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随风而逝的繁华 > 第一卷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更新日期:2015-03-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瞬间悄然而逝,转眼间新年悄然而至。
春节,在这个地方是一年一度中最重要的一天,也是最繁忙的一天(擦玻璃、清扫院落、贴对子、垒火堆、做年夜饭,这些琐碎的事情得让一个家庭从早忙到晚。)
一般,男性负责清扫院落、贴对子、垒火堆;女性负责清理室内、做年夜饭。
上午十点,贴完对子的顾采风来到厨房围在火炉旁铐被冻得红肿的双手的时候,兴奋的对正在收拾家的妹妹炫耀道:“小叔买了一个DVD,你知道不?”
“DVD?什么时候买的?他什么去镇上了?”
“是汪亮的女婿带来的,还给放下许多炮,那个花炮比我们家的还大”。
“他哪来的钱?”
“是奶奶付的,奶奶省下的钱估计也都让小叔骗的所剩无几了”,顾采风埋怨道。
“小叔就这样的话还不如不出来”,顾采薇忧声责怪道。
正在此时,王大来了。
“妈,来人了,是王大”,顾采薇推了推坐在餐椅上小憩的母亲。
“大过年的,他来做什么?”段翠芸冲着室外冷艳一瞟,没好气的埋怨道。
话语间,王大笑呵呵的推门而入。
“顾兄弟呢?”王大和声客客气气的问道。
“你顾兄弟自然是在他们家了,找他怎么还来我们家找?”段翠芸风趣的责怪道(其实她心里已经猜到王大口中的顾兄弟是指顾勋,而不是顾恺,而且她也猜到,这个时候这个人来准没好事)。
“那哪是我兄弟?我说的是顾大兄弟么”,王大边说边走到茶几旁拾起烟盒。
空烟盒?
“走了几家了,烟盒都是空的,你们家也怕来人吃了?”王大和善的埋怨道。
“顾勋已经开始戒烟了,医生不让抽,所以我们家今年过年也没买烟,买下的话准控制不住自己”。
“顾勋呢?”王大向意识到自己正经事似得,略微焦虑的问道。
“到庙上贴对子去了,你找他做什么?”
王大转头用自己固有的弥勒佛招牌笑脸看着段翠芸,不好意思的说道:“想找我兄弟写几副对子么”。
写对子?顾采薇微微一怔,哪有大过年的来找人写对子的?这一天谁会有空?谁不是忙着贴对子、清扫院子、堆火堆、做年夜饭?再说请别人写对子,哪有两手空空来的?不带毛笔和墨汁就算了,怎么就肯定别人家里一定有红纸?
“你可真会挑时间”,段翠芸冷眼一瞟,没好气的说道。
“本来我女婿说好往回买,可是今天突然打电话来,说他妈跌倒住院了,不回来了。唉,好年过在跟前了又不让过了”。
“那你坐下等会吧,估计一会就回来了”,段翠芸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
“妈,我小叔买了个DVD,我看一下,一会在收拾家,行吗?”顾采薇商量式的口吻哀求道。
刚刚股采风说这事的时候,段翠芸已经醒了,而且听得真真的。说实话,她也想下去看一下,主要是看看有些什么碟,要是有中意的也好拿来看看。
“你刚从顾恺家过来的吧?顾恺做甚着了?看碟着了?”段翠芸问着王大。
“我忙着找大兄弟写对子,还等着回去贴了,还没时间去那坐”,王大客客气气的说道。
“妈,能做饭了吧?我爸说一会要接我姑姑一家来这一起过年,让我跟你说一声把肉多煮一点,殷仲一家也会来”,股采风难为情的说道,他知道这件事少不了父母又要争执一番。
“过年哪有在别人家过得?我们这一大家子人还不够多吗?还要再来六个?”
“大兄弟是嫌冷清么,不就一顿饭么,不是我说你,翠芸,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带着两个孩子到镇上陪读,家里的牲畜不都是你姐给喂着?请人家吃一顿饭也是应该的。再说,不就一顿饭吗?现在的人又不像过去一样,能吃多少?”王大一副长者风范,一身正气的说道。
段翠芸淡淡的瞟了王大一样,昂头淡淡的问着顾采风:“家里有红纸没了?是不是已经用完了?”她思谋着若是不够,趁着顾勋还没回来,赶紧叫王大去两公里处的小卖铺去买。
“唉,你瞧我倒把这事给忘了,你们家的对子不都是自己写的吗?应该还有些剩余的纸吧?我们也不舞文弄墨,没人买那玩意”,王大和和气气的说道,显的异常真诚。
“现在谁还写对子了?我们也是买的,毛笔还不知道能找到不?墨汁即便有也早就干了”,段翠芸颐指气使的说道。
“那怎么办?采风你会开车不?不然赶快去小卖铺买点,我要的也不多,随便写几副有个过年的意思就行了,井子上一副,柴垛上一副,门上一共三副,羊圈、牛圈各一副,猪圈要不就别贴了,反正猪已经杀了,别的就不需要了”,王大和声嘱托道。
开着我家的车帮你去买?哪有这么好的事?段翠芸气的都没在吱声。
“我还不会开车,一会等我爸回来,看看家里还有没有红纸了?”顾采风商量式的口吻说道,他知道这件事带给母亲的生气也远远大于请殷家来吃年夜饭。
王大摸了摸裤兜,不好意思的说道:“唉,出来也没带钱,这回真是麻烦大兄弟了,村里村外有几个像大兄弟这样的人,我们这种人就好活多了”。
好话都爱听,段翠芸也如此,这话着实让她脸上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
“你说你也是,就是要顾勋写,也该早点来,我们家院子还没清扫呢,火堆也没垒,被你这么一搅合,晚饭就只能抹黑吃了。今天还请了客,吃的晚了,人家会以为我们不是真心邀请,是故意冷着他们”,段翠芸忧声埋怨道。
“不就是扫院吗?我给你扫,这么点事么?”王大边说边站起身来就往外走。
段翠芸心想王大肯定是故意这么说的,故意做做样子,也就没客客气气的阻扰他。
顾采风是个识大理的人,大过年的就算是别人有求,也不能让客人扫院,他赶紧追了出去,从王大手中夺下扫把。他知道如果父亲回来看见王大正在扫院,一场家庭风暴是绝对无法避免的。
“我妈跟你开玩笑了,快进去吧,我们先进去找找红纸,看有没有剩下的了,没有的话也好早点去买”,顾采风和声说道。
王大灰溜溜的放下扫把,走进室内。
“怎么不扫了?这么快就扫完了?”段翠芸风趣的说道。
顾采风重重的朝着母亲喊了一声妈,段翠芸没好气的瞟了他一眼。
“坐吧,王叔”,股采风将王大按在椅子上,倒了杯水放到王大面前,又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烟,抽了一根恭恭敬敬的递到王大手里。
“采风长大了么,也懂事了”,王大笑着由衷赞扬道。
“你女儿的婆婆摔得严重不?”段翠芸疑声饶有兴趣问道。
“不严重,就是跌了一跤。女儿大了,留不住了。当初不让嫁的那么远,非要一意孤行。不过,女婿挺好,不仅有份正经工作,而且对我们、对我女儿都好的没话说。其实,这样也就够了,咱都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老农民,不求大富大贵,安安稳稳过一辈就够了”,王大意味深长的口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