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时空之门之特战之王 > 第一卷 组建班底 > 第十七章:成功抓捕
第十七章:成功抓捕



更新日期:2015-05-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十七章:成功抓捕
                                                                                       楚龙绕道房子侧面,几步之间借助窗沿爬上了二楼的窗台,看见里面的屋内没有任何人。脚踩在窗沿上,从裤兜中掏出一条铁丝,将其中一头弯成铁圈,从窗户的窗缝中伸进去,钩住窗户的插头轻轻地拉开,楚龙翻窗进入了房间里。轻步走到房门口,耳朵贴到门上听到外面有说话声。
 
   “外面到底怎么回事?”
  
   “山本君,不知道是些什么人,正强行冲进来”
  
   “能看出些什么?”
  
   “他们穿着的衣服很奇怪,是已经淘汰的一些英军的军服”。
    
   “不可能怎么是英军的军服?”有人用英语说道。
   
   “普林斯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儿?”一道粗声传出,楚龙听出是山本雄一的声音。
   
   “山本雄一,不要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这件事被发现了,对我没好处”普林斯冷声说道。 
 
   “现在别说别的了,普林斯我要你给我个解释,这件事我会原原本本的向组长汇报的”山本雄一沉着声说道。
 
   “山本雄一这件事我也会向长官汇报的,我们会查出是什么人做的,给你们一个交代”普林斯的声音中带着怒气说道。
 
   “恐怕你们没有机会了,我的朋友非常想见你们,你们就老实点吧!”一道响亮声音从客房传了出来。
 
    “谁,谁在那里”山本雄一大声说道,说话之间示意周围的人,对着客房的门围了起来。
 
   “吱呀”一声,房门从里向外打开了。突然,几只袋子从客房扔了出来。“砰砰砰”一阵枪声,空中的袋子被乱枪打成了马蜂窝,“哗”的一片石灰从空中撒了下来,一下子撒到二楼中厅人的眼睛上。
 
   “啊!我的眼睛”
  
     “八嘎,什么东西”
 
     “到底是什么人”
 
     “砰砰砰”一阵枪响,“八嘎,不要乱开枪,容易误伤”山本雄一大声吼道。
 
     “都不要用手揉眼睛,是石灰会灼伤眼睛的”这时,普林斯大声喊道。
 
    “啊!我的眼睛好痛啊,混蛋,不要让我抓住你”有人大声的尖叫道。
 
    楚龙这时慢悠悠的从客房中走了出来,手里转着一把军刀,将门口两侧的两名没有迷倒眼的英国人快速放倒后,相继把周围的几名英国人和日本人敲晕。这时,二楼中厅还清醒的还剩下山本雄一和普林斯,楚龙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上去,默默地观察者不安的两人。山本雄一及时听到普林斯的喊声,没有去揉眼睛因此只是看不见,过了半天没有声音,山本雄一说道:“人呢?回话”
 
    “山本雄一,你怎么样了,我看不见了”普林斯大声喊道。
 
    “普林斯,我也被迷住眼睛了,看不清啊!其他人在哪?”山本雄一努力睁着眼,隐约之间看到对面坐着一个人,但看的实在不清楚。
 
    “谁在那?说话”山本雄一愤怒的吼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被我抓住了”就在这时,普林斯趁着楚龙说话时,凭着声音的来源举枪就朝这里打。不过楚龙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两人的身上,普林斯刚把枪举起来,楚龙甩手将军刀飞了出去,就听到“唰”的划破空气的一声,紧接着普林斯就惨叫了起来。
 
    楚龙面无表情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普林斯,阴冷的眼神看着他说道:“你再动,我下次就把你全身的骨头全打断,让你痛不欲生。”说完后,楚龙从客房里拿出一条麻绳,将普林斯和山本雄一捆在一起,再把剩余还活着的人挨个捆起来。
 
   楚龙从桌上的壶里倒了杯咖啡,闻着咖啡浓郁的香味自言自语道:“不错,是薇吉伍德,英国的著名咖啡,这几个王八蛋喝得还不错。”
 
    “砰砰砰”一阵阵的枪声,楚龙在枪声中喝着味香口正的咖啡。“咚咚咚”楼梯的震动声传了过来,费瑞厄上尉带着卫兵冲了上来,看到却是楚龙悠闲地坐在椅子上喝着咖啡,一地被绑的人和几具尸体。
 
   “楚先生,您没有什么事儿吧?”虽然看着楚龙没什么事儿的样子,但上尉还是问了一声。
 
   “解决他们,还不费什么事儿!”楚龙喝了口咖啡后。站了起来看着窗户外说道:“都抓起来押送回去,另外屋子里的钱和货物。一定要亲手交给院长。”
 
   “是的,楚先生”上尉敬畏的看着楚龙道。上尉心里想到,一个人解决了十多个人,真是不敢想象是怎样做到的。
 
   这时,楼下跑上来一名卫兵说道:“监视人员说有一名日本人在街口从枪战开始到结束都在观察着,就在刚才战斗停止后,上尉带人进了屋子,那人才默默地离开了。迪克队长觉得可疑就跟了上去,在转角的地方那人消失了。”
    “不管死的还是活着的都用装尸袋,给我带回去。另外开车进来停在门口,都装上去。哦,对了以防他们乱动,都给我敲晕了,在尸袋上从里往外撒上血。不要让周围的民众靠近,但要让他们看到运尸的整个过程。还有明面上将他们押送到第1师伦敦警备区,暗中派人将他们押送到罗伯茨庄园交给院长。派人暗中盯紧附近的居民和闲散人员,我相信他们还会派人来打听消息的,毕竟人活着和死了的意义不同,你说呢?上尉”楚龙想了想后对着正聚精会神听的费瑞厄上尉说道。
 
   “好,我知道怎么做了,楚先生”上尉马上命人按照楚龙说的做。
 
   “我从后门走,你带他们回去,另外告诉院长我去找卡尔娜的酒屋了,还有把整间房子在仔仔细细检查一下”楚龙说完后,和干净了杯中的咖啡后,转身走下了二楼,从后门绕路离开了。
 
    上尉看见楚龙离开了,马上吩咐卫兵按照楚龙的吩咐执行,亲自带队对整栋房子进行了挖地三尺式检查。上尉在检查之中看出了楚龙是怎样拿下整层敌人的,上尉对着旁边的一名中尉说道:“这个楚龙对环境的利用,和对敌人的心理掌控的非常的妙。”
 
     “费瑞厄,你怎么知道?”那名中尉奇怪道。
 
    “你把二楼在仔仔细细看一遍,你就明白了” 费瑞厄上尉笑道。
 
     中尉又一次检查了经过摧残的二楼,马上明白过来了,走向正听汇报的上尉说道:“楚先生是做好了一切准备啊!我在二楼的客房里发现了汽油,不管这里有没有石灰粉,楚先生也准备好了对付他们的办法。”
 
   “还有一点,客房里的灰尘不少,还有一些散落的石灰粉,你注意了客房门口的脚印了吗,它比周围的脚印要更深一些,楚龙是在那里站了好半天,听了好半天,借着声音判定门外周围敌人的位置,这说明一点,这家伙不做没把握的事情。”上尉走到房门的内侧,并指着地面较深的脚印向中尉分析道。
 
   “费瑞厄,你果然还是像以前一样善于观察”中尉看了看地面的脚印,对费瑞厄上尉道。
 
   天刚破晓,淡青色的天空还镶着几颗稀落的残星。楚龙离开了克利希路,走在人迹稀少的街道上,回想着发生的事情。走着走着楚龙在思考之中来到了“玫瑰和王冠”,看到周围的街道上有了稀稀疏疏的人,楚龙看了一眼酒屋的大门,想到开的真早啊!
 
    走进酒屋的楚龙,看到上了见到的那个服务员,楚龙看见服务员的时候,服务员也看到了楚龙,走到楚龙面前微笑说道:“楚先生,您来了!”
 
   “你认识我,是卡尔娜告诉你的?”楚龙看着服务员道。
 
   “是的先生,卡尔娜小姐上次说过,只要楚先生来了就给您准备上好的美酒和食物,这是卡尔娜小姐交代的”服务员说道。
 
   “你叫什么”楚龙看了看这名身材姣好的女服务员说道。
 
    “先生,您叫我福克纳就好”服务员看着这名年轻的男子,身段高而修长,,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麻烦你了。福克纳给我拿一份早餐,另外在拿一瓶拉菲古堡出的干红葡萄酒”看着正在望着自己的服务员道。
 
   “啊!是的先生”福克纳听到楚龙的声音才从,呆愣之中反应过来,连略微红了一下马上回答道。
 
    楚龙走到木桌旁坐了下来,看到桌上放着一份《世界新闻报》,从桌上拿了过来看了起来,一月六日, 墨索里尼组建法西斯内阁,在意大利实现独裁。楚龙回忆了一下,墨索里尼,意大利法西斯党党魁、法西斯独裁者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元凶之一。法西斯主义的创始人。1922年至1943年期间任意大利王国首相。墨索里尼在1925年1月宣布国家法西斯党为意大利唯一合法政党,从而建立了意大利法西斯主义的独裁统治。楚龙记得墨索里尼应该是在十四年后和德国的元首希特勒在1939年的5月22日签订意德钢铁条约。而后1940年6月10日意大利正式加入轴心国进入第二次世界大战。不过,这货命不好,1943年7月25日,军事上失利和国内反法西斯运动高涨而被撤职了,并被监禁在意大利的阿布鲁齐山大萨索峰顶。虽然,同年9月被德国派的伞兵救出,于意大利北部建立意大利社会共和国。不过最终还是在1945年4月27日,在逃亡途中被游击队发现、俘虏,并于1945年4月28日,和他的情人克拉拉.贝塔西在意大利伦巴第大区的科莫省梅泽格拉被枪决,死后还被愤怒的民众暴尸,可以说墨索里尼享受了人生的开端,可是他的人生过程却异常倒霉又是被囚禁又是被通缉,人生的落幕时刻有异于常人,和同时代的人比起来,人家死的时候也就一颗枪子,可他死后还要暴尸,然后送往米兰并被倒吊在洛雷托广场的一个加油站顶上示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