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穿越言情小说 > 叶落清秋 > 第一卷 > 五 萋萋满别情
五 萋萋满别情



更新日期:2014-07-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不久,男子确定这里安全后,他松开手向后稍顷站定,叶微则如一滩烂泥顺势滑落在地还不自知。
         男子轻蔑地看着坐在地上双手又是捶腿又是砸地口里念叨老天爷近似疯魇的叶微。
          “原来你就这点能耐。”
          “你又怎么会明白现在我的处境。”
          “疯够了就起来,狼闻到血腥味儿,马上会赶过来。除非你想成为他们的食物。”男子把灰布衫外套随意甩在肩上,右手压低帽檐跨过叶微身边时,升起得一阵风夹杂着几声狼鸣,“等等我。  ”叶微跟在那男子后面,微弱的星光铺满他高大壮硕的身子。    
         一路上,叶微看见地上隔几米就有几具或十几具死尸,鲜血横流的尸体见证之前所场血腥的屠杀。
           “这样的画面还会在看到的,说不定你哪天你也会和他们一样,躺在冰冷的地上成为狼的美餐。”
           “你也一样。”叶微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她努力的维持住自己的处变不惊。
           “哈,哈,哈……”洪亮高昂的笑声在树林里久久回荡。
         他的笑声不似张博士执着名利的癫狂,倒是有一份洒脱在。不知道是淡薄名利,还是看透生死?
       不久两条分叉的羊肠小道向黑黢黢的前方延伸,而男子往左边的小道上走去。
           “你还跟我干嘛”男子停住脚步没有回过头。
           “我……我,我自己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在这我没有一个认识是的人,你是第一个……。”交握的手里两根大拇指上下转动,它们的主人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等待大人赏赐甜蜜的糖果。
           “我可是杀人逃犯,你还是别靠近我的好”叶微踉跄的后腿几步,最后还是没稳住摔在地上。
           “哼”男子刚还行进的步子慢慢地停下来,“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走这条路,常德城已被日本人占领,就像你说的不想成为狼的美餐。”
           “那你还去?”
           “对于一个亡命徒来说,没有原因。"高大挺拔的身影渐渐地隐没在黑暗里。
          希望还能在再见到你……
          无情风雨在室外卷石飞沙,雨水沿破瓦楞的缝隙肆无忌惮地闯进来,滴滴声在水洼里晕开层层涟漪。房间的南边墙壁破一大块,距离那堵破墙的左前方,一座神龛里供奉着结满蛛网歪斜的观音菩萨,她慈悲温柔的眼眸注视那群缩在铺满茅草的阴冷角落里,期寄梦中能寻找幸福的众生。
         屋外的冷风穿墙扫过相互挨紧取暖的人们,他们的嘴唇染成紫红色,身体也被冻得瑟瑟发抖,脏乱的破单衣遮挡不了寒风的侵袭。人群里靠墙壁位置,有一人还没有入梦。他着肥大同色的灰衣裤,及耳的短发像抹了层蜡油紧贴头皮,右脸颊有碗口大的红色胎记。她翻开牛皮制的斜跨包,取出封面画有史努比的本子,拿起笔来在本子上填上一笔,第三个正字完成。
原来我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15天……
         合上日记本,这十五天的经历在脑子里历历在目。
路上巧遇石头母子。石头的外公不幸被日本人杀害,当时鬼子进村时,把石头母子藏在自家的地窖才得以幸免。
         “一定要找到石头他爹”石头阿公在迈出屋外时讲的话,这也是他最后的遗言。
         “阿爹,我会的”两串珠帘从石母的眼睑源源不断地流淌,脸上的丝丝凉意令她不安地搂紧缩在她怀里小人。
         叶微从纷乱的思绪回转,她看着这对熟睡中的母子,小家伙冻得缩在母亲怀里,她捧起地上的一把干草铺洒在母子的周身,只可惜它根本抵御不了寒风的侵袭,叶微脱下了她那件肥大的灰色大褂替小家伙盖上。
         睡吧,安稳的睡吧,在这朝不保夕的乱世,一切你所期望的都会在梦里实现的。
          “只是爸,妈,你们会入我梦里吗?”泪珠在低落的同时,尘世的烦恼随合上的眸子封闭在心门外。
         阳光透过破庙的罅缝一束束射进来,细小的尘埃在空间里浮动,菩萨的慈祥的面容在阳光下半白半青俯视醒来的人们。
         “叶妹子,快醒醒,我们该赶路了。”
         “她怎么了阿妈”,石母用手摸摸叶微的额头,“诶呀,额头这么烫,这如何是好。”破庙里人们听到石母焦急的呼喊声都围了过来。
         “严不严重”
         “瞧,这孩子脸烫的通红。”
         “这么冷的天穿的那么少”,石母这才注意到叶微的大褂不知到哪去了,“阿妈给你”,石头的小手伸过来,灰色的对襟大褂边角已褶皱成层层波浪。
         这是自己当时给她的石头阿爸的衣衫。“爸爸,妈妈……”叶微眼球在眼皮里滚来滚去,青紫的小嘴一张一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石母接过大褂无奈的叹了口气。
         “别看了有什么好看的,大家快走,再不走小鬼子来的话那就真的没命了。”
         “是啊,快走”
         “我说这位妹子带孩子快走吧,这年头自己都难保哪还有心管别人的死活。”
         “别磨蹭,走,走,走。”
         空旷的破庙里地上的干草哔剥哔剥的燃烧着,扇动鼻翼可闻到一股子难闻的药味儿。一大一小两个匆忙的身影来回穿梭,直到红扑扑的苹果开始慢慢变成可爱的粉红色,他们才放心坐下来休息,这时,屋外一轮弯月高高挂在中天。
         陡峭嵚崟的山坡,近来走的人多了也就衍生成羊肠小道。石母一步并作三步艰难的行走在这条小道上,她双手反剪牢牢地扣住叶微背,石头为了照顾阿妈的速度,故意放慢步子乖巧地跟在阿妈的背后,三三两两一批批的难民经过他俩已不知道多少。
          “爸,妈你们别走啊!”白色的浓雾形成无形的墙把久别的重逢活生生的拆散,“别走,别走”叶微双手在虚无的空气中想抓住点什么,直到一双温暖的手……
          “做梦呐,来喝点水。”
          “恩”叶微借环在她背后的手的力道,慢慢地挪动似千金重的身子,就着破瓷碗的碗沿,水不一会咕噜咕噜地流进她枯竭开裂的唇。
          “傻妹子,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什么事,但我知道一句话,好死不如赖活着,虽说咱俩相识几天,但我已把你看成自个的亲人,我可不想失去你这个妹子。”苍白的小脸上那双黑色的眼珠里此刻闪烁幽兰的光,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丝丝暖流将她冰冷的心完全包裹,外面的寒流再也进不来。 石母拿瓷碗的手被叶微紧紧的抓住,“我保证,再也不会轻视自己的生命。”
         粉红的蝴蝶振翅飞翔,沿着她俩的嘴角没入广袤灰蒙的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