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二十九章 舍身
第二十九章 舍身



更新日期:2012-03-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忽然间,远处一声爆喝传来,只见苍穹之下一抹青光倏地闪过,就在幕汐即将被那玉瓶收入的刹那间,北堂潇已然赶到,横剑挡在了她的前面。幕汐怔怔地看着面前那个英挺的背影,难道是自己做梦了么?
   只听北堂潇道,“老怪,你这是做什么?”
   七星老人微微愕然,笑道,“没什么,试试这小丫头的决心。呵呵。”
    见他神色淡然,北堂潇这才放下心来,收回长剑抱着幕汐一起飘落在猪黎兽背上。小鱼儿猛然拍了拍胸口送了口气,白了一眼北堂潇道,“你既然没事为什么不回去说一声,害的我们担心!”
    北堂潇斜瞄了一眼七星老人低声对小鱼儿道,“你以为我不想啊,那老家伙非要我拜他为师!”
   小鱼儿睁大水眸不可思议地望着北堂潇道,“拜师,哇哈哈。。。”
   北堂潇和幕汐对望一眼,同时道,“你笑什么?”
   小鱼儿一边笑一边拍着肚子,道,“那老怪真是太可笑了。居然要收你这个臭小子为徒!”
   七星老人目光悠然落在小鱼儿身上,道,“你这个小妖精,老夫当年绕你一命,你是又活腻了不成?”
   小鱼儿脸上笑容一滞,随即怒道,“老怪物,告诉过你多少回了,小鱼儿不是妖精!”
   此刻幕汐似是望了刚才的事情一般,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一老一小拌嘴。北堂潇望着夜幕下少女美丽的面颊,心中不由地一阵感触,当他在远处看到她的身影如风中烛火一般幽幽飘香那玉瓶的时候,便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她怎么可以这么傻呢?她不是连初识都忘了么?又为何会对自己这般义无反顾…….
   “你怎么这么傻!以后不要这样了知道么!”北堂潇心疼地握着少女的手道。
   幕汐抬头,望着少年那双漆黑的眸子,心中微微茫然道,“我……..我也不知道,他说他要杀了你……….我就………”
   望着少女那忸怩的模样,北堂潇心中不由地泛起一阵喜悦,挑眉笑了笑道,“没什么。走,我带你回七星洞吧。”说罢便御起剑带着幕汐向七星洞方向飞去,身后,小鱼儿和七星老人依旧争论不休。

    夜晚,漫天星辰洒落在窗前,蓝茉菱独自倚在窗扉上,仰望天边那一轮明月,此刻洛漓已经睡着了,静静的房间里回荡着她细微的呼吸声。院子里不时地传来几声虫鸣,已经三天了,其间她曾多次央求陆子川出外寻找,而北堂潇竟如同从人间消失了一般,毫无音讯。而陆子川此次奉师命出来寻找昆仑镜的下落,此事据说事关重大,也不容耽搁,如果明日一早还没有见到北堂潇她便要和陆子川一起离开了。
    想到这里,蓝茉菱微微摇了摇头,不要再想了罢,若是有缘自然会再见的。她拿起玉笛,放在唇边轻轻吹奏起来。笛声悠扬而起,慢慢的融入暗夜。夜晚在宁静之中透着几许薄薄的凄凉,远处摇曳的树影在黑暗之中如鬼魅一般张牙舞爪,风过,吹动那一地月华。远处不知是谁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寂寞的身影幽幽飘荡在黑暗的荒野之上,是思念还是茫然?

    七星洞外,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破之声传来,宽阔的平台之上飞沙走石,待尘埃落定,一少年握剑昂然立在阳光之下。随即听得一声欢呼,红衣少女高兴的拍了拍手,笑道,“潇,你真厉害!”
   北堂潇挑了挑眉,道,“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不远处,七星老人和小鱼儿同时哼了一声,道,“切,臭小子,如果没有老夫的教导,你就是练上八百年也难有这个境界!”
   幕汐望着小鱼儿眨了眨眼睛,笑道,“奇怪,你们今日怎地不吵了?”
   小鱼儿面上一红,嗔道,“臭丫头!你欠揍是嘛?”说着作势要打的样子。
   北堂潇挺身往幕汐前面一站,望着小鱼儿道,“你敢!看我不收拾你!”
   小鱼儿怒道,“死老怪,看你教的徒弟!”
   七星老人不以为意,捋了捋胡须笑道,“老夫就喜欢这徒弟,怎样?”
   小鱼儿俏脸气的是一阵红一阵白,怒气不知该往何处发泄,细长的鱼尾呼来摆去,在猪黎兽的脸上来回扫动,弄得猪黎忍不住痒痒也笑了起来。这时幕汐笑着走到小鱼儿身边,将她放进自己手心笑道,“小鱼儿,别生气了,等下幕汐就要走了!你要好好保重哦!”
   小鱼儿面上一寒,冷哼一声道,“你当然高兴了,有那臭小子哄着你!早早的离了我们这些碍眼的才好!”
   幕汐俏脸一红,瞥了一眼北堂潇道,“小鱼儿,你说什么呢!等我们找到雪苑姐姐会回来看你和猪黎的!”
   这时七星老人倒不乐意了,在一旁重重哼了一声,幕汐冰雪聪明,自然明白他是何意,当下回头冲着老者微微一笑道,“当然还有师父了!”
    七星老人假装不在意地哼了一声,然后望向北唐潇道,“臭小子,此番出去,你要切记,如今妖魔乱世,你要时刻记着,我剑门弟子要以斩妖除魔为己任!”
    北堂潇原本只是一乡野少年,一心只想着保护自己喜欢的姑娘而已,至于其它到不怎么放在心上,如今却莫名其妙地背上了斩妖除魔的大任,忽地从一无名小卒变作了救世大侠,想想不禁觉得有几分得意。当下他一拍胸膛对老者道,“师父放心就是拉!”
    七星老人微微一笑,眼中掠过一丝不舍,这几百年来自己独居七星洞中不问世事,将这人世间的一切都看的淡漠了,虽然落得清静,但是其中寂寞滋味又有谁能知晓?和这顽劣的少年和可人的少女一起生活了几日下来已然产生了很深的情谊,一下子要分开了竟觉十分不舍。但他终究是个要面子的人,至于一些不舍和留恋的话语自是不会说出口了。七星老人抬头,天际一片蔚蓝,蓝天之下漂浮着朵朵雪白的云朵,三百年了,不知那老匹夫可悟出什么?前几日他曾夜观天象,见天际星移斗动,似有特别的事情要发生了。记得当年太师父飞升之际曾有预言,未来的三百年内,人间将出现一场大的变故,至于这变故究竟是什么又是因何而来他就无从知晓了。七星老人虽修炼有成,但终究也只是修为上的大进,而对道之根本,天文地理却是知之甚少。不过他倒也未曾多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修道之人不就是为了维护人间和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