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屠匪 > 第2卷 天赐金万千 > 第13章 往事泪涟涟2
第13章 往事泪涟涟2



更新日期:2014-06-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本侵略者发动了“卢沟桥事件”。在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骂了不还口,打了不还手”的误国政策下,七月二十八日到三十日北平天津相继失守。几百万东北人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大批向关内逃亡。多灾多难的中国人民开始了长达八年的抗日战争。那年自己才十三岁,弟弟才十二岁。东北三省沦陷后,父亲带着一家人逃难来到河南,途经防胡小镇。父亲说,这里是平原地带,不是打仗的地方;就在这里住下吧。于是一家人就在淮河岸边打了一个棚子算安了家。父亲有一手好医术;对多种疑难杂症手到病除。特别治刀枪红伤最拿手。从此以后,父亲就在防胡镇上摆起药摊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日子虽然过得苦,但是,在那个年代里能过上安定日子实在不容易。一家人为有了生存的地方感到庆幸。

    天渐渐黑了下来,吕品来到胡财主家。“老胡啊!干啥呀?”吕品特意把腰间的盒子枪按了按。

    “哦?是吕警长啊!屋里坐!屋里坐!”胡财主笑容可掬的躬身迎接。

    “大赖来了吗?”吕品坐在椅子上。胡财主送上一杯茶接着说,“没有,几天不见他的身影了。”

    “哦!胡英在家吗?”

    “你是说我家女儿胡英啊?她在后院呢!吕警长找她有事啊?”

    “有点事,我们局子里大赖这个人最近有人举报他,举报他在作风上有问题。我来找胡英调查调查!”吕品故意把调查二字说的很严重。

    “哦?他……他没有啥大事吧?”

    “不!事情不算小。哦!还有你和你女儿胡英。一个卖淫,一个是组织者;恐怕都逃脱不了干系!”

    “这!?那是哪?”胡财主气不打一处来。“

    “咋的?不配合调查?那好,请你爷俩一块去局子里接受调查咋样?老胡!秘密调查此事是看在我们是街坊邻居的面子上,看在胡英今后能在人场里站住脚!以后还可以嫁人。要是大张旗鼓的调查没面子无所谓,胡英咋办?啊?”

    “那是!那是!”

    “让我单独和胡英谈谈,你就在大门口给我看好门,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听见了吗?”

    “这?……”胡财主这时已经明白吕品的来意。但是又有啥办法?顶撞了活阎王岂不是死路一条?他只好苦笑着答应了吕品的吩咐。

    吕品来到后院胡英的房间。胡英一个人在做针线,看见吕品进来慌忙站起身来说道:“吕警长有事吗?”

    “大事没有!我来时调查一个案子,这案子和你有关。你要好好配合才是!”

    “俺知道了,你问吧!”

    “你嫁人没有?”

    “没有?”你和男人上过床没有?“

    “……没有!”胡英害羞不敢实说。

    “那好,让我检查检查咋样?”吕品笑着说。

    “吕警长,我还没有听说警察要检查女人是不是失身的。你想干啥?”

    “好吧,实话告诉你,本警长今天就是要看看你是不是处女。你要是不答应,现在就跟我到局子里去!”

    “去就去!我就是不答应!”胡英恼了。吕品恼怒成羞他拔出手枪指着胡英的脑袋说:“胡英,别给你脸不要脸,老子难道还不如张大赖吗?你能和张大赖上床就能和我上床,今天你要是不随了我的愿老子立刻要了你全家的性命!”

    “吕警长,有话好好说何必以大鼻子压嘴?不就是想和我上床吗?中!咱事先说前面,从今以后,你只能爱我一个人;吴小庄的吴杏你和她断绝关系,另外,保证今后不再有人欺负我和我的家人,包括马镇长在内。你敢吗?”胡英讲条件。

    “嗨嗨!在这小镇上马镇长也得看我眼色说话。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好吧,你说咱咋个睡法?”胡英豁上啦!”

    “嗨嗨!看不出,你还是一匹野马啊?老子就喜欢你这号的女人!”

    “胡财主,胡英在家吗?”这时候歪嘴来到胡财主家门前。

    “歪嘴,干啥啊?”胡财主火气在燃烧!

    “哦!是胡英约我来的。”

    “放屁!约你干啥子?滚!”

    “哎?胡有,你女儿能和赖子好就不许我和她好啊?告诉你,老子今天就是要见胡英!否则……”歪嘴用枪顶住胡财主的脑袋。

    “不不不!!!你进去就是了。”胡财主吓得魂飞天外。但他转念又一想。让他们这些龟孙狗咬狗吧!“刘队长,你请进!”胡财主立刻换了脸色。

    歪嘴径直来到胡英的房门前。他一脚踹开房门只见吕品正在和胡英纠缠在一起。但是吓得吕品一骨碌从胡英的身上滚下来。见是歪嘴他顾不得穿衣拿起床边的手枪向歪嘴“呯呯!!开了两枪。歪嘴吓得掉屁股逃出胡财主家。

驼子这一招可好,他把吕品赖子和歪嘴搅合在一起了。
第二天,乡公所办公室里一群黑狗大打出手起来。首先是张大赖和先上班的歪嘴打起来。张大赖把歪嘴摁在地上拼命地把巴掌往歪嘴脸上打。“狗日的!老子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救命啊!救命啊!张大赖打死人啦!”歪嘴拼命地喊叫。两个人在地上一骨碌一骨碌的翻滚着。这时吕品走进来。他看见地上厮打着的两人并没有劝架;而是坐在椅子上看着两个人相互拳击着。
“好啦——”突然歪嘴大叫一声。张大赖立刻停了下来。
两个人看了一眼吕品站了起来。毕恭毕敬的站在吕品面前。
”打呀!使劲打呀?真他妈的饭桶!打人都不会。来!看我教你们。”吕品走到歪嘴面前使劲在歪嘴脸上左右开弓。“打人这样打!会吗?”吕品走到张大赖面前接着说:“你会吗?这样打才有力!”说罢又在张大赖脸上来个左右开花。“你他娘的说说咋回事?歪嘴你先说!”
我——“
”我啥?说!去胡英家干啥?”
“我——”歪嘴不知如何回答。
“说!”
“是——是驼子让我去的。”
“驼子?狗日的驼子!算计老子啊!驼子呢?驼子咋还没有上班啊?”吕品知道是驼子捣的鬼。“驼子——”吕品吼叫着。
“到——”驼子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走进来。
“啪啪啪!!!”吕品几巴掌抽在驼子脸上。
“你他娘的吃了雄心豹子胆啦?你敢算计老子?”吕品瞪着血丝眼骂道。
“吕品!你不要欺人太甚。有人骑在你头上拉屎拉尿你尾巴夹得紧紧。为啥拿我出气呀?”驼子和张大赖刘歪嘴可不一样。这家伙刀架在脖子上都不怕。
”说啥?谁骑在我头上拉屎拉尿?"
"我凭什么告诉你。你自己想呗。”驼子说罢看着歪嘴。吕品走到歪嘴面前问道:“你——哦!昨天你对她——”吕品已明白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