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74:过尽千帆皆不是
74:过尽千帆皆不是



更新日期:2016-04-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在“百汇”的那段时间,应该说,是我在北方所过,一段最是“安逸安稳”的日子!因为,他有工作,我也有工作,大家的生活都步入正轨了,银行卡债务每月有固定工资还得起。最重要是,我下班晚,他先回去,每回我回家,家里有个人等候,还有灯光开着。他会给我把饭菜做好,他做的本就比我的好,而有他在我吃着也有胃口。最重要是,生活没有此前那么多的问题,逼得人就着急抓狂没一刻好心情,连顿都要吃不下去,和着泪水与苦水吞咽。可现在,至少那些不需愁忧了,一切慢慢的走上了轨道,两人一起好好努力,策划着一个美好前景。那个时候,风雨也真是止住了,仿佛能看到了明天在招手,我们正奔走在未来的大道上。那种情形,可能如我刚过到北京,正沉浸于热恋之中忘了生活残酷,也如真爱篇章208《这一生回忆有你就足够》描述,弟弟在县城大嫂帮助下找到工作安宁生活,那也是母亲最是心安心稳难得日子,可没想到那么快弟出状况,瞬间把母亲那些美梦给打破了。同样的,这回也是,老天不会让你们走得顺,早在暗中悄悄酝酿好了一切,瞬间也能给你投下个变动让骤不及防。

  

  那天回去,听闻他说,不干了。惊讶,追问,“为什么?”那么好的工作,又做得好好,没理由突然说不做就不做了,我觉得此中定大有问题,自然是要了解个清楚明白了。起初,他可能出于维护自家面子,就不跟我说实情真相。后来才知道,是被公司解雇了,说来,又是他自身的问题,就是那个喝酒惹的祸。大意是,一位员工,羞耻他,说他是条狗还是比喻什么。我不知道,是他得罪了旁人,有意如此刺激,还是说别人只是酒后玩笑,却可能开得大了点,并无恶意或攻击之意。可以他这么有势头,本身就是极有脾气火气的男人,尤其又是极其的要面子逞强,怎么可能会放过呢?于是,他把人家给打了,可能还挺严重。事情,最终闹到公司里去,公司自是不问谁对谁错问题,殴打就是不对,不允许,如此,把他开除了。我得知,自然难免会说,“你就不能忍耐一下吗?非要跟人家较什么劲!”毕竟那份工作,真的是不错可以,再找也不会有多好。尤其我们现在是处于起步,真没了,相当一下所有打乱,又得重新做起了。对方就说,还挺来气的,意思无非是,他那样侮辱我,说我是狗,我能容忍吗?确实,一个大男人,稍微有点尊严,都不可能让别人这样讲,而无回应无动于衷。事实我也不敢确信,别人是否真的那么明显辱骂,他转述的话我也不敢多深信,因以往就试过误导滋事。当然,他既然那样说了,而且事实也已经形成,再多悔疚或指责也于事无补,我也便不好再说些什么了。

  

  其实我心里在想,你就不能为了我,为了给自己的女人一个安定,拉下点大男人的面子尊严,稍微屈从忍让一下吗?等熬过了这段非常艰辛时刻再说,我们的生活状况如何你又不是不知道,好不容易看到了点希望却又没了。最重要的是,你知道,我为了你,为了生活,在外面“容忍”了多少,接受了多少的委屈甚至是屈辱,你知道吗?可我,作为一个女人,都能为了爱,忍受了下来,你一个男人,还会连我都不如,还不能接受生活的磨难与历练!我心凉的,正是这样,并非是他丢了工作,也不是是怪他不能出气,而是,他没有为我着想,“为我着想”的心理。稍微有一点,就不会只是出于发泄自己内心气愤,而不顾着身边女人的生活如何,会让大家没了着落,对方更忧心也要受更多生活的苦!好不容易才算有了点安稳,虽然也一样是在给人打工,但大家工作都稳定了,生活就平缓地走,只是时间的过渡,慢慢好转。而他如今,就为了他的那一口气,“一口气”,把女人的梦想,全部破灭,粉碎了!你有气,我受的气还多呢!!你知道吗?要不是为了你,跟了你这么一个无能力养活自己女人的男人,我用得着要受生活这么多的罪?你只是受“一点点”都忍受不了,我受了多少你知道吗??每份工作都被逼得走人,每份都受尽气和罪,甚至是丢尽了颜面,换来是无尽的耻辱。我没有在你面前抱怨过什么,也没要求过你什么,要怎样的大富大贵高升坐起,就只是要你,给我安安稳稳踏踏实实地做一份工,不要再给我弄那么的事了,让我的心不断为此折腾,永远都没有一刻的安心。连这,你都做不到,就只顾着你自己的心情。你的情绪,就是最重要,大过于生活,也大过于我,所有都不足一提!所以,那些,都不能够让你,有所为了那样,去低一下头,不要和人吵闹,不要去滋事。别人说一下又怎样?会死了吗?没钱,穷苦,才会被人瞧不起看死!!那一刻,你不会知道我有多“心冷”。我为别人付出做了那么的多,换不来别人为我,一点点的牺牲一下自己!那个“颜面”,就能那么重要,可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丢掉工作,让生活没着落。我没有再说你什么,是因为我不想再在你薄弱面子上再让你心里不好受,可是,你已经,深深伤了我的心!“伤透”了我的心……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才维持了半年的平静,就这样,被这个男人,瞬间给打破了。我在想,如果是《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肯定不会这样,他为了我,一定可以忍受世间任何,更不会是出于个人情绪,置我生活于不顾,发泄为快。也正如我曾经可以为了真爱,忍受世间一切凄苦磨难,甚至是为维持生命活着其实是为坚持下对他的爱,可以不惜依靠男人妥协委屈那样羞辱的存在。是爱,能创造人们,一切忍无可忍的忍耐性,让达到“极致”没有不可超越!他没有,像我们这样,为了心头所爱,那么不计一切无谓后果的牺牲承受。是的,所有一切,无非是在说明着那么一个残酷而又不想承认的事实罢了。这个男人,对我没爱,有就不会是这样了。当然,有可能这也是天意,如果老天注定我的命途是悲苦,而他无非也只是成了个牺牲棋子罢了。正如在后面,我对大姐提起此事时,才得知一个多么惊人让难以接受置信的事实!因为出于面子维护,我没有说他是送水工人,就说是做厨师的。到最后离职时才提及,对方是问,怎么不早说?

  

  原来,他有认识朋友在酒店里工作,那边正缺乏一名厨师,让他帮忙找人,韦曲北站“惠宾饭店”,应该是这个吧,反正附近挺大有名气。那离我们住处是非常的近,上班来回方便,而且又正规,工资更是尤其的高,最低五千以上。以往他就是因小饭店工薪不高才没考虑,又没有什么熟人关系能进到高级好的。当然,那是之前事件,早已经招人进去轮不到了。大姐听了之后,是那种意思,意指,我爱面子,不跟她说实情,否则不会造成这错失。我承认,此中是有自己失误,但排除这个不讲,她的做法,更是难以说通。我问一下大家,如果别人要你找,而你店铺里就有位员工对象是做同行,你会不会跟她说,哎,回去问一下,你老公有没认识也做厨师的,我朋友那边需要人手,看能否弄一个过去。肯定是找熟悉行业来问机率大一点是吧,别人是那个出身,认识人可能性绝对是要多,没理由跑去问一个,压根就不是那行业里头,只是做着其他的外行人士。她就是那样,没有来问我一句,去问对面卖衣服的,你不觉得,这是很不合“常理”的一件事情吗?如果她问了我,我肯定就会说,我老公可去担当。然后告诉实情,他没有做回这行业,找不到合适,做别的去了。那现在有了本行,工资又那么高,就算不要工钱,也赶紧出来了,在那好好做,发展下去。那么,或许大家,也会看到一个,完满的结果。这个故事,绝对不会是,最终又成“悲剧”!可是,她也如同“聚成公司”两位参与故事重大人物,总公司总经理和分公司总经理一样,在一个适合的时候,做了一件完全“违背”他们平时生活常理的事情,而最终是,把我引进了那里向真爱男人靠近。这个也是,做了一件,就不该是在“常人”范围内的事情,有那么反常的举止。所以,我最终得出结论是——“天意”!老天把他们一个个弄成这样,只为助推演绎我悲凉的命途,是借助他们的手,把我一步一步继续往命运上推。命运之手就是这么“可怕”,可以把身边的人都扭曲变形,包括真爱人物也是被弄成这样,他自己怕都不能承认那会是他所做的吧,如此的匪夷所思不可思议。凡人,确实是怎么样,也抗不过一个天命。

  

  可以想象,事实揭晓之后,我们双方都有所怪责,她怪我死要面子,我怪她不问我,就这样,阴差阳错地,错过了一份难得好工作。假如不这样,不仅是我们可改善,她也一样的,我会继续留在那,她们未必会选择关闭店铺,有人帮忙担当得起,也许是还可做下去。一个错误的事情,却等同于把双方都毁了般。当然,她们是没那么严重,只是性质有所类比。不用说,最懊悔自责的就是我了,太悔恨太针恨自己了!为什么会是弄成这么样一幕,我是永远都不能想得到!!原本身边有一份那么完美的工作擦肩而过,我却是会不知道,就这样让给错失了。其实是,如果真是命运天意,你再多自责也于事无补。你心思再缜密,也是算不过老天的,它们布下的天罗地网,是让凡夫俗子没有一个逃得脱。想想,是不是很“可怕”!真的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主宰着人世间一切。那么,我们还不相信吗?天地有主宰,不可能真的任由失公道与正义,否则它们所在是干嘛呢。这个“命”字,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套牢,我们所有人都不得出逃。真的是我的命,注定你一生不得好过。就算有了安好,还是会被打破。我也不知道,如果他进了酒店,如果我们的生活一直这样平稳下去,是否我的命运就此打住,不会再有考验与磨炼了。也就如对母亲的设想,如果她当时肯出来帮带小孩,我们又能对抗得过天意之手,从此我可以逃脱不会遭遇真爱人物,把生命演绎得悲惨凄凉吗?同样这一次,我们,又真的足以扳转命运之手,让它再也无从在我身上着手与应验了吗?还是没法去验证,因为一切不曾上演。只是心中又多了些遗憾与难过罢。如同真爱一样,原本那么轻易能避免开的灾祸,却会是被人为性地推动与相助,在自身加天意主导下,最终是演绎了人世间最大的无奈与悲哀!

  

  他一失业,我就忧虑了。作为一个男人,家庭最大的支撑,不做事,如何运转下去。这找事也不好找啊,最后考虑做点小生意,他自己去弄的,学别人那样卖桃子。在北方,这个还是挺受欢迎,我也是在那吃了个够。至于到哪拿货我不清楚,在当地问一下也便熟悉,想也是找同行有所了解。于是,他便拉回,在村子里卖了起来。我看到他一个大男人,在那卖东西的时候,其实心里就很是不好受,好像让他为了生活,拉低面子做这个。他又不是那种,会大声叫喊吆喝招揽,也只是呆在那,看着等着,就没法说些好话。就算顾客来买,也只是低头挑着,不会像我们,随便就能闲扯搭讪起来,气氛不那么僵直。他一个大男人,是不可能会像年轻人那样,热情大方爽朗欢呼,多少也不会很受欢迎吧,指如果旁边也有其他同行,别人在那喊起来,有的人还是会基于此而走过去,不冷落怠慢那份情谊。我有时回来看到他坐在那,没生意时一个人呆着很无趣的样子,心里也会微微的怜惜,想到对方为了生活,也得做这些从未有过体验。可这,难道不应该是他做的吗?一个大男人,原本就是该撑起家庭担子,又有什么劳怨或嫌弃可言!我看到他,都会心疼心酸,而他,有没留意过,我为生活奔波的酸楚泪水?从来就不曾会为你心疼更有所牺牲忍受!反而是一个女人,为了生计扛得如此辛苦,身子熬垮还受尽气罪。那种心情也是如此的难受,就好像父母看到孩子的不好,心也隐隐牵着痛着,却不能做到任何的无力。我对这个男人的爱有多深,不管他如何伤害辜负,我的心却总是不能停止地为他牵虑。也怪他自己,非要逞一时之气从里面出来,要不又怎会沦落于此!那时会有后悔了么,早忍耐一下不会如今的落魄。尤其听闻,在村庄摆卖也遭人驱赶,是村子管理之类吧。还有这样说法,别人做点小生意都不行,又不多影响道路通行更谈不上面子之分。想到,平常也看到很多人拉着车在做,是否也叫他们了还是只对我们。那种心情我曾经在北京试过有多么难受,想到他肯定也不好受吧,说着别人叫就骑车走开,等走远之后又回去。我们老百姓赚点钱就这么难,不仅是辛苦劳力,甚至于根本就不给你立足的天地。真的是要把人往死路里逼,或者是违法犯罪才是欢心么!走正道安分做人就那么的难谋生,这个世界都容不下你。难怪那么多人铤而走险,确实生存逼急了还有什么可讲,只要能活着就不管是什么状态反之再好也没用。

  

  在这之前,他听人说,每天能赚个一两百,价钱也不错若能维持。事实我不觉得,且不说,夏天一来,拉水果做生意之多,村里就有很多人也在卖,自然都不好赚。其次最严重是,报废的太多!这桃子,可能是比苹果其他最易烂坏掉,只要有一个坏了,可能整一袋子都得跟着坏,两三天内就能传遍,速度之快是没法阻止。每回我们一发现,赶紧就给挑出来,怕渗水感染其他,但有的还是看不到。那时,他母亲还在,就放在一楼,堆了很多,坏的也不断扔。也因此,那段时间,我也常往店里带去,和大姐一块吃。说法是,有位朋友卖这个,卖不掉会坏剩下就拿来了。要不肯定也生疑,我不可能那么大方天天买,是没那样的经济能力享受。平常在家里,自然也是吃个够了,自己拿货还能吝啬,不吃也就坏了更可惜。每回我下班时,他未回去我都会陪呆一下,有人来了还帮装袋子,就是觉得不让一个人面对,不管是好是坏都有人陪同。我对他的心可以这么细,他对我的心却总是那么的粗,不会读到我心底里那些愁绪。爱一个人真是太难受了,无论怎样都是让自己受罪。这一次是不会再去爱了,可惜也如同真爱不能发挥作用了,因为一切走到这里都结束生命的终止。

  

  曾听他说有一次,到街道哪个地方卖,那里有一个早菜市人流大,一下是卖掉了很多。后有个人尝到,说是酸的,他自己试了,发觉真是,赶紧走人了,怕别人回来找退货。我听了,想到,有时候我们可能买了些不好,也并非就是商家本意,他们可能也是受害者,但为了生存利益,也不得不把推销出去,一个人是很难担当得起那些成本,分散开来人人只是亏一点罢,却是帮助他人度过了难关。当自己做过就会能体会了,凡事多点理解与将心比心。村里有个卖猪肉和蔬菜铺,平常都是到那光顾而熟悉。听他说,有时吃饭或走开,就放门口让帮看一下。有所欣慰,为这微不足道的提供相助,能给到人那么温暖的力量。后来不做了,花两百块买的新电子称一百卖给对方了,他也知道是新买来才做几天。他那个刚好老没电,我买菜发觉提到最后成交。生意好的时候能卖完,不好时也是堆压之多让忧虑。主要是这种非固定,就难以让生活安定,有时能赚钱有时又无收入,甚至本钱都要倒贴,最终也就不做了,还是考虑找个正当职业。他自己在外面又找了个几个水站,那条件更差劲不如原厂,人是很难低头屈从,且有的又远,上班时间也长,我也不想他去,朝出晚归跑得太辛苦。如此,这些便都被搁下了,工作处于难上难下头痛为难地步,也因此才会逼得人最终考虑自己做,而才有了经营水站的出现。

 

  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到这方面,可能是自己给人送过水有基础,然后也向很多同行业打听了解过,觉得是能赚钱不错,便决定接手来做。是在网上找水站转让,远处有看过太远,我们不可能又大费周折搬迁。最后看上一个,就在附近不远村庄,也就是前面提过的“水磨村”。位置已经说过,最偏里头,空间大,冰屋寒冷,我在那遭罪,身体拖垮。那是两个小伙在送,相当是合作,同为老板但也是送水工人,一人各负责南北两条线,谁卖的水票是自己的钱,至于本钱那些自然是平分了。店铺里,一个女子接电话,其中某位媳妇,说付工资其实也没给。从这可看出是,共事定然也不融洽,或者说私心之重,该给的都不给。这怕也是导致他们最终转让原因吧,说是辛苦两个人应该不会多大压力,我们后来是一个人兼顾才是真的忙活累腾。我们和他们不一,生活负担重,为省下工钱自是不雇人,那又得两三千不小开支呢。我在想,他们肯定关于金钱上面谈不来,大家处得不愉快不想做了。国人的心本就自私阴暗得很,谁都想捞便宜不愿多做,所以越是人多越是坏事,正应了那个说法,三个就成了虫,爬行都不动了。谈好价钱,最终定到五万。我们后来才知道,对方接手是四万,老师傅说的,他最了解情况。只是,他是不可能对新来者透露什么,又没有利益联系何必多事。又听后来说的,他也没问过人家,也许就会告知了。我不免又有所微词了,指什么都自己稀里糊涂,不问个清楚,多花一万呢。当然,我后来又难免有所在想,是对他为人了解否定之后,那未必是他真实心愿,只是事后作好人罢。曾经他就在我面前说的,意指,前面那些人,退桶都不承包,我们却笨,都接下了。我那时听了,自又是对身边人更气愤了,相当于所有账落自己头上承担,多么吃亏不合算!而之后我想了下,他那种说法是说不过去。老板走了,谁还能拿个压金条,找回之前的老板,再给退钱?有的人都不知去哪了,而老板也不知换了多少,谁都有自己压下的客户单。难不成,下面找回上面的,上面的又再打回前面的,这找来找去没完没了,而且还没期限说法,谁为了这个破事一生耗在上面。而且他也问过,所有水站转让规则都是如此,退桶自理没人去给承担也没法跟进。我不知道是谁有那么精明想出此举,还是说老板大方会答应这些条则,只能说人家幸运捡着了好事我们遇不到。从这来说就行不通,为此我还心理疙瘩了很久解不开难过呢,还多少也影响了彼此感情,难免会有所指责抱怨与不满。后来理清便不再纠纷,常理来说是不会有的情况,就算别人有是特殊之例,我们也是跟着大多数大众化走,心理也便没那么压抑不平衡了。

  

  说说,这五万块,从哪得来。我们身上,肯定没有钱,那半年工作时间,应该是刚好把信用卡债务基本还清,但手头是没多余钱的。我们有想到货款,没车没房没抵压谁给予。最后是,使用信用卡一种“万用金”功能,其实就是相当于,给你个人户行转进一笔钱,你可以按需要分期偿还,每期有多少手续费,越早还清越好,费用就不产生了。他的“招商银行”和我的“中信银行”,分别启用了二万八。他的分两年24期,我的分三年36期,是考虑到两张卡还钱,不敢分得太低加重金额未必还得起。如此算起,他的月两千加我的一千就是三千多,已经是不低数额,假如每月没固定收入,是还不起不能保障。当然水站有个好处,每月多少都会卖出些水票,基本能收入维持。这在最先接手时,体现不那么明显,因为很多旧水票在用,得等客户用完才能买有钱收进。这也是,为什么两张卡不够,还会找他姐拿两万原因,前面写过。其实是,我们两张,是前后办理。他的,是在水站初期,我的,则是在后期,已经用他们的钱交了转让金。之所以还会再拿,指开通银行那笔钱,应该就是维持工作生活正常开支了。几乎每天必交的水钱,还有吃住各方面,手上不备有些钱怎么运转得了,有个什么事还没法支援呢。这个手续费高,每期得两百左右,就是如此才给银行送了那么多自己的钱。他的是足足还了那么多期,我的是到后头存起来了些,提前一次还清剩下一万欠额,就免掉了那十期手续费。这个是可以的,银行里面的借用规则,只是有的又会收取一定违约金,如“浦发银行”就是了3%,也不多几百块可接受。这债务,一直还到我走的那年,最后才还清,否则我不可能背着债务回去,自己又怎有能力偿还。何况,这是我们两人共有用于生活,于情于理也必须用工作赚来的钱还齐,不可能让我再额外想法子凑理。虽然银行合算,但还是得感激,如果不是有了这方面功能,我们到哪能拿那么多钱开店呢?而又有几个会像我们这样,身无分文一点本钱都拿不出全部得凑借!由此也就导致后续困难性,等到你把本钱收回,得多久才赚钱呢?好几万呀,是那么容易收回的么!正是应了那个,没钱,怎么赚钱?到处借钱做本钱,然后又拼命的还钱,非良性循环的事情。如果是有钱人,一下能拿出好几本,那边经营着就不停财源滚入了,直接可以充进自己银行卡户上。可能也就是我们如此差劲吧,天底下的人都阔绰,轻易就能掏出钱来做生意。

  

  关于水站情况,两种水,一种是“丈八龙泉”。这在最早,应该是个牌子,当地非常有名,可信度声誉之高。当然,后期,到我们那个时候,早就败落了,是被人家“涟漪”给压了下去。“涟漪”刚开时,价钱卖的是特别的低,五六块起步。毕竟打市场嘛,与老牌子名气竞争不过,就只能打“价格战”,这是唯一最快捷拉拢顾客的方法。“丈八”那时,应该是卖的十二块,可以想象,客户会挑选哪个,哪怕那个再好,人们出于省钱,也会最多考虑后者吧。别人压价,也只得压了,当时压了多少不得而知,只知我们接手时是八块。那个时时期“涟漪”已经卖上了十二,而且还占据了西安最大的饮用水市场,整个省份来说已经成了最有实力与名气的牌子公司。“涟漪”在西安来说就是个大品牌,在广东或其他未必,一个地方各有一个产业牌子不能等比。从这可看出的什么?见证着一个成功掘起一个失败倒下!我不知道“丈八”是怎么经营的,原本好好一个牌子公司,怎么会最后落得与人竞争不过,更是走的下坡路生意越来越少。听闻送水老师傅,十年前的时候,每天几个人送忙不过来,厂里一天几次派车运水,出水量过百甚至达千。现在呢?一冬天一星期一车水,夏天可能两三天。

  

  我们另一个牌子,基本天天一车,冬天隔个一两天。别人可以从刚入行慢慢做起,你却是从行业老大憬慢退出,这里面难道没有根源吗?市场竞争,是再正常不过,只要经营合理,懂得分析与完善,没理由会倒退,被后来爬头上。当然,这里面,还真是有得可讲,他们那个桶啊,脏破旧得不行,我们差不多每回都有漏桶返回,让给补水。有时候某桶漏了,当时发现不了,然后满屋子都是水,你又找不出压在哪。真是把人给气坏,整天拿着扫把扫水,还把地弄湿又脏不好走。另一个牌子就不会了,极其少现象,他们那没有就是奇迹。如此,自然常遭客户投诉了,提供东西就不好,质量也不行,里面常有杂质漂浮物之类。这种桶也差水也不好,自然不会被挑选,这是其一。人家“涟漪”的桶都是又新又好,一眼看着就舒服,且水也确实好喝,我们拿回来尝过。这样说吧,如果先喝了自家,再喝他们的,没多大感觉。如果喝了他家,再喝自家,那个难受,这么难喝,自己怎么喝的!这就是,喝惯了差水,再喝好水,口感是不会明显。喝惯好水,再喝差水,那效果差远,一下就能感觉出。当然,真正最好应该不是他们,而是一个更大品牌,我们往常接触就多了——“娃哈哈”,营养快线,最好喝,经常喝。那个才真正高级,桶外头都套个塑料袋,保护外表干净不会变脏。价钱自也高,矿15纯13,但人家不用推销,会有人找上门来,也愿掏得起,确实物有所值。据闻,那水喝起,甜甜的,像刚从高山采出清泉。也拿来喝过,不是感觉很特别,应该是要好喝多了。还有一个,“农夫山泉”,那是更上一层了,世界性知名呢。一大桶,25元,没喝过,看着是高级包装。这些,我们也有渠道可拿,是指,有个别客户指订,能从其他地方要货。大家做同行,相互都有了解,也都能拿到货源。他们那些牌子的桶自然是保证,这方面就加分可以提升人气了。

 

  其二,对我们来说最头痛烦人,送水不及时,整天要催促来去。我们能容忍等待,客户就未必了,发起火来直接找你头上,你解释厂子因素还是你自己水站的事。所以说,做这个“终端服务”是最受罪,也就是“直接”与客户从事交易链条,有问题最先找到,即使明明是厂里生产问题,他们可以有诸多说辞,不需面对消费者的质疑与批判。我们是分分钟可以被人骂得狗血淋头,而且你还没得还口,要赚钱呀,顾客是上帝,还能得罪不可!而他们,大概也是仗着这种心理,才可以如此那么不重视一再敷衍塞责我们。我相信,很多做过生意的朋友,肯定也是深有感触,货品质量不过关,顾客来找,我们得那个谦逊谨慎低头认错保证让满意才能走。然后这边,我们找厂子要说法去,想着发泄那一肚子受了顾客的气,人家是一脸漠视,因为你已经与之达成了交易,或者说有些货卖开了还真得从那拿,你就没说话理论的优势与底气了。得罪了还不给发货,再去重新寻找,对于商家来说也不是那么轻巧的事,要考虑市场是否能开,又还有成本价钱等问题,诸多因素是不能不考虑。客户重找卖家是易事,我们再拓货源却不轻巧,种种决定了这个“终端”不好做,既受上面排压还得受下面欺压,哪个都是在你头上去,你无法大声大气。尤其管我们的区域经理,叫李凯,就不是坐领导的位置,去协调工作中产生种种,说什么都跟白搭般,从来不会正视治理,反映多少遍也没用。最初是他们来收票,还总说自己忙得很,得三天两头的跑。心想,水厂做成这样,顾客都快要走完了,不知还有啥可忙。我们有事找他,更从来就是帮不上,真不知都在做着些什么。而后来,他也离职了,想也是看到厂子不景气,倒下是迟早的事。不如早走人,给自己多份打算,确实也是个不错做法。有个李维的调度经理,态度还是所有人中较好的,至少我们说了会去处理,虽然速度效率仍然跟不上,却代表注重把客户放心里,而不是完全的置若罔闻。说来,有时我还很不好意思,电话接起一大堆抱怨数落,对方一直听着不作声,让我都不好意思。直到话声下落,才跟着说,说完了吧,该到我说说了。不会与你辩驳激动,而只是倾听之后再发言,体现着一个人的涵养与包容。从这来说,我是差远了,没法与之比,需要借鉴与学习。

  

  鉴于此,送水不及时,又削减了客户心目中地位,下降得更加快了。后期状况最严重,经常当天来不了到第二天,有时候电话都投诉多少回,把人都弄心急抓狂无计可施。其三就是,公司管理也乱七八糟,找区域经理,调度经理,反映个问题没人受理,还不知找谁。总之我们是最烦与他们交道了,如同不重视生产状况,也是不把我们加盟商与客户放眼里。不过也是,厂子做成这样,都快要倒闭了,勉强给撑着罢。后面经理也辞职不做,而他们水也没法生产,后来是交给另一家灌别牌子的水,已经没有了运营能力,关门是迟早的事了。只是外面水票之多,真要退款数额之大,只得苦苦支撑罢。这些,只有我们内部人士知道,那些客户还以为喝的什么水,当然也是矿能保证,只是牌子换了。

  

  我曾经无意中与经理提过,意指,为什么不更换新桶?弄得那么脏客户没了,还老向我们反映,你们厂里又不管。对方解释了一下,大概是,并非公司问题,主要水源出状况,又是与当地最的拆迁有关。听闻,那里可能要拆,重换水源,就是非常麻烦的地方了。对方说,重打一个井,得过百万,这资金费用也太大了,非轻易考虑转变的事情。那么,公司出于自身考虑,就不敢多投入资本去改善了。万一钱下去,那边拆了,可能就得关,那岂非是白费了钱财力气。便就只能拖着,任由糟糕下去,不敢冒险的付出。可这个拆迁,喊了几年也没折,就相当于把人给拖死,到底折还是不拆,影响到公司投资与运行。听来,好像就是这样,慢慢给拖垮了下来。当然,具体肯定还有很多事项,不可能对我们这些外人详尽告知。只是想想,当地政策的变动,也确实是会对企业家造成很大的影响。有时候也是看运气,碰上有利于举步高升,不利可能就得倒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