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时空之门之特战之王 > 第一卷 组建班底 > 第十四章:血腥审讯(二)
第十四章:血腥审讯(二)



更新日期:2015-02-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十四章:血腥审讯(二)
 
    楚龙走到一名被绑在十字架上的杀手面前,男子年纪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蓄著一头短发,白衬衫的领口敞开,白色的衬衫上涌现出血色狰狞的鞭痕,视线所及处是满是血迹的刑具。
 
    “受了这么多刑,没有什么想说的吗”楚龙看着面前的杀手。
    
    “要杀便杀,我们是不会告诉你任何事情的”受了鞭刑的杀手将头扭向一旁,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好,有骨气,我希望你一会儿还能如此”楚龙看着他,冷哼一声,几根银针从袖子中滑落入手,在他眼前晃晃。“中国医学里有针灸之法那是治病,其实刑罚里也有用到针刑,慢慢享受”说完后,看向一旁的杰西“把银针用火烧红,对了,避免他们自杀,给他们带上牙套。”
 
    没过一会儿,埃布尔走了进来看着楚龙说到:“先生,已按您的吩咐安排了,”楚龙扭头看向埃布尔:“把我让准备的那些刑具都拿进来。”
      “好的,先生”埃布尔走了出去。
     
      楚龙带着手套将针尖在烛火上烧红后刺入受了鞭刑的杀手体内,动作缓慢而且转动烧红的银针,动作间发现鞭刑杀手身上汗水已浸湿了衣服,这时,楚龙看向杰西:“先在他身上试一小时,如果还是一言不发,那就在十个手指头上再试试,看看他还能不能沉默”楚龙面无表情的说道。
 
   楚龙来到另一名个子矮小,看上去三十多岁的青年面前,看着这名双手双脚被钉在木板上,还是一句话不说的杀手微微一笑:“挺能忍啊!看来杰西他们给你的‘忠告’不管用,好,我就喜欢嘴硬的家伙。”
 
    楚龙走到一个瓮前,看着这个瓮,楚龙想到查尔斯还是叫人去伦敦东区找漂洋过海的华人买的。楚龙叫来埃布尔将瓮用架子架起来,在下面用柴火点燃进行加热,将青年杀手放入瓮中,温度越来越高,青年疯狂的惨叫着,浑身通红,犹如煮熟的虾米卷缩在一起,过了一会儿,青年杀手被活活烧死在瓮中。楚龙看着变了脸色的埃布尔说道:“在中国古代这叫‘烹煮’,是对付一些不肯招供的犯人用的。”青年杀手身上的皮肤被烤焦了,一对瞳孔散发地老大的眼球正静静地望着阴冷的牢顶,死前极度恐惧的目光保留在眼珠中,向着周围散发着恐惧,害怕,无助,绝望的气氛。整个地牢充斥着血腥和暴力。
 
    “啊啊啊!”痛苦的惨叫声传了过来,楚龙扭头看到杰西正在那名受了鞭刑的杀手的十指上,用烧红的银针缓慢而又用力的扎着。楚龙来到一名不到瞎了眼的杀手面前,当然,楚龙看着还未完全结痂的瞎眼,就知道是杰西他们挖了他的眼。此刻,独眼杀手浑身颤抖,唯一的眼中透漏出的是恐惧,但他还没有崩溃。
 
楚龙扭头叫来埃布尔:“把煮熟了的那家伙剁成几半,喂给那独眼瞎吃,”埃布尔从外面叫来两名守卫,分别手拿着短斧和短刀,在杀手们的面前把煮熟的杀手乱刀分尸,杰西冷酷无情的拿起一把短斧,一斧头下去将杀手脑袋剁了下来,杰西残忍的将杀手的五官,内脏全挖了出来。整个地牢暗房被鲜血染红,残肢断臂,血肉横飞。那两名守卫终于坚持不住了,冲出石室就听到一阵“哇”的呕吐声。
 
    石室内的杀手中的几名已经晕了过去,剩下的不是脸色发白就是呕吐一地,石室内充斥着各种难闻的气味,新鲜的骷髅头在人皮被杰西用手撕去后完全地裸露了出来,森白的骨头上粘连着残余的血肉。脑浆夹杂着血浆不断溢出。楚龙依旧面无表情,似见惯了这种场面。
 
   石室内出奇的安静,只剩下门外偶尔传来的呕吐声。其余的杀手在恐惧之余,内心开始动摇。每个人都若有所思,静静地低下了头。楚龙露出迷人的微笑:“有人想说点什么吗?”看向其余的杀手,其中一名杀手犹豫了一会儿,在思考,他在背叛与自己生命之间痛苦地选择着。楚龙没给他选择的时间,看向杰西:“那那些碎肉,给我塞进他们的嘴里”说完后,杰西抓起一把血淋淋碎肉走向其中一名杀手,那名杀手拼命的摇着头,死命的闭着嘴。可惜,这一切的反抗显得那么的无力,被走过来的埃布尔双手掐住下巴,杰西将带着血丝碎肉塞进了杀手的嘴,并让他强行咽了下去。“放开他吧!”楚龙微笑的说着,杰西和埃布尔放开了那名杀手,那名杀手马上趴在地上干呕了起来,却吐不出来任何东西,他已经有几天没吃东西了,刚被塞进的人肉压根吐不出来。那名杀手痛苦的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嘴中沙哑而又凄厉的喊着:“你是魔鬼······”,埃布尔上前检查了一下,看着微笑的楚龙说道:“先生,他崩溃了。”
 
     楚龙依旧微笑着说道:“有谁想说点什么吗”看向其余脸色煞白的杀手,走到下一名杀手面前。没等楚龙说什么,那杀手沙哑的哭泣道:“我说,我什么都说。”
      “呵呵”楚龙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说吧,” 埃布尔拿来记录本,进行记录。
 
     “我们是‘玄洋社’的成员,我们是日本海外军事政治间谍工作的执行者,这次,我们的‘主干’让我们组长鹤田麻生带领我们来这里策反苏格兰皇家银行副行长保罗·库克,听说保罗的哥哥哲罗姆是跟随英国著名的化学家约翰·道尔顿,我们有情报证明苏格兰皇家银行副行长保罗·库克公款私用,挪用了一千万英镑给自己在美国置办了份产业,我们威胁他让他的哥哥将化学家约翰·道尔顿的所有研究数据带走,并销毁所有的数据,在暗杀了约翰·道尔顿,这是我们的任务”杀手瘫坐在地上说道。
 
    “你说的这些,和暗杀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院长查尔斯有什么关系?”楚龙盯着他的双眼说道。
 
    “我们本来是配合暗杀约翰·道尔顿的,突然临时更改了行动,至于为什么要杀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院长,我们就不清楚了”杀手看着眼冒寒光的楚龙。
 
   “这次任务的负责人是谁”楚龙皱眉说道。
 
   “是安藤直子小姐,她是鹤田麻生的朋友,不是‘玄洋社’的成员,只知道让我们听她的命令”杀手看向昏暗的石门方向。
 
    “谁是安藤直子?”
     
    “她的侧胸到锁骨附近纹有樱花,她有接近一米七的身高”
 
    楚龙站起来,看着那名杀手:“把你说的话记住,下次问的时候,如果你敢不据实交代,我就把你今天看见的所有刑,都在你身上走一遍”楚龙说完后,看向杰西和埃布尔“关起来,等查尔斯院长处理。”
 
    “埃布尔,跟我去看看安藤直子”楚龙拿着记录的口供说道。
 
    出了暗室,楚龙和埃布尔向着关押安藤直子的黑牢走去,突然,楚龙看向埃布尔:“断掉安藤直子的食物和饮水三天,然后通知我。”
 
     “好的,先生”埃布尔躬身道。
      楚龙拿上记录的口供,走出了地牢,向着查尔斯的办公厅走去。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
  
   “请进”
 
   “查尔斯,有意外的收获”楚龙微笑的看着查尔斯。
 
   楚龙将口供递给查尔斯:“暗杀你的事儿可以确认是日本人做的,原因现在还不清楚。不过,与分尸案有关的事儿倒是查出来了点”楚龙拿起刚煮开的咖啡,给自己倒了一杯。
 
   查尔斯拿着口供看后,皱着眉沉思了一会儿,说道:“看来他们的图谋不小啊!”
 
  “楚老弟 ,我查到这段时间那帮日本人活动频繁,应该就在这两天要行动了,我暗中派人监视他们的行动,一有消息就麻烦你去处理一下了”查尔斯突然说道。 
 
  “没问题”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接着,“砰砰砰”门声响起,“请进”查尔斯对门外说道。
 
   管家艾伦走了进来,看着查尔斯说道:“先生,又死人了,杰里局长来电话说,在西区伯灵顿街的一间无人住的民房里,发现了一具女尸,死亡时间不到不到两小时,而这个女人杰里局长认识,是苏格兰皇家银行副行长保罗·库克的情妇,在一次聚会里见过她。杰里局长查到是她把爱布特·菲利普少尉介绍给奥利弗认识的,而且昨天早晨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和她离开了银行后,在没有回来。”
 
   查尔斯看向楚龙:“看来事情跟我们想的不会有太大的出入了。”
 
  “今夜无眠啊!”楚龙喝完了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