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121:君当如蒲草妾当如磐石
121:君当如蒲草妾当如磐石



更新日期:2015-09-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21:12,有人打电话来催,要回去了,我们这才很是不舍地离开了这个仙境般的地方。

  

  忽然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慨,美丽的事物,就只有在擦肩而过的时候,才能够好好欣赏与品味,可就在我们转身离去的瞬间,也许就会被远远地抛于身后,再也无从追赶。下次,我还会有机会,再来到这里一游吗?或者说,在“死亡”来临之前,我还能再重复一遍生前所走过的足迹,再与旧梦来一次对话,尔后潇洒的转身离去吗?就在刚才在大梅沙海滨走的时候,曾听人说在前不远就是“小梅沙”,那时也很是想过去看一看,但终究都未能实现,不敢过于脱队。还有,我也曾说过,要到深圳最高的山脉“大梧桐山”一游,一定要亲自登上最高山峰感受一下那种激情与豪迈的感觉,但照目前看来,又得到什么时候才有机会亲临呢?后又听说,深圳最高的楼层是帝皇大厦,一听就是个非同一般的地方,我又萌发出了要亲自去看看的愿望;还有,祖国南大门的一颗夜明珠香港;还有,名列世界十大城市繁华富饶的上海市;还有,位于首都北京全国最大的寺庙灵光寺……

  

  唉,想要去看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而我又还有多少时间与条件可以一一去实现,尽可能弥补生前遗憾呢?!原来,人,真的要到临死的那一刻,才会甘心放下手中所拥有一切,才会愿意抛却一切世俗的包袱,只管追随自己心中意愿行事。因为,所有一切在“死亡”面前,都会变得渺小与脆弱起来。于是又想起曾在哪里看过的一则故事,一位家财万贯很有钱的大老板,经常忙于各种社交活动应酬之中,很难得有时间陪妻儿老小坐下来好好吃一顿团圆饭,常常是板凳未坐热饭未吃完,又被一个电话响起给叫走了。为此,他一直觉得很愧对爱人与小孩,给他们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他一直也在想着,等到忙完手头的这桩业务,等到公司的业绩平稳之后,等到办完这最后一单合同,一定要抽时间出来,好好陪陪家人与孩子,弥补自己之前的过失。终于,等到他把一切事情都安置妥当,坐上从国外返回国内的航班,还在想着如何给妻子一个惊喜,如何与大家共享天伦之乐的场景时,意外发生了……第二天,传来该架飞机失事坠地的消息,机上人员无一幸免,包括这位丈夫在内……

  

  是的,许多时候,等我们统筹规划得很是完美无缺的时候,上天未必会尽如人意,这就是人算不如天算。人有千算,而神只一算,即“天意”,瞬间就可把我们一生所创造得来的东西倾刻间化为灰烬,化为虚无。那么,还需要犹豫什么,等待些什么呢?当你还活着的时候,当你还拥有亲人爱人的时候,好好善待与珍惜,莫待你再没机会尽孝或回报之时,才知道,原来你拼尽全力追逐得来的一切,却不如身边所拥有在手上的可贵!所有一切都不是理由,只有你自己才是最大的借口!所有一切都不足以成为我们的牵绊,只有我们的这颗“心”,才是主宰一切的决定性力量……

  

  我在这里写着这些,也许未必会有人相信,甚至认为是在故意夸大事实。虽然后来确实没走成多种因素留了下来,但这些感受都是当时面临“死亡”时心声同样是很有现实意义。还是那句话,你们是未曾走到生命的尽头,等到有一天你们也如我这般,应该会比任何人都更能明了,一切都不用多说的了。而我只是希望,站在走在你们前头位置,可以起一种映衬与借鉴作用,会让你们不需走到路的“尽头”才知后悔与醒悟,却已再没精力重走一遍。生命,只能在此刻永远静止与埋没……

  

  当我和我哥一起出到外面和大家汇合之时,多少有点不怎么自然的感觉,不知该如何对他们打招呼,毕竟只有我们两人单独而行,虽然大家也没问些什么,可能是心照不宣,或各有心事。但自己感觉就不好,不想被人误会,更不希望由此给我哥带来什么不良影响,我会很歉疚不安。

  

  那时我也不免会在想,霍经理看到这一幕(我们走得近多少有知晓),会不会误以为我是出于维护自尊面子而刻意报复打击他,毕竟他选择了另一女人于我多少有所挫伤,我特意找他的下属靠近无形中不就有那种?人家都与你员工一起了,枉你个经理领导怎么还输给了手下!那就真的错了,我才没他那么多功夫专做这些无聊的事情,我们只是纯粹的友情或亲情关系什么都无。何况,像他那种人更犯不着拿别人垫脚伤害,他还不配能让我那样做。当然我自己也不可能会,从来就怕无形中伤及他人更别说会存心故意了。我和我哥的事情,或许也就如最初我们之间的相识一样,只有彼此知晓无法对外说明。如此。

 

  这回,大家站在路边,却是等了近半个小时才坐上车。和出来时一样,我一上车很快就睡着了,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那种。也不知睡了多久,好像又做了一个什么梦,在半睡半醒之中。如果不是后来被售票员叫醒下车,也许我都不知会跟车子坐到哪去了。

  

  在走回去的途中,晕车难受,快要支持不住,不得不找个人靠一下。我哥因脚受伤,自是不能依靠,于是这个重任又落在我的小弟小扬身上了。他们中一新同事,平时也以兄妹相称,这回更不要误会了,他可比我小多了,才十几岁。如今姐姐出事了,他自然乐意担当了,我就把一只手(手掌)搭在他肩膀上,慢腾腾地走着,中间有着一段距离。还是不怎么放开,虽然我是真只把他当小弟来看,但毕竟也是男女有别,大家都可算成年人的那种,不可过于误导人家小孩子呢。

  

  期间,我一路走一边开玩笑道,小弟,要是你姐走不动了,你能不能背我呀?他说,当然可以了。我笑,你背得起吗?看他和我差不多一样高,也比我胖不了多少,我还替他担心呢。只见他立刻一脸意气风发豪情万千拍拍胸脯胸有成竹地说道,怎么会背不起?你别看我个子小,其实我有120斤重呢!差点没让我笑得喘不过气来,就他那样子,还有一百二?那我只怕至少也有一百一了!不过,这男人体重可真是不可据外形而定,男人个子粗,肌肉结实,一般情况下都比同样高大的女性朋友重,这一点倒是不用怀疑。其实,我故此一问,只是想知道,在自己真正出事的时候,会否还有人理会与关注呢!他的话语给了我很大的安慰与满足,更让我感怀的是,他随即又做了一个很细微的动作,即伸手把我的手往他另一边胳膊拉去,像上次生病时花扶我去看病那样,很亲近的那种。我当即便把手给抽了回来,口里说着,那倒不用,我还走得动,言下之意就是,等我真正走不动的时候,你再这样扶我吧,还是心有所忌。这时,只听他很认真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了,你可以只把我当你的小弟来看待的嘛。那一刻,我竟是感到有点惭愧,在他面前。别人都没想到什么,我那么多虑干嘛呢,岂非辜负了别人一番好意?是的,我本来也只把他当作自己的亲弟弟来看待,甚至比对自己的弟弟还要关心与疼爱,我又还有什么心理障碍可过不去的呢?!也在那一刻,让我不再感到一种无依无靠的感觉,因为,还有他们,还有身边那么多的好人们,在帮着我,照料着我啊!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他们一定不会置之不管的,最起码如果现在我忽然晕倒在公路上,他们一定都会很心急,会送我去医院,会给我看病捡药,而不会做到视若无睹,袖手旁观。这么一想,又让我有了一种家的感觉,一种安稳与踏实,一种有人照看的温暖与温馨!我的心,不再在夜色里飘,为这一份朴实真挚的情怀,淡淡地感动着,愉悦着……

  

  如果说真爱公司是我的第三个家(深圳第二),“烟雨”是我的第四个家,“店铺”是我的第五个家,那么更可以说,他们公司是我人生的第六个家,可能也是最后一个家,在这里,我又收获了一份人间真情,让我再一次体会到了家的温馨,真的是天大的奇迹。我在想,老天派他们过来,也许也只是为了填补我在中山分公司的缺憾吧,对那份情谊的注重和亲人的期望,可是他们没给予我反而是更多的风雨和伤害。那成为我心中的一个痛,每每念及都会牵动无数的感伤难过。于是心生恻隐之心,给我安排了一个新的家人到来,把我原先获取不到的在这给予弥补了。他们(原公司)也真应感激他们(现公司),替他们造的孽消罪承担还了他们欠一个女孩的债,至少会冲淡安抚到那颗创伤的心却是真的。我感觉,苍天好像事事都在刻意帮着我一样,每每我心里向往着些什么,就真降临予我了。也许,他只是知道我去意已决,不再挽留了,所以尽可能满足我生前愿望吧。正如此次大海之行,我一生从小到大梦寐以求的愿望,竟会在我从未曾意料到偶然出现在生命途中的一个驿站也是终点站这里得到实现,更那么巧又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被另一家公司,一个偶然认识的团体,助我实现了?这一切的一切,就真的只是一种巧合与偶然吗?还是冥冥之中上天的一种支配!

  

  是的,当一个人不曾放弃“生存”之念时,苍天永远无法夺走你的生命。但,假如你自己已然放弃了与命运搏击,真的对人生不再抱任何期望的时候,苍天才会无奈听从你意愿,不再作阻挠,而改为尽可能满足你生平之愿望,那是对你这条本不应那么快走到尽头的生命最后的怜悯与恩赐。所以我想,有苍天与神灵的关照,一定不会让我死那么快的,我一定还可以亲自爬上大梧桐山,一定可以登上帝皇大厦,一定可以飞越深圳这条河的距离,到香港走一走,感受一下音乐之父罗大佑笔下所描述那种异常之浪漫与温馨的氛围:小河弯弯向东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东方之珠我的爱人,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月儿弯弯的海港,夜色深深灯火闪亮,东方之珠整夜未眠,守着沧海桑田变幻的诺言。让海风吹拂了五千年,每一滴泪珠仿佛都说出你的尊严;让海潮伴我来保佑你,请别忘记我永远不变黄色的脸。船儿弯弯入海港,回头望望沧海茫茫,东方之珠拥抱着我,让我温暖,你那沧凉的胸膛……

 

  回到店铺之后,感觉整个人却像是散了架一样,一点力气都提不上来,疲倦与困乏得很。这人,是不是很搞笑,工作的时候,嫌累,玩乐的时候,似乎比工作更累。工作的时候,总想着挣脱束缚跑出外面玩个够,可到真正玩起来了的时候,也许你反会怀念起工作来,而宁愿回到办公室里坐着了。最难受的是,一连玩了好几天都没碰过工作,忽然回去上班,心思怎么也回不到工作中去,那才是糟糕。有句话叫,玩物丧志,可见并非毫无道理。感觉,凡事还是有个节制的好,一旦过火就会产生一种负面效应,因小失大呢。且说这晚回去之后,面对工友们的询问,话都不想多说一句,匆匆换洗之后,爬上床倒头就睡。实在是太困了,管外面是风吹还是雨打,只顾好好享受一番,和周公做梦,云游太空去了再说。或许在梦里,我们会意外地奇遇,就像地球转一个弯,我们又回到了原点。是的,人生何处不相逢呢?天大地大,世界有时比我们想象中还要朦胧,说不定只是一转身绕了一个圈,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意外地,又于茫茫人海中重遇了。只是,久别后的再度相逢,还能带给彼此心灵那份难以言喻的撼动吗?一切经过时光的缓冲和岁月的磨逝,会否依然如故,还在散发着最初的清纯和芳香呢……

  

  我们都像这海里翻腾的浪花,随着风儿一生不停地飘荡流浪。偶尔两个小浪花交织重叠在那一刹,可也只在倾刻间便消散分开各一方再无从寻觅。缘份也像是随着风儿飘来飘去捉摸不定,有时候用尽一生去守候却还是换不到那份情的回归。某天不经意的回首曾回眸走过的瞬间,竟然忍不住的泪水含在眼眶要被吹落。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上天安排的命运际遇,诉说着那些哀怨离愁别离恨苦。意外地也许在哪年哪月哪日又再度重逢,期望着还可走入彼此心扉掀开一段故事新的开始。可是那样的日子还要多久还是无止境地等待,就像这茫茫夜空就在我们天天抬头看得见却那么的遥远不可及。是谁在黄金海岸和烽烟彼岸默默呼唤?蓦然回首潮落潮起伊人还在却物是人非难掩心伤,淡淡说着彼此境况其实心里早已泪眼无语……

  

  当天,除了这些事情上演之外,其实还有一样事物,才是必不可少值得一说。就在他们公司开会合唱之时,当时的我可谓同时在进行着一项非常之有意义的事情。

  

  那时,我在一边歇息,很巧的是,树底下也坐着一年轻男子,给人印象不差,我就趁向他借报纸铺地上闲坐的机会和其搭讪上了。闲谈中得知,他也是第一次过到这里来游玩,可真算有缘的了,如果可以如此理解的话。看他的着装与行李,挂着一个包,我猜想他应该也是一名和我们差不多的打工一族吧,应属于中下层社会平民百姓那类。都是为了生活奔波忙碌之人,很容易找到共同话题,于是,相互间就这样聊了起来。期间,各自说说对工作和生活的感慨及人生的探讨等。从他的语气与表述中,感觉得出来,和许多人一样,他也是一名走在都市边缘正为生活迷惘徘徊的旅途人。确切地说,也困在生活的笼子里面,挣脱不出,所以活得很虚浮与疲惫,身累,心更累。真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如此这番,刚好就到了自己可以发挥的时候了。于是,我开始以自己这二十多年来在外面行走所得来的经验与心得、感悟等,在他面前叙说起来了,主要是强调做人要抱一颗“平常心”,凡事不必太在意,但求曾经付出与努力过,就问心无愧之类。还有就是以自己那些不幸的人生际遇及艰难窘迫的生活状况来作例,以激励对方也能做到勇敢坚强面对生活,学会自强不息,永不放弃。

  

  其实,关于这些,我很少在身边熟悉的朋友中提起,所以他们基本上都不知道,但我却常会在陌生人面前提及,除了不相识无关重要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以此平衡对方心理,让其对生活少一份抱怨,多一点感恩之心。很简单的道理,当我们看到别人比自己过得好,是不是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的感受,容易激发人一种攀比与不知足的心态,甚至横生妒嫉与仇恨之心。可当我们看到那些比我们过得更不好的人的时候,心里又会莫名生出一点安慰感,原来这世上受苦的还不止自己一个,自己是否应该为目前的生活感到有点荣幸与知足了的呢?还是那句话,身体与生活的疾苦都是可慢慢承受过去的,只要一种毅力与信念,唯灵魂上的疲累才是会彻底摧毁一个人的精神世界。别让自己做一个没心的人,活着比死更难受。

  

  经过一番简单的交谈之后,我对他目前的生活有所了解,也和自己一样,正为生活发愁与忧虑,不得心安。而且,他明显表示出一种为人儿女难以做到让父母过上安乐生活的惭愧与自责之心,这一点更像我,我更能感同身受。这个时候,我怎么说,帮他解脱呢?我就说,世上有许多事情,我们都无能为力,不是自己不想去做好,而是生活与现实太残酷了,逼得人根本就是有心无力。我说,我也很想好好尽孝,赡养父母呀,但是,我自己都自身难保,连基本生活都保障不了,我又能怎样做呢?难道要我去死,去卖命换钱吗?如果可以,我绝对会答应,可关键是,只怕我们这条命也不值钱,没人会稀罕。反正想得再多忧得再多也没用,解决不了些什么,只会更平添苦恼与烦忧,生活过得更压抑与辛苦,甚至有可能让人失去生存意念,走上绝路,那就更糟糕了。不如退一步着想吧,人各有命,也许,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我们不如放开一些,既来之,则安之,“尽人事,听天命”,好好扮演好自己这一生世的角色就足够。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说不定哪一天我们还比父母先走一步了呢,你能提前为他们筹划好一切吗?在现实中又会有多大保险性?世事千变,我们真的谁也保证不了!也许,只一瞬间的功夫,一转眼就是沧海变桑田,我们已经成为历史洪流中一粒毫不起眼的沙尘,随风而逝了。你要想想,人生短短几十年,开心也是过,不开心也是过,却丝毫更改不了些什么,这么一来,又还会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我不知道,我对他所说的这番话,有没起到一定的作用,虽然他表面上也很是认可。可人,哪一个又不是口上说得头头是理条条是道,一转身自己就成了真理的“推翻者”?不管怎样,我这样去做了,就感到一种快乐,一种尽自己最大能力帮助别人的喜悦。

  

  说着说着,就把话题转到“佛学”上来了,于是,彼此又可谓就佛法道教上的事情来了一次小探讨。原来,他也是一个佛教信徒,脖子上也戴了一个佛祖的玉坠,和我所戴的形状相象,只是高贵许多,是真材实料,得一百多,我的是冒牌货,十块钱。当然,无所谓真不真假不假,都只是一种表面形式,只要心中有佛,就是最真的佛。闲谈中得知,他对那篇著名佛学论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也知道不少。的确,何止他,我想几乎每一个人都多少有所熟悉,因为有首歌就是这样唱的,般若波罗蜜,般若波罗蜜嘛。可见此经文的影响之大与传播之广,是遍布国内外,无人不晓,而对于信佛者,则更不用说了。正如书上所言,《般若心经》其实是一篇哲学论文,是最高佛学的宇宙观,本身不具任何宗教性色彩,任何人士均可诵读,体验经中之“智慧”,用以指导自己的人生之路,可以走得更平稳与有价值一些。所以,在座各位,适时诵读一下真无坏处,也许你的心就会在其中忽然沉静下来,又找到了生活的出路所在呢。

  

  最后,快要道别时,我还特意把从“弘法寺”带出来印着此经译注的纸张送给了他,希望他以后真能做到如经中所言,证得大智慧与大修为,从世俗这个浮沉苦海之中解脱出来。他接下了,同时也询问了一下我工作的地点与性质之类,我委婉地谢绝了。也许是心太淡了,对什么事都不再热衷,尤是异性朋友间的交往,更是小心谨慎。不想再在自己身上发生那么多故事,一片空白就最好。

 

  我曾说过,要实现“慈航出世普渡众生”的愿望,这就是一个开始,在这座城市里投下第一棵苗子,看看效果如何。感觉,这次事件还算比较顺利,让我心生宽慰,也对自己更有信心了。不管能否最终起到作用,最起码也是个开头,能让人看到更多希望的曙光与力量。我相信,只要用心,一切都会慢慢变好的。

  

  如果说,以上这个事例会让我感到万分欢欣与鼓舞,那么后面这个例子则更具说服力与有重大意义了,是在“湖心岛”上的经历,也就是第一次擦身之时发生的事情。先说点补充,那时我是穿着一件白色旗袍,衣服显得特另类,又加上挂着个小包,斯斯文文的样子,手里还拿着一枝鲜红欲滴的“玫瑰花”,大大方方地在路边行走,一边走一边闻着花香(被我洒了香水在上面),一边轻哼着歌曲小调,丝毫不顾及旁人眼光,也不留意身边事物,只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那种与世无争,那种无拘无束,那种洒脱若然,是会让身边每一个人都忍不住要驻足停下观赏一番,投以羡慕与向往的眼神。还记得那部曾轰动一时传遍全球的电影《泰坦尼克号》,相信许多人应该不会忘记其中某个镜头,即露丝第一次出场时,身着一套白色连衣裙,头戴一顶白色礼帽,手上挽着个小提包,从船舶里面缓缓走出,再用手慢慢掀开帽子,微微抬起头仰视的情景,一种既饱含着大家闺秀之端庄又不失小家碧玉之优雅的动作,真的是娇俏美丽极了,像个白雪公主一样,让人眼前一亮,心思一下就给拉了过去。

  

  我想,当时的自己也有那么一点相象之处吧,如果真加上一顶帽子陪衬的话。我那副打扮,在当时当境可能是过于张扬了点,也是为服务于此愿望,因为,我必须等待目标的主动找上门,这样我才有了解说的基础。毕竟,在那么多人群之中,我难以确定哪一类人可成为自己选择的对象,就只能变主动为被动了,静观等候。一般来说,那些会自动走上来和你搭讪的人,可见其心里就处于一种迷惘或空虚的状态,渴望找个人倾诉或是精神无所寄托,才会产生此种有点无聊倾向的行为。这种人,必定是有心理问题或心理障碍难以跨越,是最需要别人来打开心结,也就是我的最佳对象。先从他们身上着手,往往会达到比较好的效果,也可避免初出茅庐就遭遇重创,更挫失信心与热情。出于这么一种心思,我就真有点像在大街上招摇过市的感觉了,但也因此,很快就得到了我意想中的效果。当我一副神情悠然地从桥上走过时,被一个人给叫住了:“小妹,穿得这么漂亮要去哪里呀?”我循声望去,是一陌生男子,大概三十左右,留着很短的头发,穿着一身休闲装,给人有点像“老外”的感觉。大概也正因了这一点,才会迫使我在听到对方喊叫之后,立刻止住了脚步,开始也与他有意无意地搭起话来了。其实,早在我踏上桥梁的那一刻,就已经留意到了他的存在。一个人,靠在桥栏上,眼睛望着前方,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不无给人有点落寞的感觉。这应该是符合我所要找的那种类型,不妨试试看。

  

  “没什么呀,随便走走。”我回,语气尽量淡然化。不可过于刻意,怕引起别人的提防之心。随后跟着问了一句,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等人吗,还是有什么事情?他的回答是,一个人无聊,不知该做什么,可以做些什么,语气中不无暗含着一种说不出的失落,也更让我在第一时间内可深入到其内心世界里去,有了更好发挥的基础。

  

  也许,在外面走动的异乡人,别人不经意间的一句问候,都会特容易牵动内心情弦,不由自主想要把一切倾诉出来。于是,我从他口中得知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原来,他真是外国人,确切地说,是日本人,很早的时候,就跟随家人来到中国,并最终定居了下来。他说,关于自己的身世,很少会对人提及,怕别人看不起他。我想不出来,这有什么可避讳的,又会有谁看重这些。我猜想,可能是过去世界大战之时遗留下来的恩怨,多少有所影响到两国之间的友谊吧,始终存在一定的心理隔阂。我就对他说,不管是来自哪里,生活在哪个国界里面,大家其实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他听了,感叹道,会像你这样想的人很少。是吗?可我觉得待人就应该这样,不要斜视别人,也不应仰视或俯视,而应“平视”,这样所看,才是最真实也最可靠的。

 

  彼此就这样慢慢打开了话闸子,不再陌生与拘束。相互聊了会,他提议一起走走,我稍作犹豫,还是决定了前行。只因,那里是一个花园,一个住宅小区,公共型场所,危险因素不高,不需顾忌得太多。期间,一边走一边聊,得知他所住之地不在这里,应是在市区吧,但好像说有朋友在附近,提出叫我过去走走的说法,自然被我一口找理由谢绝了,没人会那么笨到和一刚认识不久的陌生人到私人住宅里去。知人知面不知心,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还不至于连如此之基本的防范意识都没有。有言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不是没有道理的,最起码自己做足了防护措施,某些事情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我们也还有个理由来开脱呢,少一点自责与懊悔。

  

  从他口中得知,他是以画画为生,专替人做人物素描或现景写生之类,是一个职业型画家,可见,画画水平还真有两下子,否则别人不可能会来找你画画。那时,便开玩笑道,要不也给我画一张,做个留念。他说可以,只是,当时我不可能有那时间久等,只好作罢。这作画,可不是一件短时期的事情,尤其是你需要讲究效果的话,只怕得像那些专门绘画模特一样,坐上好几个小时都未曾完成。我还特别记得,以前在学校念高中时,学校里学美术班的学生在老师的教导下学习人物素描,即不用水彩或墨笔,只用铅笔涂涂抹抹的线条写生,特地到我们教学楼上建立起了一个临时工作室,找寻现实中的人物作模特(别想歪,穿着衣服的),而我们也就可免费获得一张自己的“剧照”了。出于一种好奇之心,许多舍友都纷纷去尝试了,回来还拿着一副画相炫耀个不停,最终导致我也下意识地追逐了起来,放下所有女孩子的矜持与含蓄,坐在那么多男生面前,任由别人观看与端量,那感觉,可真不是滋味。怎么形容呢?你坐在椅子上,他们那些专业人士给你摆好一个固定姿势,你就死定定立在那里,像一具木偶一样,不许乱动,也不可以说一句话,甚至连喘气也不敢太大声,怕影响画画效果,一个不慎给看到画下来就难看了。本来说好要摆个很好的POSS,一定要脸带笑容,这样画出来才好看,奈何勉强坚持了一会,到最后哪里还笑得出来?又热又渴又饿,身上痒着连动手抓一下也不行。可以想象,那是一种多么艰辛的工作,非超凡之意志力难以忍耐。

  

  我记不起大概画了几个小时,反正就是给折腾了一个上午,差点要没命了。当我终于可以站立起来伸伸懒腰揉揉胳膊踢踢双脚的时候,简直就是比那个听到全中国解放的消息还要激动难耐,几乎想要立刻一股作气往外冲,从此再也不敢踏进这个如此之恐怖的场所了,比人间地狱还可怕。也从那次之后,彻底磨灭掉了我找人作画的兴趣,在心里狠下决心以后再也不搞此种玩科了,代价之大让人望而却步。更气人的是,当我把那副相片拿回宿舍在众人面前一摊的时候,负面声音多多:这个,是你吗?怎么一点也不像;看起来好像个中年妇女,一下老了许多;怎么笑得那么难看,像僵尸一样,不如不笑的好……真是仿如在寒冬里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热情全无,颓丧之极。想当初,为了这副画,是足足忍受了好几个钟才画出来的“杰作”,没想却是如此之效果,岂非全功尽弃,白熬了?于是,忍不住又怪责起那些画师来了,这什么水平?把人给画成这样,完全变了一个模样!真的是活生生被他们骗了,如此之功夫,也敢出来亮相?以后就算不用收费也不去支援他们了……

  

  当然,其实他们也没自己说得那么严重,真是一点本领都没有,同宿舍另一舍友的画象就是颇得大家之好评,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如“蒙娜丽莎的微笑,回眸众生百媚俏”。可见,他们的艺术水准也算是挺专业与不错的了,只是不明白的是,为何他们把自己画成那样呢,虽然我不是个什么美女,但外表也不至那么差劲吧,还是多少有点让人失望的。于是乎,如今同样的场景再度出现时,又撩发起了我沉寂许久的愿望,竟又有了种跃跃欲试的冲动,再为自己作画一副。当时心里在想,如果我也穿着这身衣服,站在糊畔旁边,靠在桥栏上,手撑一把小花伞,身子微侧着,眼睛柔情似水地望着前方,脸上是含蓄而恬静的笑容,背景是夕阳西下,彩霞满天,微风吹拂,杨柳轻摆,湖面泛波,绿水青山,以此种角度让人作画的话,作出之后,会是一种什么效果呢?会否如电视《还珠格格》中,皇上在大明糊畔给夏雨荷作画时的情形一样,江南三月,睡莲旁边,烟雾萦绕,似花非花,一种非常之朦胧与神秘的色彩,仿如一切都是梦境,醒来就什么都没有了。如果此愿望真能实现,我一定会让这副画的效果更胜于电视人物笔下,成为一副人间绝美又艳而不俗的仙境之图!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也要在旁边题上一首诗词,即——

  

  “君当如蒲草,妾当如磐石。蒲草韧如丝,磐石是否无转移?!”

  

  是这样的吗?他就是那坚韧的蒲草,而我即使是多顽固的磐石,在他的缠绕之下,也是无法动弹任何而只能被束缚捆绑一生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