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十五章 我跟你绝交
第十五章 我跟你绝交



更新日期:2014-06-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这哪是桃花运呀,分明就是桃花劫。在我跑掉的时候我还在担心那个叫许欢颜的家伙会不会派两三个打手过来好好的教训我一顿。直到我上了出租车才安了安心。我分别给田野和婷婷打了电话,说我突然有事要回家了。

还不知道家里的那位祖宗级别的人物在干嘛呢。不过通常时候在这个时间点她都是睡得跟头死猪一样,只有少数她想作弄我的时候才会处于清醒状态。比起这个许欢颜可怡好多了,至少她不会那么放荡自己。如果我家的可怡稍微打扮一下自己,我敢说他能比这里的任何一个女人都更加妖艳。

到家了。小心打开门锁,我的心还纠结在当我打开这扇门的时候将会有什么在等待着我,该不会真的有一口棺材吧。我肯定是想多了,就算可怡真的想给我弄口棺材她也一定不知道去哪里弄。

咦,灯还亮着,难道可怡这丫头还没睡吗?虽然只是透过门缝注意到了里面的灯光,但我却有股说不出的害怕,她会像其它女人一样在不知道为什么生气的情况下大发雷霆,我怎么知道女人的神经跟正常人是不一样的。

“可怡,我回来了。”我不敢打开门,央求着里面正在等待着我的可怡。我的忏悔的声音绝对可以打动可怡,至少让她给我恶作剧的时候不忍心下手吧。

里面静悄悄的什么动静也没有,这个家伙该不会准备好了一切机关就等着我上套呢吧。通常越静的时候我就越是害怕。

“可怡,我知道我回来的有点晚,但我实在是有事耽搁了。我可进来了。”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本来就是我有错在先,在我这么诚恳的态度下她应该不忍心吧。

什么棺材根本没有。我压根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怡有的时候是特别懂得我的心思的。她只在我有了准备而又精神没有太大压力的时候给我恶作剧。在我辛苦给人看病的时候她都是老老实实的,有时候我真的怀疑她怎么看出来我心里在想什么的。

我被眼前的这幕感动了,因为我看到餐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食物,大多都是养胃的极品,那是因为我告诉过可怡,喝酒过后容易对胃有刺激。而且还有一杯解酒茶。不过这丫头却倒在椅子上睡着了。

像个午夜中的睡美人,我想在她打电话给我的时候一定是特别希望我马上赶回来陪她一起吃点东西的。那些几乎糊状的东西难看极了,可是我有一种幸福,因为每一样都是可怡亲手做的。

“小懒猫,不等我你就睡着了。”我轻轻叫着她。

“死人,还不回来。你不知道我在家里等你吗?”可怡小声说,她还在做梦。

天呀,她一定是累坏了。我抱起她,想把她放在软床上。

“谁?”可怡醒了,揉着眼睛看着我,“有只猪今天太不守时了。”

“所以我打算把今天的棺材全部吃掉,以示今天对自己的惩罚。”我看着餐桌上摆满的系列粥系。

“想得美,我只是给你看看而已。我现在肚子都咕咕叫了。”

“可怡,你真好。”看见这样贴心的可怡,我实在想不出别的词来形容了。得妻若此,夫复何求呀。

“来,先喝了它。”

解酒茶?其实我不用。因为我懂得一种用经脉排泄酒精的法子,这也是我为什么海量的原因。正常情况下白酒四瓶以内都不是问题。但是我身上的酒味却提醒着可怡我一定是喝到了大醉的状态。

“你一身酒气,下次再喝到这种程度我就不要你了,让你睡到外面马路上去。”

一定不会,我就算为了每天能够见到开心的可怡也会把酒戒掉的,更何况我根本就不爱喝酒。对于喝酒这项运动我只是觉得在兄弟面前大口大口的有点豪爽的劲头,至于酒的味道,说句实在话,真的很难喝。

“我负责把这里所有的东西吃光,饿死我了。光喝酒了,真的很饿。”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被可怡养成了晚上大吃的习惯了。

“吃,吃你个头。”咔嚓嚓一声,整张餐桌都被她推在地上,一片杯盘狼籍,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丫头说发火就发火,刚刚还好好的,我还想夸他是个贤妻良母呢,怎么转眼间就变成辣手小婆娘了。

看着她两眼生出的怒火我才意识到一定是哪里不对劲了。

“你个没良心的居然出去鬼混。”

鬼混?什么鬼混?我以我十分清醒的大脑告诉自己可怡一定是误会我什么了。

“我哪有鬼混。”

“还说没有鬼混,你看看这是什么?”可怡掀开了我的罪证。

铁证如山,我就算铁齿铜牙也绝对难以辩驳,我的衬衫领口下不知什么时候被印了一个红红的唇印。我已经竭尽全力把许欢颜留在我身上的印记去除了,没想到她把自己的记号留得我满身都是。更让我奇怪的是在这种精神并不是十分清醒的时间段里,在这种灯光不十分明亮的情况下,可怡竟然凭着她那迥大的双眼找见了这惟一的罪证。

老婆的对于男人们来说是最好的侦察员。

“这个……”相信任何一个男人遇到我这种情况都一定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而且越是解释也越是解释不清楚。“这是个误会。可怡,真是个误会,你不会不相信我吧。”

“滚,滚出去。”可怡把我从座椅上揪起来。

“可怡,你听我解释?”

“解释你妈呀?你个披着人皮的禽兽,我怎么会看上你呀。快滚出去。”

“可怡,给我一分钟,我只求一分钟的解释时间。”

“你说,我听着。”她已经把我挤在了门外,看来我能不能进去就看我今天的三寸不烂之舌了。

“这个要从头说起,其实吧。”我迅速的搜罗着一切跟这个唇印有关的信息。“可怡,你瞧你你就是小心眼。刚刚我不是跟同学们在一起吃饭吗?那个罗林你知道吧。我大学的死党,那家伙把她老婆带来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家庭纠分吧,我看到他们两个在吵架,就在那个餐馆门外。你也知道我当时喝得有点醉,走路有点走不稳了。所以当我走过去的时候,正撞着一个女孩,这不就发生了这样的惨剧。其实我有多冤枉你该知道了吧。”

“编,接着编?你要不要再编一个。”可怡犀利的目光看透了我的诡计。

可怡,我真的不是有意要骗你的,但是如果我把真实情况跟你说了以后你肯定也不会原谅我的。许欢颜你都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你害得我家庭破裂了,接下来的谎话要是再不能打动可怡的话,我想我今天非得在大马路上过夜了。明天不是我去给人看病,而是别人给我看病了。想到这里我对那个许欢颜简直就是无比的痛恨。

接下来编什么呢。

“可怡,我知道我刚才不应该骗你。”我攥住可怡的小手,好有温度的小手,也好柔软的小手,但愿这双小手不要突然间冰冷起来,也不要突然间把门关上。“如果我不骗你,我怕你会生气。”

“不骗我就不会生气。”可怡扁着小嘴。

“可怡其实是这样的。我和他们去了迪厅。”

“算你老实。去迪厅干嘛了?是不是不干好事?”

“可怡,绝对没有。你看看我的人缘就知道了,我是八辈子才修来的好人,而且我绝对属于那种安全系数特高的男人。再说了除了美丽善良大方温柔可爱的可怡谁会瞧上我这个麦茬子。我可是觉得这世上再没有谁能够比得过我们家的可怡。”

“少废话,说正题。”

“当然,正题就是在那种地方总有那些让我恶心的女人,你知道的我不习惯跟那些不正经的女人走得太近,但是你也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我不可能不碰着那里面的女人,我们蹦迪的时候碰到了个女人。那女人还想找人揍我来着,不是我跑得快,想必都给他打扒下了。”

“你不认识那个女人?”

“我以我方言的十分人格发誓我跟那个女人连半点关系都没有。可怡我发誓下次再也不去那种地方了。而且我决定,如果我再有朋友聚会的场合一定要有你的存在,以防我再次被人不小心的污陷。你看好不好?”

“好。好你个大头鬼。臭流氓,滚蛋。”砰的一下铁门已经关上。

我可是一个好男人是不应该被女人关在门外的,更何况这好像是我的房子。谁让咱自讨苦吃呢。我既然充当了她的主治医生就应该做好这个准备。冰冷的铁门一点温度也没有。我感觉到屋里的灯还没有熄灭。

我拨通了可怡的电话。

听着里面传来“老公老公我爱你”的声音,可怡不要那么绝情可以不。

没想到她直接挂掉。我说的那完美的谎话怎么就没有招来可怡对我的好感呢。

“可怡,我错了。”我发短信给她。

“错哪了?”她回了,我看有门,只要我说得不是太出格,相信开门还是有希望的。

“我不该去那种地方,更不该惹你生气不开心。”

“去死。今天你别想进门。”

“可怡,你听我说,真的是这样。”

但可怡的短信再也回不过来,我再次拨她电话居然关机。如果我叫门,很可能遭来邻居我们的白眼。

“方言,你没事吧?”是罗林给我打来的电话。

“没事。怎么了,我的酒量你应该是有所了解的。”我还装着满在不乎的样子。

“我没说这个呀。你走了以后来了一个自称是你的女朋友的女孩,不知道找没找到你。不过后来我看她生气的走开了,你给田野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去侧所,所以忘了告诉你了。”

“你可害惨我了,现在我还在我家门口站着呢。她不给我开门。”

“哈哈。你女朋友真有个性。你还是先来我家吧。”

没办法,看来这是我惟一的选择。

我说可怡也不会老实到我都迟回两个小时了还那么故作镇定,她在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不定正在某个角落里盯着我呢。这家伙到底怎么找到我的,真服了她了。了解了这一系列的事件后我马上把可怡的可怕程度上升到了连许欢颜都不能正视的地步。

她应该没有瞧见被许欢颜强吻的那一个境头吧,应该没有。废话,如果没有她干嘛那么生气。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耳朵突然很灵了,手机短信的声音迫使我马上翻看。

“我跟你绝交。”是可怡发过来的。她还没睡,都半夜三点多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