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四十三章 又晾我一把
第四十三章 又晾我一把



更新日期:2014-08-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有时候人很脆弱,脆弱得那么弱不禁风,有时候人又很顽强,顽强得像块水滴不穿,火进不得的石头。所以人很奇怪。我也算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在这种现代化的潮流中能生出我这样的人来,也是一种奇迹吧。
我只是有一点点老实而已,用可怡的话说我是有点老顽固。大清早的也不知道这丫头吃了什么药起这么早,听到厨房里一阵叮叮当当,妈呀,可怡这家伙什么时候会早起做饭了。这可是令我很意外的事情呀。每次她不是睡到八点半就不错了。前提是他得九点上班呢。
吃错药了吧。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起床,走到厨房看她正在那里忙着一顿丰盛的早餐,她那严肃的神态,以及娇柔的动作,还真就有个家庭主妇的样儿。我瞪大了眼睛瞧着她,她却一点都不注意我。好像除了她手上的厨具别的她都不放在眼里。
“干嘛?”她用很奇特的眼神瞧着我。
“没干嘛?只是有点奇怪而已。”
“收起你的奇怪来,一会就可以开饭了。看看若晨姐醒了没?”
糟了,我差点忘了还有一个张若晨呢,她这个女人可不大好办,不过要我闯进一个女孩的房间总是有点不大合乎情理。我望了望她的房门还是关着的,可怎么好推门进去。要是我刚好推门进去的时候张若晨醒了怎么办,她不会把我想象成一只大色狼吧。
“可怡,我还是觉得你去比较合适。”
“你猪呀,没看到我正忙着呢吗?我哪有时间,你放心啦,她一定没醒呢,你就看看他生的病好没好?她又不会突然间吃掉你。乖,去吧。哥,我相信你不会背着我做出啥事来的。”
可怡的笑让我有点无所适从,当她不怀好意的时候,通常装得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而通常我都无法识破她。不过我却感觉到了可怡这家伙心里的诡计。
“你又打什么坏主意呀?”
“坏主意?什么坏主意?瞧你这男人当得,连个屁大点的小事都办不了,要不要都可。”可怡凶巴巴的瞪着我。
“好。我去,我去。”去就去呗。反正张若晨是我昨天从酒吧里弄过来的,算起来我也该对她负起一份责任。毕竟张若晨为什么喝得那么醉还不知道。
走到张若晨房门前,细听着里面的声音。如果张若晨正醒着,我可怎么好推门进去,如果冒犯了她,这局面可就相当尴尬了。里面真的一点声音也没有,相信张若晨应该也是和可怡一样的低能动物。睡觉真的是女人的一种专权。
当我推门而进的时候,我才发现我错了,我所有荒谬的推理都只是我的主观臆断而已,实际上张若晨只是一个很平常的人。这在医学上叫做误诊。
怎么可能?张若晨昨天伤心得要死,怎么可能还会赖在床上睡懒觉。我想可怡这家伙正在厨房里笑得人仰马翻吧。我想如果现在我照照镜子的话,我的脸是相当难看。
张若晨没有睡,看见推门进来的是我,一对阴柔的目光投到我的身上。既不是怪责也不是瞒怨。也许我还不至于让张若晨讨厌到把我当成色狼吧。
她马上又对我十分吃惊的表情感到好奇。而我就像是个吃了败仗的士兵一样,要赶忙退出去。甚至连一句道歉的话都不想说。因为这对于一向不善言谈的我来说简直是太丢人了。
哎,妈呀,真想钻个缝里就不出来了。自认我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过从今往后看来要被张若晨当成色狼来看了。因为张若晨的身上只披着很简单的衣服,我想在我进来以前他正傻傻的坐着,想一些伤心的事情吧。
“方大夫。”张若晨赶忙叫住了我。
“张若晨,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想看看你醒没?我真不是有意的呀。”此时我已经退到了门外把门关上,规规矩矩的在门外站着。
“方大夫你进来吧。”
得到张若晨的允许后我又推门进去,张若晨似乎是被我的呆笨逗笑了。发生这种事情很少有哪个女孩子不把我当成色狼的。
我是个大夫,也许看穿病人的心思也是我的一项特技吧。无管张若晨怎么掩饰都无法逃过医生的眼睛。
“方大夫倒是也有很可爱的一面呀。”张若晨眯着眼睛。
我洞穿到了她的内心,当一个女孩子试图用笑这一种手段来填充那份无法弥补的伤痛的时候,她们的心底一定也是痛苦的。
“你今天还有哪里不舒服不?”
“没有呀。”张若晨抚抚后脑,动作也可爱,也特别招人喜欢。
“哦。那就好了。我还害怕你生一场大病呢。”
“昨天谢谢方大夫了,要不然我肯定要醉死在酒吧里了。”
“没什么。”我心里在想着要不要跟张若晨挑明了说,要不要把她心里的痛苦勾出来,不必了吧,我就没必要掺和这件事情了。我只是一个医生唉,再怎么着这是人家小女孩的家务事,我怎么管?
“可怡正做饭呢,马上就可以出来吃饭了。”
“方大夫真幸福,有个这么好的女朋友。”
“呵呵。她也就马马虎虎吧。”
“你们昨天回来得那么晚,她还帮你早起做饭,还不知足呀?”
这句话让我值得深思,我突然间发现,这个警觉性十分强大的张若晨真的好厉害,也许她一直都没有睡,不是没睡,是一直都是半醒的状态的。说不定我抱着她的时候她都是知道的。
“呵呵。倒是蛮好的。”
“这样的女朋友可是很抢手的唉。”
“老公,饭做好了哟。”可怡这家伙连蹦带跳的赶了过来,有她的地方就别想有个安静的,她一下扑到我的身上,也不管人家张若晨怎么想。
“若晨姐,怎么样,睡得还好吧?”
我看到张若晨的眼神停滞了一下,嗯。我突然间发现什么了,可怡长了一双骗人的眼睛,加上她那张看似天真烂漫的脸蛋,她要骗人谁也不会察觉。可是张若晨虽然警醒却没有可怡那般聪明。看这情形就明白可怡一定知道张若晨早醒了,因为她早起的时候不可能不过来察看一下张若晨。
“看来我又上当了。”我无奈的看着可怡。
“让你看看刚刚睡醒的美人你都不愿意,真是的,你是不是男人?”
我心里无数遍的警告可怡,她最好不要再说“你是不是男人?”这句话了,我是很抵触的。她也就是被我惯坏的。
“你们两个还真是天生一对呀。方大夫闷得像个葫芦,可怡小妹子却像个活蹦乱跳的小精灵,还真是般配。”
“听吧,人家说你像葫芦,说我像什么来着?”可怡在我耳边说着。
“我耳朵聋没有听到。”
“说我像精灵,我像精灵呢。”可怡在我耳边大声说着。
“知道了,用得着那么大声吗?耳膜被你震坏了。”我躲远了一些。
“八成是个脑子有点问题的精灵。”
“你才有问题呢,你有问题。”
“好好好。不跟你闹,咱们让张若晨下床吃饭吧。”
“那你还不出去。人家换衣服呢,你又想偷看人家换衣服呀。”
这都哪跟哪呀,这个可恶的可怡,总是拿我开玩笑,也不怕人家张若晨笑话。难道她把身为老公有我总是当玩笑耍,她很高兴吗?是的,她很高兴。因为每次在看到我的笑话时,她都高兴得几乎要死掉。
这个林可怡。
“老公,我上班去了。”咦,好像我今天又换了个名字。她以前都叫我哥的,自从今天以后改叫老公了,女人很容易满足呀。“拜拖,吃完把碗筷收拾一下。”
这不都是我每天的工作吗?估计不用她提醒吧。她这句话多半是说给张若晨听的,她可不想让外人知道自己是一个比较懒的家伙。
“老公,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得好好照顾若晨姐。” 
她有手有脚,不用我来照顾吧。更何况,她今天不会像往常一样上班的吗?而且我也要去诊所的好不?这丫头,鬼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