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鬼哭 > 第一卷 > 第五章
第五章



更新日期:2014-11-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好吧。”刘大海只好答应暂时留下,不为别的,就为这妹子的一番深情吧,其实他也想通了,如果罗开坚持不肯帮忙,他只能自己动手去刨开妻子的坟,之所以想叫上罗开,那是因为人家毕竟盗了这么多年的墓,对这方面总比自己内行得多。
  这时,罗开忽然顿住脚步,抬头看看天,然后转过身朝罗静挥挥手:“去车里呆着,我们没出来之前,哪也别去。”说罢,目光再次移到刘大海身上:“你也跟我进来。”
  刘大海知道他的意思,不就是怕自己拐跑了他的妹妹吗?便毫不犹豫地朝上面走了过去,罗静见他们把自己一个人扔在这荒郊野外,说什么也不肯在外面呆着,坚持要跟着进到古墓,罗开干的是盗墓的行当,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而且他不希望一个女孩子家去接触各种各样满面狰狞的尸体,当即让猴子和虎子将她绑到车里面。
  五人绕到坟圈后面便看见一个很大的口子,看来早有人先他们一步到过这里面,罗开骂了一句,然后升起火把弯腰低头钻了进去,另外三人紧随其后,刘大海在洞口徘徊了许久,他最担心的还是车里的罗静,虽然他也不赞同罗静来到这种方,可是罗开的这种方法实在有些偏激了,把一个女孩子扔到荒郊野外,万一出了事怎么办?他决定去将罗静身上的绳子解开,如果发生什么意外,她还能自救,然而就在他刚要掉头之际,一双大手从里面伸出来将他拉了进去。
  进入洞中,一股恶臭的腐尸味道顿时扑鼻而来,刘大海闻得直想吐,却不知虎子和猴子已经蹲在地上哇哇呕吐起来,大头更是发着牢骚说:“妈呀,这哪是什么古墓啊,分明就是刚死过人嘛。”
  罗开一手捂着鼻子,一手举着火把,顺着蜿蜒崎岖的洞府往里走,与其说这是一座古墓,倒不如说它更像一座迷宫,通道很窄,只能容下一个人,大伙儿一个挨着一个,猫着身子往里头探去,弯弯曲曲大概走了一百米的样子,忽然从最里面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声音断断续续,时长时短,罗开早已吓得满头大汗,他想往后退,可一想到刘大海就在后面跟着,可不能让家看扁了,紧跟其后的猴子和虎子也听到深洞中传来的恐怖的叫声,心中害怕却也只能忍着,二人咽了咽口水,继续往前,这些人当中就数大头的胆子最大,他这次跟在队伍的最后面,一是给大家壮胆,二是负责监督刘大海,万一这小子临阵脱逃咋办?
  前面的那阵鬼叫声没把他吓住,他呵呵一笑:“小鬼就是他妈的烦,死都死了,还出来叫春呢,要……”话还没说完,突然从旁边的土墙中伸出一双干枯如柴的手死死掐着他的脖子。

  大头脸色苍白,想要大声呼救,却因喉咙被勒得喘不过气来,那双手力大惊人,大头根本动荡不得,眼看自己的整个身体将要被拉到土墙里面,求生的本能致使他奋力抬脚,猛地往前一蹬。
  “我靠,你踢老子干什么?”刘大海的屁股被人狠狠踢了一脚,他一边吃疼的摸着屁股,一边恼怒地回过头谩骂,然而眼前的一幕却令惊得说不出话来,身材高大威武的大头此刻半边身子都陷进了土墙里面,仅有的半边肢体还在往土墙里陷进去,而土墙处伸出了一只干枯得像根木柴的手死死的锁着他的喉咙,另一只手已经伸到他的胸前,尖锐无比的指甲开似铁钩,缓缓往他前胸直刺而去,大有将他心脏掏出的意思。
  这时,走在前面的三个人也听到了刘大海的骂声,相继都转过身来,他们显然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刘大海立即从罗开手中抢来火把对着墙中的那双枯手猛烧一通,墙内传来一声惊叫,两手很快缩回到墙里面去,时不我待,猴子和虎子赶紧趁这个时候将大头往外面拉,但由于对方身体陷得太里面,加上通道太窄,他们无法使上更大的力气,拉了半天也没个反应,大头因为身体被夹在土墙之间,呼吸都很困难,脸色也越来越差,罗开束手无策,忙问刘大海道:“怎么办?再这么下去,大头命都保不住了。”
  “砸,都跟我一起把这堵墙给砸了,快。”
  情况危急,大家只得照着刘大海说得去做,然而这堵墙虽是泥土堆砌而成,光凭他们手中的几件铁器根本就不可能推倒,罗开忽然想到了用炸药爆破,刘大海坚决反对,这样虽然能把墙推倒,却未必能救出大头,反倒有可能会伤到他的性命,毕竟炸药的威力是很大的,而且他们现在都身在墓穴当中,一旦引爆炸药,他们随时都会被活埋到里面,所以说在刘大海看来,用爆破的手段盗墓是一种极其笨拙愚蠢的办法。
  正当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时候,大头感觉到死神离自己不远,他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却掉了一滴豆大的汗珠,汗珠滴在地上只停留了一会儿,瞬间吸进泥里面去了,刘大海注意到这一细节,随地吐了口痰,结果也是一样,他顿时喜上眉梢:“有办法了,大家都把工具拿过来,就从这里往下挖。”
  见他手指着大头的脚底下,猴子和虎子不由面面相觑,方才也是刘大海叫他们砸墙,结果那堵墙硬得跟个石头似的,害得他们白费了力气,现在这家伙又命令他们挖坑,有病吧他?
  “还愣着干什么?叫你们挖就挖,都听大海的。”虽然罗开不知道刘大海到底要做什么,不过俗话说死马也要活马医,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不行?
  两人心里不痛快,却也不敢违背老大的意思,当下拿起掘头开始往下挖土,正如刘大海事先预料的那样,这里的土质非常疏松,不一会儿便挖出一个大坑,大头的整个身体很快便悬在了泥坑上面,大家努力将他往下拉,开始有些吃力,刘大海随即将土墙底下的那一圈泥块都处理干净,由于泥墙失去了基石,已经变得不是那么牢固,没过一会儿,大头总算安全地从缝隙中安全“着落”。
  不过他们并未闲着,而是继续往前探索,殊不知他们前脚刚离开,身后那堵土墙刹那间轰然倒塌,洞口全被封死……
  车内的罗静也明显感觉到了地面的一阵颤动,紧接着远处的那座坟包上面再次冒着青烟,小山坡的山体也开始不断的划下碎石,这些碎石源源不断,并从四面八方朝她车子这边滚落过来,而且还能听到车门和车轮被碎石击中发出叭嗒叭嗒的声音。
  罗静从小就知道哥哥干的是盗墓的行当,也曾听过其中一些奇闻诡事,今天还是头一次亲身经历,她能感受得到,这些碎石并非是自然现象,当中透着说不出的诡异,她惊恐万分,然而双手被绑在车座后面,根本无法脱身,在这荒芜人烟的荒凉之地,纵是喊破了喉咙也不可能会有人来救自己。

  老哥,大海哥,大头,你们倒是快点出来呀。罗静一个人无助的坐在车内,心里默默地祈祷着,外面的碎石还在不停的乱窜,她的心也跟着跳到了嗓子眼,收敛心神,不去正视外面,本以为这样会胆子大一些,谁曾想后视镜中竟然浮现出一张苍白的面孔,那是一个全身白衣的女人。
  女人脸上掠过一丝诡笑,罗静顿时毛骨悚然,战战兢兢道:“你……,你是什么人?”
  “我不是人。”声音比想象中还要清冷了许多,并且对方说话时还带着一股冷风,车窗的玻璃上很快凝上了一层薄冰。
  罗静再也坐立不住了,奈何双手被绑在后面,连自救的能力都没有了,她又怕又气,都怪老哥太糊涂,不知不觉身上已是冷汗直冒,她咽了一口口水:“你还是快下车吧,我哥哥很快就来了。”
  女鬼没有说话,然而脸上的笑意全无,忽然凶狠道:“快开车。”
  “去哪?”
  “去死。”
  “啊?”罗静吓得差点哭了出来,“求求你,放过我吧,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你不死,我没法投胎。”女鬼面露狰狞之色,“快点,不然我掐死你。”话未落,腥红的舌头从嘴里一直拖到了下巴以下,眼角处淌下两行大红色的血……
  罗静当即便吓晕了过去,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这是间高级病房,里面有专门的护士照顾,见她睁开眼睛,护士欣喜地走到床边说:“你可算醒了,你知道吗?你都昏睡三天三夜了。”
  “哦?是吗?”罗静试图坐起来,可是脑袋昏昏沉沉的,四肢更是无力,护士赶紧过来帮忙,罗静理了理混乱的思绪,这才想起那天的恐怖场面,忙问:“我哥和大海哥他们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