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36:我是一个被爱伤过的人
36:我是一个被爱伤过的人



更新日期:2016-06-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2016年5月1日,所谓“劳动节”了,一年之中最长的假期黄金周。我是不会游玩,更不会出行,融入那些热闹之中。相反,特意挑选这几日,只呆在家中,哪也不去,免得看到更多不好,成为心灵干扰。在自己的天地里,安静地度过,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享受了。

  

  2016年5月4日,有点不幸的日子吧。有点感冒症状,鼻子喉咙不适,赶紧吃感冒药和左氧。我是最怕,引发支气管炎发作,那问题就严重了。有点迹象,都会让我整个人敏感起来,是知道自己病情的顽固性,一旦引发几乎无药可压制。又感觉气像不顺,喘气是很长拉紧,往鼻子抹点驱风油,是否能有所缓解舒畅。下午六点,吃完饭后,决定到去就医。当时的写作并未停止,至少回到深圳一些后续事项,依然在紧张地书写进行中。我是不能让在这个时刻发病,到时可能又要耽搁,等到这些完成之后,就无多大忧虑了。至少真出事,不会死得那么冤,这些还会留在人世,成为见证的依据。

  

  出发前,特意佛前跪拜,稍作了下祷告,希望菩萨保佑啊,让一切顺利,不要压不下。我是真的怕,在深圳这里,也会出现如西安那样的就医现象,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没有医院可以医治。尽管这是一座,多么有雄厚实力的大都市,国内仅次于上海能与香港比邻的特区,我依然是不敢保证,他们的技术水平达到多少,是对于我这么一个顽固性病人,更是人类医学史上的灾难,到哪都专克医院和医生的,让所有人都头痛与犯难。如果说,我在这,真会揭发出,像西安医院那样的面貌,那只怕深圳的颜面,丢得比西安更大了!那里,是中西部不发达地区,医疗上不过关尚且可说得过去,可是,这是东部沿海,最发展省份广东之内,深圳特区,领先于全国生活水平。如果这里,连个“支气管炎”都治不了,无药可控制的话,直接把所有医院关门倒闭得了,别再丢人现眼砸自己招牌,还好意思屹立大地上,高举“特区”那面旗帜?这么一个普通的病患,都会是处理不来,也真的是该自我检讨了,到底发展了些什么,医疗水平就到这个点上,这里就能给难倒无力了。我现在,倒不是担心,自己的病治不好,而是特别的怕,揭露出更多医院医疗的负面,我真觉得是在做罪人,你自己是个祸水,到哪都害人。所以,我是万般的祈祷,深圳一定要治得了我的病,并不止是为了病人呀,更重要是为了你们的面子,别让“深圳”那两个字,从此都抹上了羞耻,那才是得不偿失呢。鉴于此,我也真的不想到医院走动,就是怕会出现更多意想不到,到时这份爱牵累的又更多了,连城市都跟着逃不脱。

  

  然而,还真是这样,你越是担忧的事情,偏偏就越是要遇到了。倒不是治不了的问题,而是在治的问题上,首先给卡住了,且听慢慢道来。还是那家莲塘社区医院,也只有这最挨近,作为选择了。首先,这回,我是拿了个“病历本”,是知道这病是慢性长期性,如果换医生又得重新阐述,写下病历就有个系统的了解,那样更便于参考与医治。到诊,找了面相比较好的那位,态度服务都会优良些。坐下,描述症状,大概是要感冒了,自己能察觉得出。并说,患有哮喘,十多年了,很顽固,不好根治。每回感冒,都要引发,然后输液打针,特别麻烦,还不定能好。希望是,现在能输液,开头孢消炎药,提前预防控制住,那样就放心多了。问题就出来了,对方说,这药水,不是拿来预防的,而是病发时,才可以使用。并且,用听筒,听了一下心脏,结论是,没有杂音,一切正常,作为认定,没有发病的依据。同样不是好消息,我不断地强调,气紧气不顺,和平常确实不一样。就非要人家认为你有病,那样才能给予医治,若不承认,连药都没得用。

  

  我后来才知道,也许是最近几年,或者什么时候开始,医院管得严了,在使用抗生素上,可能是有很规范的条文,就不允许医院随便滥用,才造就了现在某些时候,出现求医难的现象,是指在用药上谨慎很多,不是想用都能用得了。对方就是这样说的,意思他们也只是服务于院方规矩,并不是说刻意怎样不给用。如此说来,我最初发病时,二零零几年,在广东的那些看病历程,是不足以用来说明现在的就医情况了,因为那个时候可能就是很混乱的,才会导致病人在不健全制度底下,首先接受了错误的治疗,而在后面纠正过来之后,反而成为最大害处的一群人,用药已到高级再从低级给你试用,无形中是反复备受折腾。因为原本就知道那些药不行,可医院非要遵循制度慢慢来,病人无疑于就成试验品般,一个不行再到一个,让你受尽此中折磨痛苦。在描述北方就医时,我还大加批判南方医疗不行,而现在看来,其实都相提并论,大家几乎是在同一层次了。这还不是大医院,只是一个小门诊之类,但都能够应用上,显见确实是有改善了,不像从前的毫无规章,医院与病人都难以适应。从这来说,也确实是个值得肯定鼓舞的事情,虽然医患矛盾未能全然消除,至少是看到往好的方面走去了,而不是依然停留在那条线上没有进步。凡事总得有个过程的,相信日后也会慢慢过渡吧,只是不知等到什么时候才真正的云开月明。

  

  对方还说,这药水,打多了,对人体不好,是出于,为病人利益着想。我可以理解,自己也更不想,只是,这身子,早已经败坏了,现在再讲究这些,都太迟了!如果早在最初注重,没用到那么高级药水,也许还能适可回转,如今所有头孢几乎都打过了,还能再想法子不去使用么。现在注意也没用了,生命已经没了指望,身体更不能恢复完好。我也能体恤,他们这份良苦用心,不想给病人滥用药物,花费又伤身。但问题是,我现在不提前用,如果有天真的病发起,再找到你们医院头上,结果是没有药水能压得下,毫不起作用病人继续遭罪。请问这此中责任,谁负责?我到时找谁喊冤去!我就是怕你们,到时没能力治得了,才趁现在病轻时,让赶紧用药,就不会到严重时,可能束手无策了。你以为我想呀,要是你们医院有水平,又怎么会让病人那么担忧呢?我是还没在你们深圳这里体验过,可我在其他地方遭遇太多了,让我真不能不畏惧与害怕。我哪怕宁愿现在损伤,也不想日后可能更加的折腾,最后最受苦受罪的还只是自己。当时我就有感叹,北方看医难,好多家不行,交大也是,死不用头孢。他们是不会知道,眼前这位病人,背后的“求医”路有多艰难,几近磨灭了生存的勇气与信心。我不知道,深圳这里,能复燃我的希望吗?让我找到一个,可以争取的理由!我并不寄予,能够彻底治好,我只希望,祈求老天,让我在此,不要遭受,西安那样的就医历程,我就谢天谢地,万般感激了。

  

  最后是怎样?我几乎是,苦恳求,苦哀求,苦祈求,就差要跪下,求你们,给我输液,用头孢吧!就到了那样,“可怜”的程度,有钱也发挥不上,如果医生不给用药。不用说,这让我又一次,感到心惊胆战了。在西安,至少还能叫到医生开药,只要说明症状,一般都不会拒绝,是指小医院与小门诊,大的其实也一样了。可在这里,在深圳,别人出于谨慎考虑,都不给你用药,那岂非更糟糕?你明明发现了,即将发病的迹象,想着提前制止打压,然而到医生那里说去,别人一脸从容不慌张,你再着急再迫切也没用。怎么能让别人相信,怎么可以用到药?都成了个,天大的问题!以前是说,北方就医制度,让从南方过去的不适应,可现在才发觉,这回到南方,也一样遭遇北方经历,会让人更大的不适于。原本就已经没有求生的信心,如此无疑是于更加挫伤打击了,在哪里都找不到救治的好法子。我开始,越来越害怕了,对自己的病,也越加的没底了。不知道怎么办好,到哪都是碰上坎子,让看病之旅如此不顺不平。

  

  当时我就在想了,是否应该学会,自己买药回去打?那样才是最保险,不必把希望交托于他人,反复的折腾与失望。可我又知道,那不是轻易的事,并非是操作问题,自己完全可以,且也不担心什么过敏,对头孢从来就不曾。问题是,得拿处方药单,有的还未必都买得到,且又会否给输液用具。现在药店,都规定不许售卖针筒,作为个人怎么能拿得到呢!如此一来,发觉也是行不通,真的是无计可施那种。看来,也真的只有那一条路可走了,放弃才可以结束这人间所有历程,不管是看病求医还是情感人生都会得到解脱。

  

  还好,可能是我过于,强烈要求的语气,总算是说服了那医生。对方说,既然你想用,就给你用了。听到那话,真的感到天都开阔了,总算不枉自己那番苦苦说辞。可能我也是用药上瘾了吧,真的感觉好像用着药,自己才能安心,身体不会出事。尤其是呆在医院时,就是我最定心,有状况,会有人急救料理,在屋里,是孤独无助,找不到任何力量。

  

  开了一天的药,先看看疗效如何。能用就不错了,至少暂时解决。开药时,还得拿病历本,让电脑输入一下,可能没进系统吧。弄完之后,发现我上面电话号码错了一位,也不纠正了无所谓,原本就不需要的联系,我更不想曝光自己呢,什么都不知道最好。那里也有用医保卡的,我不是本地人,自然不会有了。听闻,还得工作单位帮办理,那就更加的不可能。在相馆,就看到有人抱着婴儿照相,说是办什么卡,一些福利措施。只是不会属于我,这座城市发展得再好,我也分享不到它的成果。我只是路边的小草,无人注视,自生自灭。

  

  又要输液打针了,还好这回没多挨痛,一次便中了。不知什么时候能停止,再也不用受这种身体疼痛还有心灵伤痛。所有会跟着生命消逝吧,不管是烦恼苦痛都不复存在,坠入到一个无边的空间。打完针回去,一切正常运转,没有加重迹象,第二天也不去了。不知是药水作用,还是说心理紧张所致,总之没加剧便是好事了,至少这回是过去了,我有多点的时间料理心事。

  

  之后的安排,把从香港台湾带回剩下的钱币,拿去兑换回人民币。还是到的建设路“国际金融大厦”中国银行总行,其他地方我怕也会像此前的限制,得提前预约才行的那么麻烦,哪怕换成国内流通依然会有设坎,这里最安心绝对是能随时换置。这一次,没看到上次来这换币之时,经常晃悠欺骗他人办理出入境相关业务,以此获取钱财营利价格是比正当流程昂贵得多。不知是否被银行内部人士叫走了,总算有所欣慰有重视治理,而不是再放任不管损害可能到来人员利益。那一回是折损形象了,以至成为笔下不良字眼后面有写到,在此因某些需要不能按时间顺序发出,只能根据情节需求来排列而未必前后。

  

  在那又遇到点事情可说了,身份证取号,接待小姐说,前面有20多个,要等一个多小时。这速度看来,真的是太慢了,窗口不止一个,要人等那么久。我坐在那等待时,看到上面显示屏提示,只有一栏是叫我以N号为开头,其他都是别的字母,由此给自己一种误导,以为只有一个窗口办理,这速度是更慢腾了。其实是,后面窗口通道会变换的,并非以排号占据一行,我是误解了。当时是跑去反映了,说这设置有问题,堆积那么多人几近占了大厅一半,不该只安排一个受理效率之低。其实也是你热情热心了,太多人看到那些哪怕真的存在管理缺陷疏漏,也没人会去理会更善意提出良好建议改善,而是会觉得我几何来这里接受服务,办完就走人管它后面会怎样与己无关。我就是那样的人,太多事了总给自己惹事,就如做人太好了没法存活,自作自受咎由自取。

  

  对方当时听了,有对解释,但那时未明了,没法领会,依然有所强加的不满语气。尤其是说了一句,不会是因为我们低微,都不提供充足的服务吧。我那时也误以为,其他办的都是贵宾呢,其实不是,VIP之类是在楼上,对方也如是说。其实我那话,应是带有一种,潜意识底下的发泄,就如现在的“仇富”心态,就是那种。我们没钱,没身份地位,就不对我们重视是吧,所有搁后处理,把别人的摆在第一。是站在穷人立场上,展现的一种对社会不满,无形中加到工作者那去了。这是非常典型具代表性的,至少我自己确实有那心思,富不起作为不了就看不惯,哪怕是好的方面可能都有所否定了。当然其实真正引起的“根源”在于,除了贫富差距之大,最重要是富人本身散发出那种气势,就是不良不好的,顾着自己过好,不看看那些穷苦,有能力也不会伸手,甚至是加重榨取践踏,别人只剩下那几分一点点的尊严与生存勇气。鉴于此,这个仇富便出现了,你若是能积极发挥用处,自己富裕充足也能带动社会,大家一同分享发展成果,是不可能会出现这种状况。正是因为,在中国,太多都是“无良无善”的企业家,从来不会为穷苦着想,也不曾想到有所奉献,全部只是在自己世界里,成就了你的圆满加重了他人的残缺。如此,自然引旁人看不过了,尤其是,他们的钱财,原本就可谓剥削压榨得来,踩着那些疾苦不幸攀爬而上,能不引起大家的同仇敌忾一致排斥么!正如时下案件,凡是牵涉到官权,那个全民声讨批判之大,就是借着一个道口,把那些往常积压情绪牵引,不管是否合理,却按捺不住的要拍案而起,恨不能替自己,是替咱低下层出出气,讨个公道说法那样。于是可以看到,阶层对立更加严重,几乎就到水火不容了,富人瞧不起穷人,穷人看不惯富人,大家都恨不能不对视,一旦触碰界限,矛盾就剧烈暴发了,无以压制的民众情绪,蔓延整个国土天地。要改善这种现状,就得他们自身先做好,否则怎能获人认可。在国外,也大有富裕者,可别人做的是什么,会有我们这边的遭不良评价与全民共斥么。没有,至少很少,见证的仍是那个根本,全民有素质更具良心,不管是没钱还是有钱,都是朝着好的形态走去,不会越加引发矛盾冲突,成为纠扰社会与民众的难题。我们何时才能真正的和谐互融呢,那是多么漫长的道路,期望哪天成真才是奇迹了。

  

  我在了解之后,是意识到自己理解错误,便刻意地回去和那女生说明,意指自己弄错不好意思。其实这也毫无必要,别人也不会怎放于心,且过去不会再提。但是,我还是这样做了,是想到,遭人误解,是件很“难受”的事情,本身在心灵就刻下阴影伤害,换作自己也会有疙瘩。哪怕她们出于素质品德宽容了,但不可否认的心里多少有所不舒服,原本没事还遭人无端指责般。所以,我还是回去做了,因为自己错了,加给了心灵难受,我要去澄清,那样自己心里也好受,不会备受惭愧自责不安。不要以为,你随便一句话没有什么份量,有时对于他人一生可能都抹不掉,如果是负面的话。也不要认为没必要说明,当你那样做时,别人会是非常“宽慰”,给人心头送去阳光,瞬间明媚开朗了。有些时候,我们只需要做上一点点,就可能成为生命的正能量,对于他人与世界是何其的重要。

  

  对方当时,依然是耐心对待,虽然很是忙乎,还不断招呼我这寻麻烦之人,一点不良情绪都不会有。可能是因为,原本就高级场合,素质文化层次与水准,自然与俗人不一,不会那么斤斤计较了。就在那会,有一位外国人过来了,不断说着,请帮助我!应该是不懂英文,看到她们像抓住救星,那里上班自然是English不成问题,但在外头就难说了,听不懂不会说就没法求助。女生,同样回应流利沟通着,问他是办理什么业务,汇出汇入之类,大概如此,我勉强听懂一点。那种心情,真是羡慕,要是自己也读到大学,好好攻读英文,也会是那样子的。奈何高中退出,所有梦想荒芜,再也不能精进辉煌,真的是太多难过与遗憾了!年少的情缘,埋葬了所有,人生注定缺憾,生命只能悲戚。我是一个为爱伤过太多的人,却还依然保留着那份单纯,守着那不会成真的梦幻红尘中风雨飘摇……

  

  我在那缝十字绣等待,碰巧对方也过来坐旁边,那种心情,有点荣幸也想要结识,奈何没有机会,语言不通都成障碍。然后对方被叫办理去了,来得晚比我还早,应该是不同分类,在边上一个角落,安排有所不同。那人办的时间可久了,几近一小时,所有人排完,还差两号叫我,都还在呆着未走。心想,究竟是什么业务,需要那么长时间精力,难不成国外国内不一,按理应没这说法区分。又想,人人像他那样,这排队得等到下午都办不完了,真的是半个小时办一位,那速度是拖拉缓慢急不可耐。等了一小时之久,终于叫到时不免嘀咕了下,你们的速度真的不行。作为总行最重要基地,这样的效率是难说过去了,在别的银行或别处都未有这般耽搁。可能也因此办完没让按那个满意度评价,知道定给个差评了免影响了排名,其实一般来说我都会按“满意”的只要态度不差劣,想到大家工作都不易给个肯定是鼓励。

  

  港币剩得比较多九百多折算为八百多,台币三千多折算为六百多,一共也有一千多了。只是那个硬币却不收,懊悔死了早知让给钱币,自己不在当地生活用不上。台币没几个,二十来块,折为人民币就不算钱了。港币最多,有五六十块,折算也有几十。办完,我没带回去,直接统统扔垃圾桶了。想想,真是有点浪费吧,扔的都是钱呀。投进桶里,听到“哐哐”响的声音,是种什么感觉?一点也没不舍得,或感可惜难过,而是,全部清理掉了,真轻松!真的,人到生命的最后,你会对所有不再热衷,再也不会有活着时那么紧张,掉了一块钱都心疼不已。我以前就是这样,丢了十块、二十还哭呢,难过得不得了。现在,不会有了,再也不保留,成为一种累赘多余,让人牵心而压垮生命。原来是要走到那个时候,才可瞬间感悟到那么的多,那些在生前是永不能体会,只有死亡来临时才能体验。没牵绊的生命才是最自在,失去了外界的存在,那一刻才真正体会到活着的境界,是为了什么而又不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