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时空之门之特战之王 > 第一卷 组建班底 > 第十八章:情报局局长
第十八章:情报局局长



更新日期:2015-07-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十八章:情报局局长  
 
    楚龙拿着《世界新闻报》一边看着,一边等待早餐。这时,福克纳拿着托盘,上面摆放着早餐走了过来,将其摆放在桌子上,看着楚龙说道:“楚先生,现在醒酒吗?”
 
    “等等吧!说不定一会儿卡尔娜就来了。”楚龙抬头看着福克纳说道。
 
    “好的,先生”说完,福克纳拿着托盘离开了。
 
    楚龙看着桌子上的早餐自语道:“还挺丰盛,看得人食欲大开啊!”,桌子上放着牛奶燕麦粥,里面还添加了草莓,蓝莓和香蕉。一份鲜奶吐司面包,一份茄汁焗豆,一盘煎烤的香肠,腌肉还有用作装饰的番茄。以及一份不可缺少的煎蛋。
 
    楚龙一边吃着美味可口的早餐,一边浏览着报纸上的新闻。楚龙看到在边角有个小标题,上面写着陈炯明乘孙中山北上,自称代理大元帅。楚龙翻看了整张报纸也没有发现,其他有关华夏的消息了。陈炯明这个人耳熟,楚龙回想了很久,才想起来他的二舅原来在亚盟联合学院中担任副院长时,给他提起过陈炯明这个人,说是民国时和姥爷的爷爷有过交集,虽然后来和中山总理政治纲领不和,姥爷的爷爷也不再和他有联系了,只知道后来他下野后退居香港,加入了海外最大华侨社团“洪门致公堂”,帮助社团转型”为“中国致公党”,并担任该党首任总理。后来在1933年9月22日病逝在香港,1934年迁葬广东惠州西湖畔的紫薇山。
 
    楚龙边吃边看,一会儿的功夫早餐就被消灭了。福克纳看到楚龙吃完了早餐,拿着咖啡走过来说道:“楚先生,我们的早餐味道怎么样?”,边说着边将餐桌收拾干净。
 
   “很好,非常美味!”楚龙由衷的夸奖道。
 
   “那真是太好了,楚先生餐后甜点准备好了,现在上吗?”福克纳看到走过来的另一名端着咖啡的服务员,从她手中接过咖啡放到了楚龙的桌上,并将收拾后的托盘转交给了另一名服务员。
 
   “好的,麻烦你了福克纳”楚龙微笑道。
 
  “不麻烦,楚先生”福克纳看到楚龙迷人的微笑,脸瞬间就红了起来,马上就离开了,怕在像刚才是的出丑。
   “还是个害羞的美妞,可惜了就是岁数小了点”楚龙在福克纳离开后自言自语道,看的出来福克纳也就是十八九岁。
 
   “你来这里也不叫上我,真是的”这时,响起了一道悦耳的说话声,楚龙连头的都没回,就知道是卡尔娜来了。
 
   “你每天早晨不是要,先做瑜伽吗,我就没打搅你。不过我可是让费瑞厄上尉带话了,你不知道吗?”楚龙看向走到面前的卡尔娜奇怪的说道。
 
   “听管家说伯父一夜都没有睡,在等你的消息。费瑞厄上尉回去后,伯父第一时间见了他。后来伯父在吃早餐时,告诉我说是你来了酒屋,我连早餐都没吃,就来找你了”卡尔娜嘟着嘴,边说着做到了楚龙的对面。
 
   “福克纳,卡尔娜没吃早餐,快点准备”楚龙朝着在吧台里忙活的福克纳喊道。
   
 
   “是的,先生”福克纳抬头朝这里望了眼。
 
 
    “伯父让我问你,有什么发现吗?”卡尔娜从吧台泡了杯咖啡,走过来说道。
 
 
   “不要着急,我要是没猜错的话,现在那个叫鹤田的日本人,才刚知道事情,以日本间谍小心谨慎的性格,再回去查一下是肯定的。我想了一下不管是警局还是庄园都采取外松内紧的样子,看他们的反应,以不变应万变。”楚龙拿起咖啡轻抿了一口,看着对面美丽的少女。
 
 
   “你说过教我瑜伽的,还算不算数”卡尔娜眨动着迷人的双眸说道。
 
 
    “算数,等这两天解决完这些讨人厌苍蝇,我请你喝咖啡怎样,到时候去你房间教你”楚龙看着面前既可爱又高贵的美少女卡尔娜,脸上浮现出一抹邪笑。
 
 
 
   “为什么看到你这样笑,有种坏坏的感觉,而且有种拐骗小孩的感觉呢?”卡尔娜看着楚龙邪笑的样子,这家伙脑子里是不是又在想什么坏主意呢!
 
 
 
   福克纳端着早餐走了过来,摆放到了卡尔哪的面前。看着楚龙问道:“楚先生,现在醒酒吗?”
 
 
     “好,麻烦你了,福克纳”楚龙看着福克纳说道。
 
 
   “院长那里,有什么其他的事儿吗?”楚龙看着对面优雅享用早餐的卡尔娜。
 
 
    “哦,对了伯父让你回去,说你能让他们更快的张口,这样能节省更多时间”卡尔娜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对楚龙说道。
 
 
     “那方法有很多,绝对让他们明白痛苦什么意思,让他们了解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只要他们活下来,那会是他们永久的噩梦。”楚龙的眼眸在一瞬间变得冷漠无情,犹如死神的凝视。
 
 
 
     在那一刻,卡尔娜感觉到一阵的阴寒,好似深冬冷冽的寒风犹如利刃一般刺在身上。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但是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那几名嘴硬的犯人,下场肯定凄惨无比。
 
    福克纳拿着一瓶红酒走了过来,轻轻地摆放在了楚龙的身前,并倒了一杯酒后看着楚龙微笑道:“先生,酒已经好了”说完后,识趣的离开了。
    
 
    
   楚龙拿起桌上的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在这一刻,楚龙怀念到初次和舅舅喝酒时的画面。当时,舅舅拿着他朋友送的一瓶拉菲,说是教自己如何辨别红酒的好坏以及年份和出产地,那时的自己刚从军校毕业,舅舅说身为现代的军人不仅要在战场上胜利,更需要学会交际,在出席庆功会和庆典时,都需要表现出绅士礼仪。而在庆典上男人之间还是男女之间,酒是一道沟通的桥梁,在大型社交场所红酒更是必不可少的,所以红酒上的知识就相当重要了。看着眼前的拉菲,楚龙想到了以前和舅舅学酒的知识以及辨别时的场景。
 
 
     “你在想什么?”卡尔娜看到楚龙对着红酒发呆问道。
 
 
    “没什么,院长还有别的什么事儿吗?”楚龙听到卡尔娜的声音,回过神来说道。
 
    “没什么啦!”卡尔娜喝完牛奶后说道。
 
 
     楚龙起身拿起桌上的红酒一饮而尽,朝正在吧台工作的福克纳喊道:“福克纳封酒,下次接着喝。”说完后,看着已经吃完早餐的卡尔娜,非常绅士的弯腰伸手说道:“我美丽的卡尔娜小姐,我们可以回去了。”
 
 
     “好啊!”卡尔娜将手搭在楚龙的手上起身说道,楚龙挽着卡尔娜走出了酒屋,将酒放在了马车上,扶卡尔娜上了马车,自己也做了上去。看着突降的晨雾对卡尔娜说道:“冬天的晨雾真的很美!”
 
 
 
    “是啊!”卡尔娜看着晨雾说道。
 
 
 
 
 冬天的早晨雾真是变化多端。有的像冰雪覆盖的长白山,有的像红叶似火的香山。雾在脚下漂浮,人在地上好像能腾云驾雾,悠然而去似的。它像滔滔流水似得人间银河,流向四方。
  这雾可真白啊!白得就像一匹白纱段,也犹如刚下的白雪,那么洁净,那么润泽,别有一番神采;这雾可真静啊!静得让你感觉不到它在飘动,看上去会使你陶醉;这雾可真大啊!长得无法用眼睛望到边际,只让你感觉到它是那样浩翰,像一张大幕把天地都笼罩起来了。
 
 轻轻地携带着浓浓的雾儿,给寒冷的早晨增添了凌厉的色彩。街上的行人稀稀疏疏的行走着,马车行进中看着周围在雾中的人和物,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时隐时现。
                                                                          
     马车行进了不知多久,卡尔娜依偎在楚龙的身上,两人欣赏着在伦敦不多见的这种晨雾,一般而言伦敦的大雾都是死气沉沉,感觉进入亡灵的世界似得。这时,马车渐渐的停了下来,车夫看着楚龙和卡尔娜说道:“先生,小姐已经到了。”
 
 
      楚龙率先下了马车,卡尔娜扶着楚龙跟着下了马车,楚龙从上衣都中掏出30便士递给了马车夫,马车夫缓缓地驾着马车消失在了晨雾中。
 
 
    
罗伯茨庄园院长室
 
 
     
   一位中年男士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根正冒着火星飘着烟圈的雪茄。院长为中年男士端来了一杯仆人现磨的咖啡放在面前,院长放下咖啡看着中年人说道:“休,你不是最近都在局内听汇报吗?”
 
 
   中年人看了看院长摸着额头说道:“最近伦敦一连发生了这么多案件,而且都和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有关,首相和女王都分别过问了。我也是想知道第一手资料,就来你这讨这杯咖啡了。”
 
 
     查尔斯院长同样端来一杯咖啡放在中年人的对面,坐了下来对着中年人说道:“伦敦大事小情,还是国内任何异常都瞒不过你这位大局长啊!”
 
 
    中年人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后,看着对面面色平静,嘴角捎带笑意的查尔斯院长说道:“最近国际上风起云涌,各国都暗中动了起来,间谍更是比平时多了好几倍,就光这星期就抓到了来自德国的两拨间谍,以及日本的可疑份子,对于伦敦的暗中监控松懈了,一些家伙就不安分了 ……”
 
 
 
     查尔斯院长站起来,手中拿着飘着香味的咖啡,隔着手动木百叶式窗帘向外看,背对被称为局长的中年人说道:“最近有些人对你很有看法啊!”
 
 
     中年人仰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说道:“这样的小人在哪个时代,在哪个国家,在哪个民族都不缺少。为这样的家伙伤脑细胞,是自杀行为。”
 
 
     查尔斯转过头来看着,仰靠在沙发上的中年人无声的笑道:“你倒是看得开,当年的卡明局长可是麻烦了一阵子呢!距离卡明“离开”也有两年了。”说完,查尔斯院长那棕色的眼瞳闪过一丝寒光。
 
 
     仰靠在沙发上的中年人,仿佛感受到了查尔斯院长眼瞳中的寒光一样,眯着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再等等吧!现在的伦敦就如同浓咖啡一样,虽然浓,但还是需要不断地搅拌啊!”
 
 
 
      查尔斯院长看了看中年人,没有再说什么。“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中年人睁开了眼睛,靠在沙发上, 查尔斯院长放下了手中的咖啡,坐到了中年人的旁边说道:“请进。”
 
 
 
    (注:这里提到的卡明局长曼斯菲尔德·卡明爵士全名,曼斯菲尔德·乔治·史密斯。英国皇家海军上校,从秘密情报局成立之初到1923年一直担任局长一职。
    曼斯菲尔德·卡明的父亲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工程师,而他出生在富裕的拥有土地的职业家庭。1872年12岁时进入达特茅斯皇家海军学院,后加入海军。
    他结过两次婚,第二次同梅·卡明结婚。(他采用了她的姓氏),一个独立富有的女人,她家在苏格兰的莫雷郡拥有地产。
    1898年4月,他回到海军“监督南安普顿波姆防线工程”。卡明是个实在人,非常热衷于最时新的机械装置。作为一名狂热的汽车驾驶员和喜欢飙车的快车司机,在1902年参加了“皇家汽车俱乐部”,并在三年后成为其子俱乐部的“摩托艇俱乐部”的创始会员。 
   1906年他成为了“皇家航空俱乐部”的创始会员。
   1913年11月54岁时获得了飞行执照。
   1909年8月10日在亚历山大·贝瑟尔给卡明的信中提到,有好消息,请去伦敦一唔。贝瑟尔告诉卡明,他被任命为“海军S.S情报局局长—-一个在帝国国防委员会坚持下即将成立的新部门”。
   1923年6月14日在梅尔伯里路情报局总部也是其伦敦的家里去世。据《泰晤士报》讣告,他是“突然死亡”。战时结识卡明的记者兼恐怖小说家瓦伦丁·威廉姆斯在自传里声称,自己是卡明在世时接见的最后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