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穿越之厨王 > 第一卷 > 第二章 菊花残
第二章 菊花残



更新日期:2014-07-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翌曰。
  李奇驻足在桥头,低头注视水中的倒影,虽然称不上风流倜傥,但也是眉清目秀,温文尔雅,只可惜他现在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破了几个小洞麻布长衫,显得有些寒酸。
  他来到这里,不仅失去了妻子,失去了亲人,更是从一个价真货实的高帅富,一下子便跌落到了一个实实在在的穷**丝,不要说那些过往的才子佳人,就连一些大家闺秀身边的丫鬟都对他嗤之以鼻。
  看来无论什么朝代,什么地方,**丝永远都是为了衬托高帅富而存在。
  不过,对于这些讥笑声,李奇倒是毫不在乎,心里反而觉得有些好笑。他虽然不是搞什么历史研究的,但是对于宋朝的历史还是颇为了解,毕竟他的几个为数不多的历史偶像几乎都出生在宋朝,精忠报国的岳飞当然首当其冲,还有那位能写出《声声慢·寻寻觅觅》的千古才女李清照,也是令他好生钦佩,能够见到这两位大人物,也成为了李奇来到这里的第一个愿望。
  宋朝向来是重文轻武,李奇是知道的,这里的人们一向都喜欢舞文弄墨,吟诗作赋,不过这也难怪,在这里一没电视,二没电脑,什么酒吧、舞厅,要啥没啥,除了能写写毛笔字,做几首打油诗,调戏下佳人,逛逛窑子,他们还能干些什么?
  只不过今年已经是宣和四年,也就是公元1122年,只要再过四年,就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靖康之耻”,也是汉人历史上,最屈辱、灰暗的时刻。
  届时金兵入京,百姓自然免不了生灵涂炭,家破人亡。
  李奇暗道:“真的希望到时你们能用手中的毛笔将那些金兵给戳死,用诗词去感化那些如狼似虎的野蛮人。”
  想到这里,李奇不免的长叹一声,穿越到什么时候不行,偏偏穿越到这个节骨眼上,真T娘的天灾[***]啊!
  妈的,老天你这是存心想玩死我啊!
  越想越气的李奇,飞起一脚将脚下的一颗小石子踢落河里。
  “咚”的一声轻响,平静的河面荡起了阵阵涟漪。微波中,忽然浮现出一位女子的倩影,李奇神色大变,呼喊道:“晴婷!”
  声未落,水中的倩影便以消失。
  原来这一切都是李奇的幻觉,虽然他经过一晚上的休息,也差不多想通了,他要想再回到了900年后,几乎是不可能的,与其在这里自甘堕落,倒不如当做是一次旅游,说不定哪天醒来,又回去了,毕竟世事难料。但有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去思念他的妻子和他的父母。
  李奇叹了口气,摇摇头,目眺远方,轻声吟唱起周董那首中国风十足的《菊花台》。
  你的泪光
  柔弱中带伤
  惨白的月弯弯勾住过往
  夜太漫长
  凝结成了霜
  是谁在阁楼上冰冷地绝望
  雨轻轻弹
  朱红色的窗
  我一生在纸上被风吹乱
  梦在远方
  化成一缕香
  随风飘散你的模样
  菊花残满地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
  我心事静静淌
  北风乱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断
  徒留我孤单
  在湖面成双
  此情此景,也正应了这首歌。
  “好词,好曲,好一个‘徒留我孤独在湖面成双’,妙啊!实在是妙啊!”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李奇身后响起,伴随着小扇敲击掌心的声音,语气中颇有赞美之意。
  李奇被这一声谬赞给了吓了一大跳,忙转过身来,见一个俊俏的公子哥正微笑看着他。
  靠!这年头走路都不带声音的啊!
  但见那俏公子,瓜子脸,冰肌莹彻,眸含秋水,唇红齿白,手执一把白折纸扇,身着一袭白色长袍,阴柔优雅,十足一副奶油小生的摸样。
  韩国人?
  从不看韩国偶像剧的李奇,也知道韩国人就喜欢这男不男女不女,没有一点阳刚气概的男生,本来生得是四平八稳,偏偏要去整的跟个女人似的。
  那公子身后还站着一位手持短剑的小厮,也是长的跟个女人似的。
  莫非宋朝就已经有基佬的存在呢?
  俏公子上前一步,拱手赞道:“兄台,好文采!在下佩服,佩服。”
  李奇微微一愣,有样学样,拱手应道:“不敢,不敢!”
  俏公子眼露期盼,好奇道:“但不知,方才兄台所唱之曲,所谓何名,能否赐教于在下。”
  李奇摇摇头,微笑道:“赐教就不敢当了,这歌的名字叫---叫《菊花残》!”
  小学老师都教过,抄人家的东西,不要死搬硬抄,要得加点自己的创意进去,虽然只是一字之差,可是含义却谬之千里。
  当然,李奇可不会认为这俏公子知道菊花的终极奥义。
  “《菊花残》?”
  俏公子小声念了一遍,忽然右手持扇,一拍左掌掌心,略带一丝激动的叫道:“好一首《菊花残》,兄台果真是高人不露像啊!”
  李奇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什么高人不露像,不就是暗指我穿的寒酸么。但脸上还是微笑道:“什么高人不高人的,在下只是一介布衣,刚才那首小曲,也是有感而发,胡乱唱的,公子莫要当真才是。”
  言语之间,李奇已经把这首《菊花台》归在了自己笔下了,不过他这也算不上什么剽窃,要知道方老兄和周老兄是2006年才创作出这首《菊花台》的,而他可是公元1122年就已经唱了出来,可是整整提前了900多年啊,就算你告到法院去,相信法官只会判你诬告之罪。
  李奇越是这样说,那俏公子心里边就是越加钦佩,又再细细品味了一遍那首《菊花残》,神色忽然黯淡了下来,似乎也被这首歌曲所感动了,微微一叹,道:“想必兄台方才是在思念佳人。”
  汗!要是方老兄穿越到这里来,肯定也是一位大才子,随便写一首歌词,随便放到哪个年代,都把人给感动的稀里哗啦的。老天,你真是选错人了啊!
  李奇也没有否认,只是苦笑道:“让公子见笑了。”
  “不敢,不敢。兄台,字字珠玑,在下赵靖受教了。敢问兄台高姓大名。”赵靖拱手道,粉嫩的小脸蛋都快滴出水来了。
  李奇见其倒也谦虚,心中对他也颇生好感,毕竟他在这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笑道:“小人姓李,单名一个奇字。”
  “原来是李兄,失礼失礼!”赵靖作揖道。
  李奇见他又作揖,登时一个头两个大。我的天啊!难道古代人说个话,都这么费劲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