生命剩下空白而又从未有的丰盛,只剩下真心与信仰永不改。

  

  18:47,天边落日下山,剩下最后一丝光芒,照耀着大地。不知道,是否也能如那夕阳西下,真的能用爱为生命送行,点亮天边最后的云彩,留下生命的色彩爱的风采。

  

  18:53,下到一楼,在禅院间照相了。那时已经人去屋空,周围一片寂静,让人无比怀恋沉浸。那才是寺庙真义,给人心灵的净土,而不是太多世俗涌入,变得喧哗躁乱,再也不是修心养性的好场所。

  

  出到门口,找车下山。我不想行走,并非赶时间,而是没动力目标了,一刻也不想在途中消耗。只想结束旅程,快点回去,办其他重要事。出来时,“绘声绘影”正渲染保存着,那时等不及太晚了,如今应该都好了。那部视频如此重要,我必须让如愿发出,否则更加的辜负。

  

  有一辆车,问多少钱,20。说,上回才10块。对方:那是有人搭伙,能找到人就可以。我指着前面一大帮人,意思他们可以。对方回,问过了,别人不需要。如此,也只好付给,只带自己一个人了。速度要紧,不在乎其他了。

  

  19:05,出到仙湖前面坐车处,看到路边灯光亮起了。想到,清早时从不会亮,这晚上倒是亮得积极。那灯,也让我感慨,越加映衬人的苍凉。街灯依然,路人落寞,此中走过,步步失落。

  

  19:19,直接到饭店吃饭,还是村子那家。拿着菜单,看了半天写不出。几乎都吃过了,其他很多酸的,出于病情都不吃。最后选了“盐焗鸡腿”,做出来一点都不好吃,还不如之前的“白切鸡”。我是想着换个口味,谁知道还更糟糕。那个吃多也就一般了,最初尝试可口美味。有一次特意买回半只,吃不完剩下留着。那时是夏天,又没冰柜,天气炎热,就坏掉了。真是浪费,花了40多呢,没吃到一半。早知多吃,还不舍得般,结果进垃圾桶了。

  

  19:50,到家。视频连接完成了,进行着种种操作。如前面所写,并非一次顺利,后面又删除修改,都花费了时日。依然写作,不会在此打住,还有路还要走,还有梦还有我。从此经常听着视频入睡,成为另一个支撑动力吧,尤其是那个开头,一下就忧伤起非常喜欢。正是自己的人生,悲婉哀鸣,哀伤围绕。

  

  佛前,感叹:想不到,我还是输了。是对佛祖,我又一次,赌输了。真应了人生都是输,无论哪一种,都是重情的因果。说着,是不是,这是你们给我的结果,不要再坚持什么了!无论如何,我不会放弃,这一生世不行,下下生世都要继续。不管去到哪里,我都会哭诉呐喊,不仅为自己,更为这个人间。

  

  祈祷,更加专心致志了,端详佛祖的眼光也越加柔和亲切了,好像更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世人越是隔离越是促使。也许这就是此事的意义吧,只是给我一个更好磨练,且也让我与宇宙三界之间,真正的达到相融心与心在一起。我不会打败,更不会放弃,所有的只是告诉我,哪怕只有自己在努力,一样坚定不移爱进行到底。

  

  晚上冲洗,看到自己身子,那种感觉说不出,真想狠狠给揍打番,以此来交换,玷污了清白,还成了生命羞耻。为什么那么天真,想打自己,不知怎样下手。从此,想到这里,就很针恨,那具身躯。被骗能原谅,那是无知,这却是自愿,进行的肉体交易,越觉下贱肮脏不齿。转念一想,至少也帮完成生命之旅,让飞越得更加遥远。加之,去掉了姓周最后一个,也算是种安慰吧。以此来平衡自己,平息那些情绪。

  

  睡觉前,和平常一样,依然是哭,只不过这哭有所不同。前面是,侧身睡着,头靠着枕头,忽然的“痛哭”起,想到做个好人,为什么就会换来如此悲惨凄凉的下场!佛祖菩萨,你们真的看不到,苍天真的闭眼了,任由是非曲直黑白不分。平躺过来,再哭就是,自己的人生,经受如此之多,会是换不来的结局。这一次是超越之前,用平生从未有的交换,却会是最跌倒的惨败,伤得惨重也可耻……

  

  2016年7月2日,早起,照常祈祷,只是去掉了信件内容,为爱和人间。当时说着,佛祖菩萨,你们说,这是不是也是你们的考验呀?你们放心,不管经受多少,都压不垮我,只要我不死,除非我死了。就算死了,不管到哪片天地,我也一样要反抗到底,且不断地哭诉喊冤叫屈。

  

  又说,佛祖菩萨,你们说,我是不是专门制造笑话?只会演绎人生的荒唐。真爱是,城市是,人生更是。一个比一个摔倒,一个比一个可笑,一个比一个耻辱。这回更是了,超越此前所有,成为生命的洗不脱。是不是,从一开始就走错,坚守你们的信仰也是错?是这样的么!如果不是,就请给予回应,让看到。如果你们苍天神灵都沉默,我真的不知还有什么可做。

  

  祈祷时,更加的思想集中了,不会再易打岔而分神。很多时候都不说出声了,就只是默默在心里念着,是疲累也是无力,是否能感知。念到悲咒,都是闭着眼睛,想像与召唤。有时往后蹲坐起,像盘膝打座神态,真的就像神一样,那么样的全心全意,超越了这个空间而存在,进入的空灵里面。前面睁眼时,会特别的看着,鱼缸里小金鱼图像,就是,能感知到主人心声吗?她的忧愁哀伤!连你也不能在身边,陪伴分担了。

  

  看到神像旁边,墙上有只虫子爬过,不免又多了份情绪。屋里也随处可见,越来越多了,箱子掀开,一堆小小个,都要吓着人,不知藏了多少。有的大的,还爬到床上来,换常人定驱赶害怕了,我以往也会是这样反应。此刻却没有了,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欣慰,同类的排斥而异类的相融。感叹着,还是你们比人类有情,会知道来陪我。至少小虫虫来了,房间不会的再寂闷,还有走动的痕迹。让你们来,会怜惜,比人体恤,安抚心声。也呆不多久,人走了,没处容留。也许它们也会为那人儿哭吧,毕竟收留了它们那么久,而她却是孤苦可怜地离去。

  

  休息时,很累,不愿起。想到某些,连执笔记录,都没力气了。睡前,又是听歌痛哭:苍天,真不相信,你们真的不给我结果,给爱一个奇迹……

  

  2016年7月3日,10:00,那么迟,才起来。没调闹钟,睡太晚了,太疲累了。

  

  这天,意外的,又碰到,刚住进不久,有当地管理出租屋民警过来,是对房客信息进行登记与核实。自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来过,我还以为每月如此呢,想不到生命的最后倒赶上了一回。听到敲门,自然也让我心紧张了,以为又是房东女人,又得要清理桌面,可能引发新的事端。还好不是,且也不需开门,只是在外头问了一下,是只住一个人吗?回答是,说出名字,对了。如此过关,虚惊一场,总算又过去,紧要关头不再出事。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查访了吧,是指不会再遇到我了,所有的都将留在尘世阴阳分离。

  

  然而不久,又有人敲门,自然又是惊吓,当即拨掉神桌前插的宝莲灯,做着准备收拾前奏,才安心问是谁。对方回,一个男声,就不是女的,如此安心了。原来,是送快递,昨天下单今天就到,倒是够迅速有速度。往常,快递员都是停在院子里,打电话让下去取。这回倒是积极得很,亲自给送上来,真是少见。又是那么凑巧,对方碰到下面开门了,否则没有门禁卡是不可能进得来。这于我却不是好事,接连经受心灵的“考验”,真的都要受不住,总是处于紧张提防不得松弛。想不到越是到生命的最后,越是可能出现越多的离奇,往往超越生前所有。但愿后面,真的不要再有了,让我平静走上,人生一段时间吧,日后都不会有的人间历程。

  

  电脑关闭后在更新,没那么快能打开使用,有空闲时间便拆蚊香了,往常都不使用腾不出。却是怎么也拆不好,后面总是会断裂掉,让人有所懊恼烦躁。然后想到,以前西安男人帮拆时,他的大手原本笨拙,却会是能很好分开。买了瓶饮料也是,扭了半天弄不开,心里有点急又无可奈何,最后拿布不湿用力才好。身旁没人帮了,除了靠自己还有谁,种种琐碎都刺痛心里。在北方,也是直接递给对方,非常熟悉亲昵的动作,养成的那种信赖有事找到。男人力气大很快就开了,说着,看,不是好了么,就你不行。有点如《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中人,帮修好电脑,表现出那种欢欣与喜悦,带着点孩子气般的言语。是因为爱,让人年纪再大,也能呈现那些儿时稚气与可爱。那是多久的画面了,曾经温馨过的一刻,最后都成了无情雕刻。想到那个场面时,脸上会有淡淡笑意,是凄楚的,为不能拥有的情意,得到又失去。原本也可以和《究竟谁在伤害着谁》一样,都能成为最有力的保护,却会成了最大的无助,经过他们之后生命更加残酷,步步走上天堂之路。

  

  梳理头发,总能看到有一根白头发,隐隐现于那。我都没有去拨,无心理会,却总是成为了触动。在北方,我在给对方梳头发时,经常可看到很多,总觉得一个才四十的男人,怎么那么快长白发呢?而且还这么的多,只能染色来维持黑色光泽。那时,总会有点心酸与心疼,想着我们都老了,不再年轻了,步入老迈,慢慢逝去。想着更要珍惜,彼此一起的光阴,时间不多了,还能相守的岁月。可谁知,就这剩下不多,都走不到最后。在蹉跎了前半生大半光阴,终于找到我们却会是放逐了,最终是辜负了所有年华悲戚了人生。那根白发在那里,就像嘲笑着我们的可悲,“执子之手与之偕老”,成了世间男女最大的心疼!这是最简单的愿望,却成了我们最大的奢侈,一生一世都够不到的幸福感,在那悲哀人世无奈疲惫地度过一生,直至老去死去无尽遗憾叹息……

  

  13:14,从店铺喝汤出,外面飘起雨点。不打伞,淋着回,已经哽咽,泪水滚动,不停望苍天。雨,时大时小,有所停顿。快到楼房时,雨水加大了,成大雨。旁人都避雨去,或者打起伞来,匆忙奔走。我只是,淋着雨,慢慢走着,头发衣服都湿。雨越大,泪水越流出,像为自己哭大地打湿。

  

  或许那样也好吧,原本担心无泪打动不了,如今却是更多泪水奔涌。人间不容申诉,就只能向天地哭诉,问苍天要答语。从那以后,凡是下雨,我就会冲进雨中淋雨,与天地一起哭泣;从那以后,城市里会多了一道雨中的风景,有一个女孩,走在雨里,任由雨水洗沥,还有泪水融合一起……

  

  从寺庙回来,泪水流得更多了,不仅是阴雨天气,大晴天太阳暴晒,我的泪水也能出来。一边走着一边听着音乐,沉浸在那种伤悲之中,触动太多尘封的创伤沧桑,想到那些亲人无以面对也不能道别,让泪水一再澎湃心酸凄凉无比。一边打伞遮光也一边避人挡脸,眼泪从眼眶流出满脸都是,滴到地上蒸发成空气到处飘溢。不能抬头看不到天空,对着苍天哭诉召唤,就低头望着地面,改为对大地倾诉。我的心声,你们听得到吗?多少的冤屈不瞑,多少的爱恨难平……

  

  不仅是走路,不管在哪里,坐着还是站着,听到音乐,想起往事,和悲凉下场,伤感就来了,泪水也出来,抬头望着天,老天,苍天!到底你们还在不在?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活得悲惨死得凄凉!到底我做错了什么,要这样的惩罚我……有所止住的泪水再次泛滥,从深圳这里每条街道走过,都洒下心酸心碎的眼泪,飘洒在城市的每个角落……

  

  晚上睡觉时,泪水最明显,眼角两边不断地滑落,掉进耳朵都湿了,以往是没能流得那么多和久。而且这不同的是,不需要怎样悲伤起,哭出声的抽泣,而是任由泪水慢慢地流淌,像是止不住,默默地哭泣泪流。听着歌曲,伤感越积越重,眼泪流得越多,想起人生悲凉,想着死的下场,问询着佛祖菩萨和天地,你们真的看着这样死去,毫无一点的回应么……

  

  之前想着最后离去时,是否真的能像,祝英台哭梁山伯、孟姜女哭长城,放声崩溃痛哭出,哭得天宇震动大地沦陷三界六道回响那样。心里不能保证,有那么多的泪水和悲伤,像有点力不从心,强挤出的眼泪会不够。现在想到那个场景,好像真的可以了,是因为,心里的“冤屈积怨苦楚”越加之多,积压到了生命的“极限”没有的悲凉凄怆!从此我的泪水又一次要淹没天地,从此人世都要在一片雨水与泪水的交织凄迷……

  

  13:24,回到屋里。打开风筒,吹头发。很湿了,会着凉。搁着,发挥作用了。想起西安,对方帮吹,笨拙得很,乱动,不会弄。却喜欢,再不会有。都过去,逝去,所有。

  

  买回菜心,不切了,大根的煮。以前还会切细,现在更加随意,往那一仍。买肉时,对方加多一小块,是补差价。我那心情,都不想要,无所谓,吃不下。那菜煮出,发黄焖熟,比喂猪的还难吃,随便强撑一点。除了我,没人动得了筷,能吃得下了。

 

  看到,歌唱“签名册”,大本到小本,只想笑,天真幼稚。又看到,墙上相片,到天国做新娘,要笑哦。如果认为有冤屈,就请申诉。如果不能,愿赌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