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75:过尽千帆皆不是
75:过尽千帆皆不是



更新日期:2016-04-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做这个牌子,是不赚钱的,厂里卖票,只给你返两块五,除去工人一块五,一块算什么钱?谁稀罕,不够路费!不止如此,厂里还不给发现钱,只发水票,这和商场上变相迫卖有何差别?他们倒是想得美,自己不用掏钱,给人一堆水票,不用几个本钱。而那些票,我们用来干嘛,卖又卖不出去, 大多数是从厂里或其他途径拿,不一定是在我们这。我们是认票,公司统一颁发,必须得送。可在合同里,明明写着是返“服务费”,那还能让他们自己强加成是票不是钱?又进一步验证了,我们生存不易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些“黑心”公司,多么无良欺压压迫。仗着自己是个大公司有地位,就可以胡作非为呼风唤雨,把原本的规则全部变成为自己想怎样就怎样,哪怕是无理也必须得让人遵循。当我们提出异议时,别人是怎么说?——我们公司一直都是这样的,所有加盟水站也是如此!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否那么乖巧听话,但不管怎样,公司这种做法就不对,完全的是不合理,也违背合同的准则。当然,你可能为了这个事,去和他们打官司吗?人家有的是时间,而你,得经营水站忙活得不行,还能抽出空来,为这点破事跟他们耗上多久!可能他们就是知道这个,才能为所欲为毫无顾忌,知道我们闹不起只能妥协接受。何况,既然人家是个大公司大人物,还会背后不有点后台人手关系之类,还能怕你这么一点小事会应付不来。这年头,没权没势能嚣张霸道得起来么!有的就是借着“保住伞”,才那么狂妄自大无法无天。总之,这家公司,就是劣质斑斑,臭名远扬,没诚信,没信用,不谦逊,不敬业,是我所见过没有这么差劲糟糕了,难怪做成这个样子真是应该!最烦的就是他们公司里人,若非是为了这个生计,才不想与那些如此之没品质层次的人沾上关系。

  

  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准备合同期满一年就不做了,到时一块把钱拿回,如此原本是月取没有去拿,就堆到最后再领钱不要那些废票。自然,你能计算,厂里比你算计得更好!如同工人离职,工厂最爱在工资上刁难,他们也是,不给钱,居然说还只给票。有病,别人都不做了,还拿你那一堆烂票吃去呀!留着给自己上厕所好了,对于如此之不是人的人,就想骂粗口揍打一顿。总之为那事,闹腾了好长时间,最后得无奈妥协,退步接受厂方协议。调解的结果是:服务费单桶多加1元,也就是三块五,与我们另种水相比利润还是差远了,但终归还是好些,哪怕是不指望能出多少水。以后每月都是返钱,此前一年服务费也都以现金形式补给,包括此中退桶,除了经营期间所压,都将不再归我们理,也就是不用替前面老板倒贴承担了,那是有所减轻了些负担。听着是好事,但还加了一个,所有空桶重新交压金,一万呢。那相当于怎样?此前那些桶,早在前面哪任老板就已经交过了,我们后面接手就不需再管这问题,而在我们之前接的也没听谁有这说法。凭什么,到了我们这里,要我们去掏?再简单不过事情了,就是有意为难刻意刁难,极端“可恶”的人类!看我们拿钱了,哪有这么轻松的事情,不给你弄点麻烦事出来,让你那么轻易就捞到手。说是不做可以退回,但如果我们只是转让,那就永远拿不了!

  

  他的话说,我可以拿出压金条,另外加一万上去,即让别人再多给那样。但事实我们谈价钱时,你是没法分开来讲的,也就是,你那个数是要多要少,都没法是拿回了自己那一笔钱,只能说转这个水站一共收了多少!也是因此,我才那么决心把它去掉,就算我是亏,不做这个,不赚钱了,也要拿回属于自己的钱!怎么允许辛辛苦苦一年赚来血汗钱融入他人手里,尤其是这对厂里更有好处,那条子可能在转让过程中丢掉,没人再拿去找他们追还,那他们就又省下一万,是贪了我们一万块。事实上就是如此,前面最初那个交压金的,没有把条子转给任何一位,或者说到哪里就丢失不再传下去,我们谁也无法拿那个条子,去问厂子要钱,最合算最赚的,不就是他们吗?看,他们打的如意算盘,算得多精明!这才是,他们的真正想法,全部是服务于自己利益,完全忽略他人的正当权益。够“黑心”吧,自己鼓胀够大了,还不停地榨取弱小,恨不能全削干剜尽,一点骨头也掏出来啃掉不留。从这家公司里,那么明显代表性的映衬着那些企业,就是这么样的做法,专黑那些部下工人的钱。就是因为大集体,个人没法与之对抗,专门欺善强压弱肉强食。当他回来说这事时,我自是一肚子火气,太便宜人了咽不下这口气。可他说,实在没办法,人家厂里就是逼你,你不答应钱都没有给。我们要工作上班,就只有他一个人送水,哪有时间整天往厂子跑,和他们辩论纠缠不停。他们就是知道你耽搁不起,有意和你打“时间战”耗着呢,极端卑鄙自私与无良!一年原本就一万多点,再扣压掉一万还有多少。原本打算着,拿钱还清信用卡又成泡影了。

 

  说说后面,我去公司取钱时场景,碰到其他加盟商,看到人家也是发的现钱,没有说是对我们额外,而我们,却是经过这么多波折,大闹腾交涉了一番,才是改为现金。那么,这里面,难道吃亏的,只是我们?除非就是从他身上着手了,如前面所言,经理说告诉过他,他没听懂不清楚,是没放于心,当时就签字了,人家默认你是接受了条件,返票不返钱,再找理论,就可不认了。至于其他水站,有可能就不接受,当时就和厂子交涉,甚至提出不那样就不做了,迫使厂里去妥协,早就走上了正轨,发放的是现钱。有一回,我和某家同时走出,就有所问了一下,你们一直都是发钱啊!对方说,当然了!再其他,就没法多问了,大家也不熟悉。我是不知道情况,是他先接下水站,我再回来帮忙。但从前面对方那么多的工作态度与作为,也是不难看出,水站出现这些情况,不无是会有自身因素。不过,厂里确实给我们例外3块5,其他人都是3元,签合同时他看得到。只因,我们说不做时,厂里有点急了吧,他们自己花钱雇人就得两块一桶,再加房租铺位,是比放我们这亏多了。现在知道着紧,此前不善待,逼得人没法合作而离弃。如此,就是一下说了加1元,到签字时看到不是,对象自不同意了,不按之前所说就不签,对方乖乖又得重新打印,便出现了这样的情景。他们把厂子做得那么烂,想也是赚不了什么钱了。怪谁?怪自己,不会好好经营,好好的牌子都败坏了。

  

  那些就不去说了,反正也过去了,而现在步上平稳就算是了。做了一年之后,我们还是把牌子给去掉了,除了拿回一万块,重要是,那厂子太多事,好不容易熬完合同期,不想再签下又不知产生什么问题。对于一家连基本的“诚信”都不具备的公司,是没有什么还会值得人去考虑跟其合作,这样的公司也根本就不可能会有发展。原本也是苟喘残吁的耗着,不定哪天就消失了不准,我们还是早走人的为好。当然重要是,我刚好也要离开回去了,我不在那,他还能料理得来,必须得去掉,是为他着想,才可做得下。那时每月的钱都领了,也就剩下最后一个月,让他自己去取。还有桶压金,一年后才能给回,是指,如果一年内有人退桶,是我们经营时所压,就从里面扣除,是这个,对于他们的保险起见。而此前,多少退桶,前面人压的,还不是我们自己给退,没人能帮我们掏,人家就能想得周到,是强过你自然能包管。当然,我们更无计可施了,钱在人家手里,不给,还能强抢不可,只能慢慢等了。谁叫你弱小呢,强大就说什么都是理,容不得你不遵循。

  

  在此中,发生过一件,尤其刻骨铭心的事情!有位女客户,拿个桶过来退,条子是空白的。她说是时隔之久,掉色了,可我是,真的一点字迹都看不到,完全是空白一片。这样的条,你会退吗?站在老板立场上,肯定是不会!他们有他们说辞,可我们得真凭实据呀,是最好证实。没有,是没法听一面之辞,谁都是为自己说话,外人是没法分辨。不过,不能否认,我当时的处理不妥,是指与客户沟通时,可能就是想着,怕不承认不好说。赔钱的事谁都不乐意,哪怕自己出错也不愿意,这样子例子碰多是了。由此便形成一种错误思维,要使点性子发作起来震慑到那样,语气就没那么友善了,以至和客户当面争吵了起来。其实那女人,应该是个教育文化知识分子,就很好说话道理能讲通的。如果我好好跟人说就好了,对方也一定会理解与接受,不会跟着也激动辩解越加糟糕复杂。总之事后后悔莫及,又是夹杂意气用事惹的祸!对方是被我给激怒了,拿着桶在门口直敲,那几近抓狂样子让我都有点害怕了。其实那应不是她的水准反映,是指原本一个谦逊温和素质的老人,就因我的言语给撩动了情绪。也如152章《我宁愿相信你的欺骗》与真爱人物最后一次交流,我也是把他的情绪全部给煽动了,让那么一个沉稳从容修心养性的男人也跟着波动急躁起来。我就是有那样的能耐,不仅可以很好的打动人,也能很好的激愤人,正面与反面,话语都是特别的有力,重重敲打在人心坎里无从躲避。我那时就说,拿着空条子让别人退桶,还有一些可能暗指,贪心贪小便宜。有意说大声,是让周围人听到,证明非自己无理。那话可能是伤到老人家了,是品性人格的侮辱,否认了她为人与人品。对方五六十岁模样,城里有钱穿着整齐人家,不显苍老。她原本就不缺钱的,并不在乎那五十元,家里孩子都事业家庭生活安稳,不可能会为这点钱有意跑来折腾。

  

  不能不承认,有时候我们也会是自私的,指某些自己能知道是店里条子,但会拿标准不够而推掉,比如没盖水站章子,尽管看得到员工之名,是属于我们这。或许可以这样说吧,我们巴不得客户条都丢了,材料不齐全退不了,你问我为什么这样做?那不是我们压出,是前任老板,我们是贴钱,能大方吗?要是自己压的,肯定立刻就掏钱。而且,还有一个是,客户,只是损失50块,再差劲人家也承担得起,我们,是得担当多少,几百几千。我们的状况怎样,欠着一大笔债,还要再去倒贴这么多,他们就当是无形中好心帮分担一点,于他们并不会构成多大影响不是吗?而倘若全部压我们这,就是个巨大数目难以填补了。虽然,他们是不知道,就算知,也不会那么好心为人着想,毕竟丢钱不管多少总是难以舒服。曾听留下那个送水师傅说过,之前老板,白条都退,就不是正规收据,我们是不认的,随便自己找张纸也能当上了。他那意思,无疑于是有点暗指,我们这么坏心,至少是没人家老板厚道,全部给认。可他怎么不看看,此前那么多老板,有哪个,会有我们经济如此差劲,全部银行借来本钱,月月还债几年未清,生活更苦成这般,没有过安稳平静?他们能好心得了,我们是好心不起,自己都要顾不来了,有个病人浑身是病痛,都没条件能力去治理,一拖再拖。从这来说,我们的“私心”也不是说不过去的,毕竟人总得自保了才能大方和乐施,我要是开大公司多少家产,我送给他们都没事了。所以那女人没字的条子,是更加不会想到去退了,少退于我们是有益,站在穷苦的份上不能不自私。当然,对于她,我还是抱歉,是指,无意中言语给别人心灵难受,留下了伤害。对方就是回去越想越难受,越想越不甘心,结果,打电话投诉厂里去了。其实,在场时也说过,我那时表现出来是,投就投呗,这事情厂里也占不到理,就毫不畏惧的样子。最重要是,我知道他们公司那些人的德性,会有多热心于这些事情,原本就是懒散没人品。

  

  如果按平常来说,投诉到厂子,也不会多大问题,并不会造成一件从未有过的大事。为什么?我说过,我就是特“倒霉”的人嘛,专中招中彩。那天那么巧,老板就刚好在旁边,还接着了电话,女人语气定是气呼呼,狠狠给指责批评发泄了一番,我可以预想是这样,才让他们重视了这事。坏就坏在,老板听到了,一般人也是不会有多反应,无非也就是安抚一下,两头平衡,不会偏向于哪一方。然后,老板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向对方道个歉,这样别人心情好了就没事之类,反正大意是这些了。要是换一般情况下,应该也就接受,低个头认个错也没什么,但问题是,从他们这家厂子说出,就很成问题让你妥协不了。原因就是在于,他们以往的工作态度,对待水站一样不尊重挫伤人,我们反映问题他们就没人理会。如今难免便会想了,这是我们跟客户之间的协调,你说怎样就怎样,护着他们,我们出事找你们时,你又是怎样对待呢?推来推去,没一个人正视!凭什么,哦,你要我认错就认错,那你们自己错了呢?怎么不会检讨一下,更有何资格要求别人!就是有了这口气,是不愿对公司低头,并非是不肯对客户。自然的,我态度语气就不多谦逊了,是应付式很勉强的答应了吧。其实私底下,心里压根没那意愿,这后也便忘了。再一次电话,问打了没有,我就表示出自己情绪了,可能反驳了下,凭什么,又没有错,反而是。之类的,语气不友善了,甚至带着点傲气,就是不尊重人,说完都不顾那边反应,直接挂电话了。我后来才知道,那是老板,我此前并不知的。因为那个座机前台,从来就不可能会有老板在那用来通话,可能一年都“不会”有的事情又给我撞上了!我就最晦气霉运,多糟糕的都能碰中。那么可想而知,作为老板,员工用那么傲慢无礼态度对待,现在不是涉及我和客户之间问题了,而是我的做法,直接挑战了他作为一个老板的身份与地位,代表着藐视与不敬!可以想象,那还得了,得罪了老板,还能有你好受。我也真是,到哪都把搞得乌烟瘴气,在人间走过也是翻天覆地。

  

  后面,坏消息即刻传来,老板亲自吩咐物流,不许给我们送水。起初,我不清楚内情,问了好多人怎么回事,都没人告诉,后来知道,是这样的情况。这下就完蛋了,招惹上了个最重要厉害人物。第一感觉就是,倒霉透顶了,居然会碰上了他。老天就专折腾我是吧,总是弄那么多的事让人身心交瘁。厂方告知,必须得向当事人认错,得到原谅许可,反馈回来才放行。如此,是逼得你不得不低头了,再多倔强高傲固执,也只能妥协在生存面前。打电话,自然,劈头盖脸先骂了一顿,再不反驳了,免得又扩大事端。然后是和对方解释,这种情况怎么会有发生,以为我们好做呀,你找厂子能说到理,我们找他们没人给说话,所以才有所下意识的抗拒了。还说,你是运气好,碰到老板,平常他们都淡漠得很,才不会多管。对方当时说了一句,他们要是不理就怎样,有个儿子在报社呢,到时让写出披露之类,听着还颇有声势。又得罪了个厉害人物,高层人员,哪里都有人手,家里就有职权能力。应了前面所写,我们失窃报警无人重视,央视记者丢自行车,报道出来后赶紧受理,真得有点人际才行,她这个也差不多吧。对方就说了,只是咽不下这口气,我要好好跟她说也便没事,偏偏讲话把人给刺激气坏。自然,把这情况说了,要她和厂里招呼才能送水。一听这个,可能更觉得,是出于自个利益才低头吧,不是诚心诚恳认错,无形中加重了不好接受。总之说着,对方先挂电话了,没有给一个明确答案,到底怎样让人忧虑。于是,我不得不又拉下了颜面来,给对方发了一条信息如下

  

  你好!这事确实是我当时处理不妥胀气性子急惹的祸但有些话确实无心之过对你造成心灵伤害真诚的道歉盼谅解!也希望你能体谅下你还有处投诉我们却是无门呢做点小生意多难生存多艰辛很多时候都是环境逼得人变了样世道畸形,你也是明事理文化知识之人,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对吧谁都会有犯错之时我要真是泼妇类型也说不出这些话一个被生活逼得要发疯抓狂可怜可恨也可悲的女人都是命无可怪…好不说了至此怎么理解在你心世上太多不幸怎言语了清……

  

  从这可以看出,我确实是很憋屈勉强的,积压着一口气难言,并非对她对这个事,而是对生活。当我想到,如果身边人能让我安稳,我又怎么会为了这些如此的低声下气还要去求人般!想想,要不是因了他,我怎么会遭受这么多的忍气吞声!自己原本没有错,就算是过失的错吧,还要这样拉低头颅厚着脸皮跪求别人般,那是有多伤我自尊与颜容的事情!更离谱是,他也知道这事,自然跟说了,知道要认错才行。第一次,我是做出,誓不退让的态度。第二回电话,是水站不来水之后,才不得不更改而忍让。可这个男人,知道我打电话之后是怎么说反映的?他说,“还说不会认错”,要么就是“不是说不会打电话么”,还要在你已经丢失了的尊严上再“羞耻”你一番!居然会有这样的人,身边爱人已经为了水站,为了工作也是为了生活,迫不得已向对方低头了,心理已经够难受了。他好像是个“置身事外”者,这些跟他无关,甚至是在看戏般,还有嘻笑得出来。先不论谁对谁错问题,这边人是和你站一边,是自己人,肯定是帮着护着是吧。就算没有,也不会在自家人身上雪上加霜落井下石!可他就是这样,原本已经是丢脸了的事情,他还要让你再丢一回,就像他自己在看别人出丑一样,还以此为乐。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真不能想象,那个就是睡在你旁边,如此淡然无情的反应。那件事,也让我太“失望心冷”了!你什么都为别人着想,而别人却一再戳伤你的痛处。不是齐心协力同舟共济,而是相互打压失生活勇气。如果说那话真是他无心之说,并没有带着什么含义,可曾想到会带给人多大的误导与负面?至少他当时那说法与语气,让我感受到的就是这样,没有说与你并肩作战,而是在旁看你浮沉捞着乐趣般。他说话做事,有没想过别人的感受!

  

  那位老板,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听闻是姓任。其实我很想反驳他的,在那里没法说在这里道出:你们有资格,要求别人怎样做吗?就你们把好好一家公司经营成那样,还去教导加盟商怎么努力用心,怎么不自己以身作则示范一下给大家看呢?平常对待水站的事都一脸漠然,态度那么的嚣张无理,还教导我们怎么对客户礼让和蔼友善!就你们那副“德行”,你还不配来对我们指训!尤其是你做老板的了,懂得谦逊聆听是吧,怎么不先教好一下你们自己的员工,让他们别那么傲慢目中无人?自家公司的人都没管好管不好,还显得自己多有带头作用了,否则他们就不可能是这样的脸孔!难怪那么有名的一家公司越做越垮,全部养着这么一群人不倒闭才怪!正是对应了的个人能力,一个一个只会张口叫嚣没有一点实际能耐,否则就不可能把公司经营成这般状况了。连基本的“诚信”都没有,还想怎么在商界中立足求荣生存发展。还说什么上市?就这破公司,谁稀罕。还嫌丢人不够大,再多张扬一下。还有你,我就是不对你尊重咋了,因为,你——不——配!!不配当一个老板,那么黑心无良的榨取员工,连基本的商家品德与仁义良心都丢失。教导他人?先教导下自己吧,该怎么样的为“人”,不要只是披着副人皮,实则不知是颗什么心。又是如“聚成”那一帮高管,统统的冷血心肠麻木不仁!真的越是见证着权势金钱堆里的面孔,踩着他人脊梁饮着他人血泪不断往上爬,才积来那一身虚假光环与荣誉,揭开底下不知有多少虚假丑陋肮脏与罪恶!打心底里瞧不起这一类人,喊着多么高昂的口号实则是早在那混沌腐坏堕落,再也没有了生命本义的所在。

  

  在此之前,也是遭遇过一件类似事情,是客户反馈回来不良信息。师傅送水,水桶自己炸开,弄得满地是水。师傅自然给换,并拿回了坏桶,是破裂得很厉害,让人难以有所相信,但对方说得特别逼真,且一直坚持你也没法不承认。其实就是这颗心柔软,有理也不会去和人争理,别人怎样说就听从了。我打电话给厂子反映,这是质量问题,肯定是他们报废,不可能让我们掏钱,承担这个损失。前台听了,说就不可能,一味的否认。我被人一说,也有所动摇,没法坚持,会有所附和那样讲,我也觉得,这没多大可能,可客户却不断在强调。意思是,他这样说,我也没法,推翻不了。对方就说,听着是挺强势语气,不能说客户讲怎样就怎样,意思你要有自己立场态度了,怎能轻易就听信?其实为什么呢,就因一份善良,做不到一味出于自己利益,就坚决的去否定他人。何况,那也只是我们单方说辞,事实大家都是无法验证的真相,因为没在事发地亲自看到,谁都不能绝对性下对错是非结论。他们只是“想当然”地认为自己是对,说来就是一种维护自己的态度,在消费者问题上是再普遍不过事情,谁也不愿承担此中费用损失。

  

  我给客户打电话,说厂里不承认,我们也没法,对方便说,自己特意拍了照,把照片传给我作为证实。其实,无非也是爆了之后的现象,能看到水和桶在地面上,因为你也不可能把发生场景刚好录下,那是不可能没法预知的事。我把图片传给厂里,他们就是如此反驳,那也不能证明什么,只是看到水桶破了,怎么破的实际还是不清,意指有可能摔破,再故意照相,造成虚假场景,以此为自己开脱,让厂里承担责任。我听了,真的觉得,是对客户人格信用一种极其的玷污与侮辱!他们这种说法,根本就是说不过去,所有消费者维权,肯定是产品出问题后才找去。没人有那本事能力,我知道它就要坏了,提前准备好相机拍摄,刚好把那个坏的过程记录下,好作证实材料与商家交涉。这显然根本就是不可能,他们却如此的为难客户,明显的就是推卸责任不想担当。想想,有谁会有那么多的心思,没有那样的事,还要那么大费周章,拍照伪造现场。站在常理上,就没人会是那样的做法,排除多么“黑暗”心理的人才可做到,那基本是说不通行不过去。别人也不缺这几十元,用得着为逃脱,还让那么辛苦费力。就只有他们公司里的“人心”那么的黑,才会把别人也想象得如此之卑鄙无耻,也除了他们这家大公司能做得到,我相信也没几个会有这样的“鉴别”能力了。到最后,我也不想再为这点小事交涉过不停了,大不了我们承担客户损失,50元我们赔得起,不会做人昧“良心”到那份上,他们还真能理直气壮心安理得!此事就此不了了之,始终给客户是给我们讨不到说法。从这就足以反映出,这家公司的精神面貌是怎样,抠门吝啬小气无情无义无理到什么份上。还好意思批判别人,真是天大的笑话,掌嘴打自己的嘴巴。我还是第一次碰,如此“人中龙凤”的公司,真是人生的又一大“奇迹”了!

  

  记得,在最后解除合同时,时间到了让公司来拉桶,对方作为厂里交涉人物了,电话表示,把桶放我们那不行吗?我当即一句反驳她:你觉得可能吗?我们不做你的水了,免费提供场所给你们存放!意思是,天下,有那么便宜利益的事情。我没有一点退让余地,是对于他们这种,本身就“黑心”更无心不会为他人着想一下的公司,我需要对他们有情义可讲?此前是出于合作,有的话怕说得太强硬,影响彼此关系不得不顾忌。现在,不给你们做了,彻底摆脱,还受你们的压迫忍气不可!当时应是催促得比较急,就是让立刻尽快拉走,别占我们地方,摆放空间最大了,清掉。另个牌子的水,大把地方不愁,再也不用来水时移来移去。何况,我们还是交房租的呢,凭什么还让他占着又不交钱,尤其是对于这种无情无义之人就不能讲“仁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再好不过,让他们也体会一下,求人办事的难耐,还有不被重视的感受滋味!想想我们此前,每次有事找他们,何曾给过我们好脸色与态度,如今还想我们款待笑脸相对?门都没!我就算有多余赠给他人,也不会留给你们。这就是,做人做太过了,如果不是他们过分在先,我们也不会那么不讲人情味。我后面跟对象学时,他也是这样说,放,可以,一桶水一块钱。爱放不放,我们还不稀罕,那破水摆着就影响雅观。后来对方说,在找地方呢,先缓过这几天。我们也没紧逼,不会咄咄逼人到那份上。其实如果你理解别人,别人也会理解你,相互的。而当你逼人死路时,别人也不会给你让路,换来还是自己的损害。过几天就拉走了,水站是一下空间大多宽敞明亮了,再也不与他们那些人打交道了,天空都开阔了终于甩掉了这家令人讨厌的公司。

  

  他们公司地址是在,西安市高新区丈八北路1号“陕西宾馆”旁边“丈八龙泉天然矿泉”,是我今生所遭遇,生命最后一个欺诈压迫最“黑心无良”的公司!我要把他们写出来,又是作为一份爱的经过,是在苦难不幸生命重重践踏而过留下伤痕。他们不会知道吧,那背后是有多少的凄凉沧桑,那个女孩一身病痛苦苦撑着不能医治,他们却还要有意“贪恋霸占”着那一万元,可以等同于救命钱,以种种理由给克扣下。因为走开,那钱也不会属于我,再用不到自己身上了。不知道,如果老天看着,会给我洗清身上很多罪孽吧。至少是有他们,这些世人共同帮着属罪,应该来世不会受得太多而偿还。以后都不会有遇了,因为我在世间的路已经走完到尽头了,再也不会有人加于灾难、迫害与罪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