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十六章 七日绝情丹(序幕)
第十六章 七日绝情丹(序幕)



更新日期:2014-06-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有时候人很奇怪,许多人做错了事的时候才知道后悔。也许是我的行为冲撞到了可怡能够忍受的极限,其实我不认为可怡是个小气的人,她不但大度而且聪明,然而我却完全的陷入了错误的思维当中,也不知道可怡在心里会怎么想我这个人。

撒谎被越来越多的女人冠之以恶名,尤其是男人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的那一句句谎话更是要命的伤口。要不怎么说被那些女人说成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呢。对于这个特别的领域我还没有太大的研究。

现在零晨四点多钟相信不会有人听我的牢骚,可是我真有点睡不着觉。满脑子怎么都是这家伙的影子,我该不会真的喜欢上这丫头了吧?怎么可能。我无数次的在心里默念我跟她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终于挨到了天明,罗林每天上班都比较早。当我收拾妥当要回诊所上班的时候,手机又响了,是可怡的短信。

“猪,我跟你绝交了。”

绝交。怎么绝交?再说了我都不明白她这一句话为什么要发两遍,可当我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丫头居然关机。在我无穷的幻想中,丫头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离开了小窝,她该不会又沦落为乞丐吧。又或者她不再跟着我,天哪,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我相信中国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对美女不怀好心的。更何况可怡就好像一个大金矿一样。而且我敢肯定当我把可怡失踪的消息告诉李晓东的时候,他一定要我吃不了兜子着走。

诊所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可怡的事情可以一点都不能拖,我不晓得这丫头又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出来,我也不敢确定这丫头对这件事情的生气程度如何?可只要她会面对面的跟我说话,我就能以烂泥之身换得她的笑容。大不了让她狠狠揍一顿,这些日子又没少让她揍。

站在我家楼下的时候我心里开始发慌,我真害怕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可怡会不在家里。怎么搞的,我竟然不习惯家里空荡荡的感觉。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上去看看的好。铁门紧闭着,我无法通过任何手段透过这条铁门看到里面的情况,更别提是可怡的具体位置了。

“可怡,你在吗?”我大声喊着,在这个时间点,楼里的居民大多数都上班去了。我相信在这个杂民繁多的小居民区里,只有百分之一的人是停留在家里的。

“可怡,我知道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求你开开门,以后我保证再也不骗你了,如果我再骗你的话就让我不得好死。”也许是太专注的原因,我的身边有人经过的时候我都没发觉。是一位步子很轻的老太太。我有好几次瞧见可怡跟这位阿姨东拉西扯的。

她瞧了我一眼,那眼神就好像是在说“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一样,小两口吵架还这么腻歪。”

我对她笑了笑。

“我好像看见你媳妇很早就出去了。”

“出去了?”我十分怪异的瞧着她。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怎么吵架了?”

“嘿嘿。一小点。”

“女人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女人要哄知道吗?”她以十分严慈的语气来教育我,而且我跟这位阿姨之后的谈话从来没有离开过可怡。她语重心长的足足跟我说了半上多小时,什么可怡是怎么怎么样的女孩,什么可怡是怎么怎么好的女孩,让我一定要珍惜。要不是我说我有事先走了,她可能还要跟我纠缠一个多小时。

我想这阿姨有点热心的过头了,我跟她绝不熟,至于可怡跟她熟到什么程度我就不知道了。

人心情不好的时候特别别扭,今天给张若晨的叔叔下针的时候,我竟然把“阳陵泉”看成了“阴陵泉”,还好在那些不懂穴位的家属面前我能够镇定自若。临走前张若晨的男朋友还热情的跟我说声谢谢。

在张若晨的盛情邀请下,我不得答应她们一起吃饭的请求。张若晨的男朋友是个十分帅气的小伙子,别说是张若晨如果我是个女孩的话也会为之倾倒。男人如果长得帅真的可以让自己少奋斗几十年呢。我就亲眼见过一个帅哥被一个富婆包养,像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不过我是没有那个天赋了。

我极力的掩饰着内心的那份失落,极力的陪她们两个谈笑风声,极力的让他们感觉到叔叔的病对于我来说没有太大问题。我相信这也是我做为一个医生应该做的事情。医生不单单是一个职业,它更包含着病人对我的信任。

“听说你有个小女朋友,怎么不叫她一起过来。”在我们坐定还没有上菜以前张若晨提醒着我。

“她今天有事走不开。”我勉强的笑了笑。“下次,下次有机会我肯定带她过来。”我家里养了可怡这么一个鬼灵精已不是什么秘密了,因为可怡会时隔一段时间就会到我的诊所里现身。每当那些叔叔阿姨看到可怡的时候喜欢程度简直超过了我,还有的说方大夫真是好人呢,怪不得能找着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不是吧。我都还没见过呢,你是不是想藏着不让我见呀?”

“哪有?她今天是真的有事。”我很郑重的跟他说着,我本来就是一个很严肃的人。

“要不要打电话问她一下。”

“这个……”我要给她打电话不是不接就是把我痛骂一顿,而且我觉得她会令我今天的饭局十分难堪。赌一赌吧,说不定这也是我跟可怡重归于好的契机。

“混蛋,干嘛?”果然不出我所料,可怡的凶暴性格真的要展示出来,不过她能够接我的电话我已经很开心了。

“可怡呀,你今天是不是有事呀。我有一个朋友说要请我们吃饭,如果你忙的话就不打扰你了。”

“混蛋,什么乱七八糟的。”

就在这时候张若晨从我手中接过了电话,但丫头还在那头混蛋混蛋的骂着。可当张若晨接过去的时候,丫头马上跟我统一战线。看张若晨在那聊得挺嗨,不知道那两个女人都聊得什么。

“她说二十分钟后到。”

她不认识路我都相信呀,我对她的熟悉程度都快到了她身上有几根毛我都能知道。不过令我意外的是可怡真的可以十分迅速的找来。

看着丰韵万千的可怡,我的心竟然久久不能平静。她穿着一件粉红色上衣,这也是我给她买的最贵的一件衣服,花了我两万我块呢。笔直的头发,俊俏的脸蛋,以及那婷婷玉立的身材吸引了餐馆大多数单身男性的眼球。当那些单身男士看到这位绝世美女在我身边坐定的时候都对我投来鄙视的目光。

我不是心怀不鬼的男人好不好,我只是通过非常正常的途径获得这个美女的。

“我来介绍一下,这就是可怡,我女朋友。可怡,这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张若晨,这位是她男朋友马健。”

可怡坐了下来,亲切的呼唤张若晨为若晨姐。可怡有着一股特殊的亲近力,她总是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拉动和陌生人的感情。

“你走开些。”可怡跟我换了位子,目的就是和张若晨能够坐得再近一些。看着她和张若晨那漫天海地的聊天我和马键倒成了听众。我猜马健和我一样差不多都属于那种内向的人。

饱餐过后,张若晨趁可怡去洗手间的时候跟我小声说。“方大夫,你可真幸福,能有这么一个温柔的女朋友。”

你哪只眼睛看见她温柔了,如果说她温柔,我相信这世上的除了仙女再没有别样的女人了。“那只是表面,她厉害的时候我都害怕。”

想想自己手上留下的疤痕就有一种特别的滋味。

“这你还不满足呀?”

他们是真不了解情况,但好像我也不用特别的向她们解释。可她们的谈话让我想到了当可怡离开我的那一幕我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心情,会大哭一场还是怎么。我不知道。

可怡挽着我的手,看着在人群中消失的张若晨和马健。我长舒一口气,可怡总算是原谅我了,而且可怡没有离家出走。

“可怡,我们回家好不好?”

“回你个大猪头。”可怡马上挺起了她那可爱但并不和蔼的小脸,多少次我都从那张小脸下逃生,多少次我都对那张小脸怕到了极限。

“可怡,你别生气了,算我错了。”

“什么叫算你错了?本来就是你错了。”

“是我不好,我不是都答应你绝对不会再有下回了吗?”

“你的话我还能相信吗?”

“能。当然能。”我十分肯定的说。

“说说理由。”这可是可怡又给了我一次机会,对于机会这种东西往往是给有准备的人,晚上没睡觉的主要原因就是我在想该用什么样的谎话来欺骗她,她才能既听着舒服又不对我生气呢。

“因为可怡是我生命里对我最重要的一个人,如果没有可怡我的生活简直就是一团糟。可怡,我知道自己错了,你要是还不原谅我的话,可以打我。随便你怎么打,我绝不还手。对于我昨天的错误我向你道歉,其实我骗你的主要原因也是我太在乎你了,我怕你生气,更怕你离开我,你知道吗?没有你的日子我有多难受。”

“真的吗?”

怎么还不信我都把我所能说的全都说出来了,这个可怡怎么还是不动心呢,我觉得她根本就是个冷血动物,非旦不动心,而且对我的甜言蜜语根本就是毫不在意。

“真的。真的。”

“今天好累,我要回家了。”

“好好。我去打车。”我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当我正满怀喜悦的时候,可怡道出了惊人一语。“我是说我累了,我回家,听懂没?”

在可怡十分严肃的外表下我停下了上车的脚步。“有什么区别吗?”

“在我没有原谅你之前你都必须在外面当孤魂野鬼。”

“那我……”

“明白不?”

听她那口气明白也得明白,不明白也得明白。这就是可怡,永远对我十分霸道的那个女孩。她的霸道有时候让我幸福,但有时候却让害怕。

出租车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空中凌乱了。

十分钟后可怡发来了短信。

“猪,七天后我不原谅你你就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