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十四章 孤女
第十四章 孤女



更新日期:2012-02-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宣都城外,夕阳刚刚落下,西方的天空依旧残留着些许红晕,如少女羞涩的脸庞,美丽而温柔。宣都乃是西南边境最美丽富饶的城市,是来往商旅的聚集地,一路上名山大川风光秀丽。就在这古道之上,一少年和少女并肩而来,正是北唐潇和蓝茉菱二人。
    进城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北堂潇的身体本就强壮,虽然受了点轻伤但也没有什么大碍,而蓝茉菱就不行了,连续赶了一天的路,她只觉得又饿又累,两条腿像要断掉一般酸痛难耐,满街的灯火辉煌映照着二人疲惫的身影。举目望去,偌大的街道上人群耸动,到处张灯结彩,似乎在庆祝什么节日,北堂潇皱了皱眉,回头望了望少女疲惫的脸庞,目光不由地变得温柔起来,还是先找个地方休息一晚再说吧。
     正在他犹豫着要去那家客栈住宿的时候,前方忽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北堂潇抬头看去,只见远处一个名叫醉花居的楼阁上灯火阑珊,而在那门口一群小厮正在殴打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那小女孩一边哭泣着一边辩驳着什么,路边围观的行人却没有一个伸手援救的。
    北堂潇怒然吼道,“喂,你们做什么欺负一个小姑娘?良心被狗吃了么?”
    那几个正踢打小姑娘的小厮回过头来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少年,“臭小子,你找死么?”
    说着一个凶神恶煞的大汉便挥鞭向北堂潇打来,当众人都在为那个少年担忧的时候,他竟然伸手抓住了即将要打倒他脸上的鞭子,一用力生生将那大汉摔到旁边的墙上,那人顿时被撞的眼冒金星。其他小厮见同伴挨了打,不由地操起家伙一起向北堂潇冲过来,他冷笑一声身形一晃在众人之间灵活穿过,几个回合便将那几个伙计撂倒在地,然后背对着众人拍了拍手,“怎么样,你们服不服!快点向这位姑娘道歉,爷爷我就绕了你们!”
    那为首的大汉呸了一声道,“小子,你有种,给我等着,我去叫当家的来收拾你!”然后冲身后的属下们挥了挥手,一众人便向醉花居内走去。
   北堂潇不屑地笑笑,转身的时候茉菱已经扶起了那被打的小姑娘。
   他蹲下身,望着小姑娘笑了笑,道,“小妹妹,你没事吧!”
   小姑娘突然抓住北堂潇的手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泣道,“哥哥,求你救救我娘,她就要死了!”她一边说一边哭,小小的脸蛋上眼泪纵横,模样格外惹人怜悯。
    北堂潇擦了擦小姑娘脸上的泪痕,道,“你先别哭了,告诉哥哥,你娘她怎么了?还有那些人为什么打你?”
    小姑娘这才稍稍止住了哭声,抽泣着道,“我娘得了很重的病,可是他们却不给娘治病,我怕……….怕………怕娘会死,所以,偷了妖娘的银子去给娘买药,然后被抓住了…….他们就打我…..呜呜………”
    北堂潇叹了口气,“告诉哥哥,你娘住在哪里?”
    小姑娘小手一抬向那醉花居内指去,北堂潇抬头望了望茉菱,笑道,“走,我们去看看吧。”
   蓝茉菱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和北堂潇一人一边牵住那小姑娘的手向不远处的醉花居走去。刚一进门,二人就被迎面而来的几个凶恶的大汉给拦住了,而先前被他打的那人正站在这群人的身后得意地看着他道,“小子,大爷叫你有来无去!小的们给我上!”
    随着他一声令下,那群人蜂拥而至,显然这群人没有开始的那几人那么好对付了,应该是训练有素的专业打手。
   北堂潇松开拉着小姑娘的手,笑道,“小妹妹,你和姐姐在这里等着,待哥哥收拾了这群败类就带你去找你娘!”
    小姑娘似乎很惧怕这群大汉,哪里还有哭声,一双大眼睛恐惧地看着他们,小手紧紧地抓住蓝茉菱的手一刻也不敢再松开。
    北堂潇冷然一笑,俊目扫过众人,然后落在那个冲到自己面前的大汉身上,只见他一身黑衣,手里拿着把砍刀,眼看那大刀就要落在他身上,北堂潇大喝一声跃了开去。几个翻转又躲开了后面几个大汉的攻击,经过昨夜的事情,那古卷中的图文已然深深烙印在北堂潇的心中,而他的道行似乎精进了一些,对付这些人是绰绰有余。碧霄剑铿然出鞘,淡淡的冷光扫过众人,黑衣大汉心头猛然一寒,剑光已然临身,轰隆一声巨响,将那拦截之人震退开来。北堂潇不屑地撇过众人,道,“不想死的给我让开。”
    一时间众人愣住,竟也没有人再敢出面拦截。 
    在小姑娘的带领下,二人来到了一间破旧的柴房门口。北堂潇诧异地望着小姑娘,道,“你娘她?真的在这里?”
    小姑娘也不答话,径直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夜晚,房间里漆黑一片,借着窗户透进来的微弱光芒,北堂潇看到了一个满面病容的瘦弱女子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的草堆里,也不知是死是活。小姑娘扑到女人的怀里又开始哭起来,“娘,娘,洛漓回来了,你醒醒啊!我带哥哥来救你了。”
    北堂潇蹲下身,探了探女子的脉搏,她似乎已经病了很久了,骨瘦如柴的身体此刻已经濒临死亡的边缘,却依然强留着一口微弱的气息不肯离去。
    也许是小姑娘的哭声惊醒了她,只见那女子缓缓睁开眼睛望着自己的女儿,死灰色的眼眸里突然亮起异样的神光,北堂潇叹了口气,应该是回光返照吧。
   “小漓,你终于回来了!娘等你等的好苦。”
    见娘醒来,洛漓也不再哭泣,将脸贴在那女子的胸前,“娘,你终于醒了!小漓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女子苦笑着摇了摇头,似是知道自己大限将到,神色悲伤地道,“小漓听话,娘不再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好好地活下去!”
    小姑娘似乎没有听懂她娘的话,一边点着头一边帮她理了理额前的乱发,一边道,“娘,小漓一定会乖乖地!以后再也不找爹了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女子凄然一笑,深呼吸然后抬眼望向北堂潇,道,“少年郎,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么?”
    北堂潇点了点头,道,“你说!”对于一个将死之人的要求他又怎么能够拒绝呢。
   “我死后,你帮我把洛漓带走,去找她爹…………..”说到这里她又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本来就很苍白的脸此刻依然如死人般没有一丝生气。
    “小………小漓,你要听………..哥哥的话…………知道么?”
    小姑娘似乎感觉到了母亲的异常,抬起头茫然地望了望北堂潇,又望了望母亲越来越暗淡的眼睛。
    那女子再次望向北堂潇,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眼睛却无力地闭上了。
 
  
    夜晚,城外的山坡下,一座新起的坟冢孤零零地立在那里,坟边跪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她的身后蓝茉菱和北堂潇并肩而立。
    小姑娘将手中最后一把纸钱扔进火堆里,纸钱轰然燃烧,照亮了黑暗的树林,白色的烟灰在微风中悠然荡起,飘过小姑娘的头顶向天空中飞去,小姑娘再次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抽泣着似乎想要叫娘,可是张开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似是哭坏了嗓子。
    白衣少女望着小姑娘单薄的背影,儿时的旧时一瞬间迎上心头,泪水从她美丽的脸颊上滑落,悄无声息地落在这一片干枯的土地上。
    曾经,她也是这般年纪,孤零零地站在浩瀚的大海边,望着远处翻滚的潮水,独自哭泣。那一刻,天地间似乎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没有人可以理解她心底的恐惧和悲伤。
    少女别开头,静静地擦去眼角的泪痕,许多年了,她一个人再也没有哭过。此刻,却再也忍耐不住,泪水悠然而下。不知道他还好么?那个曾经相依为命的孩童如今也已经长成一个挺拔的少年了吧。往事一幕幕浮现在她心头,似乎有那么一刹那她竟然觉得眼前这个小姑娘变作了十年前的自己,孤单而无助。
   不知又过了多久,小洛漓手边的纸钱已经全部烧尽,北堂潇叹了口气俯身抱起已然抽泣的小姑娘,回头对茉菱道,“我们回去吧。”
    蓝茉菱淡淡地抬起头,目光从北堂潇身上一扫而过随即落在他怀中的小姑娘身上,此刻,她已经停止了抽泣,如一个睡着的婴孩一般,静静地倚在北堂潇的怀里。

    夜已深,城里原本喧闹的街巷此刻变得格外寂静,远处不时地传来守夜人的打更声。黑暗的苍宇中,耀眼的流光闪过,刹那间一白衣少年和紫衣少女出现在安静的街心中。
    那少年俊眉一皱,道,“奇了,那妖气竟然凭空消失了。”
    紫衣少女微微摇头,道,“天色已晚,不如我们找个客栈休息一晚,明日再寻吧。”
    少年道,“也罢。我们走吧。”
    说罢二人便向着不远处一家名为天客楼的客栈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