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81:林花儿谢了连心也埋
81:林花儿谢了连心也埋



更新日期:2015-09-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就在修改死亡期限后不久,身边又有新事情发生了,自然与隔壁霍经理分不开。我说过,我的事情只有他知道,也只有他最清楚,平时,我们偶尔独处之时,难免会涉及到这些方面内容。他经常会过到我们这边店铺来,为工作或仅仅是消遣时间,亦或其他。他的人缘挺好,不摆领导架子,待人亲切友好,笑容可掬和蔼可亲,而且外表也不错,又有水平有风度有修养,优秀之人士一般都是会颇受女孩子青眯的。我们这边几个女同事都乐意与他交往,一来二往,大家就像兄弟姐妹般熟悉了。有时他便会进入到我们宿舍里面,看看电视,或聊聊天,习惯了,本也没什么。只是,有时候给人感觉也不太好,毕竟是女生宿舍,异性进来总没那么方便。何况,里面摆放乱七八糟的,实在是不好意思,有失女孩子之文雅呢。更可恨的是,他竟然当面挑我们的毛病,不是说我们没折被子,就是说我们的内衣物乱挂,不是鞋子没摆放整齐,就是床上比茅草堆还要乱,一点情面都不留。更糟糕的是,他说得全部是事实,我们没得反驳,只能暗自偷笑。其实,我们也并非那种随意不喜欢讲究更非懒散之人,只是,住的是别人的房子,又不是自己固定的安乐窝,哪有那么多心思整理呢。假如我自己有屋子,我肯定也会很有心情好好装饰摆设,种一些花呀草呀,再养一点小金鱼之类,还要布置得富有诗情画意,让人一进去就能感觉到一种家的浪漫与温馨。可,不是自己的房子,弄得再好又怎样?永远不会属于自己,只会更徒增伤感。

  

  其实,他经常过来这边,我想,这其中还是有点其他因素所在的,与我自身脱不了关系。自从他得知我这一切之后,就经常会动不动在我面前说着,某些只有我能听懂的话语,自然无非就是关于大道理之类,以至于我现在一听到这些话,就立刻条件反射般过敏起来。

  

  “拜托你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提及这些,行不?我就最怕你说这些了。”每次他坐下来,一听他提到“人生”两字,我就会赶紧以此打断他的话,不用说,后面肯定又是长篇大论了,我的确怕自己承受不起。我的语气多少有那么一点不耐烦甚至想要发火的样子,他这才不说了。我这人脾气虽然不差,向来很少对人发脾气,但如果谁真招惹了我,我生起气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人多少还是会有那么一点脾气的,否则那只怕就不算是人了。 

  

  这还不算,还有一点最让人受不了的是,他总喜欢拿一句“以你的能力……”来作开端,接着又是一番“苦口婆心,诲人不倦”,让人听了就怕,听了就烦躁、厌倦的那种。记得有一次,也就是在我刚打断他“人生”大论之后,他跟着又说了一句“其实以你的能力……”。那时,我正在细细品茶,听他这么一说,我差点把嘴里刚喝下去的茶全都给喷了出来,并当即就把茶杯用力重重地放了下来,几乎把整张桌面都给振动起来了,就差没把它给打烂。事后想想,连自己都有点无法想象当时怎会那么激动,有着那么强烈的反应。也许只是因为别人的不理解吧,我都快要死了,为什么人人还硬是要把一个“有能力”的帽子强往我头上戴,张冠李戴地乱来一通?别人怎么看是因为别人不知情,那还说得过去,可他却是熟知得一清二楚,为何也会像别人那样,还要无形中给我平添那么多的压力与负担,以让我过得更不开怀?这算是一个真正的朋友应该有的做法吗?大概也因此,才会让我对他这么一句原本是好意的话产生如此巨大的反应吧。

  

  “不要再说了,再说连朋友都不要做了!!”我怒气冲冲地打断他下面的言语,语气带着一种可谓极其浓重的炸药性色彩,仿如他再多说一个字,立刻就会招来血光之灾,大难临头似的。他大概也有点惊讶于我如此剧烈的反应,虽心有不甘,却是不敢再说下去。只是,他总难免会明知故犯,不经意间又要来他那一套,真的是让人受不了。还记得有一次,他们公司里好多员工都在店铺里,大家在一起闲聊,说到工作上的事情,引用鲁迅先生曾说过的一句话以作激励:“希望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正如地上本没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有了路”,还说什么“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是“但丁”(世界某著名什么家,一时忘了,惭愧)说出来的。我不以为然地笑笑,这些大道理,我也会说,我们谁都会说,甚至说得比他们还要好。所不同的,仅仅因为他们是名人,说出来的话才更具份量,如此备受人重视与关注,而且还几乎无一不成为后人记载与传颂的真理,这就是所谓的名人效应,一切都会因其的身份和地位有所升值。正如明星歌星的签名,如果不是因为他们那浑身笼罩着的荣誉与光环,还会有谁稀罕他们的签名?就如我们,普通人一个,怎就不见有人索要我们的签名呢?只怕签得再多也没人会看一眼,更别说能送出去了。许多东西本质原是一样,只是我们人为性地赋予了其太多的额外含量而已。

 

  “如果我是你,我早就出人头地,不知能与多少能人相提并论了。”他说了一句非常夸奖我的话语,让我很是受宠若惊。

  

  “你就不要再抬举我了,我若真有那能耐,今天我又怎还会在这里混呢?”我笑笑,一种自嘲加反语的味道。

  

  “那是因为你不想出名。”他回了一句,一句可谓说到我心坎里说到点子上的话语,让我的灵魂竟不由自主微微地抖了一下。他怎会熟知我熟悉到此种程度?那一刻,我不得不认同他的这句话!的确,我承认,如果自己愿意努力并用心去做的话,我也相信自己的未来一定不会是梦,不敢说前程似锦或鹏程万里,但至少应该可以超越今天的生活层次。说自大也好,说不自量力也好,反正我从来都不会看低自己,更不认为自己就比别人差。可为什么,我还是选择并甘愿于这种生活方式,而不再去谈什么奋发与掘起呢?除了不想让自己陷入一种追名逐利的世俗纷争之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不想让自己成为一个不平凡的人,尤其不想成为一位名人。一个人物质越富裕,精神世界就越贫穷,两者之间绝对是成反比例关系,而当我们的精神变贫乏的时候,其实无论我们创造得再多,也是无法用这些东西来填补心灵空白的,所以我们同样得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快乐,甚至只会演变成为一种堕落与麻醉,更加没得好过。那么我又何必还要让自己再跳入另一个漩涡之中,让生命显得更加的苍白与无奈,甚至是更深一层的迷惘与悲哀呢?我觉得这样就好,真的,我很知足于目前的生活,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我曾经是想过,可以与一个心心相印的知心爱人,远离尘世喧嚣,与世无争,就这样平静地度过一生,就是我今生最大的愿望。可如今,我知道不可能的了,那我就更加不会还再去追求那些表面虚浮的东西,让自己过得如此之疲惫与无奈,到最后同样得不到什么,也带不走什么,只会让自己生活得更加身心交瘁。也许这世上会像我这样想的人太少了,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在这个如此之现实与残酷的社会,所有一切都会慢慢被磨灭掉,包括人一些真性情里的东西。但,我依旧愿意“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绿翁,独钓寒江雪。”也许就是在那最后一片雪花落下的时候,我想,那应该就是我这份情最后的归依了吧。

  

  言归正传,这次,他过来了,自然也少不了其中内容。那时卧室就我一人,另一女孩常会下班后出去,我多是呆在宿舍里。相对来说,就有了一个比较自由的谈话空间。多数情况下,他说,我不作声,因为我总觉得他一点也不体谅我的苦衷,而只会拿他心中一套想法来定义我,这多少让我有点失望无论是站在一种什么角度。

  

  “你一点也不理解我。”终于等到他慢悠悠道完,我才得以插话回道,一种漫不经心甚至有点心不在焉的感觉。我不敢再对任何人寄予希望。

  

  “不,我理解你,正是因为我理解你,才说这样的话!”他用一种非常肯定的语气否定了我的话语,并继续解释补充,意思就是说,我现在是在麻醉虐待自己,还说他以前也是这样子,后来又是怎么样慢慢走了出来,总之就是劝慰激励之类。我承认他说得是很有道理,可,那又能怎样呢?不错,我就是在虐待自己,虐待这条生命,反正这个世界上都没有人会疼我爱我,没有一个地方可收留我,我又还须谈什么善待与珍惜呢?又有什么作用?死快一点就最好,早死早超生!

  

  “你知道吗?我把你当知心朋友,生命中知己那样的朋友!!”我在他面前特意强调了这么一句,言下之意就是,如果连你都不懂我,不理解我,又还有谁会明白体谅我呢?

  

  “你知道,我把你当什么吗?”他没有针对性回答我的问题,却反问我,轻声略带温柔的询问。

  

  “什么?”我抬头正视他,用一种近似于迷朦的眼神,语气中带着一种懵懂与无知,仿如涉世未深的少女。

  

  “我把你当老婆。”他用双手抓住我的肩膀,低头俯下来在我耳边轻声说了这么一句,很轻柔细腻的声调。那一刻,我忽然有点呆住了,竟无法把平时的他与眼前的他联想到一块,瞬间有所陌生起来。我用一种有点怀疑与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他,进而转化成一种微微的叹息。唉!这个男人,他对我有爱吗?我不敢确定,但我知道,他对我绝非普通朋友那么简单,从一开始我就有种预感。女人在感情方面总是最敏感的动物,他心里有可能在想些什么,又怎逃得过我的眼睛,只不过是说不说破与挑不挑明的问题而已。女人的处理方式则多是沉默,或装作看不见,故作糊涂,这就是最好的方法。有些东西只要不揭穿,不晾在阳光底下,就永远都能保留一份坦然与洒脱。而一旦过渡到白天,很有可能见光则死,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都是放之四海皆适用之的真理。

  

  那一刻,让我想到一首歌,谢霆锋的《你不会了解》:可是真爱就在眼前,只是我们是否看见,所以抓着你双肩看着你的双眼。那场景,那情形,不就是这样吗?一个被爱伤得,失去了爱的能力,变为木偶发呆没有活力,甚至感受不到生命气息,已经不会挣扎努力在,等待着埋没灭亡。一个,想要挽救拉出,却无法唤醒让振作起,于是那么激动那么焦急,想要让明白过来,和自己一同创造一个明天未来。这个男人,他是想要摇醒我吗?我看到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很难过,为我的消沉沉沦一蹶不振。我是真的让他心疼了吗?他对我是真心的吗?可是,他为什么没有去做呢?他原本就是可以唤醒我拯救我的,只要他多花一份心用最真的心来对待,就一定可以慢慢融化感化让我醒过来,会哭会笑开始有生命活力地活着,而不再是一个活死人没有表情心已麻木。他如果真的是爱我的话,就应该会那样去做,而不是仍然在欺骗隐瞒的情形下说爱字,那未免就太没力度了吧只会成为笑话。那时还自大地以为是对方的宿命,事后想想自己才是最幼稚可笑的那位呢。

 

  然而,尽管我内心早有所心理准备,如今这话从他口里说出,还是让我大大地吃了一惊,确切地说,我没想到自己会在短时期内,在他心目中占据到如此之高的位置。我知道,“老婆”这词眼,不是随便可以叫出口的,正如我们不可能随便管某人喊“亲爱的”,除非有那么一种感觉,一种如此熟悉亲切仿如前几生世就曾深深相爱过床边共枕的夫妻一样。就如我对真爱男人,明明(曾经)是我的领导,我的上司,我是完全没资格也不应该用“亲爱的”这一词来称呼他的,可我就是可以叫得出来,没有一点别扭与拗口,仅仅也因那么一种仿如隔世姻缘再续的感觉,说来是如此顺理成章。难道眼前的这个他,对我也有那么一种,“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吗?正如我对自己所爱之人一样,也就是因为有了那么一种感觉,注定无法走开,哪怕只是匆匆的一面,却已足以在人心底里刻成永恒,再也挥之不去。我们任何人都无从抗拒,不管你是相信还是怀疑,是有心还是无力,却丝毫改变不了任何。

  

  “老婆”这个词,爱我的人也是如此叫唤我的,那是发自内心真正的爱,那么这个男人呢?在当时我也是深信不疑,可在事后却不那样想了。还是一如前面,这个男人后面举止都推翻了他此前所有言论。我真的不愿去相信,这些真的会是造作出来的,只是在演戏,却演得如此逼真难分。我宁愿就是我误以为的,让我想想是多么的温馨甜蜜,心里迷醉。可那也只会让更心碎,因为如果真是真的,而最终不能一起有完满结局,岂非更心痛?是不够勇气么,还是原本就只是戏,所以收回也只是在随时。尤其是想到,身边睡着一个女人,却叫另一个为老婆,这不是很荒谬么!男人的感情,就是如此之轻浮与随意?当一切结束后我回想这一切,真的无法去连接拼凑起来,每一个是实景还是幻景,是不是都只是我想象的,是不是真的都只是一场戏,是不是真的就从来没有过真实,谁能告诉我?难道,我真碰上世上具有如此演出才能,最老谋深算的男人?!我还是不愿意去相信,可同样也不能说服自己去相信,这种心情真是难受。属于你自己的经历,可你连个定义都没法下,甚至于是虚是实都分不清。

  

  于是,我便忍不住加以联想起来了。他该不会也是对我一见钟情吧,难道从一开始,在我未曾告诉他这个故事之前,从他曾无意中在纸上教我写字时写下“王梦诗我爱你”开始,他就已经爱上我了?或者说甚至更早,在见到我的第一面?我曾很想追问他一下,但转念一想,却是放弃了。事实摆在眼前,不是去追究的时候,而是面对的问题。由此,我倒是开始有所回想,当初我是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工作的呢?可以说真的很偶然,也可以说很必然,如果硬要与他联系在一起。其实我从横岗过到罗湖看工作也有好几天了,都没留意到合适的活儿,几乎就在我不再抱希望要放弃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的那么巧就撞到了这间店铺里来。那时是从未想过会到这里来上班,也许是为了方便参拜佛祖,加上时机已刻不容缓,才那么急于搬出去。当天,我回去把文章整理了一下,第二天便决定搬过来。事后想想,莫非这也是一种缘份,注定我又得与眼前这个男人产生一段情缘?亦或这也是上天的一种安排,他的到来只是为了拯救一切或改变些什么?然而,又可以吗?能起到作用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相遇相识了,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人类,在种种非人为可操纵的人生际遇面前,往往是显得很力不从心的,不管你是面对还是躲避。

 

  其实,仔细回想一下他一直以来的言行举止,也并非一点眉目都没有,或者说,早有预兆可言,只是,我还是稍微笨了点。他经常会在人面前直接用“亲爱的”一词来叫唤我,给人多少有那么一点肉麻的感觉,可在他叫来却是如此自然,我想,那也许就是某种感觉在作怪吧。记得初时他经常用“王总”来称呼我,这让我听了很生气也很不自然,这不明摆着给人一种挖苦的意味,我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打工妹。后来我曾郑重再三在他面前挑明,声称他要再继续这样叫就不理他了,他这才开始改口。他问,那该叫我什么好呢?我说,随便叫我小王或阿诗都可以。我一般叫人都习惯叫最后一字,亲切一些。当时就想,不就一个称呼而已,需不需要如此严肃与认真。然而第二天见面,他却跟我说,他昨晚回去足足想了一个晚上,应该如何称呼我,最后觉得还是叫我阿诗的好。我有点想不通,一个男人,叫唤一个女人,那么讲究与刻意干嘛呢!还有,他经常在我们写字的时候,到处写满我的名字,用不同的字体与笔迹。自然,旁边也少不了他的名字,他总是把我们两人的名字写在一起。后来有一次我才无意中听他提及,他为了把我这个名字写好,足足练习了很长时间,难怪写得如此之好啦。当时听了,第一反应就是很想笑,为了写我的名字还要特意练习,是不是太夸张了点,目的是为什么。这些,是否都在召示着某些潜在信号呢?他所说这些,在当时我都是不需考虑就相信的。如果不是事发之后,我永远不会有那么多揣摩有这么多复杂的心思。是他的言行不一让人难以置信,是他的所作所为在敲碎他的诺言。

  

  我的衣服着装,他总是最注意的。每次我穿一件新衣服,他几乎都要瞪着看上好一会,并一定要发表上几句言论,那情形就如观看时装表演一样,比那些裁判还要有水平。更让人受不了的是,我的衣服哪里稍微有一点灰尘或碰脏了,他总会第一时间发现并告诉我,而我自己却是不知检查了多少遍都不曾发觉,这有时会让我很不好意思。女孩子,总是很讲究面子的人,谁也不希望被人看到自己失礼的一面,那岂非有损形象。他也未免太细心了点吧,感觉却是比爱人或恋人之间的关系还要亲密。我的手不小心刮伤,被蚊子咬了,手上到处是伤痕,他也总是经常追问,让我怀疑我在他眼中是不是成了一个古董,整天都在他的研究范围。还有我喉咙不舒服,说话声音有点变了,他也能第一时间觉察出来,问我是不是感冒了。那感觉,甚至有点如《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中最爱我的人一样,似乎比他还要细心体贴入微。那,算不算一种心疼呢?真的,如果这些都只是表演,我真不能想是什么样的人才可做得出来,能做到那么细致周到样样兼顾。他需要如此费尽心机博取我的好感或掠夺芳心吗,在我身上无利可图只会成为负担拖累,如果纯粹只是为色就我这病弱之躯随便在哪找个都要强于,至于要用心到这份上演出久了也会累的。更让人无法想象的是,当我心情不好,情绪稍微有所欠佳之时,哪怕我再怎么掩饰与强装笑容,他也能看得出来。记得有一次,我有心事,沉默,不作声,也没多说些什么,只是在面对他的时候,眼中流露出一种欲语还休的感觉。找不到人可以诉说,包括在他面前,也只能是用沉默来交流。可就在我转身洗碗的时候,他跟进来,问我怎么了。我笑笑,没什么呀。他硬是低下头来瞪着我看,仿佛不把人看穿势不罢休似的。

  

  “我没哭,看什么看?!”我没好气地应了一句,哪有这样子看人的。他经常会叫我不要哭,哭多了不好。其实我很少哭,就算会也绝不让人看到,在他面前更不会。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要这样说。也许,他只是知道我内心的苦楚和伤痛,无以言传的辛酸。他大概又以为我心情不好,想要哭吧。其实真的没有,我却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述心中感受。

  

  “我怎么感觉你今天和平常不一样,怪怪的。”他说,用一种暗含询问的语调。

  

  “有什么不一样呢?还不是那个人!”我淡淡地回答。

  

  “总之,就是感觉有点不对劲。”一种模棱两可的说法。

  

  “好,那你倒是说说看,我到底哪里不对劲了?说呀!”我斜靠在墙上,双手环抱胸前,眼睛正视他,不容回避的态度,带着一种有点挑衅性的口吻反问。这次轮到他笑笑,却是不说话。说真的,我也很是纳闷奇怪,我只是少说了点话而已,为什么人人都以为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人人都追问过不停,就连一同上班的女孩也不例外,包括他们公司里的员工?我还不到什么明星、歌星的份吧,一言一语一举一动会产生多大效应。我确是有心事,平常表现出来的,就不是真实的自己。而那些心事,是无人能懂能解,就只能一个人默默收藏累积。也许正因为平时掩饰的太多自己,以至当展示真正的自己,反让人不能相信有点难接受。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让性情变化,事实是我一直都这样,只是刻意掩藏不让看到,那些伤感哀怨。

 

  还记得,4月1日晚上,当我对他提起关于我的事情之后,那时天气还处于严寒之时。第二天早上他过来吃早餐时,伸出手来做出一种要握手的姿势,出于一种礼仪,我回应了他。然而他捉住我的手却是没放,并说了一句,你的手怎么这么冷?我猛地把手抽出来,淡淡说道,我向来都是这样子的了!事后想想,他其实可能是为了验证我当晚所说的话,即身体不好,特怕冷。大概从那时候开始,从得知我的故事以后,他在心中就对我萌发了一点感情因素在里面吧。或者说更早一些,否则当晚我呼他出来,他不可能会把身边人和事晾一边,第一时间就打车回来见我。除非他心里有我,是不可能会对一个人的事情如此着紧。还有那次,我从叶生那里逃脱出来给他电话,之后在店铺里相见,可见他也是第一时间,把手头事情处理完毕就匆匆赶了回来,只为履行对我的承诺。我想,他心里是在乎我,有我,才会关注我的事情。当然这些也是无从验证是否真实,只是当时确信了。我发觉,当你对一个人失去信任,所有事情都会让怀疑,哪怕就是真实真心,也会被质疑份量消减。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正如他那么在意我的一举一动,正如我一有点不适他都能立刻察觉出来,正如我心情不好即使不说他也能感受体会,正如生日那晚吃米粉的时候,他竟细心到帮我拔开额前的头发……

  

  这种种迹象岂非都在表明着一样事实,这个男人可能爱上了我,才会产生这种种反常而又再正常不过的行为。因为,爱,就是一种本能,一种不需任何造作随意自然流露出来的东西。当我们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不用任何人去教去说,自然而然就会知道该怎么去做了。就如,当一个女人成为母亲的时候,即使再年轻再幼稚,也会成为一名合格伟大的母亲一样,都是一种本能在起着作用,不容人可抵制和抗拒。而爱的本能,有时甚至可以超越人性的本能,能让人做出种种连自己都无法说清不可思议的事情来。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人在真正爱过之后,会忘了自己,忘了身边的亲人朋友,忘了所有一切,甘愿为了对方不遗余力地付出与牺牲,甚至可以抛生与死,其原因也正在于此。正如我对自己所爱之人一样,我从来都无法给自己的言行下一个很合适的解释,无法言清这一切的一切,现在想想,那岂非也是一种本能的推动,促使我们下意识地去做了,无需任何理由和条件?不止如此,更可怕的是,这种本能往往可以把一个人的灵魂也给掠走、侵蚀、摧毁,这也是为什么陷入爱河中的男女,多数都会变得有点神经兮兮、昏头转向、稀里糊涂的原因。我们竟然连方向都分不清了,除了在其中辗转争执徘徊,却是怎么也走不出这张情网的束缚。当然,这也是当时,事后,我再也不敢那么确凿万分地说是爱了。是对方的言行举止前后不一,我不知道我该相信我看到的,还是心里冷静分析理清过后的。前者是正面,后者是负面。前者是想要,后者却让难受。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不知是应庆幸还是悲哀。如果说这个男人对我真的有爱的话,那么岂非又在预兆着另一场“孽缘”的上演?我又开始在害人了!而更重要的是,我同样没能力改变这一切。爱上一个人,就只是一种感觉,一种前世今生相遇瞬间便可消融一切的感觉,一种守候几生世蓦然回首处惊觉那人就在身边的感觉,一种在你即将要放弃心灰意冷之时忽然黑夜里升起一缕阳光的感觉,一种在生命尽头始发现人生的真正目标,才知道自己一生所要所真正找寻的是什么的感觉。这种感觉非人为可操纵与更改,我们无法改变自己对某人的感觉,同样也无法改变别人对自己的感觉。正如,我对自己所爱那个人,只一瞬间,便在我生命定格为一道挥之不去的风景,那便是宿命。相信也罢,不相信也罢,这就是宿命的可怕之处,我们无从抗拒。而最可悲的还是,上天给我们安排了不一样的宿命,对象都不是相互的对方,才会造就了红尘中这么多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我们,注定躲不过红尘中尘缘的捉弄,逃不过背后那一双命运之手的掌控。我也是想像得夸张了,对方才没可能有多么的情深,甚至是不是都还是个问题。事至如今,我已无法去印证了。

  

  记得他曾说过,可以接受我的一切,还说到时有条件了,帮我把小孩从家里接出来,我们一起好好过日子。他甚至连我未来工作上的事情都给安排好了,说到时让我到他们公司里做文员,当然,我不工作也可以,只要我喜欢。当时我几乎是想都不多想,就给了他一个否定的答案:“那是不可能的事”。因为,我去意已决,根本就没想过,还怎么改变目前的生活。他所谓的,可以帮我安置小孩的承诺,于我而言也可谓毫无意义可言。如果我还有那份心带小孩,我是可以考虑和他组建一个家庭,好好生活下去。虽然我们彼此的感情婚姻都很复杂曲折,重新组合的家庭必定也不那么容易经营,注定会有更多的艰辛与不易,但我相信,只要彼此“用心”,就没什么跨越不过去的事情。我相信自己,更相信真情的力量!然而问题是,我的心已经死了,不想理会世事,包括小孩也不例外。退一步说,即使他能让我和小孩过上安稳平静,甚至是富裕奢侈的生活,我也不稀罕,那些于我而言比泡影还要泡影。我不知道他心里会抱什么想法,可我知道,有些东西我背负不起。这一生世我已经走得够累的了,再也不想给自己平添那么多的压力与负担了。我不想任何人再介入我的生活,同样也不想自己介入别人的生活。我只想平静,平静!走完,生命,最后时光……

  

  蝴蝶儿飞去心亦不在

  凄清长夜谁来拭泪满腮

  是贪点儿依赖贪一点儿爱

  旧缘该了难了换满心哀

  

  怎受的住这头猜那边怪

  人言汇成愁海辛酸难捱

  天给的苦给的灾都不怪

  千不该万不该芳华怕孤单

  

  林花儿谢了连心也埋

  他日春燕归来

  身(心)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