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十三章 拔剑相助
第十三章 拔剑相助



更新日期:2012-02-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黑暗中,北堂潇抱着少女全速向密林外奔去,身后火光闪耀,人群耸动,那群人紧追不舍。
    “啊!”猛然间他怀中少女惊叫一声。
    下一刻,北堂潇亦然发现,慌乱之中他竟然带着少女奔到了一个悬崖边,猛然停住脚步将少女放下。转身之间,那群黑衣人已然追到。
    老七冷笑道,“嘿嘿,小子,这下你跑不掉了吧!老子还以为你有什么能耐,原来只会夹着尾巴逃跑啊!哈哈哈哈。”
    黑衣人的笑声响彻树林,北堂潇剑眉微皱,双手已然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忽听那少女道,“我跟你们回去,但是你们要放了他。否则,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少女转身看了一眼黑暗中的深渊,眉宇间一抹说不出的忧伤惹人怜惜。在火光的映衬下,她那张美丽的脸上平添了几分动人的红晕,看的北堂潇一愣,一种熟悉而又亲切的感觉袭上心头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甜蜜酸楚。认识这少女不过片刻而已,当真是奇怪了。他收起杂乱的思绪,低头对少女耳语道,“你以为我打不过他们么?其实我是不屑和这群贼人动手而已。”
    少女脸色微红,水眸怔怔地凝视着他,喃喃道,“我与公子素昧平生,公子何必对我这般好?”
    北堂潇一愣,是啊,何必要对她这么好?原本他只是来找幕汐的,却无意中救了这陌生的女子,也许这就是冥冥中注定的吧。
    北堂潇缓缓拔出碧霄剑,傲然道,“先过了本大侠这关再说!”
    老七抡起手中的大锤,红光再次暴涨,转眼间向着北堂潇再次打来,少年冷俊的唇边不由地地勾起一丝苦涩的笑意,其实,那么说只是为了让她不要担心而已。
    就在大锤临近的一瞬间,猛然间一道白色剑气一闪而过,轰然一声,将那红光震开。黑暗的夜空中两个人影徐徐飘落,少年一身白衣,昂然而立,在她的身旁一个紫衣女子轻纱蒙面,飘然若仙,淡淡的花香从她身上散发出来,众人呼吸一滞,难道是传说中的九天仙女下凡了么?此二人正是刚刚从花之境出来的陆子川和蓼依。
     中途再生异变,老七怒吼一声,抡起大锤再次向陆子川冲来,同时,那群黑衣人也一并攻上。陆子川淡然一笑,右手翻掌,白光闪耀,聚气为剑向众黑衣人斩去,轰然间,将那贼人震飞出去,密林之中顿时惨叫连连。领头的老七见势不对,大手一挥喝令手下向林子深处撤去。转眼间,一群人便消失在密林之中。陆子川收起气剑也不追赶,转身望向两人。
   “你们没事吧!”
白衣少女似是一愣,随即笑道,“没事,多谢几位相助,茉菱感激不尽。”
    “茉菱?!”陆子川讶然地望着少女那双楚楚动人的眸子,“你的名字?”
    白衣少女微微一笑,“公子有事?”
    陆子川失落地摇了摇头,当他回到当年那个海边小村的时候,那里已经化作一片废墟,当年的一切早已不再。天下之大,同名同姓的人有很多吧,也许她早已不在人世了吧。
    “没事了,二位还是早些离开吧。”陆子川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紫衣女子,道,“蓼依,我们走吧。”
    说罢,二人再次化作流光消失在黑暗的密林之中。
   “难道他们就是传说中的修仙之人么?”望着二人消失的地方,北堂潇怔怔自语。
   “公子你说什么?”白衣少女关切道。
    回头望着那双温柔凝视着自己的眸子,北堂潇神情一震,微笑道,“没事,我们也走吧!”这个鬼地方多带一秒钟都会觉得难受。
    黎明很快到来,苍穹之上,几点繁星渐渐隐去,东方的天宇中缓缓透出鱼肚白。北堂潇懒懒地伸了一个懒腰,胸腔中依然隐隐作痛,只是比起先前已经好了许多。初春的早晨依旧寒冷,清冷的山风吹来,少女不由地缩了缩肩,她单薄的身子此刻看起来更加瘦弱了。北堂潇脱下自己身上的长衫披在少女肩上,道,“茉菱姑娘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望着他注视的眼,蓝茉菱脸上不由地一红,随即低首道,“我没有家。”
    “什么?没有家?”北堂潇讶然道。
    蓝茉菱缓缓点头,美丽的脸颊忽地白了白,“爹娘在我十岁那年就已经去世了,唯一的弟弟也已不知去向。”
   “对不起。”
   蓝茉菱摇摇头,道,“公子不必如此,公子对我这般好,茉菱无以为报,如若公子不嫌弃,茉菱愿追随公子左右以报救命之恩。”
    北堂潇一滞,此次出来是为了找幕汐的,一路凶险莫测,若是带上她难保不会出什么意外,更何况,幕汐见到也许会不高兴的吧。他心中一阵烦乱,正要开口拒绝,当目光触及少女那双温柔而忧郁的眸子时,再也说不出半个不字。
    “公子是嫌弃茉菱么?”她眼中的伤痛一闪而过,北堂潇心中一痛,似乎再难拒绝,咬牙道,“好吧!”
    茉菱微微一笑,美丽如同一朵盛开的百合,人生得此佳人倾心便也足矣,却偏偏他已心有所寄。北堂潇摇了摇头,纷乱的思绪随着山风一起吹散,清晨的阳光,洒落在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柔和,冬日很快就要过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