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64:过尽千帆皆不是
64:过尽千帆皆不是



更新日期:2016-04-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立刻坐上,赶往城镇的班车。下车,坐车直往派出所跑。相片不行,要到门口相馆重新拍摄。那个是要取条码吧,并非只是说其他地方拍摄问题。有的就这样了,以前在县城办理快证,非得用他们的相袋子装着才行。你不在那拍没关系,但要掏钱买那个标识。这说明什么?与机关部门是联手,有个官职关系就在外头开店,如此的赚取大量钱财。时下有多黑,哪里都是些利益关系。交了40元的补证费,照相又花了20多,再给了30元,让相馆人员取照帮寄上。火车来回三百,汽车来回两百多,加起是六七百。这个证可真是值钱,可堪称史上最贵的身份证了!

  

  那一次,我回到了自己的镇区,与家乡那么的近,可谓就是从家门口经过了,但是,我没有回去,看他们。除了确实时间紧急,就算有空闲多余,我也不可能踏进去。如果是你,你会去吗?面对这样的父母亲人,让你为了个证,从祖国的北方跑到南方,再淋一场大雨,焦急得赶不上车,这一路的挫伤,还会对这些人类留有感情!我是没那么伟大,无法去面对与原谅,让我承受那么多的委屈与辛酸。原本在外的生活就已经够苦难不幸了,这些亲人还要一再加重你的伤痛与无助!我是恨不能不要有任何关系,我哪怕就是宁愿去祈求别人也不要恳求他们,换来又一次更加巨大心灵的创伤与侮辱!所以我给别人掏钱,让他们帮取证,也不要他们来触碰,把我这一路辛苦又给玷污了。我再也不指望你们了,不要你们为我做任何了。这一次,我是彻底的“失望”了!再也不会寄予任何的希望,在这些无情的人类身上。事后,他们得知,有说,那么近,都不回家看看。可笑,自己是怎么对待那个孩子的,还会知道慰问关心么!连陌生人都不如。还想我去看他们,休想!今生今世,我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他们,再到真爱,再到孩子,再到这个男人,再到爱我的人,所有统统都不想见……

  

  补充一下,在第一次丢证时,大家都未有工作,身上几乎是没有钱,就全靠信用卡预借,但那次补不了那么快,我是有找姐开口借钱了。我也知道可能性不大,此前的那些作为,但也是无计可施了,那时真是走投无路,逼上梁山。当然,也如对家人,我也是赌一下姐妹情谊,毕竟过去了那么多年,往事都该会淡去,大家心头都不会留有疙瘩,一切早就解开了。然而不用说,一如对家人的赌输,这一次更加的失败!不借也就罢了,劈头盖脸把你狠狠给臭骂了一顿,无非就是那么没用整天就是找人要钱都不知是干什么的之类。我没有辩论也没争吵,她是不会知道,这个妹妹过的是什么生活,因为老天不让她得安宁,所以日子永远都不得平顺,全部是厄运与苦难。当然我也是没理由以此为自己开脱的,谁叫你偏要追求什么爱不爱,把生活逼到这样的份上。要是也像大家那样,尽盯着钱找个有钱人嫁了,又怎么会步入这样的境地!确实是自己过错,无可怪责他人不帮你。挂下电话,心里没有一点感伤,也做好了准备,有可能出现最糟一幕,只不过是验证了心里的揣测罢,没什么过不去。“自传”中所提,发表相片写文章,背后跟着是尖锐言语,极端挫伤打击的人,就是出自那个,亲姐姐口里。这就是这些家人,和他们一样恐怖可怕的面孔。这一家人真是有病的吧,一个一个变得如此之不正常。我有什么可怨责?正如我自己也是人不人鬼不鬼,在这个家历练的已经不再是人。这个家的毁灭也是应该,都是无情无义连老天都不眷顾。

  

  当然,事后想想,我姐的反映,也是可以理解的,还是与身边人有关。她们能不在想,我到底是,找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借钱大老远的借到娘家去!他这边没亲人吗?他怎么不找他们借,有何理由要我,向我的亲人拿钱!这原本就是不合理也说不过去,不是吗?任何一个作为亲人听了,只怕都无法容忍,并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对方,就没有尽到一个男人的责任,把女人照顾安顿好。我跟他回西安,让我过的就是这样的生活,要我多少年了不曾向他们开过口,却又如在北京的破例找亲人们借钱那样,以至换来一顿心灵的羞耻。说出去,谁更丢人?一个男人,连一个女人都养不起,还要她找女方家里那边要钱!哼,我想,全中国也只有我们能做到这份上了,可以如此的反人类定律。我姐不来气臭骂才怪,就算她是为这个妹妹的不中用,只怕更是想训斥对方所作所为。枉费后来我母亲,那时会问着身上有没有钱,说如果真的紧缺给寄过来。可能姐在她面前忍不住嘀咕这事了,肯定是气势汹汹带着斥责批判,说不知在那边过的什么生活,有对象了还到处借钱。然后就有点忧虑了,想着姐没给我拿钱,是否很紧迫需要,遇到什么困难。关于母亲这作为,我也不知怎样说。有时会有好,可有时又确让人费解。毕竟是孩子吧,总会有牵心。若在家也这样对待该多好,和爱情也是演变成为伤害。我自然是说不用了,就算是再困窘穷苦真过不下去,我也不可能会让母亲他们给我们送钱。如果那样,他这个男人,还有颜面再活下去吗?要那个本身也不好的家庭,那个有病的岳母,支援你来养女儿!真的不会说了,做人活到这头上也确实是不易,能够成为负面的“天下第一”。孩子跟了你,没给到钱也没让她过好,现在还要老人帮解决生活。只怕还有一点是男人的话,都无以面对没法生存了。我们那个家,还是天底下最糟的,都会为我们着想,一点指责都没有。他就是这样,帮人家把女儿养成这样,不仅让活着的日子没一刻安宁好过,更是把她身体越搞虚垮,步步推到死亡的路上。如同真爱,这两个男人,真的就能那么大义凛然站在这大地上,面对自己所造下的这一切!前者高贵身份有条件能照料好不能靠近,后者能靠近却是无能力照顾在一起也没用。老天就拿这两个姓周的男人如此的折磨我,一个在心灵上折磨了我一生世,一个又在生活上再折磨一生世。不管是活着或是死去,都要备受这种身心的折磨生生世世……

  

  曾听他说过的一个话,是在听了我那些亲人作为之后,不管是亲生还是旁生,他有说过一句,如果是他得了什么绝症大病之类,他姐卖房倾家荡产也会给他医治!我那时听了,还觉得挺打动与向往,觉得有如此之好的亲人,真的当之无愧矣。然而,当我看到现实中情形时,我却完全的不那样想了。如果他们真有他想得那么好,那么为什么,只是这么小的事情,当我们生活艰难到快要过不下去时,他不找这些姐或妹的伸手拿点钱,帮我们先度过初来乍到的难关,日后慢慢步上正轨稳定了,再慢慢还给他们。而要逼得我,拉下头皮脸庞,找那些原本就关系不好的姐妹去借?那就说明着,他们,没有那么好的兄妹关系,否则不可能会那么顾忌,都不好意思开口。也就如我们那些堂兄弟一样,平常关系之疏淡基本不往来,从来有事是不会往那作想,不管别人有多少的钱不会能是你的相助。亏他还在那口号喊得多么的大,把她们捧得如此之高,真不知挫伤的是谁,嘲笑着是谁人的面子。不知是真的不知还是装掩饰,撑起虚乏的面子实则背后的毫无力气。至少我在那经常生病,没看他们怎么有来照看过,当然大家也是忙活工作顾不来,何况很多事情他们也不会知,作为外人更是帮不上的忙。我只是在想,如果他们知道这背后的真实情况会怎看?他们也是他的亲人,我也算是亲人,可他们对我,又做到了什么!

  

  那天的旅程,我永远不会忘!真的就是时刻分秒的盯着时间看,那种焦急难耐盼着车开快一点,恨不能时间停了等等我在走。我怕回去没深圳的车次了,这么一个踌躇延误是耽搁多少时间。如果一开始就从车站直往镇里走,时间也不至于紧迫到那份上。又加之下雨加重行走困难性时间消耗得越多,这所有都在不断地考验着人的心理承受能力,真的就是箭在弦上一触即发那种,我从未试过一路坐车会如此“匆赶”的!心一直提到嗓子眼上,一刻都不得放松。直到回到县城总站并买好车票,如此才是安心。总算赶上了最后一趟班车,老天总不至于真的逼人到绝路。

  

  说说,在深圳逗留状况。其实这次回去,还是带有私心的,并非只是为办证,顺路还能看个网友,那自也是此前婚恋网站认识。一直都有悄悄地找寻着,始终不曾放弃,有合适还是会逃离。虽然我们和好,但伤痕伤害还在,感情已经不能完全的愈合,修补到原先的完整了。而且我也知道,他就不是能收住我心的,如同《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也是会让我越加摇晃迷离。前者是有爱,但肩膀太嫩,我靠不起。他却是,肩膀够有力,胸膛也宽厚,给得起依靠与踏实,可偏偏少了一样,没有那样的深爱,到最后还是一再伤害。而且之前那样的事,难保不会在西安再次重复上演,只要我对他有期待就肯定会让心冷失望。事实证明就是如此了,在西安又给予了那第四次平生最大伤害。那些是后话,慢慢写去。那么如此,我为何不在那最“糟糕”一幕来临之前,先给自己找个去处,至少不会又是进退无路,而也可避免开又带给自己人生更大的受罪折磨,更到时感情同样会遭受又一次的摧毁,我们是否还有能力去弥补。这些我都不能去赌和想象,我还是觉得重觅更保障些,而如今我可以多点时间去慢慢看和选。我是不能不给自己留后路,面对这么一个随时会伤到你给致命打击摧残的男人!

  

  对方就是在那认识,看过相片年轻小伙,还是当时拍下时间挨近,更能验证一个人的没多大变化。自然一见面,也如同《爱恨百般滋味随风飘》那样,顿时失望也是像变了一个人,这种变化比那里更恐怖了!那是半年后,这可能是一个星期的时间,人就可以完全变了样,你可以想象吗?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专门对我的考验,才会把他们变得面目全非。假如是原来那个人,就可接受,但现实中的不是,个子是有高,那种瘦小,甚至带着苍老。不会说,反正看不到,那种曾经让看好年轻的色彩。不知是不是与熬夜有关,他是开面包车在外拉客,最近就是找寻了一条新线路,载人到某市场是深夜时分,就这样熬了几天人就憔悴了。那岂非就成坏事了?当时还说好可能是为彼此未来努力,谁知那些未开始却提前给覆灭。过来前也有说好,坐车带去游玩,事实上也不可能,他那车相当于是被某老板包了,得随叫随到随时提供服务根本就走不开。当然见面找不着感觉也不会留恋,更找一个不喜欢的人陪伴走动。

  

  对方住所,居然就是在,我从中山过深圳找真爱遭拒,联系此前意外出差朋友,遭受对方身心侮辱的那条村。世事是否很可笑?事隔已久,我连那个地方在哪都忘了,却想不到会意外的归了回来。是否也是上天安排,要让我到这走一趟回忆!六年了,一切看着都变了,但整体的轮廓还是在,我一眼就那么明显熟悉看出来。这里的房子还是不曾改变,却是迎来又送走了多少居住的人群。我曾经也在这住过,而如今我又会在这呆上。算是一种追忆么?让我再次走一下经过,捡拾回曾经的心情与气息。

  

  看到门口有拉肠粉的,想到罗湖蛋糕店上班时,我们做的也是这个,我自己就会操作。那种味道我也喜欢,如今再次品尝,说不出的什么滋味。在那买了些米线,留着车上做午餐。北方那边,就没有南方这些,都是黑漆或其他粗粉,没有这种细的过桥米线。讨厌得很,找了多久所有商场逛遍都没有。还是自己家乡好,什么口味都是适合。可是又不能长期逗留,在一个不熟悉也无亲无依的地方同样是孤苦飘零。

  

  那个时候,南方的天气很热了,即使呆在屋子里,不吹风扇也是闷热难受得很。我过去后,对方买了台小小的挂型风扇,吹着不算多大的风,能带动空气流通缓解下。说明一下,这次,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不曾有背叛。因为这个人,就让你反感厌恶了,女人是不会再有任何念想。尤其是此前已经出过错给留下心理疙瘩,这次不可能还会再重复上演折腾自己。而他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当相互知道失望不能接受时,就当是朋友彼此探望那样,到深圳一游。过来也是让带花迎接,可惜出现面前不会是白马王子,是个灰头土脸俗不可耐。我总是爱抱那么幻想,结果到最后就总是要让自己跌倒挫伤。

  

  同一张床上,一人一张被子,分开,互不挨近。对方也不会有什么,因为大家态度都不冷不淡,只是应付交往着般。我是久久不能入睡,对方却很快入梦,发出,轻微的打鼾声。那一刻,我的心里是如此的极其之“讨厌厌恶”的感觉!因为没爱,对方那些你不喜欢的习性就会一点点都容忍不了。可是,西安那边,他打得越大声我越喜欢,一点厌倦反感都没有。也是因为爱,那些原本是否定的事物也会成了正面。我那时,还给对方悄悄发信息,问睡了没有。那是很深夜,我以为他早歇了,以他那种躺下就“呼呼”直响的人男人。谁知很意外,还没睡,说睡不着。最早前面所写事件,就是发生在这个时期里了。我回去才知道,他一个晚上醒来好几次,就是睡不安稳。他却不会知道,有个人在身边的踏实,才会让他那么好睡。可他从来没有珍惜过那个女孩,没有把她照顾呵护好,反而逼着她在外到处游离遭受更多风雨。而他,就算是想念,也从不会给我打过电话发信信息问一声,还是我主动才有回复。我不知道,这样的爱有什么用处,埋在心里别人不知道,就连行动,也没有一个有力的作为是去传递,能让人看见的证明。他以前不说,以后也不会有机会,也再不需要了。

  

  第二天,自己早起赶火车,不需要对方送。作为男人,更没那情义了,哪怕只是朋友。原本就是走错,这样也好最干脆。幸好这次带的东西不多,没有像《爱恨百般滋味随风飘》的荒唐,又把所有的行李都给寄过去,弄得又大包小包给扛回来。可能就是吸取了那次的经验教训吧,知道给自己保留条后退,不至难以全身而退。虽然如此,还是装了一个小行李包,多少是带了些多余想着留下。当时是那样安排的,先去见到人看怎样,可以再回去收拾走人。免却第二次带的多,这一回还是装了一些,以至也显得累赘笨重。在西安下车,对方出来接应。是我打电话要求,他其实上着班就不好走开。我的语气非常之坚决:“一定”要出来,不管任何理由!并不是说要帮提东西,我自己完全可以做得来。也如前一个故事那样吧,那边摔倒受伤了,虽然并没有实际的什么,但心里跌落失落了。我希望回来,也能看到有个人在等待,帮我驱散那一身的疲惫与尘埃。这种心情,他是不能体会,我也没法告诉。还好,最终还是来了,虽然有所牵强的。见面,接过手中袋子。我要的就是这样,有个人什么都帮扛着,不要我一个人背负。出站,有人肩膀扛一袋东西,可能遮住视线,差点碰到了我。对方没躲避,有点像怪我,没看清楚的样子。他一听来气了,当即就想揍那人。我自是拉住了,说着,人家也是不小心。行了,这么小的事情,别跟人过不去。其实我很喜欢他这样,代表对爱人的怜惜与保护,不让别人欺负哪怕只是小小碰撞,也会让他来气不平。只是,为什么,自己又偏偏要做,那个伤害我最大的人呢?!

  

  回到租房,第一次有种,如此温暖踏实的感觉,可以停靠收留,哪怕只是小小,也能给到那份家的眷恋。只要有他在,不管到哪,都是我们的家。我想这一次,我是彻底的收回我的心了。这意外的一次碰壁,反而把我的心向他更加的靠拢了。我不想再看了,也不愿再找了,太累了,身累,心也累!到最后发觉,还不如这个带给你伤害的,却又能给到你依赖与踏实。还能怎么样?或许爱就是与痛苦存在,只要爱了就肯定与伤害同在。

  

  应该是说,在那个时候,还有一位人员,也在交流之中。对方网名叫“一万年的缘份”,看着就是很执著真爱那种,相片上看着也是可以,但背后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凭感觉可能连前者都不如,至少相比较是,现实中更难说。对方是在四川,当时也曾策划过未来吧,他们那该是有车有房,生活条件很好,亲友姐弟关系也好,还说大家一起照料,帮助看病治疗,那些都从不隐瞒。可惜,我也是要不起,是赌不起!又是相隔那么远,气候一样会寒冷,我更不可能飞去验证,一切都是不现实。何况经过这一次,是不可能再抱幻想又折腾身心了。这个世界上如果真的有我要找的人,就不可能苦苦辗转追寻了二十多年都没遇。那么长的时间都遇不到,之后就更加不可能了。真爱是“唯一”一个,让我愿豁出生命追随的。其次就是到身边这位,同样的生死与共一同到老。除了他们,是不会再有人进入心里了,除非,上天再给一个奇迹!那是不可能。

  

  这趟旅行,我还兼顾了点别的,对方并不知道。或许更多就是为了那个目的,才会让我迫切的为了一个证特意跑广东,其实中心还是为了完成心中愿望,去验证也确定。我没有告诉他,也无必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些事情越说越讲不清。何况,我也没背叛他,一点对不起都没有。虽然心里多少有所愧疚,是思想的出逃,内心里有那样的想法,不可否定与推开。这就是女人,永远对爱情是最忠贞!不仅是身体上,包括心灵,一点点的走私都不行,不允许,会遭受着良心的谴责不安。男人不会,哪怕他们就是在外面真的与其他女人有染,背叛了对方,他们是一点都不会觉得有什么,被发现都还能找到理由开脱,而不被知道更加的当什么事都没有。这就是,男女之间天生不同的“特性”,注定爱情之中苦的最终也是女人。其实他不知道,那次经历,不仅是击碎了我所有找寻的梦,也是彻底把我的心收定在他身上了。我做出了屈从的决定,这一生,就跟他这样过下去了,日后都不会去看什么了。如果不是后面他不断地制造新的伤害给我,一次又一次超过于此前超越生命难以承受的极限,我也是不可能会选择最终从他身边走开。那些都是后话了,又得说到很长去。

  

  穿插一个事情来说,我回到西安,自然是有与《人生难得一知己》中人联系上,那原本也是他家乡。他那时候也是单身,就与女儿相依为命那种吧,听得出父母对孩子的疼爱。有时谈到小孩头痛不好带时,他是会流露出那种,虽然有时惹厌烦,其实也会有可爱让人逗乐之时,尽现一位父亲的宽容而不是诸多抱怨。当然,那是很久前的事了,如今他的孩子应该是比我的更大快成人了。那么他也会相对放心些吧,不管日后是否考虑再找,至少身旁有位亲人永不离弃。不像自己,什么都没有,家人亲人爱人孩子,一无所有。他却是比我好多了,是世上没有人不比我好,一个流浪乞丐也能强过,不会生活不下去。

  

  在北京时,对方就有叫过去拿桃子,他们家种有,当然我们不可能为那点坐车跑去,车费都不够能买多少了。回到这里,便有天时地利了,是指如果出来相见的话。这些,对象也知道,他更认识对方所在地,毕竟可谓老乡。那时还想着,大家一起过去探望呢,当然终究作罢。两个大男人,一个可谓前情人,虽然没有什么关系,至少曾经考虑过。一个是现在的爱人,男人本就沉默不多言谈,女人在中间还要帮和着搭话,只会让场景显得尴尬。最终是没有去成,而我们亦如《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和真爱故事人物那样,今生今世都不会有见面的机会了,他再也看不到这位朋友了,随着他最初的放手而不能成拯救,她最终还是要步入了那个死亡的结局。他曾经是最担忧想要阻止不愿看到的,如今却也可谓有他的一份力量助推演绎了生命的悲剧。不知有一天获悉这一切又会是什么感受,他是否会偶尔惦挂那个女孩?到时该也淡怀大家都会平静了。他也以为我们会完满吧终究也是没有,正如他的婚姻也是步入分离却是太迟不能回去。不知道他后面是否有再找,只知道在我们还联系时不曾有。他如果能多点勇气就会大家都解救了,偏偏所有都过错后相遇最终还是又成了错过。最初偶有联络问候,随着生活诸多辗转浮沉疲累,大家都没有多余心思理会关注。最后也如同所有相识之人,都删除Q号不再保留是没有必要,谁也给不了谁安慰只会平徒烦扰。我自己的事情也一大堆不想倾诉同样不想知任何,就这样彻底的于人海失联各自飘荡。那个“不见不散”的约定终究是不能兑现了,在我们从世界消失以前都不会再见上彼此一面。有些距离是如此的遥远,只是转身便成了生与死天堂与地狱不能穿梭。真爱也是所有都是,活在人世原是那么多的无奈悲戚。

  

  那个房子,住了一个月又搬走了,因为找到了更好的地方,是他结识班里人员知道有住哪。我们便和房东说了,有的人你不提前招呼还不让。其实这对他们是没有影响,无非就是,你来住欢喜眉笑,你走时崩脸不愉。有钱送上门自是热情欢迎,把生意带走哪还有好脸庞给你。都是这样,全部的为“钱”服务,没钱是不会提供优质与款待。我们后面开水站也一样了,有人喝水是高兴热情,有人退桶不喝就不冷不淡,再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去解答理会。说来,社会上所有生产运行都是如此,我们所做一切也几乎是遵循着这个规则。没得可批判高尚与伟大,毕竟现实的年代,爱心与奉献太低微无价了。

  

  原本退房,也不会有什么为难,是很正常与轻巧。然而,就是在这里,又发生了点小意外。就在前几天,不小心,把人家门上大玻璃给打烂了。这里面,怎么回事?是因为,车子放里头,他上班起得早,他们还未开大锁的门。当时我们还是住楼上,就在刚买车回不久。他下去,上来对我说,叫门叫不起,房东还在睡觉。我一听,就来气了,既为别人的怠慢,也为他自己的无用。不知是怎样个叫法,是不是蚂蚁或是蛐蛐,声音细小得就听不见。若未睡醒,不大声叫,怎么听得到?男人还不好意思,就这么点事,还要我困倦中爬起,帮他去叫门。可能就是因了这样,积压着一股怒气怒火,于是便发作了起来种下祸端。我是直接很大声地叫,说着,起来开门起来开门,要上班呢都要迟到了!并且一边叫一边不断地用手掌拍打那扇玻璃门,自然是作出更大声响让听到。就是这样,居然把它给打破了,你说我的力气是不是够大!我觉着是,那玻璃质量就太不行,哪能那么轻易就给碎掉。或者也是倒霉吧,什么事端都会有遇。对方起来,看了,自会说着,早就跟你说不要敲了,这琉璃脆得很容易破,看现在这回好了吧,很是不满意的神情。我也很抱歉,事已至此也是无奈。也怪她,早起来开门不就行了,我还不会跑下来遇这事。然后又想到,他要是自己叫开,又怎么需要我摊上这等事?可以想象,如此相当于又把矛头指向他,越想越来气越想越不平衡!事实上也是,要不是为了他急着上班怕迟到,我怎么会叫得那么急和拍得那么猛,以至因此又犯下这么大的过错。罪魁祸首就是他,一点点小事都做不来,什么事都要人操心亲自实施。想到就更难过,你什么事都为人着急着想,可你有事时谁为你牵心忧虑过?就算是病重快要死了,人家还不知在哪个角落安稳睡着大觉!付出的人就是多受伤,在乎的人就总是罪过。

 

  在那之后,就赶紧问拿钥匙去配,这样就再也不吵人我们也不耽搁,双方都是安好。早这样做多好了,就不会出现那个意外,也是不可预知无法避免。那扇玻璃是很大的,那门就是两扇玻璃凑成,高度有人那么高宽度相对窄小,估测为2米长1米宽吧,绝对的是有过之而无少。厚度,一两毫米,是我们所见最最普通那种大众化的玻璃,什么花纹装饰其他都没有。我这样特别说明,是让大家大概知道,这样玻璃的价钱大概是多少,而最后这个女人又是向我要了多少。弄坏了人家东西,自然是得帮弄好补上了。我开始在外头找加工玻璃的,价钱倒不是说很高,何况多少也得出,自己种下损害,问题是人家就没时间来给上门安装,这个不负责装好也是没法自个操作。那时,我们已经准备要搬房子了,为这事也奔走了好多家,都没有充足的时间再去等待与料理。当时便想,把钱赔偿给她,让她自己弄好了。我理想中的数字,一百之内可以做好,而我也打算给到那个价位,哪怕是多余也是她的事,不去计较在乎那一点。然而可以想象,你要搬走,不住了,空着房,没钱收入,本身于房东就是一件不痛快欢喜的事情,就不会给好脸色表情。如今你又损坏了别人东西,出于一种自私也出气,他们能不在这个时候有意卡人?提高价钱让你赔偿!事实就是如此,她居然开口问我要两百。我一听,就来气了,那个价钱,绝对是值不上的。就那么一扇普通玻璃,要两百,怎么可能?那这物价也高昂得太离谱了吧。就算加上人工安装费,那也非常近就在附近街上没多远,大把的玻璃加工店可找到,也是不可能出一次工人能赚一百块,那我们这些劳动者的钱就太好赚了,大家也不可能会生活得如此艰难与辛苦。很明显,她就是看在你要走了,心里不舒服,让你多损些钱财,我不捞回点才怪。你说这人的心,真的是没得说,就有那么不可理喻,被扭曲成这样的发泄,畸形的心理。当时我应该是有所理论,意思自然是,这个价钱,需要那么高么!我相信,她肯定能找回,此前做过熟人帮弄好,那也许是比我在外头问过价钱更低,至少是不会达到她口中的开天价。当然,就算你有理,事实也是如此,却也是辩论不过更说通。那是人家的东西,还能容你来定断。而且也不能不遵从,主要是自己理亏在先,谁叫你打坏了玻璃,惹下这身麻烦。如此这气,又开始转向身边人了,要不是他的问题,怎么会导致又亏损钱财?真的是事事帮不了你,反而是给添一大堆的乱子。

  

  那两百块,我是给了她,求自己心安。至于,拿着那多余欺诈得来的钱,用着是否心安欢心是别人的事。她原本好像是说180,我多给了20,让不用找了。就拿钱,来砸她的良知,你要我就给!我还会给不起么!至少我无愧自己良心,我没有少给没愧对你。至于她,是怎么样,自己知道。究竟有没黑别人的钱,还是真的只是她说的那个价。别人无从知,自己的良心知,更有天地会知。

  

  搬家的那天,我在屋子收拾东西,对方也在旁边看着。我不加理会,只顾忙活,低头做自己的事。已经解除租住关系,更把亏欠还清,不需再有何顾忌,更拉什么关系。只是在我最后一袋东西拎出去时,对方在后头说,你不把屋里那些垃圾给清扫干净呀?确实是很破烂废品一大堆,看着可脏乱得好一阵收拾了。我就是有意留下的,越弄得乱越好。我当即是反驳她一句:我多给了你二三十块,那还不够你清理的费用呀?然后好像是提到了玻璃的事,意思趁着我们搬走就有意这样刁难,还没看过这样的人。你让别人不好过,自己捞了个便宜,还想捡得个舒服。总之是说了一些,以往一直积压,把那些怒气全部发泄出来,一吐为快。真的是太痛快了,再也不受欺压,可以做回真正的自己。我看到那女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表情,直盯着我看,一句话说不出来。被气坏了!太好了,就是要这样,打击一下,这种如此无情无良的女人。想到此前,还给她的小孩辅导功课。那时是搬到了下面,与她所住就是对面了。有时看到孩子,搬张桌子坐在那学习,很多习题不会做。我闲着没事,便也坐了过去,耐心热情地帮解答,就像父母那样的循循善诱。她当时还问了下,你是高中毕业生?我应了,其实还是冒牌货,又没真正毕业,半途而废。她那时也有感激吧,她作为母亲都不去多关注与调教,一个外人反而去用心了。如今想想,真是太不应该了!那么好心干嘛,换来别人这样的对待。真应了那话,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可能也就是小孩那稚嫩神情,牵引触动了自己那股母性吧,才不会不由自主上前去。这世界也真的是很好笑,那些有条件安稳的父母,从来就不会真正用心关注孩子们的成长与学习,更会愿意为教育培养多费心血。无不是,多讲两下小孩不懂,立刻就不耐烦了,再也不会有那么多耐心去辅导。而你有那心思,却没这样的能力,看着别人拥有却不能去实施,真的是心灵极端的煎熬与承受!也是在那之后,让我彻底打消了这种念头,是指,再遇例子,我不可能会再加以理会了。如“自传”中所言,要教,也是教我自己的孩子,别人的,教得再好,也不会感激你,更不是你的荣耀与成就。我为什么,还要拿那些,再度来戳伤自己呢?我不想做个伟大的人,也做不到看得别人有自己没有而还能平衡无事。既然我无法改变,那么我避开总可以了吧。不要一再触动,刺痛心底的最痛。

  

  说完那些话,我不顾对方反应,坐上他的车,头也不回,抱着胜利的喜悦,走人了!想象着,那个女人还定在那的神情,现在知道,昧着良心做事的结果了吧,换来是心灵的更痛苦!精神上的折磨作为报应。又想到,她得在后面,慢慢收拾打扫那间屋子,会是种怎样的心情表现,就算她再不情愿也得低头,因为得给客人来住,她是不可能为个面子就置之不理。对于这种,过于卑鄙无良之人,就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他们最好的教导与醒悟!想到这些,真的是好欢欣的感觉,替自己狠狠出了一口气,也一点不心疼那些钱,因为我让对方,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损失点钱,真不是多大问题,最重要是自己过得轻松,那么就会解脱了。当然其实回看,对方对我,也并不是一无帮助,是指,某些问题上,她不经意举止,瞬间点醒感悟了我。那时,我们在做饭菜,我可能忙着别的,让他给我剥蒜头。我说着一两个行了,他弄了好几个。我难免嘀咕了,不用这么多了浪费。对方看了,说着,哟,你怎么这样,多点就多点又会怎么。那表情是很什么的,觉得不可思议过于严格要求。意思是,我那么的挑剔与啰嗦了吧,对男人怎么能那么大的标准,他们原本就不是干家务活的料,只是会赚钱的劳力,不可能事事用到女人那么细心。我在当时,虽然是回了几句,还是想让自己变有理。但事实是,事后我就有检讨自己了,觉得她说得真对,我有时对他真的也太苟刻了点,是指,一点点的小事琐事,都那么的认真与严谨,把生活当成了一门艺术般,有时真的会让人无所适从。他毕竟是个大男人呢,要换一般人也不会听从,但他对我的话还是会去做的,哪怕是做不好,更从来不会说过我,与我顶嘴反叛。我便不免有点愧疚自责了,是意识到自己确实做得不该,对他有时是过分了点,是指要求得太多。那时便想着,日后得改变一下,虽然他不说,不表示出不悦,但我也应多从他人角度出发,不能只是一味按自己标准去雕刻一个人,那真的是很可怕也不可能的。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哪怕再怎么相融也总会有些分歧,你是不可能完全照自己心中所想定义一个人言行举止。至少在那之后,我应该有所改善,不会再那么耿耿于怀,知道给对方适度空间,不再那么强求。从这些,可以说明些什么?我发现自己不足,会“自觉”地改正完善,不用他说,我为会了迎合他而改变,哪怕那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人的脾气与习性很难一下更改得过来,但至少我会去做,并且也尽量的努力。是为了爱,爱上一个人,就会为了彼此而去适应与改变。而他呢?当我不断对他指出问题所在,他可曾试过改善,更正视过自己的错误与不对!还是从来就不承认,自己总是最对那个,所有跟自己没有关系,出事时可以推得一干二净,于是感情永远没得好转,只会朝更加恶劣形势发展开去。因为爱,是需要双方的努力去维持,要彼此“同心”向同一方向看去,否则大家的心不一致,所做也是相反轨迹,感情只会成背道而驰,离我们想要的幸福越加偏离,永远都是靠不了岸只会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