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屠匪 > 第2卷 天赐金万千 > 第13章 往事泪涟涟3
第13章 往事泪涟涟3



更新日期:2014-07-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人就是奇怪,在酒桌上喝酒大多争着买单;那是怕别人瞧不起自己,怕别人说自己抠门。哪怕腰里没有现金签字刷卡也不惧。但是,在情场上可就让人费解。无论是青楼女子还是普通妓女,一旦你看上了她就十二分地不情愿再让第二个人染手那个女人。哪怕是一母同胞或者是跪倒爬起来的把子兄弟。都会轻者有醋意;重者大打出手;还有可能会以决斗的方式进行调节以表胜负。吕品和歪嘴也不例外。在镇上那批狐朋狗友中,吕品和歪嘴算是较近乎的兄弟。他知道自己是外乡人,歪嘴虽然在小镇上只是个无赖,但是,墙土不压地头蛇。过分地对待歪嘴会留下祸根——歪嘴是个亡命之徒。吕品对准歪嘴连开两枪是吓唬歪嘴。他不敢要了歪嘴的命。因为镇上还有马胖子。打死了歪嘴自己无法交代不说,要是马胖子问其原因他无从回答得起。吕品揍了大赖歪嘴和驼子就在马胖子面前告了歪嘴一状。

    “马镇长,歪嘴这个小队长不能再干了!我要撤他的职!”

    “为啥啊?”马胖子眯缝着眼问,“你俩不是伙穿一条裤子连着裆吗?。”

    “他——他违反纪律啦!”

    “哪一条?”

    “夜入民宅,调戏妇女。”

    “哈哈哈哈!!!吕品啊?你呢?别拿我马胖子开蒜!你俩又是为了女人的事吧?你呀你!少给我惹点事。我们从息县城了来到这里,这几年不都是赖子歪嘴驼子他们给卖命吗?没有他们我们俩能有今天?人心不足蛇吞象,你就知足吧!为了一个女人值吗?”

    “可他也不能和我的女人上床吧?”

    “混蛋!你的女人?谁是你的女人?你现在是孤家寡人!别忘了,墙土不压地土,小心你的小命!弄不好他们背地里做了你的活,你被卖了还给人家数钱;死了还不知咋回事呢!认了吧!”

    “娘的!太憋屈啦!”

    “那是你瞎了狗眼!又怨谁?哦!对了,祁家寨小姜庄姜财主和祁文汉因土地纠纷的事处理的咋样了?”

    “镇长,明天我带人去看看。”

    “要注意,不要得罪北霸天祁文汉。劝劝姜财主让他把地给了北霸天算啦!告诉他鸡蛋碰不过石头;胳膊拧不过大腿。别给脸不要脸。到头来地丢了人也丢了丑!”

    “是!”
“哦!对了。让赖子跟你一块去。祁文汉是他的表哥。最好让赖子出头调解这事。”
“知道了”

    歪嘴挨了揍回到家中。他倒头睡在床上心里好憋屈。他不明白吕品啥时候和胡英勾搭上了。怎么那么巧自己就撞上了吕品。思来想去他明白了。下午才来到驼子家。进门就骂道:“好一个赵驼子!老子今天要你退我的钱。他上前一把揪住驼子的衣领掂得老高。

    “歪嘴,把手松了!你这是干啥?胡英看不上你不能怨我。咋的?找茬啊?”

    “你小子明明知道姓吕的去了胡英家为啥还要我去?”

    “咋啦?去了咋的?他吕品还想在咱防胡镇一手遮天?哧!太有趣了,你俩不是知心朋友吗?难道连个女人都不能伙着?”

    “驼子?给不给钱?今天要是不给我的钱老子和你拼个鱼死网破!”

    “松开手!不就是几块大洋吗?老子有的是,不过话咱先说在前头;以后有啥事别求我驼子!”

    “求你个屁!老子今天就知道要钱。啥也不顾啦!”驼子无奈只好从腰里掏出大洋扔在地上。歪嘴捡起钱来临走还骂了一句:“驼子,今后你小心着!”

    “狗日的,咱走着瞧。”驼子没想到帮了大赖的忙却得罪了歪嘴。这个套没有套住这这三个家伙。

    一阵春风过后,几片花瓣洒落在邢文的脸上。他翻了个身又接着看见了童年的往事。父亲勤劳善于经营,两年下来便在南街买了一处房子,生意很兴旺。在那动乱的年代有手艺的人好活点;特别是刀枪伤病人治疗,生意还可以。有的人从很远的地方赶来求父亲。其中不乏军人。那时兄弟俩还小,只知道父亲白天和夜里都不闲着。只要有人上门求医父亲总是风雨无阻。加上药费低廉,当地人大病小灾的都请父亲。一家人的生活慢慢生活好起来了。

    有一天夜里,突然有人敲门。父亲以为是有急诊就开了门。这时几个蒙着脸的大汉闯了进来。那人用刀逼着父亲说:“邢仙,想活命有两条路;一是拿出大洋一百块,我走人;二是你们一家卷被子滚蛋!防胡镇上没有你姓邢的扎根地方。父亲只好把多日积攒的钱拿给了那蒙脸的人。从此父亲夜里再也不敢接诊。生意也大不如以前。人说祸不单行,再后来的日子里邢仙家不断有人找麻烦。在街上的药摊上经常有人踢生意。今天有人吃了药发生药物反应,明天有人上门收保护费。再后来街道上那些地痞流氓上门闹事。邢家的生意一天天惨淡下来。一九四0年的春天,防胡镇上发生一件斗殴事件。一户有钱人家姓王名五的人被刀砍伤;伤势很重,白骨就露出了。父亲用祖传秘方治好王五的伤。王五父亲就让我们一家人从草棚里搬进他家住下了。他给了邢家一间门面房,父亲开了一个小门诊部,邻居家人有个伤风感冒的邢仙给医治不收钱。母亲与邻里关系相处很好,街上那些无赖看在王五的面子上也不敢再找麻烦。一家人慢慢有了吃穿。也算是在小镇上安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