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滴血的玫瑰 > 第一卷 > 第五章
第五章



更新日期:2015-04-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C城的傍晚各街道都亮起路灯,灰暗的路灯放射着淡淡的荧光。天气渐渐暖和,街上的行人也多起来了,百货商店里的货架柜台里陈列一些生活日用品、雪花膏、白雀灵面油就是女士们的化妆品。街上大喇叭每天早上和傍晚都在播放新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四人帮”打倒了,可左的阴云仍然不散。人们习惯了军营般的生活每天早上天不亮,广播喇叭就在播放革命歌曲“东方红太阳升……”这是叫醒人们起床抓革命促生产。晚上九点准时播放“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这时提醒人们熄灯休息,准备明天的战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不间断。可时代毕竟要前进,人们终究要觉醒,中国高层也意识到不改革,中国永远强盛不起来,闭关锁国是不行的窗户一定要打开,哪怕吹进一些污浊的空气也在所不惜。现在其他国家的科技日新月异,综合实力远远把我们国家甩在后面,于是打开大门打开窗户引进科技,引进资本,这就是改革开放。
  C城也在这场改革浪潮中推动前进,C城每天都有时髦的小青年穿着大小喇叭裤,提着大小喇叭的进口录音机招摇过市,录音机里播放着港台歌星的浪漫爱情的歌曲。晚上C城河边的空地上一群一群男女小青年聚集在一起,各种各式大小喇叭的进口录音机放在地上,播放着浪漫的舞曲,他们双双对对翩翩起舞。芸妹从小就爱唱歌跳舞,她每天晚上来到河边坐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欣赏小青年们的豪情奔放,芸妹静静坐在角落里她的芳心也随着舞曲在飘扬,但她无法溶入到快乐的人群中,满是疤痕的脸孔,使她远离人群,但她又不甘心这样默默无闻,她时而兴奋,时而悲哀。
  突然芸妹眼睛一亮,激动的心差点蹦出来,她朝思暮想的小伙子来到舞场,芸妹情不自禁的站起来,她真想扑到小伙子怀里诉说衷肠,可理智又战胜了她的欲望,她冷静下来小伙子那天跟着她可能只是一场误会。小伙子是那样英俊潇洒,不是那场大火自己也绝对称得上美女佳人,很多年青的小伙也会围绕在她的身旁,芸妹深深叹了口气,又缓缓坐下来呆呆地望着。
  更大的惊喜降临到芸妹身上,使她宛如梦中,小伙子来到她身边满脸笑容,轻轻邀请“我能请你跳个舞好吗?”芸妹呆了,心里扑通扑通直跳,她真不敢相信,天上真会掉下个林妹妹。突然又感到悲哀,她配不上这么优秀的小伙,她不愿意人们的怜悯,小伙是可怜她,同情她,她轻轻的摇摇头。小伙猛的把芸妹拉起来,芸妹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小伙子不由分说把她拉进了舞池,舞池正在播放慢四步舞曲,小伙子搂着芸妹的腰,不紧不慢跟着舞曲节奏教着芸妹跳起了慢四步舞,四周有无数的眼睛向他们张望,人们好奇这么漂亮英俊的小伙子怎么会跟一个丑陋无比的姑娘结伴起舞,可小伙子旁若无人,满脸微笑,搂着芸妹用熟练的舞步一步一步认真教着芸妹。芸妹泪流满面,小伙子的热情、小伙子的男子汉气概使她陶醉。小伙子微笑的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芸妹。”芸妹怯生生答道:“大哥你呢?”“我叫致文,以后你叫我文哥就是了。”芸妹点点头。跳完了这一曲,致文拉着芸妹的手来到树荫下,双双坐下来。这时芸妹心潮起伏,她很想知道文哥为什么要紧紧跟着她到家门。而且还在她家门久久不肯离去,芸妹轻轻问道:“文哥你那天为什么紧紧跟在我后面,其中有什么缘故?”“你真想知道?”芸妹点点头,致文微笑拉起芸妹的手说道:“我们到河边散散步,我告诉你一个悲伤的故事。”
  两人漫步在河边的小道上,大河里的水静静的流淌一阵轻风吹来,河里的平静的水面掀起波涛。河对面一个古老的小村庄闪烁着灯火。突然致文激动起来,他紧紧握住芸妹的手说:“芸妹你要坚强的活下去,我再也不愿看到一个年青鲜活的生命,在世界上消失。”这时芸妹也激动起来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会寻短见,你了解我?”“我不了解你,我真的不了解你,我们素不相识,但我知道一个遭受毁容姑娘的痛苦。”“你同情我,可怜我,我不要任何人的同情、怜悯。”芸妹脾气倔起来。“我不是可怜你,我是关心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芸妹还是满脸疑惑不解。致文叹了口气说:“芸妹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给你听吧。”芸妹点点头。“芸妹我猜想你毁容前肯定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我也有一个亲妹妹,她没死跟你年龄相仿,她长的非常漂亮,身段苗条,她是学校一枝花,也是我父母亲的掌上明珠,我家日子虽不富有,但非常平静,每天放学后总能听见我妹妹百灵鸟般的歌声,全家每天都陶醉在无忧无虑的幸福中,可好花总不会长开,好景也不总常在。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到我妹妹身上,一场大火毁掉了我妹妹的面容,也击垮了我全家的精神,我妹妹哪里经受得起这样的打击,从此她精神恍惚,更可怕的是她疯了,在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她偷偷去了河边再也没有生还,我母亲瘫倒在床,我父亲一夜变的苍老。”致文一口气说完泪水一直在脸上流淌。芸妹怔住了,她失声痛哭起来。致文紧紧握住芸妹的手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紧紧跟着你,那天我在大街上看到你就吃惊了,你长的跟我妹妹那样像,身材差不多高,如果你没遭到毁容,一定跟我妹妹一样漂亮,突然瞑瞑之中有一股力量推动我去保护你、爱护你,所以我紧紧跟着你要你好好活下去,不要跟我妹妹一样年青的生命就这样消失掉。”
  芸妹震撼了,世界上竟有这样巧的事,文哥的妹妹也遭受她一样的痛苦,一样的折磨,他妹妹死了,可我却活着,我几次想自杀都被救活,怪不得文哥会紧紧跟在我身后,他怕我步他妹妹的后尘,顿时一股暖流温暖着芸妹的全身,尽管是黑夜月光仍照射着文哥英俊的脸庞,芸妹深情地望着文哥,文哥是天底下最善良的男人,他全身散发着青春气息,他身材修长穿着得体,文哥是天底下最英俊漂亮的男子汉,能与文哥结成伴侣的女人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突然芸妹又感到悲凉,文哥再好也是镜中花、水中月,他永远属于别的女人,说到底文哥还是同情她,可怜她。同情她是个可怜的姑娘,同情她是没人要的丑陋姑娘,自己配不上文哥,不但配不上文哥就连最难看的男人都配不上,痴心只会换来更加痛苦,斩断情丝吧,灭绝欲望吧,芸妹流下了痛苦的眼泪。
  站在一旁的致文觉察到了芸妹的情绪。他拉着芸妹的手说:“你在想什么,你不要顾虑我说一辈子照顾你,我说到就会做到,我是个男子汉,你就认我做你的哥哥吧。”芸妹又胸潮澎湃起来,她何尝不认这个亲哥哥,她与文哥非亲非故,连萍水相逢都谈不上,她有什么理由,有什么权利要文哥照顾她一辈子,她更不忍心拖累文哥,文哥是那样的善良,又是那样的正直,她会一辈子求上苍保佑,保护文哥一生平安。她对文哥说:“文哥我不愿意拖累你,我已经习惯了我就是这样的命,我是自杀过,现在我想开了,既然老天惩罚我我就认命吧,文哥你放心我会好好活下去。”“这就好,这就好。”致文显得非常高兴,问道:“芸妹你现在跟谁在一起生活,家里还有什么亲人?”致文是明知故问,芸妹家里的一切情况他都了如指掌。一问到芸妹的家事,芸妹又伤感起来,悲伤回到她脸上,她痛苦的答道:“我父母在我十二岁那年出车祸死了,家里只剩下我和哥哥相依为命,我现在和姑妈住在一起,我哥哥跟你一样善良,他很疼我,他生怕我受到一点委曲,他更怕我寻短见,有一次我投河自尽被人救起后,我哥哥守在我身边三天三夜不肯离开,他满脸着急、满脸憔悴,我再也不忍心看到他这样痛苦,如果我真的死去,我哥哥会痛苦一辈子的。我活下去我哥哥就会快乐,我要长期让哥哥高兴,我就要活下去,我哥在煤矿工作过些日子,他就会来看我。”致文点点头说道:“你有这种想法我很高兴,我和你哥哥一样都希望你快活的活下去。”致文说完心里有了底。
  突然致文又感到悲哀起来,芸妹的哥哥已经死了,芸妹还不知道这个恶噩,瞒得了一时瞒不得一世呀。芸妹知道她深爱的哥哥死了,她又怎样经得住这样残酷的打击,致文有点不知所措了。致文沉默了一会想好慢慢开导她吧,但愿芸妹慢慢接受这个现实吧。致文看了看手表已经十点多钟了,赶快送芸妹回去,不然姑妈会着急的。春天的夜晚,寒气袭人,百虫还没有完全苏醒只听到河边轻轻的流水声,也听到他和芸妹的呼吸声。“我送你回去吧,不然你的姑妈会着急的。”“再呆一会吧。”芸妹真舍不得离开,她长的这么大从来没有和这样英俊的小伙子呆在一起,她知道这种幸福是非常短暂的,文哥迟早要结婚成家他属于另外的女人,他的婚姻一定非常美满而自己只能孤零零留在孤岛上。但她还是真心祝愿文哥幸福,但又不愿意文哥离开自己,一个少女的芳心在矛盾中百般煎熬单相思的痛苦将无法释怀这就是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