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82: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
82: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



更新日期:2015-09-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当我回头来看当时所写这些文字时,我真的很怪责自己,怎么不会珍惜,一个如此好的男人!明明他就是可以让我的心复活过来,可这在当时难道没有吗?因为多年后重读给我就是那种感觉,我不知道那时候我怎会那么的决绝,到底是被什么蒙住了眼睛和心灵,居然一次又一次的分不清而错过。如果说,这一切真的是对方在演戏,我想不止我不相信,只怕所有路过看到的人也不会相信吧。因为再有天分的人,也不可能把虚情假意演练得如此之真切与动人!他那话,本来是可以打动我的,可偏偏到最后都变质。难道就因我多番的拒绝与否定,这个男人终也失去耐心,不再等候努力与守护了?是我的犹豫不曾觉知而错失,怨来怨去只能怨自己。可问题是,不管是事前还是事后,他始终没有明确地表态,是指在两个女人之间,从未在我面前透露过任何,或显示出决心选择。如果他真的一开始就考虑了我,那么就应该尽快断绝一方往来,而不是三者纠缠都不会好受。而他昧着心两头应付敷衍,难道又会好过?终日担心有一天会暴露如何以对!如果说他在守着一个女人的同时,却又能向另一个女人许下这样的话,这人也不能想象了该有多强的心理素质,能把一切说得那么轻易深刻动情瞒天过海。如果是虚假演得太真,如果是真实背后又太虚,真真假假到底是哪一种。如果说是真心,为何人人都想要留住我,最后却没一个留得住,反而推入更无望境地生命更灰暗!如果是假意,这个男人,心理也是超强,在一个时间不多之人,还可以下这样的苦功夫,也真做得出来。我真不想在这用负面言语,因为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所想是冤枉人般强加罪名。可是我也没法用正面阐述,因为我再不敢自大,最重要是对方后面言行无法举证。这种心情也严重影响写作的铺开,因为你不知到底是真是假,该从哪一面来着手写的好。无论哪一种都怕有可能会有失实,然而最严重是仍然保证不了这种情况的出现。

  

  眼前这个男人,我不知该如何定义,也许有可能就如那篇网络流行文《你会是别人生命中的第几个人》所言,他凑巧成了我生命中的第三个人,一个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偶然出现的那个人,我们之间注定也得有一点情节的产生。我是一个无家可归无依无靠,连基本生活都难以保障的穷苦之人,在某种程度上我不得不有所依赖于他,鉴于此不可能把彼此之间的关系划分得那么清晰。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我在外面走,总会遭遇那么多不寻常故事的缘故吧,因为,出于一种生存的本能,我无法做到与身边的男人一一划清界限,有些事情难以避免。这就是现实的无奈与残酷,要不社会上又怎会越来越流行色情交易的经济产物,让那么多人都不得不从起初的强烈批判,到无可奈何到默认直至接受甚至是支持。而像我们这些有原则性一点的女子,才会无论生活再怎么困苦劳累都能坚持一路走来,绝不出卖自己的人格与尊严像动物那样苟且偷安。当然,不排除有人会发出自命清高或孤芳自赏之类,那是别人的看法,我只求自己活得一生坦荡,问心无愧。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所以我从不抱怨生活。心中富有,才是真正的富裕。心中拥有,就是一切。

  

  虽然这个男人,也偶尔会在我面前流露出种种暗示作用,虽然他也常会在我面前说些,“我爱你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管别人如何看待,也不管你心中如何对待”,虽然有些东西即使他不说我也能明了,但如果不是那一次他当面表示,也许我也永远不会深刻明白和理解,这个男人的全部心思及为此所承担的一切,于他而言竟也是如此的不容易。

  

  那天中午,我们刚忙完店铺卫生工作,我拿出钢笔与稿纸正准备在纸上练字。这时,他过来了,对面坐下。我便说,教我写字吧,他的字一直是我最羡慕与敬佩的。我还拿出以前在中山时,叫某朋友帮写的一本钢笔笔迹,让他鉴赏鉴赏,并模仿一下,看能否达到我朋友那种境界。说句实话,我这一生在外面走,也遇到不少会写字的人,然而到目前为止,除了我之前这位朋友之外,他就是第二位能获我如此之高评价的人了。有时我会想,不知我爱的那个人写字如何呢?我希望他能超过这两人,胜过天下人,他在我心目中就是最好的那个。至于他们两人,又如何在其中挑选一个最杰出者,不是很好说,各有千秋,但从他后来模仿的字迹来看,却是不相上下。原来,凡是能写得一手好字的人,基本无一不是买钢笔字贴专门练习过,笔迹都是差不多的,总之根基一样,只是字体的挥洒,因人的性格或力度及心态有所不同而已。

  

  我让他写几个字看看,他接过笔,却不书写,只是望着我,一种满怀柔情甚至是深情,夹杂着微微叹息与无奈的眼神。目不转睛的那种,足足有一分钟之久,那情形,差点让我以为,自己是个天外怪物或是什么神奇鬼怪了,总之就不是人。许多时候,我们不说话,也可以用眼睛来传达某种心思,眼神往往比语言更具作用力。此刻,他就是这样,用一种含蓄的眼神,仿佛想要表述些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或不知如何言传,只能用眼神来传递。我也就这样看着他,直面迎接他的目光,不躲也不避,比他还要更坚定。我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学会了大胆与从容,以前我从不敢这样正视男人的眼睛,其实我是一个很害羞的女孩。也许,死亡不仅可让一切问题淡化,更可彻底改变一个人。只是,我的眼神和他的却大不一样,尽管我明明能看穿他的眼睛,能听懂他内心的话语,但表面我却是故作一脸惘然,甚至是暗含着几份天真与狡黠,还有那么一点单纯与无知。

 

  “干嘛呀,这样看着我,有什么不对劲的吗?”我装作什么都不懂地问,我怀疑如果自己不先开口打破沉默,他会不会打算就这样看着我一天,一百天,或一生世呢!他这才收回视线,开始提笔在纸上写字,很认真很用力地。写完后,他把纸递给我,上面赫然写着几个鲜明的大字:

  

  “王梦诗,我爱你,你不会了解我心中的痛苦!”我看了,淡淡一笑,执笔,在下面跟着写道:“昨天才有个人写我喜欢你,今天轮到你写我爱你,我怀疑明天又到谁对我写什么,会不会是我恨你呢,有点想笑的感觉。唉,要我怎么说呢,是压力……知道吗……”这话,在当时也深信不疑,事后,全部都贬值了。原来坚信,真是对爱最好的守护,而怀疑,却是会把一切都摧毁。当一个人已经不能不敢信任时,所有的事情都成为了动摇惶恐可怕。

  

  他写:“心中的忧伤,有谁能了解?”

  

  我回:“家家有本难忘的经,人人有自己的苦衷!”

  

  他跟着又重复写了我的这句话,并补充一句:“了解的心情”。他意思是,暗指我能明白他的心情吗?可我不想知道,什么都不想去知道。我情愿从此以后做一名白痴,才最具抵抗力与保险性。于是,我用英文写道:我不知道。

  

  他也用英文重复,并说我这样写英文不好看,再看看他写的英文,实在是自愧不如。原来,一个人如若中文写得好,连英文包括数字在内都是一样的,我就最佩服他的字迹。是不是也因此,才让我对他多了一种莫名的好感,有些外在因素,的确可以触发人内心某种情弦。还记得上个月17日,我人生最后一个生日的时候,我在攀爬“梧桐山”回来途中忽然胃痛得厉害,当时心里第一个想到的人其实就是他。事实上除了他,我在这里,也再找不到一个可以救助的人了。那时有曾想过,借别人手机打他电话求救,但考虑到他每天那么繁忙,会有时间理会我的事情吗?当晚,我们在一起吃晚餐时,我曾以此试探过他,如果那时我真的痛到走不回去,打电话让他给我送药或过去接我,他会放下手中工作,把我的事情放第一位吗?他的回答是肯定,然而这毕竟是在事后,在当时得不到验证,我还是不敢深信。男人,总习惯于口里一套,心里一套。不过,不管怎样,在目前来说,他可以说是我唯一的依靠吧,相对而言。

  

  那时,我的电脑正在播放着歌曲,他便也跟着在笔下,写着一些断断续续不知所言的歌词:

  

  当放到《哑巴新娘》的时候,他写:“燃烧你的真情,寂寞的长夜,不再流泪。心中的忧伤,看似有谁听到,举杯清风……”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不行的,青春永驻,我不会忘记你对我们的爱的珍惜,相信我们的爱会永在,冬季到台北来看你……”

  

  《缘份五月》:“什么时候给你写呢,今生我们都痴痴等……”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天空还是昨天的天空,云彩却不是昨天的云彩,有没有人说过我爱你,到底上帝给予了我什么……”

  

  “留给我们的又将是什么呢……是谁在让你难受……”

  

  他说,心中的忧伤,有谁能听到,那么我心中的忧伤又有谁可听到?漫漫长夜,谁又能燃烧我们的真情,不再流泪?把心情捎与清风,就可以传递了吗?

  

  他说,相信爱会永在,可我们到底应该相信,谁对谁的爱会永在?青春真的就能长驻吗?什么时候又能在何时看那熟悉的人儿?

  

  他说,今生我们都曾痴痴等,这首歌我也曾用来形容与另一个男人,然而事实却是,到底谁在等着谁?我们,都等来了些什么?!

  

  他说,有没有人说过‘我爱你’?太多太多了,可偏偏该说的人不说,不该说的人偏一大堆,这到底是哪门子的逻辑呀!天空还是昨天的天空,云彩也还是昨天的云彩,只是风过云轻,一切已然不再。

  

  他追问,到底上帝给予了他什么,那么上帝又给予了我们什么呢?命运又给我们安排了些什么!

  

  他感叹,留给我们的将是什么,有种想笑的冲动。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之间,这两段纠缠不清的孽缘,我都不知道等待我们的将会是什么结局,现在他倒来问我,留给我与他的将会是什么?那么,留给我们这三者之间的,又将会是什么呢?!

  

  他问,是谁在让我难受。是的,到底是谁让我难受呢?爱我的人?我爱的人?亦或是他?还是自己?母亲,小孩?亲人,朋友?社会,世俗?是爱情本身?还是生命本身?似乎都是,又都不是。到最后得出答案是:不知道!

  

  看着他在笔下写着这些零乱的文字,我刹那间惊觉,原来这个男人内心,也是藏着多少的忧伤与痛苦无处可诉,可,为什么呢?仅仅是因为我吗?我不想,也不要,会让我害怕。为什么,我总是那么容易,成为别人伤痛的源泉!

  

  这都是当时所写心情,事后回看也都不一样了。可那话,居然让我还是不能不信,说得太动情真挚!然而对方的人,我却不敢去信,是太多的事情已经难以约定。

  

  我于是在笔下,随意写了一句很有名的诗句,一句于任何人都适用的语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他还是又跟着重复了这一句话,感觉却是比我写得有气势多了,我在笔下赞他写得豪迈。他回:“豪迈的感觉,没有一种是我心目中想要的”。我无语:又有哪一种,是我自己想要的呢?我们,谁都要不了自己想要的,无论感情,生活还是人生。

  

  我拿过纸笔,很认真地写了一句话:“不要花太多心思在我身上,真的,我并不希望自己成为你人生道路上的牵绊。如果可以,只愿你当我是个老朋友也罢,只是过往的一程……”我怕担负不起别人人生而影响行程,我说过我从来不会去伤害更欺骗别人。宁愿自己被伤害至少心安,伤害他人一辈子良心不安!

 

  “霍##言——I NO!”他在笔下写了几个大字,非常鲜明和刺眼,刚劲与铿锵有力,仿佛在表明着一种坚不可摧的决心,这让我隐隐多了一种担忧。

  

  是啊!如果真的是这样,多好啊。假如他那时,真有如此坚定的信心与决心,是指在对待我们的事情上,也早可拿出一个答案来修得圆满。当然他这话,可能只是站在男人立场上就事业与拼搏之谈,并非涉及感情更不是暗指我们之间。那么我就会错意了,那样的结果却是可以理解的。

  

  “心有千千结……人生,本就有太多的无奈与悲哀,有些东西是宿命……”我继续写道。我知道,他应能懂我的意思,我们是同道中人。有些事情并不需要说得太多,如果心不是相通的,说得再多也没用;如果心是相通的,不需要任何就足以表达。

  

  “我知道你心中想的什么,花朵为什么总是含苞欲放……”他回,一种欲语还休的语气,可见他内心的迷惘与争执。可,事实上,他又能真正了解我内心所想吗?不会,男人永远都是天底下最笨的人,永远都体会不到女人真正的心思!何况,即使知道又能怎样,能给予到我所想要吗?还是只是又带来更多的风雨。

  

  “你为什么……现在我事已至此,我还有什么可言呢……”他继续写道,和刚才差不多的语气,一种无奈与伤感,却更加重我内心沉重。我为什么,为什么,怎么了呢?我也不知道……是的,当我们都已经深陷进去的时候,即使事理明白得再多又能怎样?感情永远不会服从理智而占据上风!正如我对另一个男人的爱,从一开始何尝不清楚,这根本就是不可能不应有的一段感情,可还不一样痴痴地傻傻地陷了进去,再也走不出来?感情原本就是一张网啊,我们谁也逃脱不了。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在笔下写道:“问你一个问题,风吹太阳落不落?”

  

  “不会的!”他回,很坚决的语调,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

  

  “为什么?”我忍不住追问。这个问题,我曾问过不少异性朋友,答案多是否定,都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我以为他会与常人有着不一样的思维,没想还是一样,多少有点让人失望。

  

  “因为他有一颗心——‘爱’!”他回复我,后面这个字特意加大和加重笔划来写,仿佛要把自己的心掏出来一样。

  

  “理解不一,会有奇迹。”原来如此,这么一来,我倒算有点可以接受他的答案了。是理解有所差别,但各自的依据,却是可充分地证实自己的论点,我同样找不到反驳之余地。其实这个问题,是我曾在某书上看过一篇文章的题目,文中大意是说一老师在任教实习时,曾有一男生在纸下画了一个太阳,太阳下面画了一双炽热的眼睛,中间用一个箭头连接起来,旁边还加了几缕风,男孩当时就问了老师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风吹太阳落不落?”老师觉得天底下哪有这样逻辑的事情,当时想都没多想便立刻否认了。男孩又问了一次,还是一如先前的否定,她没留意到男孩眼中那抹失落甚至是失望的神色。直至十多年以后,老师已为人妻人母,生活状况挺宽裕,可她的婚姻却不甚美满,多是独守闺房,度过那漫漫长夜,因丈夫经常出差在外。某天,她再与这位学生路中偶然相遇,男孩也已经为人夫为人父,还是当初那股豪迈甚至是骄傲,带着小孩在她面前叙说着生活种种,尽管他的生活状况异常落寞与窘迫,却依旧磨灭不了他那颗火热驿动的心。

  

  晚上,这位老师回家,就做了一个非常奇异的梦,梦中这位学生走在她跟前,给了他丈夫平时从未有过的温情,抚慰着她那颗寂寥的心灵,醒来,始发觉原是梦一场。这个时候,她想起了十几年前,学生问过她的那句话,忽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悟。她想,如果要她现在再回答这个问题,她一定会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来,因为,在夕阳西下的时候,那曾骄傲一世高高在上的太阳,是会在那最后一道晚霞的点缀中慢慢隐去,直至再也看不到踪迹,可惜当她明白时,一切已远去。这篇文章,我一直都记在心中,我之所以会想过用这问题试探男人,是可以从这个简单的问题中,对一个人获得比较深刻性A的剖析。肯定,在我看来,就是代表着一种坚定不移的勇气与信心,敢于争取与命运对抗的决心,这样的男性,可列入考虑范畴。否定,对自然事物的一味认可与接受,则蕴含默守常规或固守陈规之意,这样的男生,在现实中多是一个不够胆量不敢追求自己所要,受世俗红尘所牵绊的的懦弱之人,有所保留。当然,凡事没有绝对性,从这么一个小小的试验,也不足以评定或否定一切。就如现在的他,就是从另一方面,丰富了我这句话的含义,让我又得到了一种新的结论。当时便忍不住在想,如果用这个问题问我爱的人,在他并未曾熟知其中原由之时,他又将会给出一个怎么样的答案呢?!当然,不管什么答案都不重要,因为我爱他,可以什么都不讲究。这就是爱的包容性,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其他一切条件都会成为无条件,所有标准都会失去标傍力量。

 

  “这是人生的真理,”他写,接着:“你为什么一点都不了解,你知道吗?当我需要你的关心的时候,你却总是那么的冷淡!”

  

  “有些东西怕负担不起,所以不敢说太多。”我回。我承认,对于他们公司的员工,我从来都是当作小弟小妹一样的对待,很关心地叮嘱或问候和安慰,可唯独对他,偏偏不提及任何言语。因为,我既然已经了解对方心思,就不想再发出某些有可能会让对方误解的信号,哪怕仅仅是朋友之间再正常不过的关心,我也会极其的小心谨慎。不能百分百保证,绝不误导别人,这是我一贯的原则作风。

  

  “这不是负担,还是你在徘徊……”也许,是身上,背负得太多,明白么!既然知道,为何不坚定一点把我拉出去?让爱更清晰再清晰明了一些,不要被藏在背后模糊笼统的誓言,力气不够难以改变。

  

  “我今生作孽太多,不想再去害人……”是事实,看,受我拖累的人还不够多么?我不想再把他也牵连进,尤其是在那么一个危险的时刻。爱我的人与我爱的人之间的纠纷,最后是波及身边所有人。

  

  就在我这写下这句话的时候,他们的客户过来了,“暗语”到此中断,我收拾东西回去整理文章。这可以说是,我们之间最细致也最深刻的一次交流吧,虽然也只是在笔下,但却有可能比在言语上更有收效。因为人多少出于一种矜持或矛盾的心态,某些事情是无法完全用言语来表述的,但如果用笔写,却是可以有啥写啥,而且还可适当加上一些修饰词,使形容更加形象具体化。也是通过这次交流之后,让我对眼前这个男人,忽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认识。我没想到他内心竟承受着这么多的压力与负担,而这些还与自己脱离不了关系。虽然我早就可从他之前种种言行或多或少了解这一切,可当一切摆在眼前的时候,我还是难免有所震撼了。他爱我,不止一般的爱,而是深爱,爱到一种难以言传的程度,这一切只因他所写最明显的一句话:

  

  “当我想你的时候,我就什么都不敢去做……”

  

  这个男人,他在承受着我无意中施加给他的折磨么?就如我爱的人无意中施予我的折磨,也如我同样在折磨着爱自己的人一样!我们就住在隔壁,天天可以见面、说话、聊天,又不像是分居两地的恋人,若说得相思病也还说得过去,可在这个近在咫尺的环境里,我是真的无法想象。难怪他平时经常过来这边,不用说自是来找我。每次离开公司或出去办事之前,他也几乎都会到我这边和我打个招呼,算是报道一声,感觉却是即便是恋人或爱人,都不一定会细心到这份上呢。想一个人的时候,会什么都做不了,那严重到什么程度?那一刻我甚至在想,他对我的爱,难道也可及得上爱我的人对我的爱,或者我对我爱的人的爱的程度吗?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感情真可以升温到如此之剧烈的程度?为什么,人人都那么容易爱上我,要对我这么一个时间不多之人动情?为什么,明明知道是一个漩涡,还硬要一头跳进去?为什么,我们都得不到解脱?到底,是谁在伤害着谁,谁在折磨着谁,是谁让我们不好受了?!如果说所有一切都因我而起,而这一切又因我最爱的人而起,那么是否这些都应归咎于他的责任?都应怪责于他了!怎么会这样??

  

  当然,这些也是在当时,事后,我却不那样想了。先不说,这个男人那时真假难辨,退一步说真是动情了,我也不相信会用情到多么深刻,像他所言工作生活都影响。也先不说,男人的爱本身就不是唯一性,还可以兼顾很多,不会像女人只一味沉沦这是天性,单就我们相识接触时间不算多长这点来讲,也不可能会达到多么深厚的感情,至于像他笔下所写那样。那么只有一种:是虚假,捏造,或者是,夸张,夸大了很多。也许是有情份所在,但决计不会如此之严重。我也自问没那么大的能耐,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就更改了他的人生。最重要的是,我看他每天为工作忙碌投入得很,没见有什么干扰到会因思念而搁浅。要么就证明想的时候太少了,所以很少见到无事可做的出现。不管怎样,在那个时候我是信了,于是心情更加沉重忧虑,为即将又出现的一段不知是什么缘,而我又该怎么办呢……

  

  我不知道,一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爱情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完满,却让人不知不觉就走入了沼泽深渊!总是找不到往你的方向,却无形中偏离走到别的地方。不能遗忘却也无法隐藏,你究竟要我拿你怎么样?一个人站在这里泪水流在眼里,我应该往哪里走去找回有你的记忆!心中千万遍不停地呼唤你,疯狂地全世界到处在找你。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从没想过会有这么多的无奈,明知道一切都已不可能再重来,我还在死守着对你的期待不愿放开。也许我只能在这里一直地等待,直到有天你会明白直到世界不再我的爱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