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2:来去匆匆今生的相会
2:来去匆匆今生的相会



更新日期:2015-07-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短暂的说不上相聚的“相聚”,从电梯里出来就是两个不同的天空,两条平行线般的道路。我依旧我的忙碌,正如他也重复着他的忙碌一样,互不交织。

  

  5月29日,也就是三天后,深夜时分,我给他信息。我想,我之所以不在当天就发,是怕对方联想到我身份。他刚过到分公司公开电话,很容易便会想起在那留下过联系,进而猜出我是员工之一。当然我为什么那么顾忌,自是有私心希望有所进展。我是想着,先走进心灵,其他一切就都会显渺小,不那么重要,而不那样,我也是无法与之进行精神沟通交流的。当然最终也是弄巧成拙,无论如何还是走不进对方世界,两个不同天地。

  

  那条信息是这样写的:“周总,您好!恕我冒味打扰,可否请教一下,当初那条路你是怎么坚持走过来的?又是如何最终实现自己人生目标的?你认为,目前的这种生活,是你自己内心真正所希望所追求的吗……”末我写道:“你不必知道我是谁,不重要。而且,你亦有保持缄默的权利。”我是想着,他未必会理会,而留一个空间,好下台和面对一点。最后署名为:沧海一粟,意指渺小不必在意。

  

  当我发出这条信息时,我根本就不抱希望,因为他是那么的忙,而且以他的身份地位。出乎意料,他很快回复了,让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脑海瞬间有所空白,一下子反不知该如何与他交流了。他毕竟是我上司,一个光芒四射的人物,而我只是一名最基层的员工,一个无名小卒,多少有点拘谨的。鼓不起勇气来,去爱。不够资格,能触及的爱。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注定是失败伤害。

  

  我相信,他会回我,也是源于一种心灵感应,跨越时空的召唤无声无息的传递。否则以他这种身份,高高在上人物,怎么可能去理会,一些无关之人信息,根本不可能行不通!只能说一种直觉,或者是前世真有过渊源,今生断不了再来续一份情,把前世的债算清。我甚至可以确定,他一定是“下意识”还来不及反应多想,就已手不听使唤地打下字按了出去。也是一种感觉似曾相识,就像《网络情缘:我是水你是……》故事中一样,网络一眼便熟悉。正如他后面所言,破天荒第一次这样回复陌生人,语气中带着懊恼自责,对自己作为的不满不应该想不通。他也还不知道那便是爱,爱瞬间产生走入心扉,不需任何理由却如此深刻。他后来可以不承认,是为脱离麻烦撇清甩开,可真相依然存在,他不能否认这铁一样的事实。因为上天从一开始,就把我们命运紧紧相连,今生注定脱离不了关系相识一起。

  

  “心中有个梦从来没有放弃我告诉自己我可以输了一切不能输了自己人靠信念和意志坚持”他说,没有标点符号简洁而凝练,越是经历多之人越深沉寡言。只字是金,不愿多说,是看尽尝透,心倦也累。我也是那种,我们都是那一路风霜满身伤痕中走来,太多辛酸太多沧桑太多不易。同样的路给了我们同样的感受,同样的历程让我们的心走得更近。

  

  他那句话,说的也是自己。我也是这样,心中一直有个坚持,有一个不为世人所接受不切实际的梦幻,不曾让它在风尘中变色风霜中埋没。守住一份爱的信仰,苦苦追寻辗转反复,再苦再累,不曾放弃。我也是对自己说,无论经历多少,失去多少,有一样东西,是绝对不会丢失,就是我这颗心,真挚执著万年的“真心”!无论如何也守护住生命的最真,不能输掉自己输了这份心。因为,输了自己赢了一切,到头来还是输,更是最大的失败!连“真我”都没了,还谈什么其他都是毫无意义。能够这样坚持的人,真的太不易,我们都是那万绿丛中一点红人世稀宝。这样的遇见本就是奇迹,奈何却不能创造出个奇迹来成为悲剧,究竟是谁的过失还是苍天不解人意。

  

  是的,人靠“信念”和“意志”支撑,这更是我一直所信守。如果不是靠着一份坚定“爱”的信念,我不可能坚持走到现在并最终遇到他。人只要有信念就不会倒下,反之再强壮的身躯,也会因丢失信念而无生存意志随时坍塌。他既然自己深有体会,为何就不能将心比心想想别人,又是靠着怎样的意志毅力才能走过来,却要无情地在那孱弱身躯受伤心灵,再狠狠戳上几把情何以堪?!如果说在这之前,他一直坚持心中有个梦不曾放弃,那么在这之后呢还有吗,还是已经放逐于尘世?到最后他是输掉了一切守住了自己,还是守住了一切却输掉了自己?他还是之前,曾坚持的那个自己么!当然这些他没有告诉,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旁人无以解答。如果说我的出现,反而是让他丢失了梦与自我,那我真的是罪孽沉重。我原本只是想帮找回与维持,我们共同去完成,守住那个梦和生命的根本,却无意中让失望而成为放逐再不追求。我不知道,为何所有经过我的人,最初总能焕发最后却成没落。我究竟是天使还是魔鬼,能对人起那么大影响与改造作用。是我放弃了他们而推入浮沉苦海,有的却是放弃了我而自己重入苦海。想让我拉上的人我不想抓住,我想要抓住的人却放开我的手。两种不同上演,结果却是一样,都再入那风雨迷离。

  

  我始终不知道,他口中所谓的“梦”指什么,是工作事业声誉还是爱情家庭其他。会像我一样,只是为苦苦找寻,一个爱的家园心的归宿么?不敢妄断,毕竟我们是如此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他生活在高层呼风唤雨,我却是在下层自顾不暇。我也好想知道,现在的这些指身份地位名气,就是他所要所追求的么!有没感觉缺少了点什么,有那么一个知音人知心爱人同行共赏。当然这些,也只是我自作多情的揣测,有可能别人压根儿就没作想,这样就很知足了。我只是无意中闯入世界的那只蝴蝶,偶尔停留一下还是得飞走不再留恋。或许有那一刻,曾让动心错觉以为是幸福,而在认清之后,便如泡沫瞬间即破。男人的爱总是随意即止,女人却是深刻在意,注定是一个从容一个伤痛,一个平息一个哭泣。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那条路是怎么走过来的,仅仅是揣测而已,倒是他的话验证了我心中的猜测。当然我也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而那时在生活中又的确面临着种种徘徊与争执,有心想从他那吸取一点经验,走出人生的十字路口。

  

  “的确,人是靠着信念支撑下来的。如果失去了信念,人就会像一台散了架的机器,再也无法正常运转。所以也就会有,当许多人实现了自己的目标时,往往更多的不是喜悦和自豪,而是辛酸和感慨,甚至是更深一层的惆怅和迷惘。”我回,大意是说一些,自己心中对人生的感慨。他没回音,不知在想什么,看了是否有所感。他是那种人,不会随意展示个人情感,对陌生人,更不会。是身份所至,尊贵无比,高高在上,不屑于。

  

  “您,乃至许多成功人士的成就固然让人钦佩,但真正让人折服的却是源于您的那份平常心。我认为,这才是最弥足可贵,也才算得上是真正的成功!”我跟着又补充了一句,发自内心的佩服赞叹。是的,我不是因他的光环荣誉而走近,更不是因为他的身份地位而瞻仰,仅仅是他的淡定从容,修行静心,让我欣赏认可,才想要走入了解更多一些,精神上的交流思想共鸣。我错了,一开始就不应挖掘得太多。走进人的心灵并不是件好事,会造成自己与当事人的困扰,如何面对。产生错觉,错误开始,不幸结局。

  

  第二天,收到他发来算是回复信息,他说,他认同我的许多观点,人为信念而活。的确如此。

  

  当天,依旧工作。下午,我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不自主地就给他发了一首诗,是那首经书中很有名的诗句。

  

  “菩堤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话,我在很多地方都有引用,写作中更常有提及。但事实我自己也不是很深参悟,有点一知半解却爱拿来炫耀。我想那话,或是成为一下子打开他心扉钥匙,是因为他也是佛教信徒,而这就是最好的搭建桥梁,引起相知共鸣,更深交流下去。

  

  我也没想过他会回复,只一会儿就收到了他的信息:“相由心生性由心克,万物相生相克。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皆是法身。”这些字眼,在佛教书籍常有接触。原来,我们还有着一个共同信仰,“学佛修佛”,真是遇到同道中人了。如果不是有所修行,都不能彼此领会读懂,深刻感悟那些宇宙之理大地之妙人生真谛。显然他的修为比我高,我只是略知一二,还未曾达到真正的渗透启悟融会贯通。他应该也会感到意外吧,俗人中难有同行人,大多数是凡夫庸者,为身体拼而少修心灵。我的闯入对他来说,可谓是开启了一道心门,让那些积压于心可以倾泄交流。至少在最初时,我们如此深信,毫无理由。

  

  我满怀惊喜和震惊,说不出的激动和振奋,也就那么一条信息,已足以让我读懂他的一切:尘世浮华褪去的时候,内心的从容与平静。正如他所说,在公司,他从不会刻意一些名利上的追逐,可每次普升,第一个提到的总是他的名字。我想,应是缘于他的一颗平常心吧,往往可达到一种“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效果,上苍总会善待好人。遇到他,慢慢地导我更向善了,真爱会让人的心肠也改变。真爱,是可以止住世间一切卑劣的事物,让再坏再恶的心也变清纯透明,那便是爱的力量,胜过所有的道理调教苍白无力!爱是一种无声的语言,只一个“爱”字,便已教会人全部也拯救所有。爱是生命唯一最大的更改,有它人生一切都不成障碍汇成精彩把伤痛覆盖。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枯荣。浮沉红尘万里路,过尽千帆皆不是……”我回,又引用了佛教书刊中比较经典言语。后面两句,却是自己发明原创,喻人生之路。不免显沉重了,在此也是感慨经历,走过千山万水,找不到爱的家园。以为他就是了,却只是更加飘摇游离。他能读懂,那话语背后,那些心酸苍凉么!他原本可成为拯救,却在转身之后让更加的曲折迷离凄风苦雨。

  

  “竹叶青青不肯黄,枝条楚楚耐寒霜。始苏万物春风里,更有笋尖出土忙。”我又发了一句,却是相对的显有力气不那么悲观沮丧。这话,是在中山进他公司之前,另一家工厂一同事所写赠予。我一看便很喜欢,就因那种生机和意志,就像腊梅傲雪的胸怀不甘压倒调零。我也希望可以这样,给自己打气永不气馁勇往直前。

  

  之后,便是偶尔的信息联系,都是我先发给他,他很少回复,即使回,也是非常简短的两三个字。我知道,他工作忙。有时在早上起来,不久会收到他信息,“今天又是新的一天,”或者“今天天气很好”,一些无关重要的话题。我想,他是以此来缓解气氛和心情。他说,与人为善,我们可以选择另一种方式更好地生活,他说他会永远祝福我……每一字一句,都在温暖着我的心房,在那个如此苦累的日子,成为支撑我下去的动力和意义。而他不知道,我在苦苦熬着,背后那些辛酸,我还不能说出。在一切未曾揭晓与证明之前,我没法和自己打赌,怕过早会输,一切结束。

  

  我们多是在夜深人静时,进行简单的交流,因为只有这时,才可以御下白天的面壳,也才有时间。有一次,我说到手机有时也是个麻烦,你想休息的时候还免不了被干扰。他说,你应该把手机关掉,那话不免带了点关切,替着想让感动。是的,可我更希望,我的手机会为某个人开着,一种期待。一扇打开的心门,等待一颗心的闯入。在每个无眠的夜里,有人入梦泪水不再。

  

  第二天早上,他给我电话,我竟是犹豫了许久才敢接起,仿佛这个电话有千斤重,抓电话的手都在隐隐发抖,接起电话时的声音更是颤抖不已。有点可笑,怎会这般?

  

  爱一旦深植,就不能自抑。我是渴望又害怕,过早过近一点的接触,总怕一不小心就会毁了一切,连这点表面的温馨都留不住。男人总是要主动些,不喜欢那么朦胧神秘,要的是一种真实,能够让自己感觉触摸到的东西。女人却偏爱做梦,哪怕明知是梦也不愿醒,宁愿多呆一会。这种碰撞心理,注定故事多磨,有人因等不及也许就过早离去,而有人因此悔憾一世恨不早日提及。

  

  他说,他在吃早餐,晚些再聊,语气很平稳的那种。我一直都很拘谨,这不像我的性格,可,他是我上司,在公司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我始终不知该以何种身份何种心态面对他。他不知情,可我不能装作不知道,这让我一直很苦恼。他是生活在上流社会的达官贵族,我却是挣扎于下层的贫民百姓流浪一族,他的世界是功名利禄风光体面前呼后应,我却是个极端困窘连生活都要顾不来的落寞之人。他的那些朋友,也都是生活同一层次有头有面权势人士,我的圈子里面,也是些没有身份地位和我一样卑微生活着的穷人。我不知道,我们之间怎样可以媲比站同一位置,我连在他们面前都自问不如自惭形秽难以自容,更别说走进他们的世界里面相提并论。我知道我不配也不应该,可爱让人情不自已。我也知道,爱是没有身份国界地理之别,没有任何条件与理由,只要一种感觉,可那我只能保证自己相信女人,对男人却不敢肯定论证,会为了爱不顾及尊卑面子,可以放低身份放下所有。我不能赌,因为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名和利何其重要,世俗眼光和议论,更不能不管而随心行之。我不知道,是人世间给予男人太多苟刻定位,还是男人本身束缚了自己,让悲哀身不由己。原本可以拥有简单的幸福,却要在世俗面前葬送让人生沉重,从而也毁了另一个人的人生,女人的世界由此变得更加可恨可悲!爱情,是需要男女双方的追逐而不是单向,幸福是需要两人同时慢慢靠拢才能触摸成真。当男女不能往同一路走时,就注定人世只能悲怆演绎,因为缺少了生命另一半,人生注定不得完满而残缺抱憾。

  

  也是这个差距,让这段情走得如此困难。如果不是这个身份差别,一切早可揭开澄清。假如他只是一名普通打工者,哪需如此的波折多磨不好面对。想以前还羡慕,那些高干权力金钱物质,可到自己真有遇,却怎么也欢欣开怀不起。这不是种幸运,而是种“不幸”!成为感情葬送的最大因素。如果可以,我真情愿他什么都没有,那样我便可有追逐争取的权利。哪怕就是街头一名流浪者乞丐,我也会愿意,至少比现在强,隔着两个天地,无从靠近走不进去。在每个寻爱之人,都会有个标准要求,可当遇到真正的爱时,所有都不成问题。不管对方是什么状态,富裕或贫穷,只要有爱一切都不介意,心甘情愿贫富不弃。我不知道,这是老天对我的一种厚爱为给补偿,还是命运的又一次捉弄,只是为了更加折腾考验。而不管哪种,我都不能拒之推不开。一旦相遇,注定今生今世都难以脱离。

  

  当晚,他再给我电话时,我终于鼓起勇气大胆说道,“我和你之间,应该不需顾忌些什么的哦,有什么说什么的那种”。他说,当然。可他不知道,我要说出一个“你”字而不再用“您”,要用“我和你之间”来形容,是需要多大的勇气!身份导致,在他面前,我是不能自信甚至是自卑。他问我做的什么工作,我只是模糊地给了一个业务类型的概念,不敢说,或者是不知该怎么说。至今,他都不知道关于我的任何一切,我的身份、工作、所处位置等。说来也有点说不过去,我们“交往”也有一段时间了,可他对我的情况一无所知,甚至于我的名字。我曾问过他,我这样子和他交谈,会不会有点强加于人的感觉。他说有点,因为没人会非常乐意和一个陌生人进行深的交流。我很抱歉,除了对不起!他说过,那代表着一种尊重和真诚还有信任,可我并非不尊重和不真诚,实在是迫不得已苦衷。我也想让彼此更走近深入了解,可我更怕道出,所有会就此止步再走不下去。前进后退都不行,真是左右为难骑虎难下,事已至此我还能怎样?只能尽量隐瞒先拖着。后来,他也曾一度追问过,这让我很为难又害怕,担心这样他就不会和我交往了。可我又什么都不能说,至少目前不行,我一直都很矛盾争执。

  

  其实,和一个陌生人交流也是最可靠,因为永远不会被遗弃与出卖。越是熟悉的,越可能心口捅上一刀,就像俗语说的,老乡见老乡背后一枪。你永远不会知道,在你身边人的真实心理,不管是多么深交可信,在这个物欲年代都难以保证。而不认识不熟悉,反可畅所欲言无所顾忌,因为他们不在生活圈子里面,知道也无谓影响不到。越是靠近熟悉,越不敢轻易掏心,怕知人知面不知心,一不小心就伤心。这也是为何网络QQ如此盛行缘故,因为在那个虚拟世界,是完全不需设防而随意宣泄,给了现实当中太多压抑的人们,一个倾诉窗口解决方式。真实的世界里面,少不了的尔虞我诈算计防备,就注定了难以真诚地沟通,让交谈变得困难。如果可以,也许我们都会宁愿对着一头听不懂的动物说话,也好过在人前展露隐私心事,从此小心翼翼更不好面对。他不知道,越是陌生越能掏心,就像我对他,只因一种感觉便那么确信。我想他那些心思,平常世界里也不会轻易对人展示,而就因为我们不相识,才因心灵碰撞下意识地显示。真希望可以这样交流下去,在一切未曾揭开之前不要停止。

  

  我们就这样,在电话信息里,开始了“鸿雁传情”般的日子:

  

  6月1日:

  

  我发信息过去:“早上好,节日快乐!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每一天的朝阳都是新的,愿全天底下的人们都能过好每一天!”

  

  他回:“一切会成为习惯结局有时无法预料但过程在自己手中周东正祝福你一切都好节日快乐”。没有用标点符号,但我能理解心情,不需要太多条规,只在于一份心。他这句话倒说对了,结局真是难以预测,过程也不属于自己,所有都只是一场梦,梦醒了什么都没了。曾经的只字片语温馨温情,却成为了一种习惯,走开以后还久久留恋,那不是真实的梦幻。

  

  我不知道,他为何会特意在这条信息里,加上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因为毕竟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可谓陌生来者,他完全不需要做更多关于自己方面的介绍。我自然也是不会过问了,而他更不会知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他的名字,看过他的样子,因为他到分公司来过,给我们讲演过,留下号码我才会找到他。他却是蒙在股里,是被一个认识他的人,并非真的毫无了解不知情。从这来说,他对我的情感,哪怕只是常人的情谊,却也足够是真诚与真实的,否则他不可能会,在不被我问及的情形底下,就“主动”地对我交待那么些,关于他个人情况。也许就是因为,把我当成了某种期待,就像一直找寻的结果,所以他那么希望得知我的真实,就如自己也愿意告诉一切信息。只是,为什么,那种感觉,瞬间转变得那么快呢?让我来不及认清与读懂,一切便被远远地抛于身后无从解秘。

  

  我笑:“谢谢,可惜,我已不是未成年人了哦。不过,仍然感激你的祝福,始终坚信,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这话也错了,对别人太好就是害了自己,因为人性本自私,过于无私只会处处碰壁。

  

  他回:“我同意你的诸多看法祝你一切都好平安健康富裕”虽然没有过多的描述,只是简短叙述,但却更显真实与真诚,彼此的志同道合。无声胜有声,真正的知己,是用心交流而非言语。不知我们算不算是,可在我心里已认定对方是。他说的祝语很好,可惜都要不到,我是样样不是,样样不行样样不如!他不会知道,他的到来,更加重我的风雪生命的悲凄。

  

  “人生得一知已,足矣!我会否有点不自量力?不加称呼,是因为我一直站在一个朋友的角度和你交流。但事实上,我已有点强加于人的感觉,是吗?”我回,这是我最担忧的,怕他因此有心结,不和我交往。他毕竟是个高层领导,不能像我们这些小人物,如此随便。

  

  “有点因为没有人会非常乐意和不知名的人进行深入沟通”他说,诚然有理,我却迫不得已。无法过早揭示,自己身份位置,怕提前结束。相遇时刻的不对,注定不会有结局。

  

  “您不觉得,和一个陌生人沟通,是最安全的吗?当今社会,人与人之间,就像一只各有保护色的昆虫,都不肯把自己的真颜色示以对方。”我反问,据理而说,却是事实。有时,我们真情愿跟一个不认识的人讲,不用担心泄露隐私或被怎么看待。身边越熟悉之人,越不可信,越让小心提防,难以掏心挖肺。于是网络诞生,那么多人写文吐声。虚拟反而真实,不认识就是最安全,不会受伤害,无所顾忌忧虑。

  

  尔后,我又谈到,人与人之间越来越困难的相处,忍不住发出一种无尽的感慨。他说:“沟通的唯一基础是真诚也是当今越来越少的稀有品质。”我却反驳他:“不见得,如今真诚,往往被人当作可欺可利用的耙子。心善,也许是最大的优点,却也可能是最致命的缺点!”真的,这在生活中尝试太多,过于心软的人,就难以社会上生存立足。在这个虎豹豺狼横行,奸人恶人当道的世道,不够野蛮强横心狠手辣,就会被人算计打垮。强者生存弱者淘汰,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良禽择木而栖,人要依山傍水,我却怎么也学不到别人那些,走来走去也混不出个样子,真是太没用丢人了毫无出息。可就算这样,还是愿意守住心灵一份纯真,那是生命最宝贵无物可比。至少活从容坦荡心安无愧,对自己对天地良心有交待。

  

  他没直接回复,而是说祝福我。我想,我的话,许是戳到了他内心痛处,揭开了曾经已久的伤疤。他初出社会奋斗打拼时,定也有遇很多,因为他也是个心地善良为人着想的人。所以他无语,是知道我说的是真理,同样也让有所感打动,不免有点心酸起来,为同样的路过同样的跌倒和伤痛。也许他也想过安慰几句,却又知太不给力,于是保持沉默,作为最好的理解心里感知。他是男人,终归是好存在一些,却不知于女人而言那是多难,对我这条孱弱生命更是天大考验。就像遭遇他之后,跟着而来的灾难不断,生活的苦难和情感上的伤害,层层风雨来袭不能平息。只不知在多年后,他是否已摆脱曾经自己适应了生存,那也便说明着已抛却了信仰更换了心肠。那不知是种幸还是不幸,幸运是终于适应融入人世,不幸却是丢了自己失去真我。人生是如此无奈,太多人性光辉优点,不得不妥协于生存,因为生存是第一,若生命都失去,其他一切都毫无意义。我希望他还是原来的样子,就像我们现在彼此的模样。不需要多少人读懂认可,只要一个人认定肯定便可。

  

  当晚,深夜很晚时分,才收到他复过来的一条信息:“人活着不是给别人看的吃亏是福”。那时我已经休息,直到第二天才看到,才能回复,为此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从来,他的信息无论多忙多累,我绝对会“第一时间”回复。女人都是不会让男人等,男人却总让女人久等。女人再怎么忙也会挤出时间,男人却总是忙完才会处理。男女天性之别,注定爱情艰辛不易,总有人受伤心冷,慢慢地感情磨损。我给他的信息,发出就没想过回复,或许只是有个朋友,说说话如此而已。真的,没有太多的愿望奢求!尤其对他,没想过走进天地留有位置,这样便足矣。我也不会有何不满或怨气,是因为知道对方放心里。真正的交流,不是用话语而是心灵,若能相知岂在言语?若不能又何须多语!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之交淡如水。用心灵去感知体会,而不是言语解释表示。

  

  “抱歉,昨晚关机。的确,人应该为自己而活,然而现实生活中,又有几人能真正做到呢?”虽然过了很久,还是发过去一句表歉意。也许并不需要不会在意,但我却是要说出代表注重。在意他,这个人,不管是哪种角度,朋友或是其他。总之是,不同于一般人。知音,知己,至少在我心里,不管他是否也如此认为。

  

  我试探他:“你的悟性和灵慧,可以说达到非凡人的至高境界,只是……会否有那么一种感觉,高处不胜寒……”。说真的,像他这么一种人,我可以肯定,一般的凡夫俗子绝对与他达不到同一层次,也就永远达不到真正深入的沟通与交流。我更相信,他和我一样,都是孤独的旅途中人。

  

  他回:“会人要享受孤独宁静致远”。他的答案有点让我意外,我以为他会刻意回避这个问题。人,总有一种不太多被人了解的潜意识思维。我非常感激他的真诚,他毕竟把我当知心人看待。

  

  我又问:“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忧患得失皆自然,一任江水天际流……是这样的吗?!”

  

  他回:“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原来,他的层次比我更高,可以达到如此深度,对生命人生的感悟,远远超越了普通凡人,可以与伟人圣人相比。我不禁都有点自惭形秽在他面前,学识渊博人生见解宇宙之理都远远不及。到此刻,我是真的对他万分的钦佩了,为他这么一颗友善博爱及仁慈之心!事实上,有时我自己都未必能做得到,虽然言语上却是豪情万千和深明事理,但人不多少都有一种自相矛盾的体现,我自己也不例外。

  

  “茫茫人海,滚滚红尘,能保持真我之人已是难能可贵,而还能保留人之本性更是寥寥无几。你的胸怀让我钦佩,我就未必做得到了,人类的矛盾性!”我说,很是惊喜与佩服。我就总爱说一套做一套,大道理满口是,做起来又是另番模样。惭愧!

  

  “希望能跟你学东西,工作上的,乃至生活、人生。但我不希望,我会在不经意间,打扰你生活的平静,给你平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又说道,希望能赐教,并但愿不会打扰,很是谦虚的样子。很怕他会拒绝,自己没这资格,够之不上。每说一句,都那么小心翼翼言辞谨慎,总怕不经意间冒犯或有失礼仪。过于唐突,影响交谈。那心情,也真不是滋味。是身份区别,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互相交流吧”他回,一点架子都没有,让甚感欣慰。他能用这个“相互”来形容,我很高兴,证明他把彼此放在同等位置上来看待。可,这毕竟是在手机里,信息里面,一个虚拟的世界里,如果一切过渡到现实中去,又将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形呢?我还是不能想象,更不敢保证啊!恋情“见光死”已成为一种潜规则,我真不希望我们也成为那不幸的一对。事实证明是如此迟早的事,该来还是会来躲避不及。

  

  “谢谢”我说,满怀感激。不知能多说什么,他言简意赅,我也只能简短。

  

  “江湖有多广,沧海有多深,局中人才了解……”话毕,又发了一句,像对他说又像是感慨。我想他会懂,因为他也是那样走来。我们都是,尝尽人世坎坷辛苦。他应该更深有体会吧,因为他已经苦尽甘来走到辉煌。等了多久才等到今天,梦了多久梦才实现!那些不变的风霜,那一路的血泪,再累也不说累……

  

  “我想,每个人内心真正所追求的,都不是过多物质上的东西,只不过我们需要这些,来实现我们的许多愿望而已,是一座桥梁。只是,这座桥的长度,可有一个限度呢……”我还是自言自语般,不管他是否回复或认真去看了。我这样说的意思其实是,我们并不是都那么渴求那些身外物,只不过我们要靠它们来完成许多理想,就像生存是一切的前提,金钱是活着的基础,没有它们所有一切都将无可依附,更别说全力追逐我们的梦想了。但是,这个尺度是多少呢,我们要赚够多少的钱,或者说是,要手中拥有多少我们才可放下,不再围着它们运转,真正找回自己,为生命本身,认真好好地活一回?我不知道,他是否能理解我的话中之意,他不那么轻易开启心房,我总难以得知。我想他应该会明了,因为他也是有着高深思想之人,更有着对生活人生的感悟哲理。女人总爱多说,男人总是不说,于是只能揣测,越加偏离。

  

  信息里,他的回复也总是如此简短,甚至连标点符号都没有,但,我能懂他的意思,心领神会。哪怕他就是一个字都不说,我也知道他心里的想法。我甚至可以很肯定地说,这世上如果连我都看不懂他的话,就绝对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因为,我们原本就是同一个人,心早在几百年以前,就已经相连在一块,慢慢滋长起来的。所以,我的心,他能懂,他的心,我也最懂。有一种距离,可以在瞬间跨越,那便是心与心的距离。不计前生来世,只在今生,彼此相遇的那一刻,瞬间融化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