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三十九章 同居(一)
第三十九章 同居(一)



更新日期:2014-08-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人们说女人是一种特别奇怪的动物,奇思妙想加上离奇古怪什么的,也有好多爱情长者将她们分析的十分透彻,更有甚者某些人以女人专家自居,我是无能为力了。对于女人这一不按常规套路出牌的动物我是敬而远之。

每个人都要睡觉,人似乎有一半时间用于睡觉了。我也是个人当然也要睡觉。我知道睡觉是女人的专长,大多数女人也爱好这一点,可怡算是一个例外,因为我都不怎么见过她睡觉。用我的话说她是一个神经特别敏感的动物。你只要启动她身上哪怕一点点的运动神经,她也会把行动最大化。不闹个天翻地覆她绝不罢手。例如凌晨去陪她吃饭,例如凌晨陪她看电视,例如凌晨起来给哄她睡觉。做不好她发脾气。

有谁知道伺候女人也是一件十分累人的事情。

其实我也可以算作是一个蛮外向的人,面对可怡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边听着妈妈的唠叨还要一边的点头称是。我想那位司机大哥都有点烦她了。不过谁让我们家可怡长了一张天使的脸蛋呢,她的表现结合她的脸蛋那就叫可爱。

“哥,我们终于到了,累坏我了,我可得好好睡一觉。”可怡跳下车,一脸神气的瞧着我在给司机大哥付钱。

我本来可以省下来这几十块的,人家林大广也强力要求要送我回来,谁知道可怡哪根筋错乱了,非要自己回来。毕竟每一分钱都是我辛辛苦苦赚来的。

我的妈呀,她累吗?我怎么看不出来,她蹦蹦跳跳的比谁都活泼,这像是累的表现吗?打死鬼鬼都不信。看来我是比较困了。

“赶紧回家睡觉吧。”我累才是真的。

“这么早?”

我就知道,她圆圆的大眼睛低溜溜的转了两圈,别以为我没看见,她又在想什么。反正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好点子。这大晚上的我坚决不跟她去逛商场,打死也不去。我昨天都没怎么睡好。强烈要求可怡改变主意。

“不早了,是该睡觉的时候了,你看别人都睡着了,再说了,你明天还要上班,不睡觉明天就成熊猫眼了,那样子上班丑死了。”

“讨厌,我才不是熊猫眼呢。你是,你才是呢。”

“我是说不好好睡觉的话,你要是肯好好睡觉那肯定不是熊猫眼,我们家的可怡明天一定如出水芙蓉一般漂亮。”

“这还差不多。可是人家真不困,我想逛街吃东西。”可怡翘起了小嘴,两手拽着我,通常我是很难拒绝的。可是为了可怡的身体,同时也为了我自己不至于劳累过度,我必须要制止可怡的这一次行动。

“差不多了,我们该回家了。”

“哼。不回。”可怡撅起了小嘴。

“为什么?”

“不好玩,不好玩。家里还有一个电灯泡呢。”我当然没有忘记张若晨还睡在我的床上,我想她现在应该解了酒才是,不过我先前给他下的那几针也够她睡一阵子的。

“什么电灯泡,人家若晨姐对你多好呀。我们回去看看她,万一有事也好有个照应。”

“照应?什么照应?是不是嘘寒问暖,还要伺候她宽衣睡觉呀?”

哎,醋坛子又打翻了。真不晓得女人哪有那么多的醋好吃呢。“我哪有?根本就是你说的。”

“你嘴上没说可不代表心里没说,你心里想说什么谁知道?我就料到你把她接来我家住就没安什么好心。要不然怎么说叫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呢。”

“我当然不是东西。嘿嘿。”

“反正我就是不回家,要回你自己回,反正还有个张若晨呢,正称了你心思。”可怡转身就走。

这家伙,真拿她没办法。

“可怡。”我上前拉住她的手,她的手属于那种小巧玲珑型的,握在手里蛮舒服的。

“干嘛?怎么不去找你的若晨姐去?”

“我找她干嘛?”

“男人不都好色的吗?你以为自己是只特殊的狼呀。就算是只特殊的狼那也是一只特殊的色狼。”

“我像色狼吗?”我对自己的作为还是蛮自信的,不敢说别的,就算是张若晨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都不瞅她一眼,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不是像不像的问题,我觉得你根本就是。跟我在一起时间长了,想换换新也是情有可原的,我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你要是真喜欢张若晨的话我去给你说合说合。”

她越说越离谱了,都什么跟什么呀,我觉得我根本就没有超出任何界限,我跟张若晨真的没什么,不过在她说了这些话以后倒好像真有什么似的。我开始理解有些男人的悲哀了。我以为可怡多大度,原来也是这么小肚鸡肠。

“我对天发誓,我绝对……”

“你少发誓,小心天塌下来。”

“那你说怎么办?你总不能这么不讲理吧。”

糟了。我记得好多剧情爱情片里面都演着一般男主要敢说女主不讲理,女主一定会真的不讲理,而且是火力马上上升到史无前例的高度。果然可怡的火气一下子提升到了最大限度。我真的是无意的呀。

“我不讲理。方言,方大夫,我不讲理行了吧。你现在才知道我不讲理,你早干嘛去了?好,你好呀。反正现在也不晚,我们分手,现在就分。你去找你的张若晨吧。”

她转身就走。

可怡,我真不是故意的呀。估计跟她解释是解释不清楚的。

“可怡。”

“你放手,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呀,你再这样我喊非礼了。”

一个男人最伟大的地方就是可以平息战火,在上次的战争中我很显然处于很被动的地位,我是不是该说些什么让可怡回心转意,不然的话,她很可能跟上次一样,不,是一定比上一次还要厉害。我真不敢想象可怡会做出什么事情出来。望着怒气而冲的可怡,我真后悔自己刚刚说过的话,哎,我这人就是嘴欠。

“可怡,你听我解释。”

“电视里一般演到这句话的时候通常都是在男人在掩饰自己的罪行,我看看你这个方大大夫怎么掩饰一下自己的色狼行径。”

“可怡,我就不是色狼,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除了你我可没有主动碰过别的女人,以前没有,现在下没有,以后肯定也不会有。”

“一般准色狼都这么说,谁信你谁就是猪做的,你看着我像猪吗?”

“不像。不像。你哪里是猪呀。可怡这么聪明怎么可能是猪。不过我也不是狼呀,尤其不是色狼,如果是狼那也是一只幸运的狼,因为我可以有可怡这么漂亮又这么聪慧的女朋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哪有你聪明呀。我有什么能瞒得过你呀。咱俩就好比那如来佛跟孙悟空,我飞得再远还能逃得出你的手掌心不?我就是刚才一不小心说出来的,那不是你天天逼着我看感情剧看的呀。以前我都不知道这句话。看多了难免受影响。所以就得让可怡时时刻刻提醒我,要是提醒得少了,我怕又得犯。”

“哼。这么说你是在向我认错喽。”

“认错认错。我错了。刚才统统都错了。”

“犯了错怎么办?”

“一般犯人犯了错就该进监狱,要是小孩子犯了错顶多罚站,我嘛。”

“你怎么样?”

“下次再也不犯了,要是再犯,你就打我,怎么打都行。”

“这还差不多。哼。你下次再犯,你就死定了。还好你改正的及时,不然的话,我要你有命说话,没命吃饭。现在该怎么办?”

“当然是陪着我们家可怡去她想去的地方,去哪里都行?”

“突然间想回家,骑着骆驼回家。”

不就是让我背她吗。多大点事,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