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侠经 > 第四卷 分宿舍吾花识米娟 设酒席樊娲遇翩娟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更新日期:2014-03-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拉倒吧。”衣伊人撇她道,“人家那是大海碗,你这是小饭碗,差了倍数。况且你喝多了,还不是得我来伺候,自己给自己找病的傻事我不干。”
   “对对,酒就不要再喝了。”幽萍云也劝,“咱们还要上课,醉醺醺的多不好。快吃这个鱼香肉丝。”
   说着,她用筷子夹了一口尝,品评道:“一等手艺,美中不足做的太辣,好像没有放糖,我喜欢甜一些。”
   “外行了。”衣伊人立即指点,“鱼香肉丝本身并不放糖----无论古菜谱上还是今天厨师界的做法里都没有。你或许吃过很甜的鱼香肉丝,那是由酸、辣、咸三味生生挤出来的,应该是一个高手做的。五味暗合五行,五行相生相克,五味也是一样。这鱼香肉丝,几乎一个厨子一种口味,做法也有十几种之多,有的加些木耳、胡萝卜、笋片,有的放香菜,有的不放,这些因地因人而异,实际上最正规的做法是什么都不放,隐约见到一两个红红的小干尖椒,只吃肉香,比如这盘。至于肉丝的粗细大小,那是基本功的问题,谈不到多少差异。”
   幽萍云不禁问:“那香味应该属于什么?”
   衣伊人答道:“香是一种气息,属于统称,并不是直接的味道。好比说阴阳金木水火土,阴阳并不是五行。”
   幽萍云多少明白了些,言道:“五行俱在才是文化,辣椒应该是辣味的代表了。”
   衣伊人点点头,说道:“辣是一种遮掩味。世界三大菜是土豆、萝卜、疙瘩白。辣椒属于奇菜,有如兵法中的奇兵,而那三者就是正菜了。唯独大白菜没有列入让人觉得不公平,但仔细想想,大白菜是独属于东方的,仿佛古筝一般,性质醇厚,虽然极大,却缺少西方的普及,甚至可以说它仅仅是中国的象征。朝鲜半岛是个物资奇缺的地方,严寒迫使那里的人们形成咸菜文化,中国的白菜和辣椒正好给了这种文化巨大的物资支撑,也就是说白菜和辣椒的引进,救济了一个民族,也改写了他们的生活史。从名称上说,叫做朝鲜,就有依靠于中国的意思;叫做韩国,就有夸张极端民族主义的意思。常听人说说‘韩国泡菜’,以为什么稀奇物,原来就是咱们东北辣白菜。而叫‘泡菜’显然不是合理的称呼,因为只有四川一带那种独特的食品才是真正的泡菜。相比之下,萝卜、土豆霸占地球,在计划经济时代,一般商店里只有萝卜,卸到地上,老百姓就争相围拢。滑天下之大稽的WG宣传画里将拔大萝卜作为丰收的象征也是事实。”
   说完,她转头看吾花,笑道:“说这些家庭事有些俗气了。”
   吾花却说:“没有。”进而言道:“天下的学问都在生活的点滴中包着,点滴蕴侠道。事无巨细,能高雅的,都是高雅。大爱天下,大侠天地。”
   樊娲听后赞许地说:“正是,治大国如烹小鲜。”
   “不错。”吾花颔首,“行侠道也如这味中审美,好意之间,一片甘甜。人们崇尚黄钟大雅,以音乐的高度来表达心灵,似白菜之类,并无特殊味道,所以普及与百姓之家,好比民风淳朴。而辣椒称作‘蛮菜’,有比妖艳的舞蹈,极度刺激感官,形成靡靡之音,久而久之,便是人生的失误。所以很多寺院之内,菜食都以清淡为主。换做江湖之上,则大块酒肉囫囵吞掉,显尽豪爽。有关食物的话题总该提上一提,也受了‘民以什么为天’的影响,有关食物的话题总该提上一提。我们不告别人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不去学那些很营养的模样。非但如此,还对对刻意强调食物的甄别对待表示不理解。尽管尊重任何一种主张,但个人认定多样性和不忌讳是比较合情合理的。有人大肆倡导清淡的食物,慢慢形成素食主义,与谈好鱼肉的鲜明对立,你攻击我的,我贬低你的,这个说那个,那个说这个,入口处根源所在,消闲了胃口。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非要在食物上斤斤计较,甚至弄个你死我活。当然,挑食毕竟是不良习惯,那些对儿童的提醒和忠告十分有益和必要。真若鲁智深那样,尽情吃喝,不但瘟疫退却,甚至可以百毒不侵,也就知道为什么水泊里聚义的好汉们个个体魄惊人。排斥一种食品,你就缺善一种营养。本来物质已经很匮乏了,再养成娇滴滴的身子,难免受病。所以说----见什么开窍咸宜就补充吧,我们要食物的快乐而非食物的贵贱。言说食物的快乐,曰品曰尝,可见习常的情景,有午后懒洋洋的和光里出的----一只大白猫,谈不到活泼,只是奕奕地自顾不暇,伏在破烂堆上撕嚼着什么,吃得满脸脏兮兮,毛也黑了下去,唯独那副满足的神采,不胜健康的模样,给我们不灭的忆象。当我们也要这样做的时候,就该有它一般的放肆,将食物变成音乐,丝微细味的咀嚼弹动高山流水、十面埋伏,只等你超越了----饱或饿。尤其记得进步主义在饮食上的发言,说‘文明在于祛除腥膻’。我很同意,也觉得自己是进步的一员了。哪怕在拮据的日子里,粮油匮乏,也不敢忘记吃得文雅。也因此就很少生病了。莫笑这些小事情上的认真,我们的生活是点滴,我们的心情是细节,外在的一切若不能影响咱们,那是点滴成沧海、细微化大千了。高深的人,大千实在平常,胸怀岂止沧海?但是普通人没有纵横的韬略,所以点滴还是点滴,细节还是细节,一人一户皆福泽,自有强盛大国。”
   这番说,樊娲三个听的入神,竟不知道还要吃酒,倒是吾花说完后提醒一句“这时菜肴当因谁而极,别寥落了”,她们才重又动筷。因为不分彼此,大方模样,‘风卷残云’的词语可以形容。
   吾花倒是吃得腼腆,奈何三位姐姐关怀的周到,来回不停,都在为她夹菜,猪爪子,鸡大腿、红烧肉、烤鸭块、、、统统到了她的碗里,一样接一样地吃,竟没得闲,自顾有感,言道:“别人见了这老些,只会以为食量大,岂不知武林中人一顿吃个无限的都有,不吃的时候,一连两三年不进食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其实食物只是一种习惯而已,仙家吸风饮露,也自得其乐。万物在选择最初进化方式的时候,食草或者食肉都不过是一种感觉。而历朝历代提倡‘民以食为天’,不主张辟谷绝食的技术,是因为人们一旦不以食物为在意,就没有可以统治的方法了,大概金钱和货币同时也难免会变得毫无用处,对俗称秩序将是巨大的压力。其‘食色性也’,如果不食也没什么,‘一觉睡了二十年’的事情就是例子。”
   樊娲她们表示深有同感。
   幽萍云就道:“说到HG,其实与东周战国时代比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如果哪个要与HG军队作战,参考当年秦军打败韩军的方法就可以了,势如破竹。至于BCX,JJWC的部队根本打不了仗,每战必败。胜负绝不是靠武器和人数唬出来的。”
   衣伊人称是,言说:“朝鲜半岛这个地方,尽量往最长的地方量,说得再好听也不过是三千里江山,如果窄一点的地方量,就是二百五的尺寸了。为了这么个破地方打来打去,难怪那条线叫、、、嘿嘿。”
   一个优秀的女学生,有不雅的话语自然不会出口,‘嘿嘿’代替,也就都明白其中意思。
   樊娲发笑,拍她道:“你不怕韩国人听了,有的会来骂你----咱们学校有不少外国留学生也常来吃包子。”
   回头又对吾花说:“校长周蛤蟆新写了一篇论文《从宋朝鸟男人到香港三八婆》----也可能是别人代笔,主要讲述骂人的俗风在不同时代的变化,有时间应该阅读。”
   吾花点点头,之后也就着话道:“穷兵黩武、先军政治,已经先溃败了。历史上各国各地经常有强制征兵,还有抓壮丁的事,弄得哭哭唧唧,往往又加之高压政策,就是脱魂进恶了。其实募役制远远优于兵役制,一个自愿的士兵超过几十个不情愿的。那些所谓的‘全民皆兵’也不过是唬人的玩意儿,瑞士之所以长期保存源于各国对他们的敬重而非军事,如果当年世战时德军有意进攻,他们恐怕连三天都坚持不了。现在有许多国家和地区取消了军队,这是对世界和平作出的巨大贡献,而且如果真有战争,相信没有军队的国家反而会得以保全。若果既没有军队,也没有监狱和警察,那就是桃源政治,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称为‘大道之国’。正所谓‘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当然,伊人姐姐的那句有骂,如果真要韩国的国家主义者听到,肯定会恼火,他们的极端民族主义太敏感了。世界往往如此,极度自卑感造就自大主义,形成极端地域民族主义,就是不停地表达爱国,把自己民族的东西夸得天花乱坠而不顾事实。韩国和日本的政治风气里都有这样的诟病。而中华则不同----汉文化的博大精深注定要采取‘不言’、‘语迟’这样的态度,以包容为第一,讲究一个太极化劲,所以很少看到有知识的中国人或者新加坡人夸耀自己民族如何如何,即使听到别人诋毁汉文化,也不过一笑置之,反而更受尊重。这就是‘山不言自高’。极端民族主义是人类最大的隐患,它往往造成排外,而真正的汉文化是不排外的。侠义就该是这个样子----以世界为广大世界,宽待之,不含偏见。侠道无疆,侠道无国界。”
   樊娲悦然,端端道:“为圣女妹妹一番真知灼见,也该喝上十八大碗了。”
   吾花忙说:“可别----侠者不酗酒,女孩子有弃杯权。古代的酒再烈也是低度,有精心的工艺在里面。现代人有了化学,没了德心,水都可以要命,几杯酒更是追魂物了。”
   樊娲听了连连咂舌:“看你说的多丧气,不用劝,我一口都不喝了。”
   吾花却笑:“我不忌讳说,是因为这么大的樊娲不会因为一句话的吉利而取舍。我只是表达一个道理----叫酒,就应该是能醉人的。有醒着的眼神,还是将目光留给醍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