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玄幻奇幻小说 > 真武 > 第一卷 > 第七章 狂刀对傲剑
第七章 狂刀对傲剑



更新日期:2014-03-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韩禹所言不虚,今时今日的凌云已然是个教书先生,昔日叱咤风云的“狂刀”之名也许早已淡出人们的视线。不过,凌云就算知道这点,也有必须在此一战的理由,那就是——心爱女人之子,凌御天。
    提起手中的元气刀,凌云将刀锋遥遥指向,站立在空中的韩禹,口中低啸一声后,身体也随之踏空而起。“破风三连”凌云舞动手中“狂刀”在距离韩禹还有五丈范围时,连续对其挥出三道泛着红色的刀气。
   韩禹在半空中,眯起眼睛瞧见这三道先后而至,带有元气的刀劲,却并未闪躲。只是抬起手中“傲剑”,橫架与胸口之处。而这第一道刀气,便在此时狠狠的劈了上来,“嗡,嗡,嗡。。。。”只听见三声闷响过后,凌云所放刀气,全部撞在韩禹的剑体上。
 “好个破风三连,不过似乎缺了点火候”!韩禹将剑撤回到隐隐有些发抖的手中,冷冷说道。
凌云却对韩禹的话语,充耳不闻。手中“狂刀”又是对空,切了两道交叉的刀气,形成一个“十字型”。
“十字斩!”韩禹见到这十字型的刀式,也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当下也不敢在大意,身体也是飞速在空中倒退。“给我开!”飞身后退中,韩禹也是一声大喝。手中剑尖上顿时凝出一线细若手指粗的红色剑气。切莫小看这股剑气,这是韩禹将大量元气凝成所聚在一点上所发出的。又是“嘭!”的一声。剑气,刀劲瞬间就在两人中间相遇。。。。。抵消过后的元气余波,直接像是在骤雨中刮起的一阵飓风,四周也是腾起一大片雨雾!
  凌云的“狂刀”刀式,主在攻,不在守。一旦出招便至死方休,所以对敌时不能给予对方丝毫的喘息时间。韩禹的“傲剑”却大不相同,韩禹的剑意“重在攻守合一。”与人交战时,重在出招精妙,从而做到一击致命。但一遇到凌云这样极端打法人,也不免会手忙脚乱。
 
凌云这时双眼已经猩红,虽然这十年中从未放出过“狂刀”,但以往战斗的经验却是一辈子不会忘的。
“无影斩!”凌云一声低喝,招式也随之起了变化。这“无影斩”与之前发出带有红色元气的刀劲,可以说是完全不同。但凡修武者发出带有元气的气劲,在攻击时都会带有所成丹境的颜色,这也让修武者能用肉眼分辨出来。而凌云的无影斩,这种无形的元气攻击方式,也只有做到将元气控制、运用到十分娴熟后才能释放出来,而且必须要有此类功法才能修炼而成。凌云的这套功法也属上乘——名为“无形气决”。假如韩禹不是生死境的强者,单单凭这无形的刀气就可轻易要了他的命。
还未来及喘口气的韩禹,听到这“无影斩”也是迅速提起十二分的精神,运用武念带来的强大感知,来感觉空气中的能量变化。若说到了韩禹这种层次的修武者,还对什么干兴趣的话,那就是上乘的武功心法了,而凌云的“无形气决”就是韩禹除凌御天之外更想得到的东西。
韩禹此刻已是将手中傲剑,在身前舞做成一团光幕,护起在全身要害之处,额头上也是泛出一层细汗,心中不由暗自惊付:“这狂刀,果然不负其名,这般暴风骤雨的攻击,比起十年之前依旧不承多让。如此疯狂的攻势,与其所释放的元气是成正比的,这老匹夫果然够狂,明知先消耗完元气意味这死亡,还是不留一点余力。。。。。”
“嗤、嗤,”凌云所发的密集刀气,在韩禹看似密不透风的剑幕中,硬是穿透进去,在韩禹的脸颊、左腿上分别划出两道血痕。要知道生死境的修武者,仅凭意念所开的武镜,就是层天然的保护屏障,一般铁器都很难击穿,丹境越高的修武者,武境带来的好处就越可怕。
感受伤口穿来的疼痛感,韩禹也是露出狰狞之色,本打算“采取防守之势,待凌云消耗完元气在轻松解决他,没想到居然先被着老匹夫的刀气伤了自己!”
抬手狼狈的擦去脸上血渍,韩禹早是按捺不住心中怒火。脚下猛然一踏虚空,朝着凌云所在之处就飞掠而去,手中傲剑也分作两路,左右挡开凌云迎面劈来的无形刀气。
   凌云使这“无影斩”,确实要耗费不少元气,而且远距离打斗也并非他所长。如此出招主要在于压制对手,从而对其心理造成压迫、产生烦躁感,逼迫对手采取主动。不过在看到韩禹弃守为攻时,凌云并未因此而感到欣喜。虽然知道在战术上已经成功,但收效却是甚微。“整整二十余记无影斩,换做十年前凭着“无形气决 ”修成的无影斩,就能对同等境界的修武者造成不小的伤害,反观对韩禹所造之伤,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不仅如此,原本打算在十记无影斩内就逼韩禹出手的刀气,却接连多发出一倍之多!所消耗的元气量,也远超出自己的估算”。
 
“果然不能同日而语,现在的韩禹的确很强!”略喘一口气后,凌云也是硬拖着疲惫的身躯,对着踏空而来的韩禹举刀迎了上去!
 
   “轰、隆!”刀、剑在空相交在一起的这一刻,天空中也随之炸响出一道电闪轰鸣声。雷声过后,一阵沉沉的呜咽风鸣,从空中刀、剑交汇的一点,开始极速向外扩散开去。。。。小道两旁原本繁密的树木,凡触及到这股凌厉的风势,无一幸免的全部被连根拔起,掀倒在地面之上。
  凌御天虽处在战场外围,但也被这场风暴所波及。不由得只能开了丹境,而已经三重出入境的凌御天,身体还得拼命前倾,才能勉强抵御这股余波。“这就是生死境修武者之间的战斗?这般强大的力量是人所能做到的么?”凌御天抬手,眯着眼睛对着处在战圈内的两条身影,喃喃念道。无论这场争斗,会给凌御天内心带去怎样的震撼。他都会从两位生死境强者,生死博弈对招中获益匪浅。毕竟这种层次的战斗,不是随便能够观摩到的。
 
“痛快!”凌云狂笑一声,将手中“狂刀”从抵触在一起的“傲剑”身上抽了出来。韩禹才觉剑身一轻,凌云排山倒海的刀气,就接踵而至。适才因距离被压制到只能防守的韩禹,本以为改守为攻,能多少争取点主动。却没料到现况比起之前,竟好不到哪去,反而只能堪堪低档住凌云更加疯狂的攻势,当下也是欲战欲惊!就在韩禹被这刀气逼的快要发狂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这种压迫感正在逐渐减弱。
 
从现在战况表面上看去,凌云似乎占尽上风,其实不然。只有凌云心中明白:“自己元气消耗过过大半,已属强弩之末,在战下去只会出现一种结果”!
凌云深知在不下杀手,凭现在身体中所剩余的元气,决计不够发出对韩禹致命的一击。在减弱对韩禹的疯狂攻击的同时,凌云脚下也是猛然对着虚空一踏,身如利剑一般直刺向天幕。在飞雨中划了一条垂直抛物线后,从天俯冲而下的凌云也如杀神一般。。。。。。“化影破天斩”! 已孤注一掷的凌云,从空厉声吼道。手中所持“狂刀”向下斩出的每一道无形刀气,也是鸣起了声声震耳欲聋的呼啸之声。一道,两道,三道。。。。在凌云接连不断的舞动中,密集的刀气也如这漫天飞舞、倾泻而下,的雨滴一般直对韩禹斩去!
 
见到凌云这招,韩禹的瞳孔也是猛的一缩,“十年前,就是这招,差点要了自己命!不过。。。。。”
韩禹嘴角露出一抹阴森的笑意,在感受到凌云漫天飞舞而来的刀气中,急速将元气凝聚剑中。被注入大量元气后的傲剑,本就呈淡红的剑体上已经开始泛出更加浓郁的猩红之色。而且剑身也在这股元气的催动下,不断开始在他手掌中飞速旋转,虽着旋转的速度越快越快,一股堪比龙卷风一样的狂暴气流,也从中呈现出来。
“落云式!”韩禹也是在此时低吼一声,将手中化为风暴一般的“傲剑”脱手甩出,对着无数刀影便迎了上去。
 
   看到这如风暴般席卷来的招式,凌云心中也是惊诧无比!“惊的不止是此招不但威力强大,还有韩禹那脱手而出的“傲剑 ”, 竟能脱离他的手而不消散?”。要知道这种用依靠元气凝聚而成型的兵器,都是靠武修者释放出的元气才能生成,一旦离手自然就会自动消失,这也算的上是一个常规了 。
    但韩禹的这招,显然已经打破了这一常规。就在凌云百思不得其解时,也清楚看见自己所发的刀气,一部分正和这股迎面而来的风暴相互抵消。而剩余刀气也被股气流带的失去了准头,纵横交错的斩在韩禹身侧的地面上,留下数条深深的沟壑!但那把泛着红芒的“傲剑”,却不减来势,眼看这致命一剑就要刺到身前,凌云也是拼劲最后元气,举刀砍了过去。。。。。。
     刀锋,剑尖抵在一点之上,随之闪起一层光幕。两股包含巨大元气的力量,相互拼撞中却并未发出夺人声响。片刻后这两股相交的力量,总算达到了临界点,凌云所放狂刀,刀体上明显开始出现:“一条条的裂纹,显然已是先承受不住这股元气。”
   凌云已元气凝成的这把“狂刀”,自成名后就所向披靡、无坚不摧,几时能被人逼到这般田地。看着刀体上爬满越来越多的裂痕,凌云却突然发现韩禹的那柄“傲剑”剑尾,似是拖着一丝细若蚕丝的红色线体,这才明白不少。。。“这韩禹也算奇才,竟能想到此法,已元气化线连于所放武器之上,难怪这元气剑能离手不散!能做到这点,同时也说明、现在他的丹境确实远在自己之上!!”
  这两位武修者,一个如伺机而发的饿狼,一个是放下武器整整十年的教书先生,恐怕今日一战,也只会出现如今这样的局面了吧。。。。。
   终于,这柄闪着死亡色泽的“傲剑”终于刺穿了凌云元气所凝的狂刀,深深没入在他的左胸之上。
“噗”的一声传出后,一大口鲜血也从凌云口中狂喷而出,手中狂刀也变做碎片般,随之崩离分析。这之后恐怖的力道,也是直接带着凌云的身体,从空中一直撞击在了泥泞的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