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侠经 > 第四卷 分宿舍吾花识米娟 设酒席樊娲遇翩娟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更新日期:2014-03-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说到这里,她忽然打住,轻轻地看了欧阳翩娟一眼,欲言又止。
  “你讲的都对,说下去吧,我很想听。”欧阳翩娟给了她立刻鼓励。
  樊娲也支持道:“扇子里可有一本历史书的学问。你好好讲讲,与翩娟交流一下,我们也想听听这扇子里有多少故事。”
  衣伊人便道:“好,那我就卖弄一下。所谓留白扇----即先用印,再等好手题写诗词字画,有时候找不到合适的人,扇子又失落了,这一留白就免不了千八百年,直到有真正的大家得之,才可以成就古今缘分。其实说来,中国文化就是留白文化,故而成‘诗国’,连说句话都是‘岂敢岂敢’、‘承让承让’,无限余地,太极本色,而剑、伞、扇为中华文化的风流三奇,合成“雅三饰”。尤其扇子,大类就有十余种之多,小下更加繁琐分门。其中为老大者当属羽扇,有千古流芳之‘羽扇纶巾,雄姿英发,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捉一把在手上,那百鸟穿就,飞腾意不在话下,尽显乾坤,实在是大人物的应用。而如果换做小家碧玉,则适合于团扇轻挥,有诗‘轻罗小扇扑流萤’等可以参照,其婀娜多姿,上面也点缀诗画,构成古韵,最为汉家风范。一个月下女子,倚坐在苏泊的船上,只有拿着团扇才和诗意,若是换做折扇,立于船头,那就是巾帼英雄了。而折扇之所以取代团扇的重要地位,携带方便这一点起到大半因果。与团扇仿效,折扇不仅避日,还可邀月----诗画的雅致最能在这上面体现,展开合拢之间,一个扇面,足以囊括千秋风花雪月。其实真正的扇子是那种大蒲扇,随意闲坐,不拘小节地使劲,呼呼挂风,扇得痛快,才是真正的解凉人。至于铁扇公主的芭蕉扇,有任意往来的意境在其中,扑灭火焰山就在情理了。武林中人也有做成铁扇子的,一种是我们这样的折扇,有的暗藏飞针,但大多没有,只是套路,不稀奇;另一种就是芭蕉扇一样,这个比较少见,到现代已经没有人练了。现代的电扇,没有其它电器那样昂贵,但寻常百姓家还是不大置办得起。科技的文明的确做出了巨大贡献,一个有电扇的吹着,这间屋子就可以避暑了。一般大商店里都会在棚顶吊着几叶,进进出出,人再多,也不感到是夏季。在电扇逐渐普及的时候,雪糕也第一次出现在中国的历史上,我还记得小时候的百货商店里,门口处放着一辆盖着棉被的小车,营业员拿出一块,四周就围满了人,售价两毛,四四方方的,上面包的纸上画着企鹅。我不知道欧阳小姐那边喜不喜欢吃雪糕,但我和樊娲曾经给新加坡政府写过信,建议他们在每棵树边放置电扇,一吹起来,在香风中赤道一同清凉。但是至今没得到回信,或许早被扔到垃圾箱里了。说这么多,真正能够形成大文化的,折扇当仁不让。它最早叫做‘腰扇’,出于中国汉代晚期,可与佩剑同饰,又有“撒扇”、“纸扇”、“瓣扇”“繖扇”、“掐扇”、“骄扇”:“花扇”、“顺扇”、“摺迭扇”、“摺叠扇”、“编心扇”、“聚头扇”、“聚骨扇”、:“风骨扇”“櫂子扇”、“荷叶扇”、“旋风扇”、“百合扇”、“风流扇”、“秀才扇”、“风之子”等四十多种别名。都知道京剧扇扇子有个说法----‘文胸武腹,僧领道袖,媒肩闺齿,无赖迁就’,便是真实的写照。故而这折扇可不是轻易就扇的,它的装饰作用远远大于实际用处,所以什么时候扇该扇哪里都大有讲究,甚至该在什么时候打开、打开多少都是分寸。有几种根本不打开的情况,一是礼物,千般心,不纳凉;一是做戒尺,打在头上,警示一番,也一样有‘当头棒喝’的作用;一是节哀----有一种吊扇,专门扇头朝地,称‘倒挂扇’。垂之,里外皆白,扇面也没有字画,叫做‘素扇’,用以祭奠逝去的亲人,专门在最热的时候挂在带子上,以大汗淋透表示世间苦不及亲人痛;有的彩扇也倒挂,则用以明志,发奋刻苦,即使打开,低头沉思,只有自能看到,上面多写着‘三更灯火五更鸡’之类,称作‘粉兰倒吊,折桂向上’。武林中人,在扇子里藏暗器,如果不设机关,凭借手法打出,则比一般的步枪子弹还要威力几倍。如果没说错,我与欧阳小姐的扇子都是‘宜韵八扇’之一----可不是相声‘八扇屏’那个‘八扇’。我的叫做‘东风第一枝’,欧阳小姐的名为‘独报梅花痴’,其它依次为‘几度婵娟到’、‘千心浪漫时’、‘天娇两厢宠’、‘雨***直’、‘瘦画颜犹在’、‘清像倦愁思’,都是武扇。随着热兵器时代的到来,武学立刻改变思路,跟着进步。技法上走向内家拳,器械上也考究小巧,轻功和硬气功也上升到前所未有的层次。对自身的不断超越,是文科和理科之间的比试。现在看来,自然科学尽管为社会带来巨大的进步,但相对着产生的负影响也诋毁了大半。而且天灾等等面前,人类依旧无所适从,既不能掌控,也不能早早规避。就是普通的医学,人类治疗了结核,癌症又出现了。将来攻克了癌症,就能保证不会产生其它绝症?进化自然固然重要,却还要将进步精神放在首位。崇高的精神会让人类无所畏惧、彻底超越。”
  她一气儿说着,自是有兴致的人能为,爱好所及,施以灵犀,春华卷进风流丝。
  “好学识。”欧阳翩娟大悦,不禁相问:“听说你校学生中有一位‘女中小诸葛’,袖吞乾坤,精通七十二艺,莫非、、、”
  樊娲立刻接话:“对,就是她。当今杂家流派第一人,人称‘智多星’----不是无用,是有用,有大用,治世经纬之大用。”
  随后,她又指着幽萍云说:“还有这位女侠也该具体介绍给你认识----都说她‘掌上千秋史,胸中百万兵’,是百年不遇的军事奇才,古今中外的兵法运筹烂熟于胸,尤善创新。最拿手的则是装甲战。”
  衣伊人和幽萍云听了,还她说:“我们不值一提,樊娲的大名有几个不知道的?‘樊娲、樊娲’,就是降落到凡尘的女娲娘娘,专门来人间补天造物。王她、樊娲、吾花人称‘女界三杰’,今天在座两个。”
  “三个,我已经都认识了。”欧阳翩娟盈盈道,“上次来大陆,我专程到苏州拜访过王她大姐,真是天下罕见的人物,无愧为‘南国第一女豪侠’。”
  “哦,你认识王她?!”樊娲喜道,“有机会带我们引见,早想结为知己了。”
  欧阳翩娟点头:“一定。”
  然后又道:“你们几个在一起,让我忽然想起一句名篇雅词----‘四美具’。”
  四个女孩便笑,说着“过奖、过奖”之类。
  这个时候,从雅间里又转出几个人来,次第喊着“欧阳”。欧阳翩娟就告辞道:“多少实在欺成狂,多少世事论沧桑,今日相见,是好缘分、大幸运。只是我们是团体出行,不能太多耽搁。好在这次要逗留十多天,你们要找我,就去音乐厅那边。不多说了,过会儿恐怕要点名,我先走了。”
  樊娲相送几步,回座后犹自赞叹不已,说:“确实是位不简单的姑娘。”
  吾花则问:“音乐厅在哪里?”
  幽萍云道:“具体位置得带你去才清楚,咱们可以一起去找她。”
  “别说了,快吃吧。”衣伊人一旁催促,“一番耽搁,有的热菜渐渐冷却,若是爱情里的男子,恐怕早就另取新欢了”。
  “哪个稀罕?花心男人如剩菜,倒掉而已。”樊娲说个慷慨,“有好姐妹,便不辜负人生了。‘人生几何得知己’,管他知己是男还是女。”
  衣伊人“咯咯”地乐,说:“洒脱!不妨让我陪你慢慢变老。”
  这时候,服务员已经将菜上齐,笑问:“这么多,能吃得了吗?”
  樊娲则答:“恐怕还不够。”
  之后推杯换盏,很有“逢知己而千杯少”的样子。不过终究都是女孩,虽然饮酒侠交,仍旧各自文雅娟然,一番言谈,基本牵扯到吾花身上,问她来了一小天,有哪些喜欢和不便,还缺少些什么,又告诉她该注意哪些事,还讲了学校里的人和典故,吾花或答或听,由衷致谢。
  接着,有些酣然耳热,樊娲提议赋诗,发话道:“连诗都不会写,还读什么文学系?”
  衣伊人不从,言之:“包子铺不是大观园,哪那么多闲情?”
  吾花也说:“举杯邀不到池头明月,回首看不见桃花离人,置身所在,少了几分可以言愁的东西,多了些嘈杂和催促,有所勉强。”
  樊娲不悦:“你们扫兴,我偏要来,‘大隐隐于市’的道理就是这样。都知道武二郎景阳冈十八大碗,我今儿个也喝那么多,你们一首诗换我一碗,但得写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