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二十八章 拜师传艺
第二十八章 拜师传艺



更新日期:2012-03-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北堂潇接过碧霄剑,闭上眼沉思片刻,方才七星老人所耍的剑招在他脑海中依依闪过,摹地,他睁开双眼,握起长剑凌空翻飞,竟然将刚才七星老人所施的剑招全然记下了,虽然威力比不上那七星老人,可是对他来说已然是很大的提升了。
    收回长剑,北堂潇微微舒了口气,望着老人笑道,“多谢师父传艺!不过这剑法已学,我可不可以离开了?”
   这下七星老人笑的更欢了,长长的眉须一抖一抖的格外有趣。他捋了捋胡须对北堂潇道,“臭小子,急什么?待老夫将毕生修道法诀一并传授与你再走也不迟!”
   北堂潇无奈地叹口气,眼下明显的自己还不是这老者的对手,想要逃跑那是不可能的。于是他灵机一动,对老者笑道,“师父,你看这样可好,待我回去告知朋友一声便回来和师父一起潜心修道!”
    七星老人道,“你说的可是那位红衣姑娘?”
    北堂潇道,“自然了,她看着我被您老抓走不知道有多担心呢?”
    七星老人抬起右手,随意掐算了片刻,脸上神情猛然一变,随即喃喃自语道,“是我算错了么?”
    北堂潇问道,“师父在算什么?”
    七星老人微微一沉吟,摇头道,“没什么。这些算命炼道的破玩意也就是仙宗那帮老鬼所津津乐道的了,老夫对此也只是略知一二,自然也算不出什么。”
    北堂潇心中一阵疑惑,却也只得就此作罢。七星老人顿了顿又道,“臭小子,随为师出去走走罢!”
   北堂潇应了一声,跟在七星老人身后向七星洞外走去,不知什么时候天已经黑了,漫天星斗闪烁着明媚的光辉,清冷的山风吹来,微微有些寒意。七星老人站在洞前的空地上,抬头望着苍穹之上那一弯明月,忽地叹了口气。北堂潇忽然觉得此刻面前这个老人的背影竟有几许凄凉之意,不知不觉中他想起了远在盘月小村之中的老爹,不知他现在可好?
    “师父,你没事吧?”
   七星老人忽地一怔,似乎没有想到北堂潇竟然会出言关心,他回头,苍老的脸上闪过几许茫然的神色,随即又叹了口气道,“臭小子,你还年轻,又怎知这世间无奈?”
   北堂潇微微有些感触,但是他本也不是多愁善感的人,随即傲然笑道,“管它天崩地裂,但求我心逍遥!”
    老者眼中似有一丝异样,随即又化作了枉然失落的神情,他轻轻拍了拍北堂潇的肩膀,道,“希望你能永远这般。”
    北堂潇也不多想,抱剑立在七星老人身旁,远处,几声鹤唳之声传来,老者摹地一惊,回头对北堂潇道,“臭小子,你先回洞中,我去去就来!记住,不要妄想逃跑!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说罢,七星老人飘身而起,化作一道灰光向着白鹤那里掠去,转眼间消失在夜幕中。
    北堂潇不屑地哼了一声,抬头望着满天星斗,摹地想起了那日在密林之中遇见蓝茉菱的场景,这么久没有回去,她应该很担忧的吧,还有小漓,会不会又在哭闹呢?

    苍穹之上,寒风凛凛,猪黎载着姚幕汐向西南飞来。小鱼儿俏生生地立在少女的肩头,望着远处丛山之巅,微微有些疑惑地道,“奇怪,明明感觉到了那老怪物的气息,此刻怎么又不见了。”
    幕汐秀眉一皱,焦急道,“小鱼儿,你快点啊!”
   小鱼儿俏脸一寒,冷哼一声道,“恐怕我们现在找到也晚了,那老怪物早就将你的北堂潇生吞了!”
    幕汐心中本来就很焦急,听她这么一说,不由地一怔险些从猪黎背上摔了下去。小鱼儿有气又是好笑,随即道,“好了好了,我说着玩的,你干嘛那么在意!”
    就在二人吵闹之际,远处猛然一声鹤唳传来,眨眼间已经飞至猪黎兽的上方。幕汐抬头望去,只见那老人依旧一身灰衣,傲然立在白鹤背上,身形飘然若仙,只是面容稍显丑陋了一些而已。
   “喂,老怪,你将北堂潇带到哪里去了?”
    老人饶有趣味地望着这一人二兽,目光落在少女那张绝美的面容之上忽地叹了口气,随即笑道,“小姑娘,你是来救那臭小子的么?”
    幕汐深呼吸,虽然知道这老者道行高深,但她的眼中却是没有丝毫的惧意,道,“快放了他!”
    七星老人微微一笑,道,“凭什么你说让我放我就放?天下哪有这般便宜的事情?”
   幕汐急道,“你想怎样?”
   七星老人从袖中摸出一个透明的白玉瓷瓶,对幕汐道,“只要你愿意跟我走,我保证不伤害他分毫!”
   望着老者手中的玉瓶,小鱼儿猛然一惊,忙抓住幕汐的衣襟道,“不要上了这老鬼的当,那寒玉瓶有溶钢化铁的功能,以你凡人之身进了那瓶中还不被化成一滩清水!”
    幕汐抬头,决然地望着老者,道,“你真的会放了他么?”
   老者点了点头,道,“决不食言!”
   少女深呼吸,脸上掠过一丝悲伤的神色,她回头望着肩上的小鱼儿凄然一笑道,“小鱼儿,答应我,见到北堂潇之后告诉他我去寻找雪苑姐姐了,叫他不要再找我!”
   小鱼儿柳眉一挑,怒道,“不可以!我不答应,你不要跟那老鬼走!再说,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臭小子你值得么?”
   幕汐微微一笑,道,“小鱼儿,你知道么?当我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一刻便有一种刻骨铭心的熟悉的感觉,仿佛,我与他早就认识了千百年一般!也许你不懂,这就是人世间的尘缘罢,就像雪苑姐姐所说的那样,这一切早就注定了的,谁也无力改变。”
    小鱼儿清澈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不舍,然而,望着幕汐决然的样子,她又不知该如何劝说,就在这时,白鹤之上,那灰衣老者忽然又道,“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勉强的!”
   幕汐弯腰将小鱼儿放在猪黎宽阔的背上,然后抬头望着老者笑了笑,道,“你再答应我最后一个条件,不要伤害这两个异兽。”
    七星老人再次点了点头,道,“我答应你!”
    幕汐闭上眼,一行清泪沿着面颊滴落在脚下云层之上。白鹤之上,那老者眼中摹地掠过一丝悲凉和无奈的神色,然而她却没有看到,只觉一阵飓风袭来,身体不由自主地向着那玉瓶口飞去。刹那间,似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却化作了一声幽幽的叹息。如果能再见他一面该多好,可是此刻连这个小小的心愿都变作了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