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29:东方之珠拥抱爱的无眠
29:东方之珠拥抱爱的无眠



更新日期:2016-06-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买的,是到九龙站,90元,够贵。港币与台币不一样,没那么差距之大的汇率,只是1:0.8,,还是比较值钱,折算人民币,也得要70元。只是坐地铁,这样的价钱,在国内是惊叹,也没有那么贵的全程。当然,香港,原本就是消费高,更在于深圳之上,基本可以预料,虽然还是有点不能接受。最重要的是,你坐上去,就会觉得值得了,因为,里面的豪华奢侈,连高铁都比不上,就可知道,是怎样的档次。我一上车,都惊呆,在国内,还没坐过,如此“高级”的列车,又一次体验了,真是见证更多的稀奇。我都不会形容了,该用怎样的描述,向读者传递那种效应。或者这样说吧,那些座椅,和飞机差不多了,甚至是超越于,飞机都未必能比。那么你就可以想象,是怎么样的装扮,多么的有级别。两节车厢之间,还有行李架,可以放皮箱,我的是不用了,直接拎着,位置也多,大把空位。上去,就先给车厢来个剧照了,如此难得体会自是不能少。然后坐下时,不断对着镜子拍照,因为黑漆嘛,人就能完整显现在上面,我可以给车上的自己纪念了,真是好玩有意思。

  

  15:00,列车驶出地面,第一次看到香港的外景,那些树木和电线及架桥。那种感觉,如同刚到台湾吧,想不到,我又来到了香港,真是像梦一般。从未想过能走那么远,那是憧憬了多久的梦幻,有一天真的就会实现在眼前。香港,曾经罗大佑的一首《东方之珠》,把它唱得如此神韵引人竞逐之。夜色深深灯火闪亮,漂流的人儿整夜未眠,我也为你守着沧海桑田永不变幻的诺言。海风吹拂了五千年,海潮伴随着爱的永远,请别忘记我永远不变的真心!如果有天还能再回首,能否用爱再温暖苍凉的胸膛,抚慰那些受过的沧桑眼泪在流淌……

  

  香港,我来了,你知道吗?曾经,我是在深圳隔海眺望你,而如今,我是近距离的拥抱与触摸。我说过的,有天一定会到这里走一下,看我是不是来了呀!虽然是有点晚了,但至少我没有错过,在生命的最后赶上了,这个世纪般的相约。为了等这一天,也是太久了,如果不是一份爱的牵引,也许我永远不会想到。是爱的导航,让我来到了你身边,找寻那一份梦中的美妙。虽然也许也会是匆匆,但我也会在这里把足迹走遍,留下一份情衷让它永远的不会搁浅。

  

  15:14,看到湖水了,上面停留着船只。旁边有建筑物,那是当地的房子,和深圳一样,都是很高层,高楼大厦,衬托起的气派。我知道,我来到香港了,这一回,我是真的融入了你的怀抱。仿佛又一个千年等一回,一生中从未曾想过事情,却会在遭遇一份爱之后全部体验了。为了真爱,去到深圳,又去了北京、西安,如今是到了海外,台湾与香港,人生旅途走得那么长远。回想都很觉不可思议,一个偶然的遇见,会让人生掀起如此巨大的变化,走遍千山万水海角天涯历经风云变幻沧海桑田。

  

  15:20,到达站点。20分钟的路程,速度是飞快,跨越很远了。那里,和机场一样,高级豪华,高洁优雅。九龙,在香港来说,就属于市区的中心,与“港岛”并排,谓之最繁华热闹地带,到香港游览之人无不必经踏足之地,否则岂非辜负相当不曾来过,人家问起走哪了都说不出。看我厉害吧,尽往高级场所去,把当地最有名赏尽。不管怎样,至少我是来过,见识过就不错了。

 

  15:25,跟随人流,搭乘计程车。这和台湾一样,也是要排队的,只不过,他们那停车地方有好几个,不像台湾是在路边一排停着,他们的是一间屋进一辆,更加的有秩序而不紊乱了。我也不知道去哪,只说找个便宜点住宿的,他们应该熟悉,外地就难找了。这是最基本得安稳下,才有时间慢慢做其他,否则东西也不知往哪放呢。看,这就是穷人,别人一听就知道,没钱,住不起高级,尽往低层去。那又怎样呢,有钱就很好了?自己活得好,看着他人受苦,钱都是从那榨取得来。

  

  途中,进入城区,经过房屋,看到那些建设,不免有所感,与司机谈论起来了。我说,从这些看来,香港也不是有形容得多么好,感觉好像还不如深圳了,我们那边都是高楼大厦整齐排场,在香港这里感受不到那种氛围。是不无有点自豪感吧,自己来自那里,虽然你就没资格融入,更在那里生存不好,尤其还给予伤害苦难之多,但还是会有所联想,毕竟就生活在那座城市,能够体会到当地优越与优势。我用词时,是尽量的摆平,不能过度夸大或贬斥,毕竟人家是当地人,你这样好像还瞧不起,认为你大陆多么的好了。怕给人造成心里不适,更不认同于你,留了点余地的叙述。想不到的是,对方一听,完全的承认与肯定,说着,何止如此,确实就是比不过。说,香港现在,已经是在走向没落了,是指,没原先的那个发展劲头,还能继续往上窜,只能停留在这里,被后者居上,慢慢下滑了。我听了,不无宽慰,且也为这种,敢于正视不足,值得表扬。出于护己,人多数是不愿意听到对自己所生存家乡的不好评,哪怕是存在有也未必就会去直视,而难免会有所不满与不欢喜了。可对方没有,说的比我更言重,指出当地的弊端。如此,我便有发挥的空间了,开始描述着,深圳作为一座后起城市,真的是势头发展得好,现在已经相近或盖过于香港了。对方也是表认可,深圳确实是有实力,与香港不相上下。可惜,这两座城市,都有一个不好的共同点,只注重表面物质,却忽略了内部的真情系数。那应是,作为每一座大都市,在把外表已经建设得够好时,人文方面也应该同步并进跟得上,让城市显得更加有内涵与韵味。只有那样,才可真正成为,一座最幸福的城市,人人能安居乐业共享科技与成就。

  

  路上,看到有大陆熟悉景物,比如“中原地产”,看来挺有名,连锁到港澳台都有。怎么说,可能就是一种乡情吧,看到家乡里的东西,不免多了几分注视,生出一种亲切感。在深圳,也是随处可见,多少年前还在,七年后回来也不曾变,只是有些东西注定已遥远,回不去的从前只是叩问着人生的难言。

 

  16:00,到达尖沙咀,这个位置是我特意要求的,在那一带找旅店。因为,在九龙来说,它又属于一个中心点了,大家定也常会听到的词眼。既然来了,总得走一走,才不枉此行呢。价钱七八十,香港的起步价是比深圳高了,22元,公里来算应该也要贵些。车子停在,弥敦道54-64号“美丽都大厦”,里头就有很多旅馆住宿的了。刚下车,走进去,有一位女生迎上来,我问有没便宜点的住房,她说有,便带着我上去了,并递给一张名片,看上面名称写着:10字楼B1室“广州宾馆”。一看就有种,乡情的味道,瞬间拉近了距离,让人会想要挑选。我自然发出疑问,怎么叫这个名字?原来,老板是广州人,难怪了。我后来想,如果是深圳人开的“深圳宾馆”,我未必会选取了,挑选其他的去,那里多的是。因为,如今的我对深圳,已经没有热爱了,只有排斥与反感,凡是与之相关事物,我都只想躲远,才不会走入,更需要它们的服务。留下来,仅仅是因了曾经的爱,那些经历让人铭刻,找寻生命最初的痕迹。

  

  坐电梯,看到,如同台湾排队坐车景象,那里上电梯人们也排队的,不用说就自觉形成风尚。也是,除了中国大陆例外,哪个国家公民连这基本守则都不会的,真是丢尽了自己国度的颜面。还分了两排,左右各一部电梯,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分楼层单双号,那样缓解人群过多拥堵。香港电梯,有个与其他地方不一,G是属于地面层,一楼就是得上一层,我们这就是二层了,不清楚的话真会按错,到哪都是得随乡入俗。有一回,我自己走时,就上错单双层,只能在九楼出,我们的是十楼。然而,那些通道楼道之多,压根找不着人行阶梯在哪,问人也不好问,都是住家户不出来,个别碰到一问三不知。最后,只得又乘车下去,再换另一辆上去了,真是费劲折腾,无知惹的祸。有一次更糟糕,出门去打的回来,如同北京西站最后停留,那人把广场南北弄错,让花了多少十倍价钱才回去。这次也是,把我放在另一个门口,我看不到熟悉就找不着路了,不同楼幢电梯也不一,上去更找不了。拿出名片问保安,对方告诉我怎么走,这才是如愿回到。想想,自己怎么这么的差劲,好像就是个孩子,只得人带着才行,一放开手老迷途。

  

  这个,价钱229,可以接受,比台湾的是低多了。当然,其实真算来,就应是在于之上,我是说,假设同样的档次,在香港绝不会是台湾那个价钱。说说,我那间房子如何,刚好摆了一张床,就那么窄小,外面一个卫生间,没有别人的四分一大。至于装置摆设?不用说,是最简单,白色墙壁,光亮日光灯,不会是那种充满艺术性色彩,给到人心灵美的感受。要是台湾那样的高级,我估计都得一千才住得下,以香港如此的高消费在于深圳之上。而且,连个棉被都没有,只是张薄薄的床单。我当时没发觉留意,要不就问一下多要点,以至晚上冷得睡不着,真是可怜。也是,都进入夏季了,谁还保留冬天被褥,就只有你最怕冷罢,别人都是不需要。想拿热水洗个澡,开出水还是冷的,后来才发现,有个专门加热按钮在门口。没再烧了,也太晚了,就一个晚上,熬回去再说了。虽然是有所差劲不如,但对于我们这些外来者,尤其我这种穷苦之人来说,有得容身已经是很不错的了,什么档次级别就别考虑了,能省下钱才是最重要。估计,那也是整幢房子最廉价实惠了,再低就没法住人了。

  

  拿出身份证,交了一百压金,办好手续,就可入住了。先把行李放下,终于可以安定了,虽然只是短暂,漂流在这座城市。住房里,有一位专门负责搞卫生,比较年轻的女子吧,说的是英文。我当时心想,这清洁工,都懂英语,能沟通交流,得是多少级,至少大学毕业才行,做这个未免太低微了吧,工资得多少钱才会有人去。而后来我才知,对方就不是本地人,来自菲律宾,难怪讲得那么好了,原本就是自己的母语。我是怎样发觉的,是因为,我问她,哪有卖矿泉水?对方听不懂似的,且回应也是英文。我这才知道,她就不会讲中文,能听懂的也不多。只好拿手,做出喝水动作,如此才让明白。原来那里有桶装饮用水,我就不必去买了,直接拿杯子接来喝。然后,我便也用略懂的英文,与对方说起话来了,感叹道,我还在想英文讲得这么好,原来就不是中国人。并补充道,香港很多人来其他国家,说了一半,一下想不起来那个单词,对方接了上来,真是惭愧。可能很多人都在那谋生吧,求长期发展,甚至移民定居。不知道当地工作工资如何,包括台湾,是否比大陆的高很多,他们不用饱受生存生活之苦。

  

  然后我也知道,为什么会招收一个外地人干活,而不是找香港当地呢!因为,香港,太多太多的外国人,几乎街道走动随处可见,全部汇集在这座小小都市。就在那住宿里头,可能有一半都是国外,你不懂英文,怎么与人沟通?她是外地,就有这层语言优势,让人优先考虑了。至于本地人入住,更不忧了,经常在那呆,多少是会有所了解,基本的交流也不会成问题。也正如,我在车上与司机说到,佩服她们讲英语那么好时,对方就有讲,这在香港,很正常了,他自己也会说上一些。为什么,因为外国人多了,常接触,是会帮人提升的。也就如,在大陆,外地人到广东,呆得久了,自然也会熟悉了粤语,或者都学会能说会道。假如我也在那呆上一段时间,保管我的英文水平也会提高很多,是经常运用便熟能生巧。不无遗憾可惜,不能在那里感受熏陶,我原本就是很钟情想要学好。不过想想,学成怎样又如何?生命都要不存在了,还兼顾那些不切实际的梦想。深圳不是生存之地,台湾也不是逗留之地,香港更加不可能会是了。我只是卑微地在城市里走过,没人会注意到的角落,默默的绽放又陨落。

  

  简单收拾一下,提着挂包出去,进行匆忙的行程。那里,好像有一个网吧,总之摆放着电脑,有人在那上网玩耍。出门时,正碰到一位黑人,用中国话和我招呼,你好!我自然回应了,礼貌性的,并夸赞说,中文说得真好。然后,在等电梯时,对方跟来了,和我闲聊搭讪了起来,我勉强地用着英文应答,很牵强。主要是,对方说的,很多我就听不懂,感觉真是尴尬。那一刻,我真是多么的后悔,自己没多读点书,没有大学毕业,以至英文如此差劲,在外遇人都沟通不了。我大概能知道的,对方问我,是一个人来还是几个?我回,一个人。暗含点,男性靠近女生的意思吧,如果没伴可以同行,或者交个朋友,其他慢慢再说。我当时那装扮,自问不差,穿着白色蕾丝裙子,戴着副墨镜,有点假酷呢。其实整体来看,就是很可爱,纯朴正经的样子,不是那种,高贵傲气逼人,就难以随和亲近。可能也是这样吸引他吧,一个小姑娘,过来逗逗,说说笑,玩闹一下,并非是坏心思。然后又问我,要电话号码,我当时没反应过来,是想着怎么回绝。其实听得懂,但肯定是不会给了,就说,没有,不好意思。然后对方,大概也有所意识到,就是没趣了,说着sorry,为自己的打扰,抱歉地走开了。

  

  其实,我心里,有所不安,感觉是,辜负了别人一份情意。我不认为,是不把他,与大陆那些,带着某种动机不纯,出于性别之差交往的男生联系在一起,把对方也想得那么低俗与不良,而是,身上展现的,只是一位国外友人的“友好”,仅仅是想与你交个朋友,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我却像对国人那样,本能性有所防备起来,这让我感到惭愧难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其实只是,在自己国度遭遇的太多,连同国外的也一块拉进了黑名单,不免是有所不公平了。我相信,对方只是出于一份热情与友情,那样的心思来和我打交道,对很多人都会有的,而不是有目的和企图。但是,就算我明了这一点,我也是不可能会与之有任何过多的交往,不管是真心或诚意都不要。国内的都理会不来了,还能理到国外去,我没那本事能耐应付,最重要是抽不出任何心思于外界了,生命是多么的紧迫还能兼顾到多少。何况,我们语言也不通,面对面都难以听懂,纯粹电话里更费劲了。要是以前,我还会出于学习英文而相交,现在却是一切都不必了。对方好像还说,到时过去探望,那更不行了,给自己惹一堆事端,就真是自找麻烦了。想想,不管我是走在国内还是国外,怎么总是会引起他人注目呢?我就没有想过张扬,偏偏人人都要找上我来!真是的,命都要没有了,还有那么多的际遇跟随不已。其实很感激对方,那份异乡人的认可,但是真的“抱歉”,我不能领这份情,而不得不有所冷漠的推开。不管如何,为这些异国情谊而感怀,作为旅途的陪伴,谢谢那些真情的人们!

  

  大楼门口旁边,有一家叫做“锦绣唐朝”的店铺,类似于精品店那种,更像北京前门步行街内装饰了。这个名字,起得真够贴切,只因里面售卖的,全是传统的中国手工艺品,古装旗袍、古代折扇、古饰挂包,典型的古代风味十足,在这现代化的都市里,成为那与众不同引人注目。真的是样品之多,几乎就汇集了大陆里头,但凡你能看到属于古朝代的东西,北京步行街上的都搬到这来了。也是,那原本属于首都,古朴气氛是最浓重,没有什么会买不到。但在这里,在香港,想不到也有那么的多,甚至是更胜于,我在北方都见不着,那么多的装饰小物品。如果换作平常,我不可能不动手,至少采购个几样,但现在,没心思了,什么都不想,不会再产生兴趣。所有都是虚无,买得再多,还得想办法去掉。爱都不在了,生命也不久了,世间还有什么可留恋?再繁华美好也只是过眼云烟,来去匆匆转瞬即逝。

  

  虽然我没买,但现场买的人可多了,都是拿着个大篮子,一把一把地挑选。不用说,此中多是外国人,这一到了异地,就成纪念品了,贵重得不行。那可不是钱的问题,纪念意义之大,无论如何得花。我就看有几位,买了两千多,其实也没多少东西,都是琐碎细小,却那么值钱。主要是,香港消费高了,这一点大陆没得比,深圳都下于呢。尤其让我留意的是,抓了一大堆手镯圈子,不是金银是装饰品。这种玩艺,我特别熟悉,北京的前门步行街,最多了,每个店铺都有,几乎成为代表性,去到那里没有不买的。又便宜呀,十块几块,谁出不起,套一个玩玩,戴戴也不错。我在北京就买了一个,回到西安临走时掉了,按理说应在这补回来,作为对北京的记忆。终究没有,只因带着爱的味道,我不想去触及,那些伤感的过去。丢失的爱都寻不回了,又何在乎于表面形式,只会唤起更多心痛回忆。只是,触景伤情,想到曾经的一幕,那样的游玩,而最终还是跌落,在城市之间的漂泊,一次次错过与过错。

  

  那位收钱的女孩,披着垂直头发,化着淡淡妆容,穿着红色旗袍,很是有古典美女的味道。而且,人家确实长得漂亮,美丽有气质,我这同为女生看到,都很是喜欢,更别说男性了。爱美之心,唤发出的一种向往,让人由衷的感叹。我付钱时,就特意说了句,粤语,也是香港话了,你真靓!对方没回应,可能也听多了吧。我是羡慕不已,自己及不上。在香港,我就会说广东话了,那里原本也是说的一样,香港话与粤语几近就是相同。在大陆,我不说,哪怕广东多数人在讲,我就是不用,刻意说普通话。也如同在台湾那吧,我会放开所有防备,回复到正常的与人交往。这里也是,没有大陆那些那么多的低下没素质,让人眼烦心烦不想看不愿说,只想躲在自己的角落不干扰不经过。在这里说,让我有种,自己人的感觉,如此亲切与熟悉。在大陆,我就感受不到,甚至于听到就反感,更不想融入。真是有意思,自己的故土成为了最排斥,也就如当地也不容于你,在外面却是能相融得好。

  

  那位女生,也是厉害,讲英文,顺畅流利。顾客基本是外国人,说的都是英语,要是这个不懂,也是没法在那站了。不知是本身具备学历水准,还是经常沟通而熟练,都是比我们有层次。看她拿着计算机算个不停,加来加去干脆利落,做了多久都不会成问题。想想自己,算个数都不准确,加三遍各不相同,这样的水准,如何能收钱?到时店铺不亏,就是自己倒贴了。确实是没真材实料,除了会写几个字,一无是处。

  

  在那里看到的一个场景,几位外国人,有一对是夫妇,男的抱着个小女孩,四五岁大吧。女孩哭了,不知是否找妈妈,男的抱过来,女的接过来才止住。看到她脸上还挂着泪水,却是给人乖巧可爱的样子,且长得也可谓不错,忍不住就会要多看几眼。之所以特意记住了,这么一个片段,是因为,在大陆,在深圳,我出门时,一直低头,不看周边,人的神情。尤其是小孩,就会让人,很排斥的别过脸去,一点视线都不扫过,为什么?如同大陆公民的整体无素质,那些孩子也是被带得没有教养,脸上就看不出多少的礼貌与文明,而多是霸道娇纵顽皮捣蛋之类,让人看了就心烦得很,就不想接触到破坏心情。可在这里,就不忧了,我也可以,正常地观看那些孩子,他们的脸孔是不会流露出那么一股不良气息的,是父母有素质层次孩子也会跟着带好学好。在机场坐地铁验关时,旁边有一对年轻夫妇,是当地人,也领着个模样大小的女儿。那孩子的脸,我也深深记住了,且一直盯着她看,就不会有厌烦不喜欢。他们应该是幸福一家三口,父母紧紧牵着孩子的手,孩子与母亲还穿着同样的裙子服饰。这两个镜头给我很深印象,是在大陆感受不到的,那种和睦与和谐气氛,从家庭到社会,都那么的完满。见证的正是,必须人文素质提升上去,才有可能营造美满婚姻家庭,否则再发达也没用,精神与物质相违,只会引发家庭破碎爱情心碎,没人能真正的感到幸福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