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四十二章 同居(四)
第四十二章 同居(四)



更新日期:2014-08-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家伙真是令人防不胜防,说好了不咬的,哪知道在我不防备的时候还是给他咬了一口,女人这个奇怪的东西也许拥有着很强的占有欲,如果她们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吧。不过她们对于自己喜好的东西特别的珍惜,她们会在每一样属于她们自己的东西上写上“这东西是我的。”

不过男人也够贱的,就比如我,明明被可怡咬了,心里还是会有一丝丝的喜欢,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却美滋滋的,我并不是一个异类,我想大多数男人跟我一样吧。

我硬生生的推了可怡一把,让她跟我保持一定的距离,至少是在安全距离之内。谁晓得她这个“色狼”会不会突然间对我做出什么。

回想发生在我和可怡身上的每一个故事,都是那么耐人寻味。她的胆大,她的别致,她的聪颖都深深吸引了我,使我一时不能自拔。或许不是一时,是一辈子。要维持这段莫名其妙般的感情很让人纠结,因为我不知道可怡会不会像天使一样从我的身边飞走。我觉得我还没有幸运到能让老天掉下个天使送给我。

不管哪样的女人,女人总归是女人,她们的身上都有着弥补男人过失的特性。男人和女人生活在一起才是一个完整体。

可怡没有因为我的推开而放弃对我追逐,她似乎也并没有查觉到我心里与表情里的异恙变化。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是人就会将自己的前景想象得十分完美,就像我们上小学的时候都想自己能考上清华北大一样。那是多少人的梦想,而对于我来说那只是幻想。

可怡的身世到底是怎么样,我是不是一开始就应该问问李晓东呀。这个寄存在我这的可怡已经不是我想象成的那个样子了。

“哥,想什么哩?”可怡这家伙真聪明,到底还是被他发现了我的思索范围。

“呃,没想什么?”

“你这话能骗住鬼吗?鬼都不信,更何况是我天生冰雪聪明的可怡。”这家伙说话一点都不带脸红的。

“我有话要跟你说。”

“什么话?”可怡兴奋得几乎从床上跳起来,不过我没有给他打开房灯。因为我觉得在黑暗之中我更容易把那些平常说不出口的话说出来。

在漆黑的环境下,我的双眼摸出可怡那楚楚动人的轮廓,多么漂亮,又多么让我难以释手,想象一下,我怎么能够容忍别人从我的身边把可怡抢走。不能,我不能,我绝对不能让任何一个人把她从我身边抢走。即使是她的父母也不行。

可是如果我把整个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以后她真的能够留在我的身边?以她的性格她会做出什么我不太清楚,我清楚的只是她会去寻找原先的自己。

作为一个男人,尤其是作为一个已经深爱上可怡的男人,我已不能自拔,我已不能像原来那样心胸豁达,我更不能像以前那样对每件事情都那么包容。爱情是自私的,每一个掉进爱情漩涡的人都是傻瓜,当然也包括我。

我害怕失去可怡,我太害怕这段感情不能长久的存在,所以我变得弱小了,更变得比较自私了。

可怡那娇小的模样还在注意着我,一对小眼球发着耀眼的光茫,这就是可怡,她会像黑夜里的明星点亮我心里的漆黑,又像是冬天里的炉火给我温暖,但有时却像是当头棒喝让我警醒。这样的可怡让我怎么撒手送人。

“可怡,哥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如果,我是说如果的话,你可千万别当真。”

我琢磨着可怡的小眼球正在低溜溜的转动,我说的每句话都逃不开她敏锐的思维,当然我也不可能被他发现得那么明显。

“那要看什么话,说吧,先原谅你。不好听的话,我就没听到,好听的话嘛,我可以免强接受一下。”

“你看,张若晨居然变成这个样子,估计是她男朋友的事,要是以后你离开我了怎么办?”

可怡扁扁嘴,“你有病吧,我才不会像那个可恶的男人那样,倒是你,哥,你敢丢下我,看我打不打死你?”可怡揽住我的肩膀,很是郑重其事。“哥,我很严肃的告诉你,要是以后你变成了那样的男人,哪怕让我伤心一点,我可不像别人不管不问。我林可怡可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你这辈子都别想甩掉我。”

“那要是你甩我呢?”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

“现在这社会喜新厌旧的女人太多了,你人又这么漂亮。”

“我不管,那你也得千方百计把我抢过来。”

“怎么抢?”

“怎么抢是你的事,我哪知道。你是男人还是我是男人?”

“你这么聪明,我肯定斗不过你。”

“你这么傻。这就叫做一物降一物,我这么聪明的人嫁给你这么一个特大号傻瓜,算便宜你了,你还想东想西的。”

“哦。可怡。我……”

“干嘛?”

我把她抱在怀里,像老公抱着媳妇一样的拥在怀里,感受着那十分温暖的小火炉,女人总是会给男人一些舒适的感觉。男人的欲望并不比女人差。因为在男人这种动物的身上有太多太强的霸道主义。

“讨厌死了哥,以后我们睡在一起好不好?”

“睡一起?”

“哥,你就是坏啦,这些话都应该是你们男人说出来的,结果每次都是我说出来。”

“我知道自己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因为你是我第一个女朋友,有的时候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只知道把最好的东西给你,其它的想得不多。其实我早想跟你睡一起了,就怕……”

“怕什么?”

“这个吗?可能是我的家庭比较传统吧。我从小就是这样的呀,思想传统,做法也比较传统。自从有了你以后,我好多东西都变了,变得好快,我感觉自己的生活多么美好。谢谢你,可怡。”

“蠢猪。我们两个人之间是不用说谢谢的。其实我有蛮多缺点的,例如有的时候我会不讲理,例如还会脾气不好,例如还有点霸强政策,例如比较懒,例如每次都和你耍点小聪明。”

“哪有?我都不觉得。你若跟我一样讲理,那这生活还有什么趣味呀,脾气不好又不是你的错,一定是别人惹到你了,聪明一向是你最大的优点,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那任性呢?”

“任性是有点。所以我要看牢你,不能让你有一点点的闪失,不然的话,我这损失可就大了。”

“哼,你知道就好。”

“我当然知道。现在追求你的人,我想排起队来都能把整个北京城绕一圈了,我还敢不把你看紧点吗?只怪我以前是睁眼瞎,现在我把两只眼睛都打亮点,千万不能给别人以可趁之机。”

“那我也没看你怎么抓紧。”

“嗯。我觉得也是。我看我该把我的诊所关门了,然后应聘去你们公司,那样的话就可以天天看着你了。要是有什么不良企图的男人,我就先揍他们一顿。”

“你少贫嘴了,你我还不知道。说什么也不会关掉诊所的,那可是你的命根子,谁要是有能力让人你关掉诊所,那人才厉害呢。”

“你不就是吗?”

“都没看你怎么追过我,都是我逼你的。要不然你才不会。”

“谁说我不会?”

“我就说你不会。都好几个月了,你都没碰过我一下,要不是我了解你,我还以你真有病呢。”

“什么病?”

“那方面的病。”

“哪方面的病?”

“讨厌啦。你这个大色狼。”

“那我今天就色给你看看。”

这是我拿下的第一个女人,当然也是最后一个,我希望我是个幸运的人,有人说没有经过爱情的男人都是幼稚的,也许我幼稚,但我的确深爱着可怡。像她说的那样,即使她离开我又怎么样,不管她走到哪里,飞到哪里,我都会把她抢过来。现实是真实的,现实又是理性的。当一个人真正面临要抉择的时候,就会显露出他的本质,我是一个理想化的男人,但在我的生活里有太多的斑点,不过可怡绝不是我生命中的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