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滴血的玫瑰 > 第一卷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更新日期:2015-12-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父母突然来到C城,致文喜出望外,“爸妈你们来也不通知我一声,我好到车站接你们呀”“文儿给你一个惊喜呀”母亲拉着致文的手一直微笑盯着儿子看,心里说不出的辛酸。儿子从小乖巧听话,做母亲知道儿子为人正直心地善良,儿子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煤矿工作,没有几年又调入C城矿务局任机械设备技术处任主任,做父母看到儿子这样有出息,打心眼里高兴,可自从儿子调C城矿务局工作后,一年都没有任何音迅,连一封家书都没有,做父母的担心起来儿子致文到底出了什么事,致文是非孝敬父母的。平常的话父母每个月都会收到儿子的信,信中总是充满了思念和问候,可这一年多时间儿子为什么连一封信都不写给父母,儿子肯定出事了,而且是出了大事。儿行千里母担忧,儿子一年多没有音迅,做父母的如何不着急上火,父母向单位请假赶往C城,探听致文的消息。

      来到C城矿务局得到的消息老俩口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儿子致文贪污公款10万,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现已押往大西北煤矿服刑。这无疑是晴天辟历,母亲当场昏了过去,老父亲更是老泪纵横,致文的同事也陪着流泪。母亲清醒过来神情恍惚,致文最要好的一个同事,他把致文的父母拉到一边偷偷的告诉他们说:“致文贪污公款十万是给一个叫芸妹的姑娘去省城医院整容,这个姑娘被大火烧坏了面孔,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因为致文向他借过钱,所以他知道一点内幕”致文父亲问这个同事:“芸妹姑娘现在在哪里?”同事告诉说:“芸妹姑娘去了美国,至今没有她任何消息”致文的父亲沉默了,他了解儿子,儿子做任何事情都会三思而后行,为什么儿子会干得这样的大事,他到底遇到什么难处,这个芸妹到底跟儿子是什么关系值得儿子拿命去一搏,儿子,儿子呀,你为什么这样傻,置自己前途不顾,置自己的生命不顾,这到底是为什么呀。

      致文的父母怀着着急迫切的心情赶往大西北煤矿监狱探视儿子,当父母在监狱中见到儿子时心都碎了,儿子剃着光头,胡子拉喳,一脸憔悴,儿子瘦了。当致文看到父母也是一脸惊讶,一脸惭愧,儿子当场跪在地下说道:“爸妈,儿子不孝,今生不能孝敬二老,不能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请父母多原谅”父母急忙扶起儿子说道:“文儿,你为什么这样做,芸妹到底是你什么人,值得你拿命去一搏?”致文摇摇头痛苦的说道:“芸妹的哥哥在煤矿救我一命,芸妹的哥哥临终时把芸妹托付给我照顾,我当然要知恩图报,为了芸妹的脸孔恢复俊秀,也是为了报答芸妹的哥哥救命之恩,我就铤而走险了,至今我没有感到后悔,我现在真感到对不起的就是父母你们呀,我这一辈子在监狱服刑我认了,可我再也不能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爸妈你们就把我忘了吧,就当没有生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吧。”

      “儿呀,不要这样说”母亲满脸泪痕“妈知道你善良,芸妹的哥哥救了你的命,你报答是对的,但也不要用命来报答呀,儿呀,你真傻呀”致文痛苦的摇头说道:“妈,我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说什么都晚了,你们多保重吧”这时父母也眼泪汪汪说道:“文儿好好改造,争取减刑出来,爸妈在家等着你回来”致文苦笑笑说:“谈何容易,死刑犯再怎么立功服刑也要服满二十年刑才能出狱,我现在已经心灰意冷了”“文儿,千万不要泄气,就是服满二十年刑出来你也才四十几岁,还可以成家立业,还可以生儿育女,父母还可以帮你带孩子呀”致文笑了:“好,我听父母的安心服刑,等着父母帮我带孩子”“这就对了”父母也笑了。父亲问道:“文儿,你知道芸妹的下落吗?”致文摇摇头,父母忍不住想告诉致文芸妹去了美国,转而一想不能呀,如果致文知道芸妹去了美国,致文会更加伤心更加思念。父亲想还是瞒往吧,父母连做梦都没有想到,儿子致文在服刑八年后竟然走出了监狱,儿子不但走出监狱还创办了自己的矿山机械厂,做父母的心里不知有多高兴,善有善报呀。

      两个女儿从幼儿园回来“快喊爷爷奶奶”致文招呼两个活泼幼小的女儿。“爷爷奶奶”“爷爷奶奶”两个女儿大声喊起来,致文的父母乐的合不拢嘴,两人一人抱起一个孙女亲起来,站在一旁的致文笑了,两个女儿对致文的父母也一点不认生,就象当年美兰去世那天把两个幼小的女儿交到致文手里一样亲切,致文心里又想起美兰,想起美兰临终的托付,想起美兰凄苦的一生,他内心还是有一种负罪感,致文又想起了芸妹,不知芸妹在美国过的好不好,在异国他乡习惯不习惯,芸妹离开中国这么多年很可能成家生儿育女,想到这里致文心里又酸酸的,他总有一种放不下芸妹的思念,放不下的情怀。

      夜深了,两个女儿睡了,父母还在跟致文谈心。“文儿,你到现在为什么还不结婚,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姑娘吗?妈在老家帮你特色,早点成家吧,你年纪也不小了,再不成家就耽误了,我和父母还等着抱孙子孙女呢”致文苦笑笑,他了解父母的心情,也知道自己快到了不惑之年,可他心里总是放不下芸妹,他为芸妹付出了最宝贵的青春,他为了芸妹差点押往刑场,他为了芸妹在监狱中尝尽了人间的辛酸,他真不甘,他一面祝福芸妹幸福,希望芸妹早点结婚生儿育女,一面又希望芸妹能够回来与他团聚,他心中充满纠结,他的痛苦他的思念无法释怀。

      看着父母期待的眼光,致文沉默了,母亲叹到:“文儿,我知道你心中放不下芸妹,她已经去了美国,至今没有一点消息,你为芸妹付出这么多,还差点丢掉性命,你在狱中服刑了八年,过的是什么日子,她哥哥在文革中毁了你的日记救了你一命,你不应该还这样思念她,你对得起芸妹兄妹俩,儿呀,我知道你心地善良,我也知道你重情重义,你这样孤身一人过着不值呀,你醒醒吧文儿,父母看到你这样孤独生活心里难受呀”“妈,你不要再说了,儿心里难受”致文流着眼泪说道:“芸妹不是那种没有良心的姑娘,芸妹是很善良的,是我害了她,是我害的她离乡背井,流落异国他乡,我一辈子都还不清这种债呀!”母亲也哭道:“儿呀,你为什么这样傻呀,我怎么会生这样一个傻儿子呀,儿呀,你没有做错什么呀,你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报应,叫我们做父母的怎么不心痛呀”母亲接着又哭道:“美兰两个女儿你答应抚养这样做是对的,但这两个幼小的女儿放在身边也是一种负担,哪个姑娘肯嫁给你有两个双胞胎女儿的父亲,儿呀,你将美兰两个女儿交给我们吧,由我们来抚养姐妹俩,你单身一人也好找对象成家,你就听妈的话吧”致文摇摇头说:“妈,不能呀,美兰临终时再三托付我照顾好她两个女儿,我欠美兰的太多,我有责任抚养好美兰两个女儿,你把两个女儿领走我就会更加孤独,每当两个女儿从幼儿园回来,看到这两个可爱乖巧的女儿我就有一种家的温暖”。父母一听心软了,儿子这样执着,做父母的也真没有办法。父亲最后说道:“文儿,你再不要痴心等芸妹,这么多年了没有她一点消息,如果芸妹心中有你她早就应该回来找你,你这样痴心等她,岂不害苦了自己一辈子,真不值呀”致文一直摇头,是他写下了一张绝情的纸条,是他恶毒咒骂芸妹,是他害得芸妹不敢来见他,是他害得芸妹远走他乡,他现在还有什么资格怪芸妹,芸妹对他一往情深,芸妹为他徇情自杀,芸妹没有做错任何事情致文一想到这些心里就痛,如果没有得到芸妹确切的消息自己再找女人成家,芸妹在美国没有成家自己岂不成了天下最没有良心的男人,他有何面目见人。父母看到致文难受流泪再也不忍心说他,一切认命吧,但愿芸妹能从美国回来与儿子团聚。

      父母在C城玩了几天,每天致文陪着父母,父母参观了儿子的工厂,厂里的现代化、机械化设备令父母惊叹,厂里的工人对致文是那样的尊敬令父母非常欣慰,父母知道儿子能干,父母也知道儿子会善待厂里的工人,从工人们对儿子这样尊敬就能看出儿子平常在厂里的为人。

      一个星期后父母要回去,致文一再挽留,父母执意要走,老家致文的哥哥的孩子还要父母照管,美兰两个女儿撤起娇来:“爷爷奶奶不要走,爸爸不要爷爷奶奶走吗”致文的父母笑了,两位老人紧紧抱住这一对双胞胎女儿,心里感到一阵阵安慰,有这一双漂亮活泼的女儿与致文做伴,儿子不会感到孤独,两位老人既心酸又欣慰,心里默默祝福儿子能早日与芸妹团聚,了却父母的心愿。

      送走了父母,致文又感到非常失落,天下的父母都是为儿女操碎了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