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风起花落之景颐宫闻 > 第一卷 > 第十七章 御园偶遇 姐妹相认
第十七章 御园偶遇 姐妹相认



更新日期:2014-07-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璇乐得知圣旨里面的毒是“炼红”后,璇乐也是一惊,先皇手中怎么会有“炼红”,“炼红”的确曾在三年前被盗走,至今下落不明,难道那个盗走“炼红”的人,真的是先皇身边的人?因着封口的“炼红”需要一种名叫“慕火”的解药来解化,而“慕火”璇乐也未曾戴在身上,和嘉宇商量下,璇乐想回雪山一趟。一来,找到“炼红”,回去向师傅禀告,用“慕火”解开“炼红”之毒;二来,璇乐想带玉容回雪山让师兄为其恢复容颜。所以,雪山这趟是去定了。于是二人决定,一方面璇乐五日向太后告假,就说家里父亲病重,另一方面嘉世子模仿嘉王笔迹,交给皇上。这样两面都算是毫无纰漏。
 
璇乐走在铺满鹅卵石的小路上,午后暖心,绿柳倚岸,蜻蜓飞舞立池,退白梨梢,粉荷渐试争艳。虽是四月末天,但景都的夏似来的格外早,未等春走,荷花的盛开、桃花的新叶已经迎来了夏。璇乐突然玩心四起,拿起一块石子,对着碧波打起了水漂,只见五六个水花后,石子落在了对面的岸上。璇乐望着天空,陷入回忆的景中,那时在草原的心湖游玩时,师兄教了自己这“打水漂”的玩法,如今竟还是这么顺手,想到师兄关切的眼神,璇乐越发想回到北疆。
 
“喂,你们快点把它追回来,这可是嘉宇给本公主从南疆带回来的!”远远的听见一个女孩的声音,璇乐回头,就看到一帮太监和宫女朝着这边跑来,一家人追着一个白色的物体跑动跑西。璇乐定眼一看,这不是一只白色的小鼠吗?个头还不小,肥嘟嘟的。眼看着小白鼠就要跌落水中,璇乐一个健步,抓起小鼠的皮毛就托在了臂弯里,顺手折了一旁青竹喂它。
一帮人跑过来,一个太监站出来说:“大胆女官,这是清雅公主的爱宠,你胆敢放在怀中!”
璇乐抚摸着白鼠的皮毛并不给太监脸色,白鼠在璇乐怀里吃的津津有味,时不时抬头拿眼瞪那个太监,这个俏皮动作让璇乐扑哧笑了,一个人一鼠好不乐哉!
那个太监见璇乐不理他,又靠前说,“咱家是紫凝宫总管,小小女官,见了……。”
“噢?是吗?“璇乐挑眉,“这白鼠是你家主子的爱宠,身为总管的你未曾看好白鼠不说,还冤枉救了你家主子爱宠的人,你说你这总管太监是不是当腻了呢?”
“你……你……”这个太监愣是被璇乐的话给憋得满脸通红,当下无言。
“就是,安如海,本公主是不是该罚你啊?”说话间,众人闪开一条道,一个身穿黄色衣裙,外罩粉纱的少女从人群中走出,头上没有那么多繁杂的首饰,仅仅是头顶发髻中的一颗明珠和两侧的两支琉璃金簪就足够亮眼。
“参加公主。”众人跪身。
看着她朝着自己走来,璇乐暗想,这就是妹妹吗?粉嫩脸颊,樱桃嘟唇,乌黑双眼。步履中尽带活跃,虽神色稚嫩,可不难看出,稍过几年后定是轰动京城的美人。
“安如海说的没错,你这女官确实大胆,本公主在此,你也敢不行礼!”杏眼一瞪,和太后无异的神态。
璇乐欠身行礼,说,“下官初见公主,看到公主相貌,惊为天人,请公主恕下官的浅拙惊扰了您。”又是一个行礼。
“哈哈,你这女官倒是有趣,说,你在哪宫当差?”清雅公主似乎毫不在意。
这时候旁边的安如海沉不住气了,说,“公主,这个女官对您这么不敬,您应该惩罚她!”
“安如海,你把本公主的爱宠给弄得差点丢了,本公主还没找你算账,你竟然还敢在本公主面前指指点点!”清雅公主眼神一斜,尽显皇家威仪。
“奴、奴才也是为了公主着想,小小女官……”
“闭嘴,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女官腰间挂的可是三品令牌,你初升四品就给本宫在这里丢人现眼!带着你的人都回宫!”清雅公主已经不耐烦。
“公……公主……”安如海还想说什么。
“本公主的话你听不懂吗?!还不滚!”清雅公主已经是发火了。
“是……是……”安如海脸色通红,带着一概众人退下回宫。
“公主息怒。若是公主再不开恩,满塘荷花就要失色了。”璇乐安慰道。
“哈哈,你这女官真真有趣~你在哪宫理事?”清雅瞬间恢复笑意。
“回公主,下官在坤宁宫理事。”璇乐回答道。
“坤宁宫?皇嫂那里吗?”
“正是。”
“你莫非叫璇乐?”
“公主怎知下官……”璇乐有不懂。未说完就被清雅公主打断。
“哈哈,璇乐是吧,本宫当然知道你的大名啦,你的事迹都被宫里传遍了。”清雅公主眼里尽是笑意。
“公主,此话怎讲?”璇乐真的拿这个妹妹有些纳闷了,这怎么回事?
“慧言巧出阻妃斗,出奇不意善解怨。这等女子当属璇乐矣~”清雅公主调皮地一眨眼睛。
“呵呵,公主谬赞,璇乐愧不敢当。”璇乐没想到化解皇后和德妃的事竟然传遍了宫里。
“你就别谦虚了,这话可不是本宫说的,是当今圣上的老师右丞相大人所说。”
“公主,璇乐真是……”
“好啦好啦,让你别谦虚,你若再这般无趣,本宫可就生气了!”公主一撅嘴巴。
“是。”璇乐把白鼠递给公主。
“刚才的事本宫都看到了,得谢谢你救了这个小家伙。它可调皮了,除了嘉宇,它不喜欢任何人抱它呢。本宫也是费了好大劲才让它喜欢上。”清雅抚摸着白鼠的皮毛。
璇乐笑看着妹妹专注地可爱,忍不住开口说,“不想公主的爱好这般特殊,真是奇女子。”
“奇女子本公主是不敢当了,这个啊,我看给你才是,如果你的相貌再……,哎呀,你瞧我……。”清雅怕说道璇乐的相貌会让她失落,毕竟才貌双全是众多女子所求的。
璇乐不以为意的笑笑道,“公主不必自责,老天给了下官一点微才,下官已是感激涕零,至于那副面貌自然是不敢多求的。像公主这样的女子,才值得拥有上天所有的宠爱。”璇乐在这一刻是从心底感谢太后的,虽她作为一个女人是那么狠辣毒深,却没有把如此可爱清丽的妹妹也给带进那宫廷的明争暗斗,让妹妹始终如一朵初绽的荷花般娇艳。既然如此,那么自己一定要保护好她,让她永远这么纯洁无暇。璇乐在心中暗暗发誓。
“荷花,哇,快看,就是那个,那个含苞待放的,啊~好美哇~~”清雅在湖边惊叹连连。
看到这样开心的妹妹,璇乐想如果自己也能像她这样单纯轻松一些该有多好。这次回雪山自己心底是不想再回到景都了,长久处于深宫里,心累苦楚无法发泄,一肩的责任压的自己真是有些体力不支了。何况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
璇乐有些苦恼的自责,然而看到在湖边对着几支刚开的荷花指指点点地清雅,她又感到一种名叫温暖的东西在心中升起。突然,璇乐嘴角一翘,眉眼一弯,飞身到湖面,蜻蜓点水般就到了清雅公主所说的荷花旁,一个巧劲,就采摘了下来,未等清雅回神,就已落地。手执荷花,宫鞋微湿,笑意连连的走到清雅面前,将这朵挂着几滴水珠的荷花亲自送她跟前。璇乐在心中默默说道,‘清雅,姐姐希望你就如这朵荷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一直这般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