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30:爱在孤独中绝望坚强
30:爱在孤独中绝望坚强



更新日期:2016-06-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17:05,弥敦道27~33号良士大厦1f “中国旅行社”,我是要购买次日回大陆的机票。原本在台湾就准备买了,询问了一下价钱太高了,至少多了四五百。最终是决定,到香港再看吧,也许会低一些。大陆是一千,这里是一千一百多点,是加收了几十手续费,差别比台湾合算。另外还订了张火车票,因这趟也不是直接飞深圳,还得有个转运站。一共是两千多,我付了一千多的现金,再刷卡一千,我是担心身上零用不够,还是多预备些。一千折为人民币就是八百了,银行会按汇款来扣除,否则客户岂不吃亏。

  

  香港和台湾都和深圳一样,特普遍使用硬币,我在那行走,一下收了一大堆,都要没地方装了。香港的硬币最多花样,有圆形还有花边,有的很小有的又很大,有的还超厚两个份量了。带着多有不便,只是入乡随俗,不用也不行。回去,用不完,只能又换回了。在那又拿了几个,类似于信封可以装钱的,上面打着旅行广告图画,对方也很热情大方的给予,也许只是工作都让人暖心。

  

  机票,即时能给打印出来,火车票,得到“旺角”总店去取,这边没法出票。刚好,我又能到那走走了,同属于九龙的两个中心地带。是不是有点厉害,如此穷苦落寞,还尽往最繁华富裕里走。应了文中所言,只要心在梦就永远都会在,有天一定能够绽放梦想成真!

  

  打的过去,拦了好几辆不见停。我当时,应该站错地方,是有个专门的士站台。难怪有位外国人,对着我作指向旁边手势,我那时不懂,摆摆手,意思不需要,以为多事之类。其实是,别人看你没站对,出于好心好意帮指引,我却是不领情还拒绝了。从这可见的又是,社会的正面风气,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来者,都会有那种热心肠,出于好意善意的提醒。在我们这边,你询问都不愿多搭理,更不会自愿多管闲事了,做什么好人,是最不倡导的。差别就是那么大,不同的环境,给予人不同的身心感受,是美好还是不好正面或是负面。

  

  当时,他们快要下班,必须七点前赶到,那时是五点了。下班高峰期,原本就不好打车,现在又碰拒载,能不让人着急。怀念起台湾来,在那打车多么容易,在香港也如大陆的困难。我后来上车,与司机嘀咕起这事时,对方说,可能正是交接班,意思没时间不能再载人。我却心想,不会那么巧吧,人人都换班了?那么我在台湾时,怎么没碰见有一个呢!而且我也发觉,不止是我有遇,路上其他拦车者也有遇停而不能上。显见说不通,是没法为这种现象圆口解释,事实就是民众素质没人家的强,司机也是跟着参差不齐了。说来,这连深圳都不如呢,我在深圳叫车也是不忧的,想不到香港倒是成难题了。终于拦停时,心里多么激动欢喜,真的就回到了北方拦车情形,那么的困难焦急期盼。唉,原本的士就是服务路人更方便,怎么现在成了为难让我们打个车那么的难呢。

  

  就在路上站那一会,我又留意到一个,很有意义的现象。那原本是,属于街市,就两边购物游玩人之多。按理说,机动车从这里经过,会是速度缓慢与谨慎,是不可能开得飞快,因为人流量之大,怕出意外碰撞之类。可是,我看到的是,就如那个高速行车,红绿灯转换时,那个“呼、嗖”的一声,就开过去了,让我看了都担心不已,走这么快,就不怕出事么。而后来,我便可以明白,为什么,会是这么一种状态了。答案,再简单不过了,因为,人人遵守交通规则,没人会闯红绿灯,他们担忧什么?直可加速通过!在大陆不行,那是因为,那些小民太多,普遍的不守则,都猛闯强冲,车子,敢开快吗?就算他们违规,你也不可能撞过去呀,出事还得找上责任。如此便形成,没法快也不能快,更成为当地更加拥堵的现象。原本车就多,公路不够用,再受人为因素干扰,这客观加主观,那是双重的滞碍,交通自然更不顺畅了。要想缓解这种种混乱现象,首先就得从人做起,先“教育”好才行,否则提供再多的便利也没用,只会人越多越乱越加妨碍。

  

  17:35,旺角洗衣街62-74号得宝大厦1-3楼“中国旅行社”,拿着那边给的条子,上到二楼取票去。票到手,就安心了,行程都安排好,步步有计划。出来,倒不急着走了,拿出相机,拍起照来。那时,我懂得了“延时”设置,就可以给自己照相了。找一个有柱子高点平稳地方,比如垃圾桶上面就可,把相机放上去,延长10秒(这是最长时间了,再有更少),然后赶紧跑,站好,端正姿势,咔嚓,一会就好了。说来,这个发现真是好,日后无论去到哪里,一个人都可以摄影留念了。我一点不觉得,一个人会孤单或失落,完全就没有那样的负面情绪,相反尽兴娱情的很,比任何人都玩得开心与开怀,用心去体验感受周围一切,那么样积极的状态参与融入。因为,只要心灵充实了,才是真正的富裕,哪怕是孤自行走,也不会有影响干扰,精神依然充沛与焕发。也在那个时候,我能真正那么深刻地体会,真爱男人最初相识时,信息里写过的一句话:人要学会享受孤独!就是这样,越是孤独越是能感受到生命的存在,走在那人群中步伐如此的从容与坚定,不入那浊流不与世合污玷染人生信仰,永远的都是最丰盈的生命最真实的自我。他曾经就是那样的境界吧,而我却是得经受了如此的多,走过了人间千百回天涯方可达到。是他点化的我,让我步步完成生命的跨越,只是我却没机会告诉你,我也会有这样成长的一天。到底是好还是坏呢,达到了真正的修行之道,却会是把生命完全的压跨倒塌。

  

  花开在太阳下,努力盛开却等不到有人来采摘,以为你会是赏花的那个,只是轻快走过再也不回头。雨忽然一直下,打乱了这宁静的画面,心坠入一种无边的迷惘,不知哪里可以停航。爱是花儿的芬芳,是蝴蝶的翅膀,是伤心的蒲公英,迷失它的方向,是你织下的网,把我紧紧捆绑!爱在孤独中绝望,在绝望中坚强,带着最后的期望,努力地飞翔,用爱把星空点亮……

  

  照相中遇到的事,因为常会有人往来,常常是就要拍时路过给挡住。从这来说,不如台湾那边,我在机场拍照时,那些人看到,都会刻意停下脚步,就不会打扰影响到他人事情,等你照好了之后再走,能那么“自觉”地替人着想,也给人让一下道。那就是需要,不仅有的高素质,还得具备好心肠,两者都达到的话,便能形成和谐与融洽了。当然,香港这里也有值得肯定的,我在那照时,旁边就有一男子问道,要不要帮忙?意思是,他给我照,就不怕会挡了。我谢绝了,是因为,原本就是自己玩着,没想过要他人介入,劳烦旁人。或者是,在大陆形成了那种,就特别怕麻烦人,是当地的氛围,找个人相助太难,不自主的也带到了外面去。当本地人主动提供服务时,你会一下子适应不了,总觉得不好意思,不需要了,或者是怕亏欠,总之多少存在的,自身生长环境影响了。同样的过后,我都为这份拒绝,感到很惭愧不安,因那人都问了我两次,别人那么热情想要帮忙,我还那么生硬拒绝,冷却了他人那份心意。这种情况,在台湾也会有遇,在机场时,不管是候机室或是飞机上,那些旅人都会热心询问,要不要帮忙,给拍一下。还是外国人,让我甚感不安,是为突然间的感受,如此友好友善氛围,你还是只能拒绝,更加愧对过意不去。从这也可见的是,国外的素质更高,比大陆或港澳台又上一层次了。台湾已经够好,但未必都能比,显见人家的教育多么成功,培养的全部是“良好”公民,营造着一个多么和谐共存美好的生存时代。

 

  这在大陆,就不会有了,想找个人给你照相都难,更别说会有人自觉主动,走上前来提供帮助。我就试过,在长安广场拍照时,专门挑那种脸上看着比较有素质人群,类似于白领办公室那种,那些大爷大妈之类别想,低素质低层次,没人会理会。总之就是很难了,你也不想求助,在那么一种不形成友善热情氛围之中,宁愿什么都靠自己,也不想去碰壁,让自己难堪更难受。而且,他们那些人,比香港更什么了,看到你在照相,就那么几秒钟,不会等一下,一个一个前面走过给挡住。你特意伸手招呼,让稍微等一会,在照相呢,也没人听从的,依然轻快迈过,让你照一张相可难了,我是试了不知多少回才照好。事实上,他们再匆忙焦急,十秒钟,不可能成问题,就是养成了那种,都只顾着自己,“自私”之心,不为他人着想。大陆民众的面貌,就是如此,所以才会让我们,生活得如此憋屈与压抑。一个“人文”风气不行的城市,就算外界发展得再好又怎样?人心的污染,是更甚于环境的污染!会让人人都难以喘气呼吸,承受着种种身在其中的迫不得已。我在港台这么一转,回去就更难适应了,是因体验了那边超级的好,然后又回去经受一个最差劲,真的是极端的心理考验!再看那些人就更什么了,你真的不想走在人群中却又避免不了,要让自己在那些污流脏气之中生活运动。

  

  18:10,回到尖沙咀弥敦道,附近找了个吃饭的,也是让司机带过去,住处不远方便回去。坐电梯,上七楼,对着镜子又照相,都照上瘾了,又没人看。在房间也是,照了无数,尤其是卫生间镜子,老爱站在前面摆弄,小孩子般欢欣闹腾。自己欣赏也好呀,又不是要他人定义,只要欢心开怀,把每一个镜头收集,人世走过的足迹。

  

  18:15,上到楼层,转了一下,找到一家餐厅,高贵高档类型。里面摆设,也特别讲究氛围,都是木质装饰,就很有艺术性观赏效果。我靠着正中的桌椅和灯光,又来了个拍摄,证明我在这走过呢,也让大家看看香港的样子。这趟远行,是多么的不容易,不留下痕迹就太可惜了。

  

  18:24,饭菜端上来了,类似煲仔饭,一个沙锅装着,还是滚烫。看着倒是高级,吃起来味道不怎样,鸡肉经过特别加工,我是吃不惯不喜欢。有个鸡蛋,加了点洋葱,还有干海带,直接掀一边去,尝着就难吃。没吃完,勉强吃了点,剩下大半,扔掉浪费。枉费花了一百元以上,却是没吃好,甚至都填不饱。又一次感受,在台湾的遭遇,有钱找不到饭能吃,都是不合自己口味。倒宁愿像家乡,街边普通快餐类,也比这的好多。有时候,真未必高贵就是好,以为能吃到多好品味,还不如那些低下的可口。也正如人一样,站在高处的心就不一,没法像常人那样的平等心态。看来,我也真只适宜低层,上流确实融不入,有那条件你自己都排斥。更愿做那默默芬芳的小草,不做那傲视盛开的牡丹,散发自己淡淡的清香。

  

  20:00,到达附近一个商城,想要买一对耳机,进去一看,都得好几十,基本没有五以下。尤其是,还不让试的,当地的一种风俗,怎么知道行不行好不好。我用耳机也挑剔,别花高价买回,还不如十块钱的效果。如此,终是没有买,回大陆再添置。经过药店,进去想买“皮炎平”,用来抹脚,晚上痒得很,没法睡好觉。不想又买一瓶酒精,只用一个晚上,到时还是扔这,飞机就不让带。销售员一听,就知是大陆名称,他们那没这种药,向我推荐其他。我说自己情况,在大陆,多贵的药膏都买过,没用的。并不是钱的问题,确实没有效果,就没必要尝试了。对方后来,到楼上拿了一款,说性质与“皮炎平”相同,还说是药店特制,听着挺有来头,让我试一下,又得99呢,就是一百了。我一看价钱,心里有所嘀咕了,是想到,万一不行,就太浪费了,还不是小钱呢。但最终,犹豫了下,还是买了,是想到,别人为你如此周折,你不拿,显得小气,掏不出钱了,一听价钱就退缩,自己面子上也过不去。算了,就当是作最坏的打算吧,反正也只在此一走,所有法子也试过,死马当活马医了。抱那种,没多大希望的心,作最后的赌注。结果就是,赌输了,如同真爱,压下一生,彻底毁灭。抹了,一点作用都没,我直接就给扔垃圾桶了,来气也懊悔了,明知没多大可能,还作此幼稚之举。也怪自己,忘了从大陆带来,提前作好安排,匆忙忽略了。回去,还是皮炎平能镇压,不知是否因上了激素,在药店就常听医生说,有那个可能多不好吧。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有疗效还在乎副作用,最怕是什么都压不下,把人折腾得不行。这又成了,今生所用,最高贵一支药膏!晕,一次性,over。太奢侈了,尽扔钱。也是自己的心太软了不好拒绝,结果总是让自己吃这门子的亏。

 

  在那问路时,一家卖鞋子的男生,没有对我说话,而是走到门口,指着对面告诉,我不断说谢谢。当时心想,难不成,是哑巴,不能张口说话?不免就生出几分,就那种,看到不幸产生的怜悯,触动那柔软与恻隐心肠,为自己的打扰有所抱歉,也为不能帮到什么而难过。又想到,如果是这样的人,商家也会招来用工,可见也是好人了,有的却未必了,是会影响做生意,都没法对客人介绍。在大陆,只怕很难有那么体恤的老板,无不多只想着自己赚钱才不会帮助弱小。

  

  街道上行走,碰到一个比较特别,很深刻的事情。在一家商场门口,那里播放着劲棒的音乐,有几位外国小伙,在那玩足球。哗,那姿势优美的,我不会说,尤其是那个技巧,那个球,可以在身上不停滚,从背后到前面,从左手到右手,就像粘在身上了,不触碰,也不会掉下,是多好的技术,谁人能达到。由此,也引发了一大堆的人围观,确实是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还有这样玩球的,真的是别开生面。他们也是赚足了眼球,真的是够风光与自豪,自己玩得尽兴还能出名。我也真的是钦佩他们这种,毫无顾忌全情投入,只沉浸于自己的玩科。想想,在我们大陆,哪有如此洒脱的身形呢?无不是受着身边和世俗种种,做一点点事都要瞻前顾后畏首畏尾,于是人人生活起来如此的压抑与难过。可看看他们,别人那边,是真的活出真我风采,生命的色彩,只要你有青春活力,就可以尽情的舞动与飞扬!确实,人不是为他人而活,更不是活给别人看的,我们只是活自己的人生,不需要他人的定义与评价。原来很多东西,是必须形成氛围才行,在我们这边却注定难逃陈规陋习的根深蒂固。

  

  22:02,在外面游玩了一下,很晚才回。想起,次日要早起退房,赶去机场班机。怕打扰对方休息,提前先退订,不耽搁出行。我到值班室那,看到窗帘紧拉着,掀起来一看,没有人。麻烦了,对方还不是住这里,我怎么找好?她明天不会来这么早,我那一百块还得拿回呢。正着急徘徊着,旁边一老太太出来,也是住户。我赶紧询问,对方去哪了?又是外国人,说着英文,能听懂,出去了。我勉强的用英文询问,她还会回来吗?turn back,这个对方肯定知,明白我的意思。回答,不知道。我只能像抓到救星,对她阐述,大意是,我要退房,Check Out。这个词,还是特意,刚刚用电脑查出来的。真是可怜,连个英文都不会,如此简单的日常都不行。继续补充,我要赶去机场,Airport,这个单词我还知道。并不断强调,会非常的早,early。对方问,什么时候?SIX,六点。然后问我,有没电话号码,帮我拨打。我便回房里,翻找出名片,上面有。幸好,保存了下来,还能应急。于是,她打通了,手机递给我,让我来讲,说是自己人。我开始还犹豫,英文难以沟通,原来是接应我那位,自然是说国语。我说明情况,对方让一会派人过来。挂下电话,我是万般感激感谢对方,用英语不断表述着那份谢意!幸得自己还懂点英文,要不真的是手足无措,有人帮你都没法言述。还是外国人热心,有什么问题都会伸手援助,不像国人的麻木冷漠无情,遇事如此的孤独与无助。还是一位,六七十年纪的老人,都能那么不厌其烦地,帮忙一块想办法与解答。她的脸庞,我也永远记住了,是我在国外,遇到的好心人们,温暖了天涯的脚步,抚慰了创伤的心房。我看到,屋里还有一位男士,应该就是爱人了。不无羡慕,能够老来作伴相守,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情啊!不过她也应当,老天会善待那些好人,给予爱的家园。只是想想自己,却会是什么都没有,如此的心酸难言,那些永要不来的奢侈。

  

  进房,一会功夫,便听到,外面动静,知道是人来了。我赶紧出去,当时有所激动,言语不免大声了点,对方做出,小声点的动作,意思,很晚了,大家都睡觉了,小心吵到他人休息。这个小小举动,也让我顿生感慨,在大陆,那些人是从来不会顾及他人,多深多晚,都能只顾着自己玩乐,或大声说话干扰,妨碍他人正常作息。不说其他,就在深圳,我住的地方,十一点了,还能在哼歌,声音不小,自己乐着呢,不知别人早睡了,吵醒或吵着难以安歇。有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事件,关门。我们出租屋,肯定会经常听到,这“砰”的一声,那“砰”的一下,传来极大的动静,是拉门时动作之大,导致的碰撞声音。包括楼下那道公用门,刷门卡之后,大家也是拉得很开,自动掉回合上时,同样声音很大,阵阵响声接连不断。这不是自家的,更不会慢慢放到挨近,让其轻轻合上,就不会造成,那么大的声响。当然我自己也是,因为在一个地方呆久习惯了,是很难不融入跟着养成坏习性。我猜想,这在他们那里,就不会有,会轻轻地带上,不制造嗓音给他人。我们这,不会,只顾着,谁的力气大,够粗鲁与勇猛,门都要被震坏了。从这个小小的事就足以看出,人文素质的差别是有多么的大,是否会为人“着想”,还是人人只顾着自我,形成的对所有人干扰,让谁都不能生活得愉快,备受着各种扰民让人时刻忍耐而又无奈!

  

  见到对方,我开始阐述,说明这个事情。对方问我,要压金条,那是退房依据。我回去找,一急起来,翻了半天,明明在眼前,晕,还让人久等。此中,我有说,这么晚了,还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I’m sorry to trouble you so late)!看得出,她是在外面,匆忙赶过来呢,都十一点了还让人走,确实过意不去。是我此前没想得周到,要不早给办理,就不用弄得晚上双方折腾。办完以后,自是也不断说着谢谢,并说,认识你真高兴(Nice to meet you)!这是由衷的,为这些外国朋友的友善友好,是你在国内很难得到的切身体会。分别时,都有点依依不舍了,只是共处不到一天,都让人留恋身上的温馨,散发出的那些良好感染。她也让我记住了,是我在国外交的朋友般,虽然只是匆匆却留下了美好的心灵旅程。稍微多说一下,真感觉英语口语顺了很多,要是天天接触天天练,定然是会更好。可惜也没有机会再精进了,正如人生也只能去到这里,再也不可能创造更多的辉煌了。

  

  晚上,盖着薄被子,就没法安稳入睡,还得穿上点厚衣服,否则真的连个觉都睡不了。看着外面世界,依然灯火璀璨灯光通明,兆示着那些和深圳一样的都市繁华。香港,今晚,是我在这的第一天,也是最后一天了。脚步如此匆匆,都来不及多的逗留观赏,就要离别你而去了。你也依然会,茁壮成长与发展,而我只不过在路过时,留下了那么一点色彩,回首时又给了我太多的叹息罢了。记得我也曾在这走过,如果有天我真的陨落,别忘了请你为我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