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十九章
第三卷第十九章



更新日期:2015-04-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桂志皓的神木威胁论和梦想威胁论深深的撼动了桂棹。
梦想?梦想?梦想?
什么是梦想?我的梦想是什么?桂棹猛然间记起自己最初的梦想,随之发现自己不曾为梦想奋斗过的事实。
不过让他感到安慰与幸运的是,他选择了与梦想相关的学业。
他决定让梦想填充迷茫的生活。
他决定刻不容缓开启梦想之路,做一个皆具实力的偶像派歌手。
他的思绪越来越清晰,渐渐的回忆起顾采薇是如何走进他的世界,回忆起他们曾经是无话不说的好同桌,也记起了林梅告诉他顾采薇喜欢卢敖的事情。
桂棹思绪乱飞,思量着自己的事情。
桂志皓与顾采薇兴致勃勃的聊着无关紧要的事情。
“你们毕业后,留在西安?还是?”,桂志皓饶有兴趣的问道。
“西安太热,而且那个地方的人不和善,我习惯了慢节凑的生活,应该会回来”。
“大城市里的人一般都不怎么和善,不过,小城市没有发展前景。我也不知道中国人是怎么搞的,反正一门心思想要在大城市安家立业。国外就不同了,美剧好多都描写的是小镇的故事。中国的农村,居住的村民越来越少,将来农村就会被搁置,变成原野”。
“你呢?你要回来吗?”顾采薇问。
“我还年轻,毕业后先去北京闯荡几年,若是没办法在北京安家立业。就会去西安,反正西安房价没那么贵,生活压力也不是很大。桂棹,你怎么想的?你们想法一样吗?之前是不是已经讨论过了?”
“我不想想那么多,我现在只想为自己的梦想努力一番,哪里能成就我的梦想,我应该就在哪里”。
“你还有梦想?好多人都已经没有梦想了。人们只是为了车、房,机械的活着”,桂志皓傲声说道。
“你们没梦想吗?”桂棹好奇的问。
“有没有梦想不重要,我们又不做伟人。反正神木是个没有发展前景的地方,第一:环境污染极度严重,不适合人类生存;第二:煤炭资源是唯一的经济来源,单调的经济收入不具有稳定性;第三:地势崎岖不平,严重阻碍东西方向发展;第四:教育质量和大城市没可比性;第五:政府部门办事,拖拖拉拉。如论如何,我们得离开这个地方”,桂志皓深有体会的口吻说道。他办理出国留学手续,足足跑了五趟县城。工作人员今天说没网,明天说快下班了,后天说资料不全。
“你有梦想吗?”桂棹问着顾采薇。
顾采薇拧着眉,梦想,她真的没有。
“我也不做伟人,我唯一的夙愿就是能嫁给一个懂我、爱我、惜我的男人”,顾采薇和声说道,语毕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桂棹。
“我也喜欢安逸,简简单单的生活”,桂志皓说。
“未来根本无法预测,我不想刻意强求”,顾采薇文绉绉的说道。
“有些东西是不该强求,不过喜欢的东西一定要积极追求,只有追求过才不会留下遗憾。追求过即便没有得到,遗憾也不至于很大。我最害怕的是自己拼尽全力追求,还没有得到想要的”,桂志皓拉着苦瓜脸,可怜巴巴的说。
“话虽这样说,可是有时候,我们不一定有勇气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我们也害怕被拒绝”。
“那是因为你喜欢的分量还不够,若喜欢的东西不是可有可无,即便明知道会被拒绝,也会义无返顾、拼尽全力去追求”,桂志皓说。
“你真的变了,我现在也觉悟了,就是不知道志玄该怎么办?”桂棹担忧道。
“他真的有问题,压力肯定也很大,无依无靠,他都不怎么和我说话。要是我和他关系好一些,我倒愿意开导一下他”。
“你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桂棹伤心的说。
“人都会变,他父亲去世后,他一下子从天堂掉到了地域,变了很正常”。
“不是那么简单”,桂棹定声说道。
“不谈他了,反正你要记住,我们兄弟两个一定要像亲兄弟那样,相亲相近。我以前太傻了,以前我父亲对我实行的是灌输式教育,他把他定义里正确的,不假思索的灌输到我的思维中。可是,越长大我越发现,其实他是个古板至极的人。我不知道自己之前为什么对那些观点不存在任何异议,后来我诧异的觉醒,不是我之前对那些观点不存在任何异议,而是之前我压根是一个没有任何观点,对我父亲听之任之的孩子。我觉得你现在就和那个时候的我一模一样,整天迷迷糊糊、浑浑噩噩。因为家世好,所以没有奋斗的斗志。现在,我唯一的夙愿就是唤醒你们沉睡的意志,我们应该集体迁徙到一个大城市安家立业”
听到这话,顾采薇和桂棹都一脸震惊,皆没有吱声。
“不能因为我们有钱就不居安思危,万一有一天我们破产呢?富不过三代,太过安逸就是灭亡的前奏”,桂志皓定声说。
“你真是变了”,桂棹说。
“你也会变,用不了几年你就会结婚,你会有孩子,到时候你绝不可能向现在这样浑浑噩噩。到时候你需要担当起一家之主的责任,照顾妻子、孩子。等你的孩子长大,你需要按部就班的接送孩子上下学,需要小心翼翼的和老师处理好关系。我发现了,你有些抵触成人世界,因为你不想承担责任。没有人愿意承担责任,可是,成人需要承担责任”
“这个问题太深奥了”桂棹淡淡的说。
“一点也不深奥,我变成熟,完全是我一个人扛过来的。你们还好,我现在很愿意帮助你们。但是,我帮助你们不仅因为你们是我的亲人,更希望你们清醒后能和我一起迁徙到一个大城市安家立业。太大的城市里,要是没有亲人,就会变得行尸走肉”。
“志玄应该正需要人帮助,你这样大公无私,应该去与他联盟才是”,桂棹略带嘲讽的口吻说道。
“我会去找他的,不过他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家境相似,人生经历如出一辙。他不同,这个人英气逼人,我都不知道他整天在想些什么。他还这么年轻,就笑的那么牵强、附和”,桂志皓鄙视性的说道。
桂棹是想把具体的原因告知他,不过他还不想叫顾采薇知道这件事,他决定返回去的时候,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知他。
反正,这个秘密多年来,压得他难以正常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