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风起花落之景颐宫闻 > 第一卷 > 第十六章 慈宁偷旨 冷宫密杀
第十六章 慈宁偷旨 冷宫密杀



更新日期:2014-07-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星星寥寥落落点缀在夜空里,白天最美丽的鸟儿也会在黑色中失去它该有的色彩,只是一个黑色物体划过蓝黑的天际。
这趟可算是明知山有虎,偏上虎山行了。初进偏殿时,并没有惊动暗卫。璇乐看到嘉宇一进偏殿,就熟门熟路的转动起花瓶,心中越发肯定嘉宇一定不简单。眼看着佛像后面开了一道门,这时窗外突然出现了危险气息,凭他们的呼吸,璇乐感觉到有四个人。两个人互相使了一个颜色,在嘉宇进入那道门里后,她迅速转动花瓶恢复原样,随即跳窗而出,引开来的暗卫,打算用轻功甩掉他们再和嘉宇会和。
其实璇乐也有私心,她想趁机让太后的目光远离冷宫,方便保护玉容嬷嬷。璇乐飞到冷宫的一颗树上,果然随之而来的四名暗卫就站在冷宫对面的亭柱旁,璇乐冷冷一笑。四个暗卫不做声,可杀气尽显眼底。璇乐眼神一禀,玉手捏针,就在眨眼的功夫里,三枚梨花针就分别扎在了三名暗卫脖颈处的动脉、心口、肝脏。剩余的一个,璇乐扎在了他的胸口侧面,且入针较浅。璇乐心底想利用他给太后来一个计中计,留他一命回慈宁宫报信,而针上淬的醉花阴如果没有什么失误,足够支撑他到太后跟前道明冷宫发生的一切。最后的这个暗卫瞅了死去的伙伴一眼,眉角染上一抹狠厉,提剑前来。璇乐装作受过内伤的样子,拿出炼阳剑抵挡后退,剑锋相交发出“嘶”的一声,剑压反噬,璇乐趁机咬破嘴里的血泡,一口鲜血喷出。暗卫阴冷一笑,就在她要转身预逃之时,又划破了她后背的黑纱,冲上来又是一剑,璇乐无奈下只得又掷了一枚梨花针,然后架起轻功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夜如岁,炉燃香,薰人心,独自语。
“太后,暗七前来说有事禀告~”玉茉恭敬地俯身在太后寝卧里的百花齐放图前说。
“恩~~让他在外面等着~”太后的声音从墙里传出,一声慵懒,又似对着某个人娇羞道,“你等会~我一会就过来~”
过了会,挂着图的墙开启的一瞬可以看到里面有着一道道维帘,维帘后有一张吊金凤床,透过微弱的灯光,床上似有两个身影。几个宫女挑起维帘,只见一个身穿凤鸣刺绣袍,黄纱罩肩衫的女子一步一步地从维帘后走出,与平日的威严不同,夜里的她长发披肩,粉面玉手,神色娇羞难掩,似从梦中唤出,直直走到人的心底里。
殿外的暗卫看到如此神采的太后,赶忙低下头不敢直视。颤巍巍地声音还是泄露了他的心。“太后。属、属下和暗九他们三人在偏殿发现刺客后,尾随到冷宫,她拿着针杀了暗九他们,奴才也是中他一、一针,和刺客较量下,奴才发现这人用的是、是炼阳剑,且身上有着内伤。”
太后摸着腕上的玉镯来回打量这色泽,并不做任何回应。暗卫抬抬头看了玉茉一眼,玉茉转身道,“娘娘,您看这如何是好?”
太后放下袖子盖上玉镯,盯着暗卫,轻声道,“你怎么没死?”暗卫连忙磕头,地上的毯子上已经有了汗迹,真不知他这是醉花阴的毒发作,还是让太后这一问给吓得。
“太、太后,奴、奴才……”突然,暗卫的瞳孔涣散,就这么跪着死在了太后面前。
太后直起身子,说了一句,“晦气!玉茉。”
“是!”玉茉指使几个太监将这个暗卫拖了出去,进来的太监没有丝毫恐惧,似乎已经司空见惯。
“玉茉,你有什么想法没?”太后看着樊香缭绕的桌案,问玉茉。
“太后,奴婢觉得这是一个男人,您想,女人腕力小,炼阳剑是执不住的。而且他擅长用针,正是为了掩盖自己是男人的身份,上次在冷宫外死的七名暗卫的胸口都有一枚细小的银针。”
“恩~你说的有点道理,只是,为何他会无缘无故亮出炼阳剑,多用几针杀了暗八不成?”太后老谋深算,一点细微之处都不放过。
“刚才暗八也说了,他受过内伤,这剑是在不得已之下才拿出来护身的吧。”玉茉谨慎地说。
“那么你觉得她为何会去冷宫?”太后看着玉茉似漫不经心地问,手里把玩着一串佛珠。
“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莫非冷宫里确实有秘密?”
“本来本宫还无法确定冷宫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让凌王一而再再而三的去那贱人的宫里,看来,这下清楚了,冷宫里并没有什么。”
“太后,这……是为何?”
“从上次一事可以看出,这个刺客是和凌王一伙,而这次的目的是将本宫的目光引向冷宫,反而有此看出,冷宫其实本就没有什么,是他们故弄玄虚,想趁本宫势力都在冷宫的时候,真正倾入偏殿获取……不好!!快去偏殿!”
“太、太后、这、怎么了?”玉茉一头雾水。
“我们中计了,这是调虎离山,凌王和刺客一同进入偏殿,刺客故意引开暗卫去了冷宫,而凌王一定在偏殿里找先皇圣旨!快,玉茉,派人进偏殿!”太后忙不迭地扶着玉茉的手从贵妃椅上起身,亲自去了偏殿。
 
殿外淡月笼纱,花鸟寂静,殿内硬石冷壁,孤灯相映。
暗室里瓶碎砚翻、画落笔乱,还有的已经破的分不出是什么。太后坐在暗室里的长椅上,呆呆盯着面前早已空的石盒,眼神中尽是失落无助,一下似苍老了十几岁一般,那风情,那妩媚,消逝殆尽。
 
竹栏灯窗夜风吹,桂华流瓦尽是笑。
嘉宇一边朝璇乐炫耀手到擒来的先皇圣旨,一边笑得脸颊绯红。璇乐看圣旨上面还封着蜡,看样子未曾有人开启过。太后偏殿的秘密璇乐一直都想要一探究竟,如今看到秘密就在眼前,可对着嘉宇却是无法开口,若是开口必定是会受人怀疑。
嘉宇举起圣旨送到璇乐眼前,说道,“难道你不想知道里面有什么吗?”
璇乐端起茶杯,轻吟了口,瞟了嘉宇一眼,淡淡说,“怎么?你想和我秉烛夜谈先皇圣旨不成?”
“嘿嘿,璇乐姐姐,嘉宇正有此意。”
“你有那么好心吗?”璇乐不动声色。
“嘿嘿,嘿,姐姐真是秀外慧中,听说这圣旨由蜜蜡封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圣旨上传说附着一层剧毒,稍一不慎,一沾即死。您是雪山派的弟子,所以……”嘉宇笑的满脸讨好,递过圣旨来。
“呵呵,原来是这样,待我看看是何毒。”璇乐也不做作,接过圣旨就观摩起来。
青灯痕影下,她将圣旨靠近烛焰,一会轻闻,一会细看,嘉宇也不甘落后,凑到跟前,也摸摸圣旨。看着两个人一丝不苟的眼神,竟让人有种感叹,真的像是姐弟在深夜里赏书谈景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