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滴血的玫瑰 > 第一卷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更新日期:2016-01-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多年过去了,美兰两个女儿长大了,亭亭玉立,真像美兰。两个女儿非常听话,也非常孝敬,致文下班回来两个女儿抢着给致文泡茶,两个女儿总是人前背后的叫“爸爸,爸爸”这是美兰在地下的感应才使这两个女儿这样懂事,每当致文看到两个可爱的女儿时心里就感到一阵阵欣慰,他对得起美兰了,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

  清明那天致文来到芸妹哥哥文强墓前,他默默无言,两眼流泪,文强我来看你了,我完成了你的托咐,你的妹妹芸妹不但活下来了,而且恢复了原来美貌的面孔,你妹妹现在在美国很可能成家生儿育女了,你可以安息了。

  致文发现芸妹哥哥坟墓堆满了新土,坟周围的杂草也被清除的干干净净,致文想起来了,当年在埋葬文强时他委托山村一个老农帮助照看一下坟墓,他留下一笔钱给老农贴补家用,他仿佛记得这个老农有一对双胞胎女儿,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老农会这样守信用会年年清明给文强上土扫墓,致文肃然起敬了。致文打听到这个老农已去世多年,老农临死时嘱咐两个女儿年年清明来给文强扫墓,致文找到了老农的两个女儿向她们表示致谢。当得知老农的几个外孙外孙女因贫困念不起书时,致文震撼了,他决定资助孩子们读书。为了让这个山村彻底摆脱贫困,他决定在山村办一个机械零件加工厂,让世世代代农民进厂当工人,回到C城后他决定做慈善事业,扶贫救困为他当年贪污国家公款赎罪。

  致文一直等不到芸妹的消息,他也心灰意冷了,很多朋友劝他不要再等,早点找个女人成家,致文总是沉默不语,他心里还存有希望,期望芸妹会回来。这么多年的磨难他心身疲惫,他已年近花甲,他决定休息把企业交给朋友管理,两个女儿上大学去了,家里冷冷静静,他又感到孤独,每当想起往事他又伤心落泪。

  致文每天早晨都去河边公园,风雨无阻,他天天坐在芸妹当年坐过的石头上沉思。他在公园舞场也交了很多男女朋友,大家都知道他的悲惨故事,都非常同情他,很多老太太邀请他跳舞,他也来者不拒,致文毕竟是知识分子,谈吐不凡,文质彬彬,很多离婚女人和寡妇都很喜欢他,希望能跟他结成伉丽,致文总是婉言拒绝,他心中再也容不下另外的女人。

  正值仲夏,两个女儿放暑假从上海回来,家里又充满了欢声笑语,致文和往常一样一大早就来到公园,坐在大石头上深思。天大亮时舞场上男男女女欢歌起舞,突然一个穿着华丽气质高雅美丽端庄的中年女士站在致文面前笑吟吟的邀请:“我请先生跳个舞好吗?”致文抬头一看,两只手颤抖,茶杯哐的摔在地下,他呆了“芸妹?”他不由得喊出声来,他日思夜想的芸妹终于回来了,这时的芸妹两眼泪痕,满脸忧伤,她看到她最心爱的文哥在变老,文哥为了她牺牲了最美好的青春岁月,至今孤身一人苦苦支撑,她再也不愿离开文哥一步,她要用下半生来报答文哥,再也不让文哥孤独,不让文哥伤心,两人紧紧抱在一起。舞场上的舞友都停下脚步围拢过来向这两位饱经苦难,生死离别的情侣鼓起掌来,这是何等动人的场面,苦尽甘来,爱情是千古不变的永恒。

  回到家中,芸妹看到两个女儿时,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是活脱脱的美兰姐,“这是美兰的女儿?”致文告诉芸妹美兰临终时托咐给他。芸妹又是泪痕滚滚,她愧对美兰,她后悔当初任性活活拆散文哥和美兰,他愿美兰在地下安息原谅她的过错。

   “快叫妈妈”致文招呼两个女儿“妈妈,妈妈”两个女儿非常乖巧的喊起来,两个女儿是大学生她们懂事了,她们知道自己的妈妈和致文芸妹的故事,姐妹俩非常尊重现在的爸爸,是致文抚养她们,是致文供她们念书,是致文热心关心她们胜过父母,姐妹俩也非常同情芸妹,母亲都能原谅她,那个年代的爱情是那样的悲伤,是那样的惊天动地,两个女儿心地坦荡欣然接受芸妹做自己的妈妈。致文想:女儿们,你们是新时代的女性,你们的爱情不会像我们那样磨难,你们的爱情会异常精彩。

  芸妹告诉致文一个天大的喜讯:“文哥,我们有了一对双胞胎儿女,他们现在在美国,过些日子姐弟俩会来中国看望你这个从不谋面的爸爸”,“真的?”致文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幸福来的太快,也来的太迟,致文真想不到三十几年前他和芸妹的床第之欢竟会结出这样丰硕的成果,一对漂亮的龙凤双胞胎,致文手舞足蹈起来。

  傍晚家宴非常丰盛,两个乖乖女妈妈妈妈叫不停,芸妹听到非常舒心,致文也感到非常欣慰非常幸福,如果美兰在也会为这两个懂事的女儿感到自豪感到骄傲,致文又想起了两个远在美国的儿女,他的心已飞向了大洋彼岸的美国,盼望姐弟俩早日回来,爸爸多想你们呀!

  夜深了,致文和芸妹还在诉说衷肠,“芸妹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吧!压在我心里几十年,今天也应该让你知道了”芸妹奇怪了,文哥所做的一切她都知道,难道文哥还有什么事瞒着她“文哥你快说”芸妹着急起来。致文深深叹了口气说:“你哥哥是不是叫文强?”“是呀!你认得我哥哥?”芸妹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很深的故事。“你哥哥是不是在前进煤矿做安全员?”“是呀!你真的认识我哥哥?”芸妹张大了眼睛直楞楞的看到致文,致文点点头说:“芸妹呀!我何止认识你哥哥,我和你哥是患难兄弟呀!当年我和你哥哥朝夕相处亲如兄弟,你哥哥为人非常正直善良,我非常敬重他,文化大革命期间,你哥哥帮我毁掉了所谓的反动日记,救了我一命,我当然要知恩图报,你哥哥临终时再三托咐我要好好照顾你,把你当成亲妹妹,你哥哥知道你性格倔强,总是有轻生的念头,一旦你知道亲哥哥死了,你肯定活不成,所以你哥哥相信我有办法保护你,你哥死后我把他葬在煤矿附近的山岗上并委托当地老农照看他的坟墓,之后我设法调来C城,以后发生的事你都知道了。”致文说完把一张泛黄的照片交到芸妹手里,芸妹接过照片一看哭得像泪人一样,照片是几十年的老照片,是芸妹毁容前的全家合影的照片,照片里父母慈祥的笑容,哥哥英俊的脸庞,自己秀丽面容都展现在芸妹面前,一张老照片触痛了芸妹心中的伤感,也勾起了芸妹对父母哥哥的思念。“文哥,你当初为什么不把这些告诉我?为什么要瞒我这么久?”致文沉重的说道:“你哥哥说你脾气倔,你不愿意接受别人的怜悯和同情,要我想个办法接近你,这就是你哥哥的全部遗愿”,芸妹再也忍不住紧紧抱住致文痛哭起来:“文哥,我知道你为人正直,哪里会知道你这样用心良苦,为了我哥哥的托咐你付出了你一生的快乐,我们兄妹欠你的太多”“傻妹”致文笑了说道:“我们是夫妻呀!我们有一双儿女还有美兰两个乖巧的女儿,我们是C城最幸福的家庭了,但愿苦日子不要再来,我们再也不要分开,我害怕孤独”,“放心吧!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再也不会分开”。

  “对了,王厂长好吗?”芸妹对当年王厂长的照顾充满了感激之情,她在美国时经常怀念王厂长,怀念致文的同学,怀念矿务局的陈局长,他们都是好人。致文伤感的答道:“陈局长已经过世了,我一想到他心里就充满愧疚,是我害的他挨批评做检查,他是共产党的好官,你说怪不怪,他儿子现在也是局长了,他儿子也为人正直,也是共产党的好官”,“是吗?”芸妹也感到很欣慰。“王厂长就惨了,早年中风,现在又得了老年痴呆,不认人了,我经常去看他,他却认得我,他见我去非常高兴,像一个小孩一样,你说怪不怪?”芸妹感到酸楚“哪天我们一道去看王厂长,让他高兴高兴”,“那敢情好,在省城照顾你,我的同学他前几年得癌症死了,当我去找他时他已经不在人世了,他儿子对我不熟悉,也根本不知道我们的故事,当我提到我是他爸爸同学,是来专程看望他爸爸感激他爸爸时,他儿子非常高兴,对我非常热情,我们虽是两代人却成了忘年之交,现在我们还经常联系。”芸妹一听心里又充满了伤感。

  致文问道:“你表叔现在好吗?”“表叔已经死了多年了”芸妹又流下了眼泪说道:“多亏了表叔多年照顾我母子三人,表叔送我去读书,在美国不学英语没法生存,表叔看到我那么年青生活又那么艰难,就劝我找个对象成家,不要太苦了自己,可我心里就是装不下第二个男人,我当年认为你文哥恨我不要我,我心里还是想你,爱你,放不下你,尽管你不要我嫌弃我,我还是把你当成我的丈夫,我要为你守身如玉,终生不嫁。”致文苦笑笑说:“当年我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真是聪明人办糊涂事,我认为我这一生都会在监狱中渡过,我不想耽误你才会写下那种绝情的字条,哪里想到8年后我会从监狱中走出来,当我打听不到你的消息后,我才真正感到了悲痛,很多朋友劝我结婚,我真的心灰意冷,我跟你一样心里再也装不下其它的女人了,我也终生不娶,美兰临死时说她有一种预感说你芸妹没有嫁人,你一定会回来找我,我心中又存在希望,我每天到河边公园坐在你当初坐过的石头上呆想,我想芸妹回来时一定会到河边公园,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找我,果然美兰的话灵验了,你回来了,这是上苍对我的照顾,当我看到你时我惊呆了,你还是当年的芸妹吗?你那么高雅,华丽漂亮,这是上天赐给我最美的妻子。”芸妹听得心花怒放问道:“文哥我真的漂亮吗?”“真的漂亮”“文哥,你还是当年那样英俊”,“老了”致文叹息,“老什么,你文哥永远不会老,你在我心中永远是高大英俊的男人,是我一生爱着的丈夫。”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这个夜晚永远不要天亮。

  两个星期后更大的喜讯传来,一架波音七四七飞机又从芝加哥腾空而起飞向中国。致文看到了一对双胞胎姐弟,还看到了一个洋儿媳,一个洋女婿,四个混血儿的孙子孙女,外孙孙女,这真是国际大家庭呀!致文子孙满堂了,苦尽甘来,致文笑得真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