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玄幻奇幻小说 > 真武 > 第一卷 > 第八章 白发少年
第八章 白发少年



更新日期:2014-03-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韩禹自十年前落败之后,无时无刻都在琢磨,“如何去破解无影破天斩!无影破天斩是靠无数刀气,以数量取胜。但要怎样依靠剑气,击破那数量庞大的刀气呢?”思索了整整三年,再一次抬头,望见连绵天际层叠的云层时。韩禹便道如能将漫天云层都击破,何惧凌云的无影破天斩呢?那一刹那,让韩禹领悟出了破他的招式“落云式”。所以他今日能胜,也确实是靠自己的本事得来的。
 
 大战到此已然倾慕,之前的滂沱大雨,也随着这场战斗的结束减弱了不少。但此刻却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不要!!!”凌御天见父亲身体落在地面后,也是急忙朝他狂奔而来。
听闻凌御天的这声吼叫,晕倒在地的凌云才神智一清。。。。。将手紧握在刺入心口的剑身上,硬是将其抽了出来,大量血液也是顺势喷涌而出。
受此重创,就算依靠生死境带来的强大修复能力,短时间内想要恢复这样的创伤也是不可能的,更何况韩禹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凌云也只能虚弱的对凌御天,呢喃叫道“天。。。儿,快,快。。。。快跑!” 这气若游丝的声音,莫说凌御天不能听到,就是听到了 他也绝不会在这时候逃跑的。雨水混着泪水,在凌御天的小脸上汇成一片,“父亲,父亲,您怎么样了!?”跪到在凌云身边的凌御天,眼见到凌云胸前一大片的鲜红,颤抖着声音问道。
凌云连撑起自己的身体的力量都已没有,眼前却早是一片朦胧。也只好疼惜的看这眼前,悲痛万分的孩子,虚弱说道:“天儿,你总是。。。不听,为父的话,不是叫你快逃。。。。。”
  凌御天看着早晨还是好端端的父亲,一下变成现在这副模样。。。。。捏劲双拳便站起身来,咬牙切齿的对立在半空之上的韩禹悲愤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害我父亲?”
 
韩禹的身形此刻也从半空缓缓落下,在距地面半寸时方才停住,却以是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仰天狂笑道:“为什么?你可知道只要为师得到你,就能修得仙身,踏足到那不死之境——解脱境!”
生死境,确实是武修者难以逾越的一层武修屏障。若说生死境的修武者,只能算作人间至强,那在如今武界中,只要出一个丹境为解脱境的武修者,就算是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了。武修者凡踏足到解脱境,就意味自身早已经参透生死含义,就此可以摆脱凡人身躯,说是羽化登仙也不为过。。。。。
   凌御天已红肿的双眼,看到韩禹这曾经熟悉的面容,一下变的形如陌路,转而成为自己仇人,心中也是万念俱灰。虽然不懂他所说:“得到自己,就能不死是什么意思!”但是,就因为这样伤害自己的父亲,和强盗有何区别。。。。。
“狗贼!你为自己私欲,就害我父亲。。。。亏我还认你做师傅,我呸!”凌御天越说越激动,忍不住就张口对韩禹喝骂起来。
  韩禹也被骂的突然一愣,“这孩子,自拜师之后,都是极为乖巧,听话。现在的这副模样却是从未有过的。。。。。”韩禹心头紧了紧,感觉莫种熟悉的东西正在流逝。
毕竟做了凌御天几年的师傅,要说对他没一点师徒之情也说不过去。但与提升武境相较而言,这点感情可以说是无不足道。
   凌御天的叫骂声,依旧没有要停歇下来的意思。韩禹已是感觉聒噪难耐,只是向前微微一个闪身,人就到了凌御天的身前。韩禹凌空俯身漠然看了一眼凌御天,就对着他的脖子抓去。
凌御天虽已开到三重入境,但面对武镜为生死境的韩禹,甚至连挣扎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铁钳一样的手,紧紧箍在了自己的脖颈之上,连带身体也从地面上被提了起来。气急羞怒之下的凌御天,只能挥动双手双脚在空中胡乱踢腾。虽然知道自己做出这样的反抗无济于事,而且连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但小脸憋的通红的凌御天,依旧不愿就此放弃挣扎。
韩禹冷漠的盯着凌御天,捏在他脖间的手也是加重了力道,随后传出一道冰冷的声音:“蝼蚁一般的渺小,却是不自量力。若不是你暂时还有存在的价值,我现在就能轻易拧断你的脖子,所以你最好给我安静点!”
听到韩禹的威胁,本就倔强的凌御天,眼睛眨都没眨一下,依旧一副宁死也要挣扎的样子。可心中却万分懊恼的想道,“这禽兽不如的人,真的就是我的师傅?若不是自己偷偷与他修武,父亲也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了。。。。。。”想到这里,凌御天禁不住又落下了眼泪,“说到底,害了父亲的人,其实是我啊!”
韩禹眼见凌御天哭泣不止,但却没有一点要安静下来的意思,也是感到“这小子与那凌云的倔强脾性简直同出一格!”
“不过,就这样任由这小子胡搅蛮缠下去,也无办法。”韩禹皱了皱眉头,正打算先击昏凌御天,在彻底解决掉凌云的时候,身体中却突然传出一阵剧痛。。。。。
原本还在韩禹手中,挣扎不休的凌御天这时却安静下来,瞪大了双眼直愣愣的看到——“一截刀尖已从韩禹的后身,直接穿透到他的前胸!”
  韩禹同样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这把正在胸前:“缓缓消散的元气刀。。。。。!”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韩禹脚下一软,心中满是疑惑:“ 凌云明明已被自己重伤,怎么还能运用元气凝成武器?”但身体中此时传出的虚弱感,却是明确的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毫无防备下心脏上就受此一击,何况他韩禹已是才历经过一场大战。饶是在他元气颠锋时,这一击也足够他受的了。 松开握在凌御天脖子上的手,回捂在伤口上,韩禹才回身向后看去。。。。。
此刻,身体已经踉踉跄跄开始向后倒去的凌云,手中却还存有刚推手出刀的姿势。
“很好,不愧。。。。不愧是狂刀!竟能在这种时候,不惜融丹来获取元气!”韩禹见到凌云小腹处闪着的红光,就已明白刚才那一击的力量是凌云不惜以毁去内丹为代价,所换来的元气!
生死境武者所修的内丹,修炼不易公所周知。更加难得的是,到了生死境的武修者,内丹已经具有灵性了,就算一位生死境的强者被斩杀,哪怕肉体腐朽,只要内丹还在,就能以另外一种形态存在。虽然不可能再度复生,但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继续存在。。。。。或许会化为一株有灵气的植物,或者内丹被动物吞食,就能以灵体寄宿在其体内。这种存在的方式,武修者一般称其为“化灵”。虽然已经“化灵”的武修者,已经不具备任何复生的机会,但机缘大者甚至可以通过这种机会,再度修炼得道。不过着期间需要的时间,可能就是以千年、 万年来计算了。所以对生死境的武修者来说,生命和内丹的价值几乎是同等的。。。。
   颓然坐倒在地的韩禹,也是没料到:“凌云竟能如此狠心,宁可舍弃这唯一的机会,也要做到这种地步!”。
 
凌御天在没有了韩禹的束缚后,就立马冲到凌云身侧。看着已是奄奄一息的父亲,只能拉起他冰冷的手掌,放在自己小脸上不断摩挲着,但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了。。。。。
凌云依靠“化灵”得来的短暂元气,已经开始慢慢消退,一同消退的还有自己的生命。知道自己时间已所剩无几,便将手掌抚在凌御天俊秀的脸庞上,无限疼惜的对他安慰道:“天儿,不要难过!答应我,就算为父以后不能陪在你的身边,也要坚强的活下去。。。。。。”
  凌御天紧握住父亲冰冷的手,只能颤抖的咬紧牙关,点了点头道:“父亲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听您的话,好好去私塾念书,在不会贪玩了。。。。”哽咽的说到这里,凌御天已是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咳,咳,咳。。。。”随着凌云的每一次咳嗽,大量鲜血也是止不住的从嘴里涌了出来,而他面上却仍带着笑容,“好孩子、。。。。你一直都很乖。。。。虽然你不是我亲生,我却为有你这样的儿子感到自豪。。”
“父亲,求你不要在说话了。。。。我这就带你回家,你一定会没事的,好吗?” 凌御天看着从父亲口中不断流出的鲜血,心中已是痛苦万分。。。。。
 
“我快没时间了…….”凌云轻微的摇了下头,对凌御天虚弱说道“天儿,你认真听为父将话说完。”凌御天听到父亲如此交代,也只能顺从的将头乖乖俯在父亲的耳边,“你切记,在家中书架后面,藏有很重要的东西。。。。还有,韩禹那厮已受重创,以你现在的武境,必能与其对抗。天儿,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必须。。。。。”
  凌御天还未等凌云将话说完,就感觉搭在自己脸上的手,突然沉了下来。大惊之下,只能哽咽着对凌云呼唤道:“父,父亲??。。。。”然而,凌御天却再也没有听到父亲的回应声。虽然心中想到:“父亲可能已经离世。”但凌御天还是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依旧轻轻摇了摇凌云的身体,颤抖着声音再次叫道“父亲,你醒醒,你快醒一醒啊。。。。。”
原本尊敬的师傅居然杀害了自己的父亲,而自己唯一的亲人又这样离开了自己。这般接连而至的沉痛打击,突然一下,击在凌御天幼小的心灵上,叫他如何承受的起!
 
 |“ 不,不要。。。。!!!” 一声声嘶力竭的大吼过后,甚至连漫天的乌云,都似让这悲凉的吼声震散而去。一阵冷风吹来,凌御天一头乌黑的发丝也随风飞舞,但还未等这阵风散去,他的黑发就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开始从发丝根部开始变白。等风散去时,凌御天已是满头白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