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青楼公子 > 第一卷 苦修入武道 > 第六节 白笑,妖
第六节 白笑,妖



更新日期:2014-02-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为何不敢来。”独手掐住指向眉心的青峰剑,白笑疑惑地看着那名持剑的弟子。“你该死。”“你若说我不尊师,我的确该死。”“明空,退下!”一声威严又显平和释然,随声一名老者恍惚之间出现在巨石旁,“师尊。”那被唤作是明空的弟子执拗道,“退…”未等老者说完,白笑变打断道:“我可曾让你退了。”两指一捻,
  剑折,
  一弹,
  人起剑烂。
   “白笑,莫要猖狂。”又是一名弟子飞身而去,看内力倒是比起刚刚的明空雄厚不少,“哼,今日便指点指点你们的剑术。”手向远处一名弟子腰间一挥,远处那弟子腰间的青峰剑便夺鞘而出,稳稳的落在了白笑手中,此时这名也是冲到了白笑身前,
  抬手,
  剑断,
  血溅,
  那名弟子直接向后飞去,“我来。”又有几名弟子冲上前去,“布阵!”“哈哈哈哈。”白笑看着眼前的独孤莫败阵大笑。九人见此立即挥剑点向被围的白笑,此时白笑手中剑尖一颤,整柄剑似是崩开一般化作无数剑影指向九人,“折水清莲!”九人大惊,就在九人即将被击伤之时,刚刚被击飞的明空却是不知从何处寻得又一剑,飞身想白笑扑来。
   “天外飞仙,有意思。”白笑嘴里絮叨了一句,接着原本快将九人击杀的剑影促然间消逝,化作一道流光直直的指向了明空…
   此时的明空已经是顾不上他的“天外飞仙”了,他眼前的一切景物仿佛都融入到了这道白光之中,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下一刻,
  “嘭!”
  “对一个后辈下这么重的手,白大侠此事做的可是不讲道义了。”“哈哈。独孤谷主,在下也只是指点指点他的武艺,并无它意啊。”睁着眼说瞎话,独孤修心中暗骂一句,“在下今日前来本意是来找独孤大小姐,在下有一事想…”“白大侠请回吧。”未等白笑说完独孤修便直接打断道。“独孤老儿,要不是看在可儿是你女儿的面上我早就掀了你这剑谷。你今日若是不让我见到她,你剑谷便如这二字。”说着白笑直接一掌轰向了巨石上的“剑谷”二字,只是独孤修又是何人,剑谷乃是武林三大圣地之一,独孤修又是谷主,整个剑谷的至高。白笑在武林中虽是大逍遥境界了,但是在离这位隐士也是有些差距的。独孤修抬手印在了巨石的另一侧,周围的弟子还未感觉到内力的波动白笑便已向后退了四步,拔剑随手一挥,白笑身前仿佛出现了一座巨谷,他知道这个叫意境…
   “可儿已死,你与需再来了。”说罢便转身走回了谷中。白笑迟疑了片刻,看了看身前的不宽但是不见底的剑痕,也消失在谷口,空中还剩这一滴未飘散的泪珠…
   “师尊,他走了。”一名弟子对着盘坐在大殿内的独孤修说。“他不是那种人,他一定是去武林中打听这些年来的情报了。”
   一日之后。茶楼之中的几人聊的正是畅爽,一名身穿白衣的男子走了进来,此人正是白笑。自顾自的坐在了一桌空桌上,也不叫茶,仿佛是将自己脱离众人之外一般。“要我看来那王阉狗就是怕大将军…”突然白笑打断道“你口中的大将军可是夜狂?”“身处大明安乐竟不知是何人打下的,孤陋寡闻。”“只是让你答是否,满说无用功。”说着抬手印在空中,刚刚那个说着正激动的男子突然变成了无头尸,瞬间茶楼
  静,
  几人回首,白衣男子早已不见,仿若从未来过一般…
   又是三日。皇宫传来骇闻,皇宫之中的第一高手、皇上身边的左膀右臂王公公惨死。尸体的下半身只剩下白骨了…
   “夜狂,你我兄弟一场。今日替你杀了这太监全是断了你我情意,他日若见你子夜天我不会手软。”白笑对着荒山之上的一座孤坟喃喃道。夜狂本无坟,倒是有一捧骨灰在将堂,白笑将他取出后葬于此。“即已如此了,兄弟我再送你一碑吧。”白笑离开片刻,几时后这荒山野岭变多了一碑相伴。“挚友夜狂之灵”
  几分戎马曲熊落,天涯征赶十秋色。
  莫敌折剑皇家喜,只耐年少拜无义。
   扬了扬眼角的清泪,故作轻松大笑几声,反手抖了抖身上粘的泥土转身离去。“这两天流的眼泪都赶上你十年的了。”白笑猛的转身,夜狂的碑上盘坐一个头发从中间分开一半黑一半白的中年人。“妖!”“哈哈!”男子大笑,“二师兄还记得我啊。”“哼。我不做鬼谷子你们一个个跑得比谁都快。我被关了十年。”“二师兄可不能乱说,你是走火入魔才被关在鬼谷山下的。”白笑眼中闪过一丝迷茫,“我走火入魔了?我疯了?我没有…”
  噗,
  一口鲜血从白笑口中喷出,刹然间倒地不起,昏迷。
   “二师兄啊二师兄,你让我省点心好不好。好不容易找到你和你玩你又装睡,真是…”
  叮,
  两剑相撞,
  “你是谁?”妖看着这个刺向白笑的一身黑的人问道。“奉命缉拿逃犯。”“呵呵,谁的命令啊?”好像是听到了笑话一般,妖一下笑了出来。“圣旨!”“哈哈,回去告诉朱元璋,说这人我刺手楼要了。”“大胆狂徒,敢直呼…”不等黑衣人说完妖便是瞪眼打断,“就是他在这我照样骂他是不义小人,没人养的野种。”黑衣人刚要反驳,忽然脑袋里闪过一人,一个知道皇上经历所以必杀之人–––刺手楼楼主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