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四十章 同居(二)
第四十章 同居(二)



更新日期:2014-08-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要说我也不是个好高骛远的人,我其实挺容易满足的。只要不像颜回那样清贫就足够了。人嘛,活得就是个乐。不过你别指望天上会掉陷饼,就算真的掉陷饼,也肯定掉不到你头上,就算掉到你头上,你也肯定接不住。呵呵。人还是活得现实一点。不过话又说过来,有可怡在身边,现实的问题总是离我很远。要不是这几年没有什么生活负担,我还真就养不起她呢。

在许多文章上不是说嘛,恒量一段爱情可以用重量计算。就是背负的女友越重,这份感情就会越持久,这种低智商的东西我是一辈子都不会考虑的。

至于重不重的问题,我想留给别人去考虑好了。第一,只有这种时候我才能跟可怡亲近,第二,只有这种时候才能显得出我还是个十足的男人。

寂静的夜里偶尔会看到院里的一两个路人,像我这样背着一个女人是有点不太雅观,不过,谁还有闲情逸志来看我呀,毕竟这不是农村。

总算挨过了那一双双让我觉得不怎么正常的眼睛。打开门,屋里静悄悄的,没有开灯,相信那个叫张若晨的小姑娘应该还没有走。

可怡刚要大声说话。

“嘘,她可能睡着了。”

可怡马上胀大了眼睛,理直气壮的看着我,那意思就是说“我收留她就够可以的了,现在连说话的权力都被剥夺了。”

我和可怡打开客夺的壁灯,悄悄的走进我的房间,不是,现在应该说是张若晨的房间。静静的躺着,像个睡美人一样。薄似樱唇似的小口显得有些干裂,蜷缩着保持着女人固的小巧姿态。女人睡觉的时候是特别有韵味的,尤其是那种大家闺秀的那种女人。很显然张若晨是一个毫无疑问的大家闺秀。

“好看吗?”可怡在我耳说小声说。

“没我家可怡好看。”还好我的反应过快。

“你又没看过。”她似乎有点责怪的语气,这个我还真见过,可怡绝对是一个特殊的女人,因为她的睡姿可登不上大雅之堂。

“怎么没看过?上次你病了不是我照看你的吗?”

“但是平常你都不怎么看我。”她好像真的有点责怪我呀。

我轻轻的关了房门。给可怡烧好水。“可怡,你先洗澡吧。”

“好嘞,先洗澡去了。”

她进了房间,换了一身别致的睡衣。一看这睡衣我就眼晕,那都是钱呀。而且他睡衣之多史无前例,就算他每天换一套,我觉得他一个月之内都不会有重样的。富人的生活我是无法想象的。相比之下像我这种穷人,是一件睡衣都没有的。只是因为睡衣对我没啥作用。

看来客厅的沙发就成了我今天的夜友了,躺在沙发上懒洋洋的看着可怡进了浴室。我估摸着我应该是沉沉的睡了一觉。因为女人洗澡是很慢的,我又是个爱睡觉的家伙,只要我想睡,马上就能睡着。哈哈。这一点对我的身体还是有好处的。

“可怡。”这家伙,非要玩死我呀。我就知道不能让她看见我,一看我她非要穷尽九牛二虎之力折腾我不行。湿漉漉的头发搭在我脸上,她又想搞嘛。要不是看在她是个失忆的病人又长得这么好看的情况下,我早对她不客气了。

“你都不看我。讨厌。快醒,快醒醒。”

“醒了,醒了。放手。”这家伙跟谁学的,一天里扭了我两次耳朵了。

我睡眼惺忪的半坐在沙发上,看着如芙蓉般亮丽的可怡,那种境界美丽极了。不过这种美丽程度我已经习惯了,要说一开始我还有点兴奋,但是现在却兴奋不起来,因为我每天都可以看到无数种这种镜头。人有的时候是很贱的,只有等到失去的时候才会去珍惜的。

“干嘛?”

“谁让你睡了?”

这叫什么话,我困了我当然得睡觉,只有死人才会困了不睡觉的。而且看看现在都什么时间了,午夜十二点,已经是子时了。用中医里的话,现在正是阴阳交替的时候,在这个时间点所有具有阳气的东西都必须滋养阴气。我当然是一个具有阳气的男人。

“可怡,你看现在时间是不是也不早了。”指给她看时间。“看吧。不早了,是人都会睡觉的。就算猪狗牛羊的也该睡觉了。要是不睡觉,那不是死人了。再有一点,你是不是也该回房睡觉去了呢。”

“你这个脏鬼,懒鬼,死鬼,是不是又想不洗澡就睡觉呀。”

“不洗澡又不犯法,就算犯法,也不犯你家的王法。”

“我家的王法就是睡觉前要洗澡,大懒猪。”

懒猪,我自认为是个很勤快的人。家里不全是我收拾的吗?还有要不是今天我有事,饭还不是我一个人做的吗?可怡可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就算洗,我也没有换洗的衣服呀。我总不能跑到张若晨的屋里去换衣服吧。”

“瞧你那样。我看你巴不得呢。我睡衣多的是,我借你一件。”

穿女人的衣服,我去,那我还像个男人不。“等等。你看哥我膀大腰圆的,再把你的衣服给挣破了,又要花钱买新的了。”

“还膀大腰圆,就你这么不挣气的,我要是穿上高跟鞋能比你高上一个头。”

不带这么打击人的。在海拨上我是有点不太挣气,可是你也不能说得这么直接吧。你让我这么一个大男子汉的脸往哪放呀,那能怨我吗?我妈生下我来时就是这副样子。要怨怨我妈去。你林可怡也只不过是比我的基因好了那么一丁点而已。我要是长得帅,还用辛苦这么多年吗?

“要不你穿这件,我最喜欢这件了。哥,你穿上一定帅酷了。”

这都哪学来的词呀。90后真是比不了呀。

她指着自己身上的睡衣,这也太女性化了吧,不过好在这屋子里除了我跟可怡,还没有其它的人在,惟一的一个张若晨已经睡得跟死猪似的了。

“快穿上,你里边都没穿衣服。”这丫头,看他骄魅万千,含苞欲放,在家里却一向放肆惯了,要不是我拦着她,整个内衣裤都脱下来了。“你去给我找件别的衣服穿。”

“算你老实。”

“给。”

“我去你屋里换衣服,你不准偷看呀。”谁知道这家伙能干出些什么事情。

“鬼才偷看呢。”

“喂,你干嘛?还说不偷看。你刚才不是说不偷看吗?”

“我没有偷看。我是光明正大的看,我早看过了,没什么意思。呵呵。”

“不能看下边,你先出去。快出去。”

“出去就出去,谁愿意看呀。”

“哥,挺帅的呀。”

这叫帅吗?我怎么感觉穿着女人的衣服就是特别别扭的呀,好像哪里不对劲似的。对了,连睡衣上都是满满的香水味,我好像好多次看见可怡往自己的衣服上喷香水。香水是干毛用的,我才不会记得呢。

“我去洗澡了,你可得老实待着,你别想进来,浴室里可是有锁的。”要不是可怡的屋里没有锁我会被她瞧个精光吗?怎么感觉上我像个爱害者呀。可怡那一般鬼魈的脸蛋倒像是十足的流氓地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