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穿越言情小说 > 叶落清秋 > 第一卷 > 四 疑似故人来
四 疑似故人来



更新日期:2014-07-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快放开我,我没疯也没有杀人……。”床上身穿蓝白条病号服的张博士被五花大绑在病床上, “快放开我,我要改变世界----她,对,她现在应该掉落在某个时空隧道里,一定是这样的,哈哈,快放开我……。”重度监视精神病房内,凄厉绝望的呐喊声久久回荡,直到飘向那个动乱的年代。
          “这是哪里啊,我不是在张博士家的地下室吗?”叶微感觉手脚软绵绵的一点也使不出力,她在地上躺了一会儿,费好大的劲才勉强能支撑起头打量周围的环境。
          “诶,刚时空机器爆炸。”她赶紧做起来在自己身上来回摸索,“还好还好,没缺胳膊少腿的,否则的话,姓张的我要你好看。”叶微愤恨道。
         太阳随时间的足迹缓缓西移,不一会儿,三两星子已散落在夜幕中,它们在眨巴着眼俯瞰林子里那个忙碌的身影。
         啪啪的脚步声,在这片广袤的树林里回响,似山魈鬼魅向行人伸出索命的铁链。远处,传来不知名的鸟叫声,让人更添几分寒意。
         叭,扑通。叭,扑通……
         一众受惊的鸟儿唰的扑棱着羽翼向四面逃窜。火光下,似铁的步枪每倾吐出一次烟雾,就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应声倒地。人群里有人奋力高喊道:“乡亲们快跑,快跑,快……快。”不久,声音最终淹没在悲戚的哭喊声里,叭叭的枪声中。
         以前怎么没有感觉到小火苗也可以这么可爱,像林间的精灵招引人们走向生路。叶微步履蹒跚地加快脚步向光源处走去。一簇簇小火苗围成了大火球照亮周围的一切。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人,他们身上各自都盛开朵朵鲜红的花,而许多茶绿色的身影在他们之前忙碌着。只来得及看见银色的光直向地上的人窜去,朵朵红花变成红河蜿蜒流淌。
          “哎,哎……,我在这。”叶微手舞足蹈,兴奋地向茶绿色的身影挥着手,“哎,哎……这里,这里啊……啊。”
         叭,叭,叭……
         无数颗流弹对准叶微所在的方向射去。
          “呜,呜……。”
          “不想死就给我闭上嘴巴。”
         沙哑低沉的男声从后背传来,男人宽阔的手上有层厚实的剥茧,刮得人下颌生疼。
          “呜,呜……。”这到底怎么回事?陌生的人,陌生的环境,难道是走私团伙?他们正在进行一场交易,不幸的自己闯了进来。
          男人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另一只手固定住怀里扭动不安分的身子。最终她只能任命的点了点头。
          “八嘎,你们这些饭桶,还有漏网之鱼。”倒三角狼眼来回扫视周围的风吹草动,像饿狼觅食他的猎物。他挺直自己肥胖的腰肢,双手交叠在腹下一把樱花纹的刀柄上,茶绿色的军服右衣口袋上有枚红色倒山字型胸章在视线里一晃而过。
          “是,是,是,太君,。”刚还在那个肥胖军官背后的瘦瘪身影赶忙跑道他跟前点头哈腰,就差没把头伸进地里。
         他转头对身后的士兵说道:“给我搜,仔仔细细地搜,应该就在这附近。”
过人头的草丛作为他们很好的掩护,男子紧紧的箍住怀中的人儿,眼睛时刻盯着前方。
         莫不是我在梦里,瞧这身行头这情景俨然就是日本鬼子进村嘛。
噌——,一道电光在叶微脑中闪过。“日本鬼子”,她看着前方正渐渐靠近的那个狐假虎威的所谓的汉奸,“难道张博士他说的是真的,我,我已不在原来的时空,那么我现在……不可能,不可能……。”
         男人感觉到怀中女子剧烈起伏的心跳声,她不安的心绪也蔓延到他的心里。
         “嗷呜,嗷呜……”正在叶微为自己的处境担忧时,她听到背后传来狼鸣声,紧接着狼鸣自四面八方响起,时断时续。
          想不到这个男人还是个口技高手,但这有什么用?
          “太,太,太……君,我觉得之前的响声也许是狼发出来的,他们肯定闻到血腥气,正向这边赶来,我看……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八嘎,没用的东西”啪啪,瘦如柴的男子,被他口中念叨的太君,狠狠的抽两嘴巴子,“走。”
         他用手抚摸热滚滚的脸颊,对那群茶绿色的队伍狠狠地啐一口痰,“死脑壳的。”
          “大哥,没事吧。”
          “滚,滚,滚,别在这打趣我。”远处狼鸣此起彼伏,“这地儿不安全,咱们也快走。”
         春天,叶子要绿的可爱,才能在秋天开出枯萎惨败的黄色。这群黄色的身影马不停蹄地去追那抹可爱的茶绿色,最后的几簇光源远去了,热闹的环境一下子安静下来。
        我真的从现代来到近代——八年艰苦的抗战时期。老天爷,你真会玩人啊,原来置之死地而后生是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