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时空之门之特战之王 > 第一卷 组建班底 > 第十五章:行动
第十五章:行动



更新日期:2015-03-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十五章:行动
    楚龙在现场忙碌了接近两个小时,当楚龙和验尸官随着运送尸体的担架来到门口时,屋外围观的人议论纷纷,楚龙很不习惯别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于是,匆匆的和查尔斯一起离开了现场。
 
    真没想到,凶案这么快的又发生了。回到了庄园来到办公厅,查尔斯沉默了会儿:“现在差不多可以揭开谜底了吧?”
 
   “其实不管安藤直子交不交代,我差不多已经知道了,院长你的暗杀案应该是和你的政敌卡特有关,我问过卡尔娜这个卡特原是外务部外交处的处长,早年曾在日本留学过一段时间,跟日本军国份子走的很近,现在在上议院议员里也是支持日本合作的。但是,因为院长你和一些军方的大佬对日本比较反感,他的建议一直未被采纳,而这之中院长你的态度最坚决,因此,你成了他的怀恨对象,他不方便派人杀你,容易被人查到,他找日本人对你进行暗杀,如果院长死了,卡特恐怕会第一时间跳出来,为你的事情查找凶手及幕后者。到时死无对证,他抓几个华人当过兵来充当杀手,借此事件攻击中国政府,好让本来对亚洲混论局面做观望态度的英国政府,使其对中国的态度发生变化,再有其他和日本有明暗关系的政府官员的建议,英国说不定会在不同的方面对中国进行打击,而卡特因此事会获得更大的权利,日本人的目的达到了”楚龙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现在怎么办,你觉得?”查尔斯又把话题当皮球一样踢了过来。
 
    “监视苏格兰皇家银行副行长保罗·库克,以及他的一切下属,并监控和他们有关的所有日本人。再查有关保罗·库克这个死了的情妇最近的所有活动,以及这个情妇和奥利弗的关系如何和死了的几名死者有没有关系”楚龙拿起奶油咖啡品了一口。
 
   “好”查尔斯想了一下道。
 
  “铃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想起,查尔斯拿起电话“谁啊?”,之后查尔斯的沉吟着听着电话那头的汇报,过了一会儿,查尔斯放下电话说道:“我的朋友说在西布朗普顿区的一栋刚出租没多久的房子周围发现了可疑的日本人,明明在巴斯浴池发现他们穿着只有日本人才穿着的兜裆布,可出了浴池他们却说这中国话,而且他们带着枪。那些家伙怪异的举动让我的朋友手下发现汇报后,就跟踪了一下。我给他们都打过招呼注意可疑的亚洲人,我的朋友觉得有可能对我有帮助就打电话过来说一声”查尔斯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下。
 
   “院长,挑选些你信得过的士兵,今晚我带着他们去看看”香浓细滑的奶油咖啡,楚龙喝一口满嘴留香。清新的口感,迷人的色泽、让自己心旷神怡,回味无穷。
 
  “早已经找好了,晚上他们会在花园集合,放心吧!”查尔斯院长厚实的肩膀耸了耸。
 
    楚龙说完后走出了办公厅,就在这时,卡尔娜从走廊的一面款款而来,看见楚龙的卡尔娜微笑的说道:“有个好消息,想听吗?”
 
   “当然,美丽的小姐”楚龙故意将目光看向卡尔娜的胸前,卡尔娜今天穿着漂亮的华丽衣服。一层一层的蕾丝花边,可爱的泡泡袖,把她衬托得高贵可爱,让人陶醉。裙子上还镶着些珍珠,还有着粉红的水晶。这华丽的白裙衬着美丽的脸蛋,就这样出现在楚龙的面前,美得不真实。
 
     “我的朋友告诉我,在牛津街的一家古董商店见到了多面人和飞猴,我的那位朋友曾经在一家酒吧见到赏金猎人和多面人的搏杀,我朋友觉得他们挺好玩的,就在多面人他们受伤逃跑的时候帮了他们一把,把从地上捡到的枪从地面上滑到了正躲在倒地桌子的旁边,让多面人他们从包围中杀了出去。”卡尔娜将她朋友和多面人他们的遭遇说了一遍。
 
   “能确定在哪里吗?”楚龙惊喜的看着卡尔娜。
 
  “当然,他们为了感谢我朋友那天的帮助,决定后天受邀去‘玫瑰和王冠’喝酒,怎么样我的消息如何?”卡尔娜看着楚龙说道。
 
  “太好了,卡尔娜”楚龙激动的走上前,轻轻的吻了卡尔娜手背一下。
 
  “那你要怎么感谢我?”卡尔娜俏皮的说道。
 
  “我教你瑜伽,好不好?”楚龙看着可爱又美丽的卡尔娜说道。
 
  “好啊!”卡尔娜高兴地像个小女孩一样开心。
    “我去酒屋,你去吗?”卡尔娜看着楚龙问道。
 
    “我还有点事儿请处理,一会儿去找你”楚龙看着卡尔娜开心的样子,心里非常高兴!
 
   “那好吧!我先去了,记得来找我啊!”卡尔娜说完后,走向了门口。
 
  “好的,我过会儿就去”楚龙微笑道。
 
  楚龙看着卡尔娜出了门,正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办公厅的大门突然打开,查尔斯看着正准备离去的楚龙说道:“自从你来了,卡尔娜比以前微笑的更多了,好好对她,我想你也喜欢她开心的样子!”查尔斯看着楚龙说道。
 
   “放心吧!查尔斯,从此以后,卡尔娜不会在不开心了”楚龙看着查尔斯,他从查尔斯的眼神中看出了他对卡尔娜的那份关爱,那是种长辈对晚辈的关心。
 
  “准备一下吧!晚上十点花园见”查尔斯看着楚龙说道。
 
 “晚上见!”楚龙笑道。
 
回了自己的屋子,楚龙将从行李箱中取出了一枚戒指,楚龙看着这枚自己制作的钢丝戒,在执行任务中不知抹掉了多少人的脖子,将钢丝戒戴在手上。
 
     这时,楚龙看见夹在行李箱夹层中的一张和战友们的合照,楚龙把照片拿了出来端详了片刻,看着照片自言自语:“既然上天让我来到了这个时代,我就要利用自己的所学去改变这个混乱的年代。我会把你们记在心底的”说着,楚龙拿出打火机点燃了照片,看着在火焰中逐渐消失的照片,将之烙印在了心底,如同封印了那段记忆。
 
楚龙准备完后,坐着管家准备的车直接去了酒屋,在酒屋,楚龙看见卡尔娜正在和服务员交谈着,没有上前打断他们的谈话,百无聊赖的从吧台拿了瓶金酒自斟自饮起来。过了一会儿,卡尔娜发现楚龙坐在那里自己喝酒,取了两瓶红酒走上前来:“事情处理完了?”
 
“是啊!今天很忙啊?”楚龙刚才看见卡尔娜忙活了半天,又是往文件上签字,又是和服务员谈话。
 
“今天新到了一批酒,是从拉菲庄园运送来的两千箱红酒,因国际上的战争局势不稳定,现在红酒都不好运送了,今天对于货运的问题,忙活半天了”卡尔娜将红酒放在桌上,优雅的坐在了楚龙的傍边。
 
“现在这个时候你还能从法国将酒运进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在酒界尤其是红葡萄酒中法国的拉菲,绝对是酒中极品。”楚龙看着桌上的红酒对卡尔娜说道。
 
“你喝过拉菲?”卡尔娜看着楚龙说道。
 
“在中国上海的一家酒店有限量的几瓶,我也是沾朋友有的光品尝过。我朋友说拉菲是法国葡萄酒的代表和典范 ,口感馥郁芬芳,韵律优雅,层次极为丰富,有着独一无二的波尔多干红的风采,是华丽的典范。说的我当时就喝了一杯,的确是我品过所有葡萄中的极品。”楚龙给自己和卡尔娜各倒了一杯,品了一口回忆当时道。
 
“感觉怎么样?”卡尔娜看着品了口拉菲的楚龙。
 
“喝美酒,是一种大享受,不仅仅是舌头和口腹的享受,而是精神与灵魂的享受。而品拉菲就是这种享受!”楚龙轻轻摇晃高脚玻璃杯中的浅玫瑰色的液汁,一股说不出的醇香、果香、清香浓缩而成的葡萄酒特有的香气,扑鼻而来沁人肺腑。轻抿一口,齿颊留芳,连呼出的气体都韵味余香。
 
“喜欢的话,回头我给你拿回去几瓶。伯父也让我给他拿几瓶,说是家里的红酒快没了。”卡尔娜看着满脸享受的楚龙说道。
 
“卡尔娜你知道吗,我有个朋友说过红酒是生命的血液。要懂得生命就首先找到属于自己的那瓶红酒。它为爱而生,也可为爱而死。仿似有着千变万化性格的妙龄女子。时而疯狂,时而诗意,时而含羞娇媚,当她留恋那宛若忧伤时。生命的所有都被她那超凡脱俗的气质迷恋。我那朋友就是因为红酒开启了他的最后一段恋情。”楚龙看着桌上的红酒陷入了回忆。
 
“他怎么了,为什么是最后一段恋情?”卡尔娜疑惑道。
 
“他一生都喜欢酒,说是酒中圣人不为过。他不仅喝酒也酿酒,更爱写一些有关酒的诗词和收集酒器,他喝酒要配相对的酒具,要去适合喝那种酒的环境去品尝。可惜,在一次寻找一种酒具的时候,失足摔下了深谷。他死后他女朋友喝了一杯毒酒殉情了,我们将他们埋在了那座幽静的深谷,并埋炸药炸毁谷口,封了幽谷,不会再有人打扰他们了。”楚龙怀念着说道。
 
“那你们不去看望他们了吗?”卡尔娜略显忧伤的看着楚龙说道。
 
“祭奠的话,就站在山巅上撒上几壶好酒,他们都是好酒之人,这是最好的礼物”楚龙看着一旁也感到忧伤的卡尔娜说道,心想他们压根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只要回了中国在哪里祭奠都可以。
 
时间过得很快,已经到了下午。楚龙站了起来活动了下筋骨说道:“卡尔娜,晚上还有些事情处理,要不先回吧!”
 
“好啊!”卡尔娜叫来服务员将一箱红酒搬上了车,和楚龙坐车回了庄园。
 
晚饭后,楚龙来到花园在夜色下,坐在石凳上喝着咖啡。这时,查尔斯领着一队士兵从远处走来,看见楚龙坐在石凳上喝咖啡走上来说道:“这五十名士兵是从我的守卫队中挑出来的,现在他们听你的吩咐。”
 
楚龙仔细打量一下这些士兵,在夜光下白皙的皮肤上刻画出清晰地轮廓!高挺的鼻梁总是那么的引人注意!穿戴着皮帽子、大体量的羊皮衬里的大衣、沙克尔顿式靴子和双层手套所组成的非移动岗位用冬装将自己包裹起来。整齐划一的站在那里,肩上扛着俄国造莫辛-纳甘M1891式步枪及刺刀。
“军服?”楚龙疑惑道。
                                                                     查尔斯说道:“这是当年在俄罗斯北部时,驻扎当地士兵所穿的军服,后来被淘汰了。现在在俄罗斯连当地的农民身上都穿这种的军服。当时,有过一阵子驻军补给没跟上,就有些士兵私自将军服低价卖给了当地的非正规武装势力,换取了一些弹药和食物。伦敦现在基本没有了这种军服,不过,我听说卡特的仓库里有一些这种军服,他当时曾任军需官,只有他还剩下了些扔在仓库里。当时的一些士兵把没用的军服在各地都卖了,我正好买了些作纪念品,现在有用了。”查尔斯看着楚龙说道。
 
“好啦!看来可以行动了,那就开始吧!”楚龙站了起来,黑色的作战服黑色的作战靴黑色作战手套,在夜色下仿佛化身成了幽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