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屠匪 > 第2卷 天赐金万千 > 第14章 往事泪涟涟4
第14章 往事泪涟涟4



更新日期:2014-07-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那年冬天的一个下午,街道上胡财主的大儿子因与人争夺地盘被人砍伤,让人请父亲去治疗。父亲给那人上了药又捡了几剂草药;吃后很快好了起来。不料在服完最后一剂药时,病人七窍出血而亡;胡有把父亲告到镇里,当天夜里父亲就被抓进大牢。母亲四处托人,求情,打典终无结果。不久父亲被判死刑。母亲哭得天昏地黑一病卧床不起。母亲临终前拉着兄弟俩的手说:“文儿……娘恐怕不行了……你……,一定把武儿带大……,你爹死的冤啊!”兄弟俩伏在母亲的身上哭得死去活来。

    这时钟半仙来了到邢家。钟半仙是防胡镇“老字号”药铺老板。外号“钟半仙”在防胡镇上也是出名的药仙。但因不善经营,生意一直不好。邢仙的生意又抢了他的病号。他绞尽脑汁想赶邢仙走,花了不少钱让人驱赶邢仙也没有如愿。心中一直耿耿于怀。这一次他的阴谋终于得逞。他进了邢家屋内看了看家徒四壁的小屋,发现邢仙的妻子躺在床上;邢氏兄弟伏在母亲的身上痛哭。于是说道:“孩子,让我给你母亲看看病吧!”钟半仙装模作样的给邢仙的妻子把脉。过了一会对兄弟俩说:“你母亲病情很不好,你们去河边找些蒲公英回来做药引子吧。”

    兄弟俩信以为真就去了河边。钟半仙看着躺在床上的邢仙妻子,三十多岁的女人正是丰满可人的年龄。钟半仙说:“让我给你检查一下妇科吧!”钟半仙缓缓掀开被子,看见躺在面前的美人淫火顿生。邢仙的妻子预料到钟半仙的歹意;下意识的拉过被子要盖住自己的身子。但是,一个久病不起的女人,就像负伤的小鹿怎能抵挡了豺狼的蹂躏?钟半仙扑了上去。钟半仙强暴了她。事后钟半仙得意的望着邢仙妻子说:“邢仙好艳福,你嫁给我吧!两个孩子也有了依靠不是?”

    “钟……钟半仙……你……你个天打雷劈的畜生!你……你不得好死!”

    “娘!蒲公英找回来啦!”兄弟俩回来了。

    母亲拉着兄弟俩的手说:“文儿……娘恐怕不行了……你……,一定把武儿带大……,你爹死的冤啊!钟半仙……”母亲缓缓抬起手指着钟半仙话没有说完就咽了气。兄弟俩伏在母亲的身上哭得死去活来。

    钟半仙看着邢仙的那些破书还在墙上的书架上,便对邢家兄弟说:“我帮你埋了你母亲吧!你们同意吗?”兄弟俩感激万分,连忙跪下磕头。

    钟半仙假仁假义地埋葬了邢仙的妻子。街坊邻居纷纷议论: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母亲入土后钟半仙又说:“你们兄弟俩去我家吧,无依无靠的怪可怜的。”兄弟俩又是磕头又是谢恩。可是,兄弟俩那里知道钟半仙的用心?

    从此,邢家的小屋便锁上;兄弟俩便成了钟家的长工。钟半仙把邢文家的药书也全搬进了自己的家。黑夜里,钟半仙翻遍了邢仙的所有药书。找到了医治刀枪红伤的秘方。自从钟半仙得了邢家药书后生意就兴旺起来。钟半仙突然开始治起红伤了,原先萧条的药铺一下子红火起来。很快就成为防胡镇富户。

    “哥,咱们回家吧!我饿死啦!”邢武打断了邢文的回忆。邢文看看太阳还老高,说道:“再歇一会吧。”

    “为什么?”

    “邢武呀,今后要学会用脑子。不要鲁莽行事。无心的人会吃大亏的。你想啊?现在回去碰见熟人怎么办?他们问起盐车怎么办?年轻人见了咱问:你们挑得是啥东西呀?怎么回答?为了我们的财宝不被人发现,我们不敢吃肉,我们不敢喝酒,我们装成叫花子。你懂吗?我们要在天黑后才能潜回去。回去后千万不可张扬,要像往常一样装穷;起码等到一定时候才能想着做个啥生意。不然街坊邻居会怀疑咱们的钱来路不明。那时候就后悔来不及啦!”邢文郑重地说。
'哥说得对,我们再不用忍饥受饿了。我们今后就是爷了!哥,我将来盖个大院子,门前的匾额写啥好?哦!对了,邢宅!不!邢府!”
“你是状元还是榜眼?嘻——美的—
”那叫啥好?”
“龙庭!你让我睡一会好吗?”邢文鄙夷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