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更新日期:2015-03-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新年的节凑悄然而至,买年货已是异常紧迫的事情。
腊月二十三,顾勋带着全家开车皮卡车去了大柳塔。
由于顾绮说有一些东西要买,原本打算一同前行的顾恺只好作罢出行。
可是,顾勋不在身边顾恺就像脱了缰的野马;顾勋不在身边,顾恺对毒品和毒瘾的抵制力瞬间全面崩溃。
此时此刻他的耳畔有个诡异的声音在撕心裂肺的呐喊着:“吸一点,就吸一点点,吸一点没多大关系的。何况我身上还有毒瘾,戒毒是个漫长的过程,是个追日减量的过程”。
想要这里,再次碰触毒品的 欲 望在他脑海中愈演愈烈。附和着心理上的驱使,他开始将搜寻毒品付之行动。
他要搜寻的是被捕前藏匿在家的小半袋毒品,他急不可耐的翻箱倒柜的搜寻着,可是毒品还没有找到就惊动了老太太。
老太太对他此时此刻的所作所为一目了然,她气急败坏的冲着顾恺厉声吼道:“你又要干什么?你惹的祸还不够多吗?你知不知道为了你你哥和你嫂子吵过多少架?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存在这个家得不到任何安宁?你知不知道就你现在这幅德行绝对不会有女孩子愿意嫁给你的?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不结婚生子将来没有人给你养老送终?”
“我只是在整理我以前的衣服,找我去年买的那条条绒裤而已”,顾恺见状,一脸不悦,烦躁不安的叫唤道。经老太太虚张声势的这么一闹腾,顾恺的毒瘾也顷刻间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条绒裤不是你让你哥带到戒毒所了?这次回来没带回来?你这个败家的东西,那可花了三百块钱,这么贵的东西,你是不是又送人了?”老太太怨声载道的吼道,边吼边扑过来提着拐杖直打顾恺。
“我都多大了,你还打我?你以后不要在动不动就对我动粗”,顾恺一边躲着老太太的扑打,一边定声谈判道。
老太太打累后拄着拐杖粗喘的呼吸着,她哀伤失落的审视着顾恺,连连摇着头。
“走,去给你哥看门去。见你不见了,我就知道你肯定在翻箱倒柜,害得我连门都没顾得上给锁,千万别丢了什么东西”,老太太一脸忧愁的说道。
老太太随意性的话语不知不觉中让顾恺起了一个坏心眼,既然顾勋不在家,何不去他家偷点东西?反正顾勋又不是怀疑他,即便怀疑还不是无凭无据?何况别人偷了也是偷了,他偷了还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顾恺怔了怔神,挺起腰,尾随母亲来到哥哥家。
“你做什么了?找什么?”顾老太太见顾恺推开这扇卧室门东瞧瞧,推开那扇卧室门西看看,极度不满的吼道。
“保险柜了?”顾恺不以为然的口吻问道。
一提这个老太太就怒气冲冲,儿媳妇段翠芸坚定的语气骂着贼一定是顾恺引回来的狐朋狗友的话在她脑海中肆意扩大。
“那贼到底是不是你朋友?”
一听这话,顾恺瞬间火爆。
“怎么好事都想不到我,一有坏事第一个想到我?”顾恺气愤愤的说道。
“你要争气,也像你哥那样,谁会怀疑你?这个家除了你谁还结实社会上那些不三不四的人?”
顾恺不想理论,径自出了门,一阵寒风袭来,有一刹那,他突然对人生产生疑虑,怀疑自己存在的价值,不过这想法仅仅持续了一秒。
他觉得真丧气,步伐一点点朝着吴雪花的食堂走去。
此时此刻,蔡柄、宋世兴、王大正在吴雪花的食堂玩扑克。
(蔡柄,一个和顾恺相差无几之人,从辍学开始就在山上瞎混。顾恺吸毒被抓的时候就是和蔡柄在一起吸毒,结局不同的是蔡柄成功逃脱,而顾恺被抓。)
“出来了?”蔡柄淡淡的瞥了眼推门而入的顾恺,淡淡的问道。
顾恺因为自己没逃脱,而蔡柄成功逃脱多少有些记恨这个人。
顾恺牵强的笑了笑,默默走进乌烟瘴气的餐厅。
蔡柄丢弃手里的烟,兴奋的站了起来一脚踏在凳子上,张牙舞爪的将手里的扑克狠狠一扔,大呼:“呵,我又赢了,给钱,给钱,这回一块也不能少”。
顾恺突然发觉其实自己和这群人已经格格不入,转念又诧异的想到其实是哥哥顾勋和这群人有着天壤之别,而自己和他们属于同流合污。
“玩就玩,凳子都让他们踩脏了,上次打架打烂的那个凳子谁也没赔吧?要是搁在城里,谁敢轻而易举在餐厅打架?打烂桌椅板凳,谁敢不陪?”吴雪花的妻子站在厨房门口,冷艳打量着蔡柄,一脸不悦极度不满的冲着丈夫抱怨道。
“行了,行了,就一群俗人么,你还能和他们斤斤计较?”吴雪花和声安慰道。
“这回顾恺出来了,才有的看了,指不定天天来我们这里蹭吃蹭喝”。
“怎么是蹭喝蹭喝呢?”吴雪花皱了皱眉,不愿意妻子说得太高被众人听见。
“吃了打白条,就记个账,永远不来结账,不是白吃是什么?这钱他不给,我就和顾勋去要”。
“玩几把吧?什么时候出来的?监狱生活还挺滋润的么?看把你吃的白白净净的”,王大笑眼迷离的看着顾恺,和声说道。
顾恺脸色一沉,不觉一脸羞愧与难堪的低下头。为什么是监狱?明明是戒毒所。戒毒所被说成监狱,他心底颇不是滋味。
“雪花,弄几个好菜,今天我请客,我兄弟从监狱里出来,能不给弄几个好吃的?赶紧的”,蔡柄一边搬牌,一边朝着厨房重地大呼道。
“你怎么来了?你哥不照着你了?”宋世兴冲着顾恺冷艳一瞟,风趣的埋怨道。
“去大柳塔买年货了”,顾恺客客气气的回答道。
宋世兴一副不愿意搭理的模样,淡淡的说道:“你别指望和我们一起玩,我们可不敢跟你一起玩,别回头你哥追到这里骂我们,说你是我们带坏的”。
宋世兴的话让顾恺瞬间一脸燥热、无地自从,他极度不安的看了看蔡柄本来是希望蔡柄能替他说些好话,可是蔡柄冷漠的态度让他越发不是滋味。
一阵犹豫与不安过后,顾恺决定离开这里,与其呆在这里还不如回家让母亲安心。
离开时的无人留舍,越发让他心底不是滋味。
可是,不是滋味,又能怎么样?他明白要想被人瞧得起就得有被人瞧得起的资本,可是他是个懒撒之人,是个胸无大志并无任何追求之人......
既然胸无大志、懒懒散散,就不应该惧怕与在意别人的冷眼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