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十八章
第三卷第十八章



更新日期:2015-04-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车子一路向北,越过店塔、燕家塔,到达孙家岔。
顾采薇一次次整妆敛容,一遍遍埋怨自己没有给桂家人带礼物,一次次胡思乱想桂家人对于她没有带礼物的态度。
万一桂家人不接受我,那怎么办?此时此刻,她一脸慌乱不安,根本不敢深入考究这个问题。
“没事,不用这么紧张,我父母都不在,下午才能回来,是我奶奶想见你”,桂巧灵见状,和声安抚道。
下午?下午才回来?我也不好意思一直滞留到下午啊?看来这一次是没机会正式拜见桂青山夫妇了。想到这里,顾采薇不觉露出一丝忧伤。
“姐,听说你怀孕了,几个月了?”顾采薇热情的攀谈着。
“呵呵,两个半月”。
“听说你想当一个家庭主妇?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我觉得孩子就应该是父母自己带,一个上班,一个在家带孩子”,顾采薇说。
“听说你还有一个哥哥?”桂巧灵饶有兴趣的问道,转头看了看顾采薇。
“还在读书,今年大三”。
“我最后悔的就是没念大学,就算是瞎混,也应该念一下大学。念过大学的人就是不一样,言谈举止、一言一行,全然跟没念过大学的截然不同”,桂巧灵懊悔道。
“其实,大学也就那么一回事,我们现在的心思也不再学习上,大部分学生每天所有的业余时间都在玩游戏。我觉得大学,不过是换个地方生活几年罢了”。
“你可别这样说,真的区别可大了。对了,桂志皓这个人你少接触,小心他给你洗脑。你姐夫现在已经被洗脑了”,说这话的时候,桂巧灵转头看了看自己的丈夫,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
顾采薇也抬眼看了看桂巧灵的丈夫,这个男人棱角分明、眼神凌厉,全然不像没主见之人。
一旁睡觉的桂棹厌烦的发出几声唧唧哼哼,两个女人识趣的闭上了口。
离目的地越来越近,顾采薇再一次整妆敛容。
车子在小故宫门前停了下来,顾采薇叫醒桂棹,拘束的下了车。
我将来是这里的主人?抬眼看着小故宫门口的时候,这个想法莫名其妙的冲进她的脑海。
刚进院子,汪汪汪的犬吠声便传入耳中,顾采薇被吓了一跳,转头一看瞬间花容失色,拐角处既然放养着一只狼狗、一只牧羊犬、一只藏獒。
“不用怕”,桂巧灵和声安抚道。
顾采薇不自觉的往桂巧灵身边凑了凑。
“不栓住吗?”
“今天拴住,明天绳子就断了,反正也没咬过人,不碍事”。
“现在没咬人,不代表将来不咬人,万一咬人了呢?早就叫你爸把这些家伙处理掉,等到真咬人了,看你们怎么办?”桂巧灵丈夫忧声埋怨道。
话语间,顾采薇已被带到了桂家。老太太听见动静,赶紧追了过来。
她吃力的撩着耷拉的眼皮,用打量艺术品的精气神打量着顾采薇。
“别这么盯着别人看,奶奶”,桂巧灵淡淡的说道在,转头看了看顾采薇,咧着嘴笑了。
“叫什么来着,我又忘了,巧灵已经跟我说过好些遍了。不行了,人老了,记不住了”,老人一边摆着手,一边拄着拐,颤颤巍巍的做到沙发上。
“顾采薇,叫我薇薇就好,奶奶今年多大了?还能自己走动,挺好的”,顾采薇笑着和声说道。
“桂棹呢?”老太太巡视了一番,疑声问道。
“去洗手间了”。
“志玄怎么不回来?我都快要死了,能见一面是一面,这孩子就是拗,宁回他外婆家也不回自己家”,老太太埋怨道。
顾采薇疑惑的看了看桂巧灵。
“提他做什么?哪壶不开提哪壶?你看看他那副德行,我们照顾了他这么多年,他现在是怎么对我们的?吃里扒外的东西”,桂巧灵埋怨道,啪了关上饮水机门扇,将一杯水递到顾采薇手边。
递水的时候,她凑到顾采薇耳畔,小声嘀咕道:“别理会她,人老了就是烦事。啥事都要打探的一清二楚,啥事都要插一把手”。
顾采薇被桂巧灵如此蛮横的态度怔道了。
“他是个孤儿,上无父母,下无兄弟姐妹,钱都被你爸和你大伯拿走,要他怎么生存?别以为我老了,脑子就不清醒了”老太太执拗的说。
“他现在还是个学生么?哪能自己做得了主?把钱给他,被他祸害完怎么办?那些钱将来是要留给他买车、买房的。现在的社会不同了,他要是没车没房,哪个姑娘愿意嫁给他?他一个倔强的牛犊子,谁能看上他?世上没男人了,人家非要嫁给他这种鼠肚鸡肠、没爹没娘的孩子?”桂巧灵理直气壮的说道。
钱?欠他什么钱?桂青山还欠着桂志玄的钱?顾采薇一脸诧异、不解。
话语间,陆陆续续有人进入这间卧房,先是柳家一拨,接着是冯家一拨,最后是桂青云家一拨。满屋子堆满了人,满屋子的人都在打量着顾采薇,被这么多人同时打量,顾采薇颇为不安,总担心自己遭到嫌弃。
桂志皓凑到了她旁边,仔细打量了一番后,痴痴的问道:“你认识顾采风吗?”
哎哟,该说认识还是不认识呢?顾采薇焦急起来。若说认识,她害怕哥哥呆头呆脑的样子,给自己降分。
“是我哥,亲哥”,顾采薇和声说道,她想明白了,不论亲人如何不堪入目,都是自己的亲人。亲情不像友情和爱情可以任由自己去选择。
“也不知怎么搞的,我看见你就不知不觉的想到了他。我们之间在一个班上念过,他现在在哪?还念书着不?”
“念着”,顾采薇说。
“学什么专业?”
“土木工程”,顾采薇说。
“哪个学校?”
“一个二本,不出名”。
“你和桂棹是怎么认识的?”桂志皓转头看了看桂棹,又转头望着顾采薇饶有兴趣的问道。
“以前是同桌”,顾采薇边说边抬眼看了看桂棹。
顾采薇、顾采薇、顾采薇........顾采风、顾采风、顾采风.......桂志皓中风了似的,一遍遍念叨着这两个名字。
一直到吃饭的时候,顾采薇依旧能听见桂志皓搁几分钟轻轻的唤一两声她的名字。
“志玄呢?志玄怎么没回来?”老太太像意识到什么重要的事似得,猛的放下碗筷,表情严肃的寻找着桂志玄。
“他不回来了,奶奶,您已经问了好几遍了”桂巧灵不悦的说道。
“妈,快吃吧,凉了吃着会闹肚子的。志玄都这么大了,能照顾了自己。今天桂棹带女朋友回来,别扫兴,好好吃饭”桂青云的妻子和声安抚道。
“我奶奶年纪大了,老年痴呆,你不用理会”,桂志皓见顾采薇拘束至极,和声规劝道。
吃过饭后,顾采薇便回去了,是桂棹开车送回去的。
一同随桂棹去马连湾的还有桂志皓,一路上他喋喋不休,说个没完没了。让顾采薇震惊的是,他竟然对整个孙家岔发生的八卦一清二楚。就连王大妻子自杀一事,也说得有鼻子有眼。
王大的妻子是今天夏天喝毒药自杀的,自杀原因众说纷纭。
有人说是因为是和煤矿上闹矛盾导致的,也有人说是和王大夫妻不和导致的,还有人说是和儿子因为放水先后顺序起争执导致的。
王大的妻子和王大性格截然不同之人,她急功近利、利欲熏心,是个激进派,强烈的要求矿长明确征地款条例、明确搬迁费额度。
她不仅自己这样激进,还要求王大、儿子、儿媳妇与自己统一战线,要求他们与她一起去挡矿,去威胁矿长。
王大懒懒散散、无所追求,这就致使两人长久生活在争吵、谩骂中。
王大的妻子与儿子关系不和也是远近闻名的事情,去年就为放水先后顺序发生过激烈的争执。
农田放水的先后顺序,对于干旱少雨地方的农民来说的确重要。
很多年前,这里的人们是用坝上的水灌溉农田,可是后来环境严重污染导致水源枯竭,农田里的庄稼都沦为杂草,后来就没有人种地了。
每家每户都是在自己家附近扎一个蔬菜园,种点蔬菜瓜果罢了,灌溉园子的水是井水。
王大家的园子很大,除了瓜果蔬菜还种了一些玉米。她是个强势的人,非要自己先灌溉。但是儿媳妇不同意,井子虽然是两家人一起出资打的,不过电表却接在儿子家。
儿媳妇要她支付电费,她觉得委屈,就找儿子理论,理论的过程中两人就吵了起来。吵架当天下午,她便喝毒药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