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穿越之厨王 > 第一卷 > 第一章 醉汉
第一章 醉汉



更新日期:2014-07-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春风拂面,杨柳吐翠。
  红曰高悬,阳光和煦。
  汴河。河水清粼,如丝绸般滑过。河面上游船如梭,船上时而传来袅袅琴声,时而传来阵阵嬉笑声,时而传来朗朗诵读之声,情景甚是热闹。
  河两岸,杨柳依依,阳光照在嫩绿的柳叶上,珠光翠色,像被水泼过了一样,煞是好看。
  临近河道两旁的街道,更是繁花似锦,街上的行人川流不息,有挑担赶路的,有赶驴送货的,还有一些文人雅士驻足河边欣赏汴河美景,偶而吟诵几句诗词。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楼、当铺,作坊等等。
  这街道名叫汴河大街,可以算是汴京城的中心地带。
  在一座拱形大桥的西侧,挺立着一座三层高的阁楼,流檐飞壁,亭宇楼阁,气势非凡。
  二楼的屋檐上高悬着一块大牌匾,上面写着三个朱红色的大字---醉仙居。
  顾名思义,这显然是一家酒楼。
  此时,在醉仙居正门左侧的屋檐下,正趴着一名醉汉,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由于最近战火四起,逃亡到这里的难民也是与曰俱增,所以过往的行人对此已经见惯不怪了,最多也就是对那醉汉的穿着感到那么一丝的好奇。
  只见那醉汉身穿黑衣黑裤,袖口很小,衣领向外翻,里面是件白衣,脚下则是穿着一双黑的发亮的靴子,但说是靴子,却又不是靴子,很是奇特。
  楼外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但楼内却是冷冷清清,客人也是寥寥无几。
  仅仅是一门之隔,差别竟是如此之大,难免不让人感到好奇。
  一楼的大厅内,只站着两人,一个掌柜和一个酒保,那掌柜年纪约莫五十来岁,头戴着一顶员外帽,身着一件黄色丝绸长袍,留着一撮黑白参杂的长须,站在柜台内,一手抓着毛笔,一手则是拨动着桌子上那副黑漆漆的算盘。
  那酒保不过才十六七岁,模样青涩,身着蓝色长衫,头戴一顶蓝色小帽,左肩上搭着一块白布,靠着门沿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摸样。
  那老掌柜写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似乎想到了什么,伸直脖子,朝着门外瞅了瞅,过了片刻,只见他朝着门口那个酒保招了招手,喊道:“六子。”
  那个被喊做六子的酒保,见掌柜的叫自己,急忙走到跟前来,问道:“叔,什么事?”
  老掌柜的朝着门口扬了扬头,小声道:“你去看看那醉汉走了没有?怎么大半天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六子不耐烦道:“嗨,叔,咱们现在自己都顾不来,还去管他作甚。”
  老掌柜拉长着脸,挥手道:“去去去,我叫你去就去,少在这啰嗦,小心我抽你。”
  “哦!”
  六子在老掌柜的武力震慑下,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拉拢着脑袋,走到那醉汉身前,蹲了下去,轻轻的用手推了推那醉汉,叫道:“哎哎哎,死了没有?”
  “唔---!”
  那醉汉嘴里梦呓了两声,然后把头转向墙角那边。
  “嘿,睡的还真够香的!”
  六子见到此情景,顿时觉得好气又好笑,又叫了几声,见连点反应都没有,便回到柜上,朝着老掌柜说道:“还在睡呢。”
  老掌柜一听,叹了口气,摇摇头,道:“好了好了,你去忙吧。”
  忙?
  六子左右望了望,看着空荡荡的大厅,一脸愁容,他也想忙,可是那也得有的忙啊!
  “酒保,酒保!”
  就在这时,二楼忽然传来一阵叫喊。
  不会这么灵验吧!
  六子一听,登时冒了一头冷汗!
  “你还傻站在这里做甚,还不赶快上去招呼客人!”老掌柜见六子还愣在那里,急忙喊道。
  “哦哦哦!”
  六子微微一怔,急忙提着一壶茶水,朝着楼上跑去。
  来到二楼,这里的情况比楼下也好不了多少,只有靠最里面的那张临窗的桌子上坐着两个书生打扮的青年,坐在里面的那位身穿一袭白色长衫,坐在外面的那位则是穿着一袭青色长衫。
  六子来到桌前,弯着腰,满脸笑容的问道:“两位客官,请问有..!”
  “砰!”
  那白衫书生不等六子把话说完,忽然猛地一拍桌子,倏然起身,满脸怒容,指着桌上的那三碗菜,道:“好你个酒保,竟敢戏弄本大爷,我且问你,你给我们上的是些甚东西?”
  六子被吓的一哆嗦,一对机灵的黑眸子朝着桌上的那三碗菜瞅了瞅,小声念道:“莲子羹头,酱牛肉,清炒鸭掌。”皱眉想了下,忐忑的朝着那位客官道:“这位客官,小的应该没有上错呀,您们方才的确点的是这三道菜。”
  “哼,菜是没有上错,不过”白衫书生冷冷一笑,话锋一转,道:“这莲子羹头,甜的发腻,这酱牛肉,又咸的难以入口,还有这碗清炒鸭掌,鸭掌比石头还硬,不要说是给人吃的,我看就连猪食都不如,简直岂有此理。”
  白衫书生说的是口沫横飞,六子听的是冷汗直流。
  要换做几年前,他心里肯定会以为这两位是来找晦气的,但是现在,他一想到厨房里那位秃顶老头,心里便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惶恐道:“这---这位客官,小的---小的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白衫书生冷笑一声,抓起面前的那双筷子掷于六子脚下,哼道:“你自己尝尝吧。”
  “是是是!小的这就尝!”
  六子捡起脚下的筷子,看着桌上的那三碗菜,咽了咽口水,眼神中透着一丝恐惧,他先是用汤勺舀了一小瓢莲子羹头倒进嘴里,果然甜的牙齿都快掉了,六子眉头微皱,又夹起一块牛肉放入嘴中,刚咀嚼了一下,双眼紧闭,两条细眉都快要拧在一起了,这哪是牛肉啊,分明就是盐巴。
  六子没敢在嚼,强行将那块牛肉给吞了进去,可是刚吞进去,胃里忽然一阵涌动,“哇”的一声,又给吐了出来。
  白衫书生见了,冷笑道:“怎么样?我没有诬陷你们吧。”
  “对不起,对不起!小的立刻叫人给您换。”六子急忙弯腰一个劲的道歉。
  “那倒不必了,”白衫书生摇摇头,用白纸扇指着桌上那三道菜,嘴角挂着一丝笑意,道:“只要你把这三碗菜给我通通吃掉,我便不与你计较。”
  要吃下这三碗菜,那还真不如去跟猪抢饭吃。
  六子登时就吓得面色苍白,双脚发抖。
  那一旁青衫书生见这酒保还是一个小孩,心中稍有不忍,站起来了,拱手道:“长元兄,请息怒,咱们犯不着跟一个酒保生气,要不这样,等下由在下做东,我们再约上几个好友一起去对面的翡翠轩,把酒吟诗,不知长元兄意下如何?”
  白衫书生一听,觉得此话也不无道理,他好歹也是一读书人,竟然跟一个酒保较起劲来,实在是有失身份!拱手道:“少观兄所言甚是。”说罢长袖一甩,便和那青衫书生一起下楼去了。
  临走前,那青衫书生还扔下些碎银在桌上。
  他们这些文人雅士,自视甚高,而且最要面子,虽然这餐饭,他们即使不付一文钱,那也绝对无可厚非,但是他们断然不会为了一餐饭钱,而让人落下口舌。
  等到他们下楼后,六子才着实松了一口气,怔怔望着桌上的那三碗菜,叹道:“这下好了,全都走了。”
  ---------------------------------------------
  夜已深,冷风瑟瑟。除了夜夜笙歌的青楼以外,各个酒馆茶楼都纷纷闭门谢客。
  “唉---!也不知何时是个头啊!”
  醉仙居的老掌柜在柜台查点完账后,不由的叹了口气。这一天到头,他们才做了一单生意,而且还把客人给气走了,这种惨目忍睹生意额,简直就令人发指。
  “快三更天了,六子,把门关上吧!”
  老掌柜的刚吩咐完,突然又说道:“对了,六子,你去把今天那客人留下的剩菜剩饭给门口那醉汉送去吧。”
  “哦!”
  六子应了一声,朝着厨房走去,嘴里还嘀咕道:“真不知道叔是怎么想的,现在已经没生意了,再留那醉汉在这里,谁还敢来咱们店。”
  六子的声音不大,但是老掌柜却听得一个真切,又是一声长叹。
  六子从厨房端出那三碗令人作呕的残羹剩菜,来到那醉汉身前,将饭菜放在地下,没好气地喊道:“哎哎哎,吃饭了。”
  那醉汉挪动了下身子,嘴里“唔嗯”几声,双眼猛然睁开,倏地一下,爬了起来,双手紧紧抓住六子的胳膊,神色紧张的问道:“今天是几月几号?这是哪里?”
  “哎哟,哎哟,你先放手,疼死我了。”六子顿时感到胳膊上传来一阵生疼,痛的哇哇直叫。
  六子的叫声似乎惊醒了那醉汉,急忙松开手来,赤红的双眼打量了一番六子,目光瞬间变得黯淡起来。
  六子一边揉着胳膊,一边皱眉不满的说道:“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这里是东京汴梁,现在是宣和四年,二月初七。”
  他这一辈子还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醉汉,每次把自己喝的酩酊大醉,醒来后,又跟疯子似的,见人就问“今天是几月几号?这是哪里?”等到别人告诉他后,他又显得非常的失落,然后又疯狂的要酒喝。
  这时,老掌柜的听到六子的叫喊,急忙走出来一看,见那醉汉正低着头,身子摇摇晃晃,嘴里不断地喃喃自语。
  老掌柜的先是向六子挥了挥手,示意让他先进去。
  六子瞥了眼那醉汉,进到屋内去了。
  等到六子进去后,老掌柜便朝着醉汉喊道:“小兄弟,小兄弟。”
  醉汉微微一怔,望着老掌柜,问道:“大叔,你是在叫我么?”
  这一声大叔倒是叫得老掌柜笑了起来,点头道:“素老朽冒昧问一句,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家在何处?”
  “哦,大叔,我叫李奇,家在---”说到这里,李奇忽然哽咽起来,眼眶也变得湿润了。老掌柜的见李奇神色悲伤,似乎有难言之隐,问道:“小兄弟,我看你年纪尚轻,为何会如此伤心?”
  李奇闭眼,摇了摇头。
  他并非不愿意说,只是他不知道从何说起,况且即使他说出来,恐怕也没有人会相信。
  其实他是从900百多年后穿越来的,今年25岁,清华大学的高材生,年纪轻轻就已经在一家超五星酒店担任总厨外加行政经理,年薪过百万,最近更是抱得美人归,家庭事业双丰收,可谓是一帆风顺,前程似锦。随便提一句,他老板就是他的岳父。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就在他结婚的当晚,他被几个死党给灌的不醒人事,结果醒来后,竟然发现自己来到了北宋的都城,当时差点没有把他给吓晕过去。
  虽然在他那个年代,的确有不少人向往穿越,可是他却是一千个不想,一万个不愿,他还没有洞房,他还有家人,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在等着他,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
  于是他便想如法炮制,想再醉一次,希望能够回去,他先是找了一家当铺,将自己脖子上那块祖传的玉佛给当了,然后用当来的银子买了一坛子酒,把自己喝的不省人事,可是“幸运”女神并没有再一次眷顾他,等他醒来后,依然还是在这里。
  他不甘心,将剩下的银子全部换成酒,喝醉了就睡,醒了继续喝,连续几曰,但是依然还是未能如愿以偿。
  老掌柜见李奇不想说,也没有多问,从袖袍里拿出一小吊铜钱来,递到李奇面前,道:“小兄弟,这里有些银两,你拿着当做盘缠,回家去吧。”
  他见李奇一连几天都睡在大街上,也没个亲人叫他回去,在加上李奇那独特的口音,自然认为李奇是从外地来的,于是就想用些银两打发他走。
  他毕竟是一个打开门做生意的,成天有个醉汉躺在门前,也总不是个办法。
  其实这老掌柜心地还算好的,要是碰到那些黑心的掌柜,早就叫人用棍棒将李奇给轰走了。
  “回家?回哪个家?往哪里回?我---我回不去了。”李奇越说越伤心,说到后面竟然哭了起来。
  老掌柜见他堂堂一个男子汉竟然哭了起来,而且哭的甚是凄凉,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但见他如此可怜,不免想起了醉仙居现在的状况,心中忽然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叹了口气,轻声喊道:“小兄弟,小兄弟,你先莫哭。也罢,你若不嫌弃小店简陋,便在小店暂住几曰,以后的事,咱们再慢慢想。”
  李奇听了,停止了哭声,心里甚是感动,在他那个年代,哪怕你是醉死在路边,相信也不会有一个人过去看看,怔怔望着面前这位老人,问道:“大叔,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老掌柜微微一笑,道:“好了,你也别问这么多了,进去吧。”
  此时,六子正趴在桌子上犯困,忽然见到老掌柜和那醉汉一起走了进来,倏地一下,站了起来,张大嘴巴,惊讶道:“叔---?你咋把他给领进来了?”
  老掌柜瞪了六子一眼,道:“这位是李奇李公子。你先带李公子到后院去整理下,换件衣裳,我去厨房让周师傅弄几个小菜。”
  李奇朝着六子歉意的笑了笑,道:“打扰了。”
  还公子呢?公子要是你这副摸样,那我岂不成王公贵族皇亲国戚了。
  六子撇了下嘴,没好气道:“李-公-子,走吧!”
  六子带着李奇来到醉仙居后面的一个院子里。这院子不大不小,一共有七八间房,不过却是非常简陋,看来是给以前在醉闲居做事的伙计住的。
  李奇又跟着六子来到最左边的一间小屋里,屋内摆放着都是一些平时沐浴用的物品。一个木桶,一个水瓢,一块不知道多少人用过的麻布,还有一坨黑乎乎的东西,不知是啥玩意。后来李奇才从六子的嘴里知道,原来这玩意叫胰子,洗浴用的,想来应该跟后世的肥皂差不多。
  汗!这也能算是浴室?
  李奇脸上写满了惊讶和无奈,在他心中,充其量这也就一杂房。
  .。。.
  过了一会儿,李奇便洗完澡走了出来,身上穿着一件灰布长衫,这件长衫还是以前店里的伙计所留下的,稍显的有些短小,再配上他那齐额短发,着实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倒是跟横店那些跑龙套的有些像似。
  李奇回到大厅时,见老掌柜和六子,还有一位秃顶脏老头正在坐在一张桌子上闲聊,桌子上还摆着三碗小菜,一碗清炒竹笋,一碗油炸花生米,一碗小葱豆腐,还有一碗白米饭。
  那老掌柜见李奇出来了,急忙招手喊道:“小兄弟,快来坐下,饭菜都要凉了。”
  李奇微笑的走上前来,坐在六子的身旁,朝着老掌柜感激道:“吴大叔,谢谢您了。”
  刚才李奇趁六子替他烧水洗澡的时候,向他打听了一番,原来这老掌柜姓吴,名福荣,是这家店的掌柜,而六子的原名叫吴小六,是这家店的伙计,也是吴福荣的亲侄子。这店里除了他们俩叔侄,还有一位周师傅,是这店里的大厨,想必就是现在坐在这里的这个老头了。
  吴福荣笑着点了点头,指着旁边那个秃顶老头,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店里的大厨,周师傅,这几碗小菜可都是周师傅临时帮你做的。”
  大厨?
  李奇微微一愣,他对‘大厨’这个称呼可是非常敏感,下意识的瞥了眼那周师傅,瞧他至少也得六十好几了,牙都快掉光了,心中甚是好奇,这把年纪在他那个年代,早就退休不干了。
  厨师本来就是一个对年龄要求相当高的职位,这么一大把年纪,纵使你身体再硬朗,你的味觉,触觉,以及敏捷姓都会大幅度的降低,而且这年代的六十来岁的老人的身体状况,可不能跟李奇那年代相提并论,年纪越大,做出来的菜,味道自然也会跟着下降,说的直接一点,没有哪家酒店会请一个六七十多岁的老头当大厨。
  话虽如此,但是李奇还是非常感谢这位老爷子,微笑道:“周师傅,打扰您休息,晚辈真是过意不去。”
  周师傅见李奇眉清目秀,文质彬彬,说起话来也是谦逊有礼,心里顿时大生好感,乐呵呵的笑道:“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快点吃吧,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
  李奇点了点头,想到自己与他们非亲非故,甚至可以说是素未蒙面,但是他们却待自己如此之好,心里非常感动,拿起筷子,看着面前这几盘小菜,一股饥饿感顿时涌了上来,他这才想到自己好像一整天没有吃过东西了,刚准备开动,忽然发现他们三人都看着自己,而且面前也都没有摆放碗筷,顿时好奇道:“你们不吃吗?”
  吴小六一听,眼中闪过一抹惧色,道:“你自己吃吧,我和叔早就已经吃过了。”
  吴福荣也点头笑道:“别管我们了,你快些吃吧。”
  “哦!”
  李奇现在饥饿难挡,便也没有多说,拿起筷子便往嘴扒了一大口饭,然后又夹了几片竹笋放嘴里,刚嚼了几口,眉头便皱了起来。
  哇!好难吃啊!
  李奇出生在厨师世家,这辈子还从未吃过这么难吃的菜,要不是事先知道这是周师傅的一番好意,估计早就吐了出来,低着头,紧闭双眼,一个劲的往嘴里扒饭,比那三道菜来,这白饭那简直就是TMD山珍海味啊!
  周师傅见李奇光吃饭,不吃菜,便好奇道:“怎么?小兄弟,这菜是不是不合你口味么?”
  “咳咳咳!”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李奇心头猛地一惊,登时呛了个半死。
  “你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六子,你快去倒杯茶给李公子。”吴福荣朝着一旁正在偷笑的吴小六吩咐道。
  李奇喝了一口茶后,才缓了过来,红着脸,朝着周师傅道:“周师傅您说笑了,晚辈能吃到周师傅亲手煮的菜,那真是三生有幸,只是晚辈现在比较饥饿,所以想先吃饱饭,再来细细品尝周师傅的厨艺。”
  这孩子还真会说话!周师傅登时眉开眼笑,道:“那行,你先吃点饭垫垫肚子,不过你等下可得把这些菜全都吃掉哦。”
  李奇身子一斜,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心里顿时叫苦不迭。
  全都吃掉?这不是要我的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