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61:死亡日记意外情遇
61:死亡日记意外情遇



更新日期:2015-08-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生活,似乎总会在不经意间让人措手不及。正在我一心筹划离去之事的时候,人生的际遇却不曾停止。很快,又有新事情发生了。

  

  隔壁那个房产经理姓霍,我们便开玩笑称之为“霍大侠”,听来很是有声势的名字。他依旧常会过我们这边走走,和大家一起谈天说地。如此渐渐熟悉,可以称之为朋友吧,如果不算高攀的话。他是一个表面给人感觉成熟稳重的男人,话不算多,却是深刻明了,一看就是有水平有文化有素养之人。感觉他也应是个有故事的人,从他与人交谈的话语中,暗含深度。我自能领会,但却不说。有些东西尽量不去揭晓就最好,知道得越多越不安全。我想,如果他有什么心事,我应该可以明了。就如,他似乎总能看穿我的心事,尽管表面上我是如此乐天派。有一次,我在吃饭,他过来,坐同一桌。不知怎的,他竟然说我哭了,说看到我眼里有泪水。我笑,你该不会是眼睛如此之近视吧。他却不接我话,依旧说着什么不要哭、哭多了不好之类的话语。事实上我那时真的没有流泪,虽然平时眼里常会蒙有一层水雾,但那个时候的确没有。我不知道他为何会如此一说,是无意,还是刻意,亦或暗意?也许,他也应看得出来,我也是个有故事的人,有种同道中人的感觉。

  

  看他每天为工作忙过不停,我故意用一种嘲讽式的口吻询问道:“你的目标是打算赚多少的钱才算够呢?”这话,我曾经很想问一下,让我为其痴为其狂的那个男人,可最终没机会,而到现在更没必要。人的欲望,永远是一道不可填补的沟壑,不是吗?像他们那种有钱人,是永远也不会感到知足的,也就永远不会考虑改变人生线路,转向其他。只是,想不到的是,这话,我怎会无缘无故用来询问一个刚相识不久的陌生人,一种说不出的感慨油然而生。

  

  眼前的这个他,笑笑,故作神秘地说道:这个,不可以告诉你。我心想,不说就不说呗,与我又没什么关系,更不会打劫你。说真的,我有时会是很看不惯那些有钱人,像一台机器,没血没肉的机器,机械而忙碌地运转。我讨厌这种生活方式,实是一种束缚和累赘。当然,这不代表公众见解。人各有志,焉能苟同?!

  

  后来聊着聊着,就谈到了关于感情生活人生的大道理,始觉是不是扯得太远了点。那时,旁边还有一同上班的另一女孩也跟着附和,可能都是有感而发吧,以至于我也忍不住被牵引有点进入了戏里。当我蓦地意识到自己实在说得太多了点的时候,赶紧止口,转换话题。我说,你说话可能太深奥了点,一般人听不懂。并试探着询问,大概也是有着不寻常的人生经历,语气中不自主流露出一种渴望了解的兴趣。他没躲避,表示认可。也可能受我影响,他欲语还休似地想要叙说某些东西,但最终以一句“你还不是我的知己”嘎然止住。我明白他的意思,可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欲打破沙锅问到底:说一下也无妨呀,反正又不会有什么影响。也许缘于一种似曾相识,也许缘于我的真诚,就这样,他开始和我说起了他的以往。至此我也才得知,他和自己一样,有着一段失败的婚姻,有一个十岁多点的儿子,还有一段非常沉重曲折不幸的人生历程。

  

  他是七十年代出生的人,比我足大上有十年。当然看着可不年老,相反是成熟男人的风味。从学校毕业出来不久,在家人的撮合下,结识家乡一女孩,彼此感觉不错,很快便登记结婚了。后在慢慢相处中,始发觉性格不合,沟通不到一块,感情渐渐分离,最终因一次大闹矛盾,冷静过后提出离婚。女人也同意了,但为了小孩着想,维持一个完整的家庭,他们分居未曾正式办理离婚手续。再后来,他过到广东谋求发展。期间从低微开始,做过很多工作,饱受生活磨难,又遭遇种种不测。先是眼睛受伤几近失明,治疗许久才算康复,尔后又出车祸,昏迷好几小时后醒来,大难不死。如此几经辗转,每次当他的事业处于起步阶段,相当于又前功尽弃,从头开始。而且,因经济上的消耗,大大加重生活负担。也因此,他的奋斗之路才会那么漫长。但他始终不曾放弃,不向命运低头,最终靠着自己的慢慢摸索与努力,取得了工作出色的成就,从一个普通的打工族,直成为了现在管理好几家房产中介的经理。然而,在他的事业处于辉煌时期,感情却屡屡受挫。在深圳,他曾认识一女孩,比他小十几岁,两人相爱同居,只是未领结婚证。该女友曾和其前妻在电话里交流过,前妻很明确地表态,如果他们需要结婚,可以随时回去办理离婚手续。感觉此女人做得还是比较大度一点,不像有的女人大哭大闹,要生要死,实在不应该。然而,他们并未走进婚姻礼堂,途中又有问题出现了。事实上,他自从出过一次车祸之后,就留下了一种“后遗症”,在晚上熟睡之后便会显现。当然,他自己并不知道,但是女友发觉了。女孩毕竟还小,青春可贵,考虑到以后有可能会拖累自己一生,便想到了分手。她不好亲自开口,而是让其父代以婉转表述。他表示理解,她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他也不想因自己担搁她,所以他愿意放她走。五年的感情,女孩从未做过家务帮他做过饭洗过衣服,全都是他一个大男人招揽了。他也许是爱她,还是当她是小孩子一样地疼惜纵容,总之他对她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呵护。但最后,还是无法拥有,别人飞走了。他说,他不后悔,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他对我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语气非常平稳,也很简洁,听不出有何伤感和难过之色。说真的,他的故事让我有所动。真的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人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啊!在我们不断为自己的际遇而有所抱怨的时候,想想那些比我们更不幸的人们吧,其实我们还不算是最不幸的那个,应该感欣慰的了。

  

  这些话,在当时我可是深信不疑,但在我重新整理时就不一样了。因为,后面让看清为人,有多么的虚伪甚至是卑鄙。男人为了获得另一个女人的芳心,是可以编制出很多动听言语的。当然我没说他对我会有点什么,但这种事例在男人身上是很通常演绎是事实。我不想说他说的这些不是真的,因我不想把人性想那么坏,更加对不起别人所言是真的不幸的人生。但到多年后回看文章,我已经是不知该相信还是不信了。是不是也只有当事人知,怪自己把给别人心目中的良好形象给破坏掉。但不能不说,我真有点羡慕甚至妒嫉他口中所言那女孩,她怎么就那么好命能获一个男人如此的爱?为什么自己就是遇不到!也真应了前面所言,坏女人遇到好男人而好女人却只能遭遇坏男人,正负效应反面教材。

  

  我没想到,他也会有一段如此沉重复杂的人生经历,但我也能从自己的阅历中读懂他这一切,尽管他并不曾表露过多些什么。说真的,我也很钦佩他,这份勇气洒脱淡然,对对方的理解与宽容,并非人人都可做到。多少有点替他鸣不平,他付出了那么多,却换来这样的结果,为什么真心之人的追逐总是换不来最好的回报?换不到完美的结局!也许,生活本就无所谓公平可言,我们每一个人又岂非不是如此?永远都与公平一词见不着照面。公不公平,只要自己退一步,其实就是公平。正如朋友那样,再见亦是朋友,如今依然保持联系,依然为未来努力,对生活抱有美好的希冀。单凭这一点,我就自愧不如,应该向他学习。但想,我是永远做不到,与所爱之人做不成情人做朋友,我是说如果对方允许的话。那我还是宁愿做陌生人的好,没那么伟大对于一个爱着的人只当朋友看待,除非自欺欺人不愿承认。什么都不知道也就无所谓伤不伤心了,天天面对却又不能去爱,那多难受简直就是煎熬受罪!我不知道,是不是男人都有这么大方与大度,我们女人是不会的,转身之后恨不得一干二净彻底消失。或许那也只证明一样事情:男人永远都比女人放下得快,所以能从容坦然面对。女人永远是最放不下,就只能选择逃避最好的遗忘方式。

  

  话闸子一旦被打开,便有了许多可谈的话题。闲谈中得知,他有好几兄妹,个个都是在政界或商界上有头有面的大人物,都在深圳这里买了房子,安居乐业。他说他很羡慕他们,感叹自己跟不上他们的步伐。我心想,身边有那么多重大“关系”,想要成就还不容易?随便一个帮一把出点钱就行了!不像我们,没有任何背景后台更没关系可依靠,什么只能靠自己成功是那么遥远缥缈的事情。人与人真是天生就不公平的,出身不一便导致了一生的命运与历程不同。如此说来,他应该也很有能力帮到我才是,事实是,他也根本帮不到我任何。当然有可能是我给予不了,或者原本就是无心,总之他们的优越与条件是用不到我身上了。

  

  我表示,自己不向往他们那些名人的生活方式,权势越大,金钱越多,压力越大,工作越忙碌,生活越不得轻松。当然,这些在他看来想必是理解不了的。他们毕竟也算得上有权有势的达官贵人,是很难体会到我们平民百姓,“知足常乐平淡才是真”生活方式的可贵的。不过,经过这次谈话,对他粗略了解之后,我内心忽然萌发出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这让我感到兴奋,我知道,我也得开始有所行动了。

  

  生活照常运转,转眼几天过去。4月1号那天,我特意给他电话,问有时间吗?请他出来喝茶。他说,现在一亲人那庆贺生日,不在公司这边。我问,大概什么时候回来,我是真的有事找他。他便叫我十点钟给他电话,我说好的。其实心里却不是很相信,也没抱多大希望。像他同样也是整天为工作忙碌不停的人,会有几分把我这个也许还说不上朋友的事情放于心,又会有多少时间腾出来给我呢。不过转念想想,既然他说了,自己也答应了,到时遵守承诺就是了。结果怎样就怎样吧,反正也强求不了。

  

  回到宿舍,依旧写文章。一边写一边看表,还差十几分钟就要到十点了,但我却不急着出去打电话。就在这时,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是他来了。原来,他是特意来找我的,比我还准时。期间,我再三确认他到底是不是真有时间,我并不想担搁别人工作。他说有时间,又说什么刚刚是因为……明天还得……磨蹭了好一会,才让我明白一个事理:他的确没事,的确有时间。我便说,那还站着干嘛,赶紧走呀。这才出发,一路上,不断开着玩笑:

  

  “唉,考虑到你是一个经理,我不可能带你到快餐店里去,自然得挑选一个高级一点的场所,才衬得起你身份,只得破费了。”

  “你跟着我走,就不怕我把你给拐卖了?”

  “你可不要太相信我了,其实我这人挺坏的!”

  ……

  

  他说,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我不应该如此说来。是吗?只怕在有些人眼里就不得,就如这个所谓真爱的男人,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不能靠近更别说并排。我不知道他又会例外么,他也是有着比我高身份地位与能力的人。

  

  他说,他怕的话就不会跟着来了,即使会也是心甘情愿。他这样的说法却让我不安,是否有种暗义呢。大家并排走在一起,似乎我并没起带路作用,可在分岔路段,他却能刚好走上我所要去的那条路线。不知这纯属巧合,还是一种不约而同,亦或其他什么。一边走一边闲扯,仿如一个老朋友,一点都不陌生。

 

  转眼,到了附近一个名叫“星咖啡”的西餐厅,正是我所要去的地方。他问我以前来过吗,我否认。那你怎么知道,无意中发现的呗。其实,是我刚才特意在附近转了好几圈才找到,目的是为了制造一个良好的谈话氛围。不想直说,是不想让误解。

  

  进到里面,在靠窗一张桌子坐下,顺便可以看风景。开始,他是和我坐同一椅子,我便叫他坐对面去,方便说话。他不是很表示认同,说坐哪都一样,也许他只是想与我亲近一点。我坚决不让,硬是要推他过去,并说下次我可以听你的,但这次你必须得听我的,他有点无可奈何的接受了。这情形,好像有点不像普通朋友,反成恋人般打情骂俏,不知会不会又是种错觉。

  

  叫了一瓶“长城红”,加雪碧和冰块。他那时在打电话,摆摆手,意思叫我不要喝酒,他刚才陪朋友喝了许多。我说没关系,喝一点,我请客。西餐厅里,不喝酒,岂非太可惜了。要死了,也得讲究享受嘛。

  

  倒了满满一杯,举起,我非常严肃认真地说了一句:“喝完这杯酒之后,你必须得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请求。”也许是我过于慎重的语气,让他感觉到一丝不安或是不习惯。他说是朋友,就不要说什么请求,太见外了点。

  

  “可关键是,这个要求似乎有点过分,甚至是有点无理,于你而言,我自己都觉很不好意思!”我补充道。

  

  他说,没关系,只要他能做到的,就一定会答应我。他如此之肯定的回答让我欣慰,他是一个很能用言语把女生收服的男人。

  

  一杯酒一饮而尽,我的要求是,请他为我,关一个小时的手机,因为,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言说,不希望会被中途打断。他本意是说关不关都无所谓,我却非得他关,反正我也只占用他这一个小时时间。他终拿出手机,当着我的面关上,并把手机对向我,以让我确认。他这个小小的动作,让我有点感动。并非每一个男人都会如此之细心的,最怕是不纯心误导女人。

  

  “如果你因此损失了一单业务,可不许找我算账哦!”我开玩笑道。

  

  他笑笑,说我言重了点,没那么多的问题。其实我知道,在他心目中,那些应不甚重要,有些东西不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当然,我为什么要他关机呢?因为,我已经准备向他讲述这个故事,我一生的人生历程,主要就是这篇小说所写的情感故事。因为,我需要他帮忙,以他的身份地位和背景,他完全有能力帮我达成某些心愿,如果他愿意。当然,我为什么唯独会选择告诉他呢?如果不是那天,他和我所说的情感婚姻和家庭,如果不是缘于同是天涯沦落人,我是绝对不会向旁人透露任何,别人更不会听懂和领悟。鉴于以上,他,将成为我现实生活中唯一一个面对面叙说故事,揭露一切事实真相的朋友。

  

  我首先问他的第一句话是,你怕死吗?他说不怕。的确,经历过太多大风大浪,历经生死波折的人,一般都不会惧怕死亡的,我相信他和我差不多。继续:那,如果你身边有一个朋友将快要死了,你还敢不敢与之相处?他说会,没什么可顾忌的。我直接问,那如果这个人是我呢?你相不相信?他瞬间也许有点转不过神来,大概以为我在开玩笑。继续:是真的,不是骗你,我的时间已经不多。我的人生比你还要更曲折不幸,无奈和悲哀。我也有一个小孩,你相信吗?这说来是一个有着几个世纪般漫长的故事………

  

  于是,我开始慢悠悠地道来,阐述,从家庭出身到小学到初中到高中,从爱上老师离家出走到回校又退学,从出到社会历经坎坷到情感种种波折,直到现在目前生活和最终选择……由于故事所涉及内容实在太多,时间跨副太广,我只能尽量精简,一语带过,以让他了解事情的大概。然而尽管这样,我还是曾无数次被他打断。在这之前我曾说过,让他听完这个故事之后再发话。但有可能是我语言组织能力不够强,也或者过于急于求成,又加上心情难以平复,给人有点拖泥带水的感觉,讲得时间实在太久了,他等不及。在决定说这段沉重的人生经历时,我以为我会泪流,心里也的确想要哭出来。正如他一开始所言,他说不希望看到我流泪,他就知道事情不简单。我也以为自己会忍不住,落泪。然而奇怪的是,我竟然没哭,甚至还夹杂着笑,一种凄楚的笑,比哭还要更让人纠心的笑容……有时想想,我怎么可以有那么多幽怨的情绪啊,总会不自主牵动别人的心弦。

  

  当我终于很艰难断断续续说完这个故事,瓶里的酒也快喝完了。他总会在某个适当的时候举起酒杯来和我干杯,也许是为了缓和我的情绪,也许是以此来代替言语,也许他怕我会真的哭了……他真是一个很细心也优秀体贴入微的男人,样样也谓是符合我标准且也有足够能力照顾养活我,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也没最终会走一块结束这悲哀,甚至还要更加加重心灵创伤折腾生命又是风波不断际遇不停。他也如同东莞认识男性朋友,我们在一起同样可以撑起很多希望,因我们都离异有儿女至少在婚姻上会让看到幸福的所在,即使是失败离婚也还能重新开始再次找到爱的家园。这一切又只是个错误的开始错误的结局,碰到的好男人再多却都是不可以在一起,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安排与捉弄?也许是我不配,活该遭老天摒弃找不到幸福!

  

  说到最后,我像是总结似地说道:到现在,你应该可以体会,我为什么会选择这份工作的缘故了吧,并也能理解我为什么不考虑换工作的原由了吧!因为,我快要死了,所以在哪做事都一样,不想给自己那么多压力与负担。还有,我也告诉了他选择到这里来的原因,只因这里有寺庙,我要在佛祖面前忏悔与属罪,并为身边的亲人朋友祈福。

 

  末,我要求他帮我的事情是:一,看在一条历经磨难的生命的份上,帮我找一种叫“安乐死”的药,让我安静从容地离去。二:看在一条无辜可怜受牵连的小生命的份上,帮我小孩找一个好的人家收养。三:看在一个临死之人的份上,帮我找寻两位生前好友,完成我生平最后的遗愿。不用说,第一个要求就惨遭拒绝,他的理由是:如果我这样做,岂不是相当于谋杀,把你害死?又有哪个朋友会这样做的呢!这话,其实在《网络情缘:我是水你是…》故事里也曾对某人提及,对方也是这样认为,坚决不予以相助虽然是有那能力。我最怕的就是他也会这样想,为什么他也如别人一样的想法?我说,你是可以不帮我,可却无法改变死亡这个事实。你肯帮我,只是让我少为此操一份心,让我在生命最后时刻能过得好些。你若不帮我,同样改变不了什么,只会让我过得更不好,可结局却是一样的……道理,我说了很多,然而任凭我怎么解释,怎么恳求,他就是不肯答应我。不仅如此,还不断地在一旁加以开解、劝慰,又是对生命对亲人不负责、不应该不值得那些千篇一律的说法,听了更让人心烦。然后,又不断和我说人生的大道理,“以你的能力……”,听得我立刻气从心来,打断他的谈话:“不要和我说这个,我现在最讨厌听这些。我并不是什么有能力之人,否则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地步!你们都看错人赏错人了,我没你们想象得那么好。不要再说了,再说就翻脸……”

  

  他便没再说下去,转而和我谈工作上的事情,然后一句总结似的感叹“其实哦,我觉得……”,不用说,后面又是那些做人的道理什么什么,同样让人反感。就这么一句口头禅,我都记不清那晚他到底说了多少遍。他又和我说了许多他兄弟姐妹的生活,从感情到婚姻到工作到人生,可都是如数家珍地对我一一道来。真得感激他对我的信赖,对一个普通朋友透露这么多。自然,后面又不忘说上一句归纳:“像他们,其实也未必过得真如别人表面看来那么……,心里同样有很多……我们做人其实都差不多……”打比方加以阐述的方法,更让不喜欢。别人是别人,我是我,为什么一定要硬扯在一块?人与人之间是可以相提并论的吗?人生的际遇本就不一样,又如何能站在同一地平线上作比较!何况,我告诉他这些,并不是让他来劝导我,那岂非又一次成了惹火烧身,自作自受!

  

  他还和我分析了家庭在此故事中所起的作用,说我不应怪责家人,更多原因在于自己;还指出了我的许多错误,说这些都是我自己一手造成;更说什么我不会做人,这种性格得改变……这也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曾体验过别人的痛永远不能理解!如果是他们出生在我那么一个家境之中,看尽父母打骂,没有亲情温暖,最重要是,在你生病时也只有数落责骂嫌弃,让一个只有几岁大的孩子,出于求生本能跪着求自己的亲生母亲带去看病。在你病得快要晕倒死去催着快上医院时,他们在那慢悠悠吃饭直忙完手中事情才理会孩子的命。就是这么样一个家庭里成长的孩子,心灵还能正常得起不缺陷?!这听了简直就是可怕心都扑扑跳得厉害,没法想象会有这样的父母可事实就是有。而且家里是完全有条件不是没钱看不起病,只是这钱得有用处像看病回来抱怨花多少钱,要是用来买肉买菜又能吃上好几顿。这样的父母亲人连陌生人都不如,说来不止是没母性而是没良心人性了。我的性格就是如此形成的,如果我在一个正常之家成长又怎么会这样。我在几岁还是儿童时就想过死,是亲人的冷漠对人生都“绝望”,可以想象带给孩子是多么大的心灵伤害!

  

  说来,我这一生的命运都是这个家造成的,包括这么多故事也是因无家可归(不想回去更受伤),被迫在外不停漂泊而遭遇那么多的人。如果我也像你们像大家一样,我也不可能会变成这般。当然可能很多家庭也不幸,但我相信在病痛这方面绝对没几人会有我遭遇,那是最孤独无助之时亲人弃之不理,不理也罢至少也不会一再戳伤,用那些恶毒言语再在受伤心灵狠狠刺上一把,是一种怎样的残酷无情怎么就做得出来!我对人说起时,别人都不能置信甚至怀疑我不是亲生。我当然也希望如此,那样我会好过些至少不那么难受。可事实不是,就是自己的亲生孩子。你不能想像,这世上什么人性都有。我从小就体弱多病这种情形在家是有多普遍,如果不是靠着顽强意志力也许小时候就消失了。也是这一点对我伤害最大且也造就我一生悲剧,因为身体不好我在外面生活才会过这么苦,进而情感路上追逐得更凄苦,而又导致恶性循环身体更不行最终是无力再走下去。可这也许也不能怪,如果真是你的命,老天就必须得这样安排,与他们无关。只是成为命运底下棋子推动着上演所有都是,归根到底还是我自己进而又牵累到这么多人罪过。

  

  他那话真让人心痛,不理解也罢还伤人心。这也是我不愿和人说家事的原因,因为别人永远不会理解,是两个不同世界里的人不可能体会!我何必拿来渲染或博取他人同情,更不想一次又一次捅伤自己。宁愿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那些心灵的苦与痛。这只是我的命,我认了。我承认他说得是很有道理,而且我更承认自己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在整个故事中。但尽管这样,他的话还是让我来气。我为什么要改变?为什么要学别人?当一个人学会现实学会做人的时候,其实就是失去自我的时候。我应该为了生活而刻意修饰自己,连生命的真实也都丢弃吗?难道坚持自我,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也是一种错误?! 

 

  他知道我身体不好,表示理解,但却不认同我通过这种方式来解脱。他说我目前所最应做的事情,就是把生活搞好,把病治好,这才应是我生活最大的重心,其他什么都不要多想。我在心里有点轻蔑地反驳他:你以为我不想吗?有句话不是说,身体是一切的本钱!身体垮了,相当于什么都没有了。我的身体这样子,根本就无法正常工作,又如何谈赚钱与改善?!像你们,背后还有家人,亲人,有着那么好的背景关系,当然是可以谈努力与奋斗了,即使有事也能找人帮忙解决,也会有人替你们分担与支撑。可我,又能找谁呢?!又有谁能为我分担一点点,还是只会让我更劳心,更不好过……何况,如果他真那么有心,他怎么就没想过帮助我呢?以他当时实力不是不可以,是因我还未给予到什么承诺让看到希望吗?可事实是他也没让我看到多真诚与决心,会为我做到些什么或想担负起些什么。没有,尽管在后面交往之中,我一直也有抱想法对方能改变我,就像对东莞友人期望一样,如果他们能拉住我收回我的心,我并不会不乐意停留。问题是,没有一个让我看到真心,而这个最后更是见证的花心与丑陋。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未曾有所表示,但如果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是真心,定然会用真情去融化对方,而不是要等看到效果才会去做,那样也就谈不上是真的爱了而是交易企图之多。真的是越见多越失望,应了那话“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女人会为了男人不顾一切去拯救,就像恩平发生《究竟谁在伤害着谁》故事,我就是为了挽救对方把自己拖下水最终推上这条路。而男人却不会为了女人去拯救,哪怕他们只是一伸手便能把对方拉上来。这就是男女最大的区别,男人永远是天底下最“现实”的动物而女人容易是最感性的,所以注定最终受伤的都是女人!他们永远是先从“自身”利益角度出发再考虑问题,绝不会像女人那么的盲目冲动与疯狂会把自己也埋葬。可怜的女人可恨的男人可恶的上天造人这样折腾女人……

  

  我们就此话题理论起来,我也当仁不让唇枪舌剑。然而,任我说得再振振有词,再头头是道条条有理,始终无法让他认可我的做法并接受我的请求。同样,任凭他说得再怎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也丝毫改变不了我的看法与决定。感觉多少有点浪费时间和力气,真不知道到底是谁想要说服谁呢。不就一条微不足道的生命?他要不要那么急于挽救(最终也没有,说和做是一套),于他而言又毫无利益可言。我不需要他想着为我做些什么,如果他真把我当朋友看,就应尊重理解与支持我的选择。他的言行也多少给我有点失望的感觉,只因我已把他当知心朋友、生命知己看待,才会决定把这个故事告诉他。我以为他会看在这个份上,帮我达成这些愿望,没想结果却是如此。不过,他也让我有所感动。他最后才告诉我,原来,我给他电话的时候,他还在福田哥哥那边庆贺生日,根本就没那么快脱身。当他们终于一块出来的时候,他拒绝了和他们一起坐公车,而是直接打的回来,只为履行诺言,不让我久等。他说他之所以那么急着赶回来,是因为他知道我肯定有事找他,需要他。这话听来多少有那么点暖味的感觉,可到最后却是让失望全盘否定。原来如此,感觉还是挺庆幸的,有人如此着紧自己的事情,同时也为这份真诚的情谊满怀歉疚。只是,既然你明知道我需要你帮忙,可为什么却又不真正满足我内心所需,帮人帮到底呢?如果你能那样做,一定会让我更感怀的呀……

  

  他又和我说了一些自身情况,始知他的身体也不是很好。他还说,如果不是因上回车祸之事,他外貌比现在还要好得多,堪称得上“大师哥”一个。难怪他的眼睛,有时给人就是一种斜视的感觉,好像不受自己控制而偏向其他,可能是与此前受过伤有关吧。然不可否认,即便是现在,他依然可以说得上英俊潇洒,浑身散发出让人难以抗拒的魅力。就连我,如果他真对我有点什么,只怕也说不准自己的意志力能有几分。他比《究竟谁在伤害着谁》更有一种成熟的风采,又兼顾了东莞那位老板的身份地位水平与优势,真的可以说是一个够全美的男人。如果可以这样说,我爱的那个人是远远及不上他的,可在我眼中却大大超越于所有,仅仅是我爱他,心里有他这一事实,让他成为最好的。事实上从理论上来讲,凭心而论,他就真不是最好,只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我们爱着的,就是最好的,其他再好也比不过,这是事实。眼前这个男人,可以获我如此好评价,我认定的人是不会差到哪去。那么可以想象得出,此前的他更备受女性欢迎,像他这种男人也是想要哪种女人没有说要不来的。唯一有点遗憾的是,而因车祸遗留的病源,他现在还一直在吃药,大概也得吃上三到五年药才算彻底治愈。药费也是一笔巨大的开支,他的生活也不算是很宽绰。但我想,最起码你还能出得起,而像我,又到哪拿钱看病呢?何况,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生病,已经吃了十几年的药,打了十几年的针,即使有钱治疗,我都不想再去理了。我早已经厌倦了这种在药堆里过日子的生活,那是一种痛苦与折磨。我想,我是没那么大的意志力,做到像张海迪姐姐那样顽强地与死神对抗到底。她能成就,不也是赖于她家人,有一个那么爱他的爸爸妈妈,并一生守护医治呵护?如果她是出生在我这样的家,也只会冷漠不理唾骂遗弃,我看她哪还能有毅力面对病患,又怎么会有那么辉煌的名气。这就是家庭对人至关重要的影响,决定着人这一生的命运。只能说她比我幸运,再大的病痛也能挺过去因为有家人关爱,而我没有即使是小病小痛也都可能经受不起。我也不想向她看齐,如果我找不到生命中的最重要。我不是一个名人,更不想成为名人,不想成为别人笔下赞颂的模范或英雄。我只想做一个平凡的人,一个什么故事都没有的人。可是,我做不到,所以,我甘愿放弃……

  

  他现正在深圳供着楼房,不知供到几期了。但,最起码别人也供得起,哪怕期限之长。可像我们这些落寞之人,又该到哪里找一个“安乐窝”落脚,从此有一个避风的港湾,再也不用在途中经受风吹雨打,流离失所了呢?而在深圳这座繁华喧嚣的大都市,又会青眯于我们这些匆匆过往的异乡人,给我们也留有一个小小的立足点吗?当生活的浪潮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我们又如何能回避,又怎还可以作选择,以决定去或留……

  

  他说,他偶尔也会买点彩票,一天几十,一个月也要好几百。我说,我是不敢做那等运气梦,也不切实际,浪费钱财。他说,虽然机率微小,但却可以带给人一种希望。也许,只是,当一个人连吃饭的钱都掏不起的时候,倒看你还如何去撞这希望。像他以下皆以最低估计,每月烟费三四百,买彩票七八百,住房费一千左右,生活费大概也得一千,社交应酬等再算一千,加起来一个月都得开销几千块。我在想,假如除去基本生活保障费主指吃和住,只给他五百块作为生活费不许向他人求助,他将如何精打细算这五百块,以坚持完一个月时间?能熬得过去吗?而像我,经常是身上不到一百,就得过完一个月,又有谁能想象得出,那种生活是如何度过?常常是到山穷水尽身无分文迫不得已之时,到处想方设法借钱才得以维持下来,又有几人能体会其中之艰难与辛酸……

  

  他也责问我,真正用心过,努力过了吗?我说,难道没有吗?一直以来,我都从来不曾停止过努力与追求,可结果呢?我得到的又是什么!他说,那不算,我并未曾真正地努力拼搏过,结果如此是情有可原。也,也许吧,我真的称不上真正的够坚强与够努力,但假如一个人经常样样都不顺利,总是多灾多难,多波多折,再多的努力又于事何补?生活,有时候未必付出得多就会收获得越多的。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真正平衡的天平,生活更是!也许,我就是我的命,我真的认了。

  

  他说,他从来没考虑过解脱的念头,就是在那段遭遇生死劫难的时期,都没有想过。他说,也许生活是有许多无奈与曲折,但只要自己敢于争取与努力,一切都还是会有希望的;他说,也许前路还有很长很远,但是无论怎样都不应放弃……我很佩服和欣赏他的这份勇气和毅力,只可惜,这些在我身上都再也行不通。我不会再幻想着做一名生活的“证明者”,因为到头来,我什么都证明不了,相反却是跌落得更加狼狈难堪!我成为了一名“真理”的推翻者,起着负面教材的作用,可悲可叹可笑!

  

  他还透露了他的一些情感信息,当初离婚的时候,他老婆曾拿着把刀来追杀他的新女友,后在他一再阻拦与制止下才不致发生惨剧。如今,他的小孩就在宝安区,可却无法过去探看。原来,他爱人自离婚之后,就不接受他对小孩的经济资助,也不允许他过去看儿子,相当于她们的一切都与他无关。我很奇怪,为什么呢?他的解释是,爱得越深,恨得越深。我恍然大悟,同时又为这样的女人深感悲哀,并觉她会承受这样的后果,实是自找,不值得同情。一个会把大人之间恩怨强加于小孩身上,并剥夺小孩享有另一方父爱的母亲,本身就不够资格为人母,更不要说如何去爱小孩保护孩子了。一个真正合格的母亲,是应该摒弃个人恩怨站在小孩角度出发,为其营造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让其在同样享有父母双方的爱抚下健康快乐地成长,而绝非隔离与报复,那样只会更加重小孩的自卑与孤僻,也更不利于小孩的未来与前程。同时,我也为朋友感到有点难过,并忍不住帮他说起话来。然而他却表示理解,因为站在对方的水平层次。如此宽容大度的父亲,实在是孩子的骄傲。只是,我却可深深体会那种骨肉离散的无奈与疼痛啊!可他的婚姻走到今天,也算是有一个了结了,不管这结果是好是坏。可我们呢?这一段三角恋爱之间纠缠不清的孽缘,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收尾?又会以一种什么结局落幕?还有小孩,未来将何去何从?!等待我们大家的,又将会是怎么样的命运……我不敢想,不能想……

  

  在当时,在最初,他这些话,我也是深信不疑,但到最后,我也犹豫不决。因为我曾遇过,男人为博取你同情刻意在你面前把婚姻阴影夸大。我曾碰到过两个,也是事后才得知,有被骗的感觉很难受虽并没损失什么。从那以后就不敢轻信了,他也是那么老练圆滑的男人,轻易就能掠夺小女孩芳心的成熟老男人,他说的话,更是真假难辨了。利用女人的同情心,男人是最容易成功的,这比任何甜言蜜语都要更有效。女人就是太心善心软了,这是女人致命的“弱点”!所以女人的受伤也是无可避免,在那些奸诈阴险的男人面前。当然有可能他所言都是真的,只可惜在这个太多虚假混杂的世界里,我们的眼睛和心灵都再难以有一个度量去权衡了。于是也便“一竹竿打死一船人”全部都否定了,最终就造成恶性循环连真诚的也要被伤害。都怪那些最先使坏的人,把世界搞如此乌烟瘴气黑白不分。我真不希望他是,当然这些也无从验证了。

  

  他说,生活的事谁也无法预料,有些事情会远远在我们意料之内,谁也不知道在前面等待着自己的会是怎么样的命运。这话,我倒是万分认可,深有同感。正如,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我,竟会与他,一个刚相识不久的异性,在一个同样可谓陌生的城市,坐在同一间西餐厅,在一个如此之优雅的环境气氛底下,慢慢地品红酒,说故事,谈心情,一种可谓极其浪漫性的色彩,却出现在生命即将消亡时刻,岂非很不可理喻!他曾追问过我,为什么会带他到这里,为什么不是到街边那些一般的酒店或大排档,偏偏选择这种环境?我说,我喜欢,西餐厅里的宁静优雅,喜欢耳边轻柔音乐细细流淌的那种温馨,感觉这是一种比较适合谈话的场所,就来了。这是实意,然而他却由此事说明我的心并未曾真的死去,并非真的一切都放下,否则就不会还懂得品味生活。他的话听来似有一定道理,可他却不知道于我而言却恰恰相反,从另一种方式体现了看破放下。正因为已经完全抛开,所以才会做到怡然自得,享受人生。不管明天会怎样,不管生命所剩无几,依然故我,痛快体验,世间一切……

 

  彼此就这样相互聊了两三个钟,餐厅也快要关门了,我们才决定回去。也真难为他了,陪我这么晚,影响休息。在结账付款的时候,我本来是要付的,身上只有叶生给的一百块。他不让,他应知道我经济状况不好。我曾很明确地说了出来,不是为搏取些什么,只是想为自己的选择找一个很充分的理由。一个连自己都无法独立生存和生活下去的人,的确没活下去之必要,也拖累别人。只但愿他不要误解的才好,我并无他义。我知道,我绝不会求助于他,无论任何情况下。

  

  从餐厅里出来,已是深夜一点多。可能喝多了点,头有点晕,一切在眼中看来,如隔着一层幕帘欣赏,给人以一种模糊的概念。夜深人静,人烟稀少,两人并排走在昏黄的灯光底下,很从容平静的步伐。不知为何,竟有种似若梦境的感觉。仿佛忘了身边一切,甚至忘了死亡之旅,只顾静静享受这一刻,或者这条路又能否永远不会走到尽头呢……

  

  从来不曾想过,在这个故事中,又会忽然穿插出一个故事,又会闯进一个新人物,完全不在我预想之内。是否,生活真的总会在不经意间来个措手不及,瞬间把生活轨迹给扭转过来?那么,我原先的选择,会有可能因某些事情而改变么!或者说还会有人可以改变我吗?上天让我遇到他,不会又是让他来结束一切的吧!生活突然间的大转变,到底又是喜还是悲呢……

  

  似乎已经超越了我想象的范围,多余了点。也许只是因为身边太多反对声音,一个人承受压抑得难受,想找个人分担一下,而他刚好成为了一个最适合的角色,并不代表些什么。也,也许我只是渴望在最后时刻,获得一份人间真情,在温暖中离去,而他又刚好成为了一个最合适的对象,更不能说明些什么。可,生活真有那么多的也许吗?而用这个也许就足以解释一切吗?也许,没有也许的也许,才是真的也许,而我们谁也说不清这种种也许……

  

  强迫自己去清醒一会,才知道,这真的不是梦,而是一种真实。可,真实的背后,又会是些什么呢?迷茫的路途,未来又还会有些什么……我一直在设想,却不知他心里作何感想。彼此沉默一会,开始谈话:

  

  “你认为今天是愚人节,以为我跟你开玩笑?你不相信我说的话,是吗?你真的不相信我很快就要死了?算命的人都说我命长,可现在我已在网络里面开始了生命倒计时运算,还剩下60多天时间。下个月,我就要死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可笑的是,我竟然一点都不害怕,一点都不畏缩。可笑的是,今天我居然还能如此从容地走在公路上,淋浴夜色的详和,感受清风的吹拂,世事是不是很奇妙?!”我说这话的时候,显得非常镇定自若,就如在叙述着别人的事情。那声音,大概就如隔世而来的天籁之音,幽幽的,空空的,像风飘过,只一吹,便散了,再也整理不到一块。

  

  “你不会死的,你会活两百岁,还可以活很长时间。”他用一种很坚定的语气说道,仿佛自己是一个救世主似的,如此肯定与确定。

  

  我听了,心里很来气。不理解不认同也罢,不相信不承认也罢,还要咒我不死,甚至还咒我能活两百岁?让我多受些苦和罪?什么意思?何况,我也不相信你真有多大能耐,还能改变些什么。当然,这后面内容可不敢说出,毕竟人家一番好意,不能过于挖苦讽刺。有时想想,我是不是过于残忍了点?竟然要一个朋友帮你实施死亡计划?竟然要别人眼睁睁看着你去死,却又无可奈何!竟然要人家陪在一个将死之人身边,还得天天看着其在笑,在开心地做着一切。那于别人岂非是一种无以言传的疼痛!这不是残忍是什么?当然也许对方不会觉有什么,他根本就不把我说的话当事,我在他心里也达不到什么份量,我还影响干扰不到他自问没那魅力。

  

  我不知道,他那么确定说那话是什么意思,是对自己的肯定认为能把我拯救?若是如此,为何后面也没见有很实际的行动表示,为此努力为爱追逐?如果没有那心,又何必表露太多,一些超过于朋友间情谊的举止。无形中却让人误解,给了希望又是失望。真应了姐妹芸在东莞邮件留言的话,男人的承诺也许会说,但做不做得到是另一回事。男人,就是最不守信。

  

  不能不说,走在夜色中,让人产生种错觉。那条路,因为两人的存在,变得不再凄迷。这一刻,是有温馨,或者说有期待的。可我不知道,路的前面有什么等着我们,路的尽头又会是什么。我能走出这暮色苍茫吗?那边,会有一盏灯火,牵引我回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