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青楼公子 > 第一卷 苦修入武道 > 第七节 神功初成下山
第七节 神功初成下山



更新日期:2014-03-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啊!”夜天无奈的大叫着,“天哥哥还在为丹田发愁啊?”白柔好奇地问。“嗯,这书上的东西我还是看不懂。”“天哥哥只看最后一页当然看不懂啦。真笨!”白柔嬉笑道…
   然后…
   夜天仿佛看到了晴天霹雳直直砸在自己头上…“对了柔儿,现在的你怎么和我刚遇见你的时候差别这么大啊?”夜天很淡定的岔开话题问。“那时候你老是叫我师姐,我都被你叫老了。天哥哥真是的。”无语,这是夜天心中最真实的写照了。算了,还是先看看这不靠谱的《乌龟王八功》前边几页吧。
   在打开书的前几页,一种奇异的感觉从夜天的心中涌出,眼前的书上字仿佛一切都是虚影,夜天好像是什么都看不到了,只能感觉到浑身的经脉火辣辣的疼,曾经断裂的地方开始慢慢愈合,几度胀痛之后一股股清爽的“溪流”开始在经脉中流淌,夜天心中大喜,终于有内力了。
   夜天这里是爽了,白柔却是担心的要死。听不到夜天呼吸的声音,内力的波动也是十分微弱,自己又看不见,叫又怕打扰他。正是要找爷爷鬼谷子之时陆露进来了,身为母亲又哪里不知道女儿的小心思,“这神魔决乃天下三大怪功之首,有一些不通的反应也是正常的,你就别担心你的天哥哥啦。”直到把柔儿弄了个大红脸陆露才出去…
   三年后…
   “呼!”一袭白衣,长发肆意披在肩上的男子重重的出了一口气。“这怪功,好在任督二脉终于堵上了。”从盘坐的巨石上跳了下来,伸了个懒腰,只听一阵仿佛筋骨断裂的脆响。“天哥哥终于神功小成了。”此人正是夜天,“嗯,不过柔儿你这小丫头怎么比我都高兴啊?”夜天好奇的问,“因为爷爷答应我我可以和天哥哥一起下山玩啦。”“师傅不是说我必须拔…”“天哥哥怎么不试试啊。”仿佛知道了夜天心中所想直接打断道。夜天低头看了看在自己身上挂了三年却从未动过的问天剑,手扶剑柄用力…
   没动…
   再用力…
   还是没动…
   夜天倒是挺平静的,白柔楞了。一息之后,“啊!爷爷你骗我。”我靠,这么激动。夜天直接傻了,白柔直接用上了内力,惊空了天上的几朵花云,周围几个树上的翠叶全落…这女人果然是不能惹啊。在心里默默絮叨几句突然传来鬼谷子的磁性男声“柔儿啊,这小子拔不出来问天剑很正常嘛!”“爷爷不是说天哥哥把任督二脉堵上就能下山了吗?”白柔又嘟起她可爱的小嘴道。“谁说他下山就必须拔出问天剑啊。”“师父三年前亲口说的…”夜天打断。“我有说吗?那就以前说的作废啦,你赶紧给我滚蛋下山。”夜天在迟疑三秒后…
   “终于能走啦!哈哈哈!”空中还留有残声,不过人早就百米之外了。“那爷爷,我…”白柔假装问,“得了,别装了,你也去吧。”“哦!”有是一道白影相随,“师父…”陆露不知从哪冒出来轻声道“这样好吗?”“哈哈,你小师弟变成你女婿多好玩啊。”陆露无语…“那师父不教他们点经验吗?师弟以前算是豪门,现在这样我怕他会遭人暗算。”“切。”鬼谷子不屑地说道“你不就是不放心你的小柔儿吗,放心吧。那小子不傻。”
   “千万要记住先打听消息,再做决定。大不了花些银两问问百晓生。不许冲动,还有啊…”“知道啦师姐,你就放心吧。”我靠,女人怎么这么多事啊。夜天在心里默默的发泄着。“下山先别急着报仇,先去找找你三师兄妖吧。”你这老头终于说话了。心中感慨一下,突然“我三师兄是谁啊?”“你是真傻还是装呢,刺手楼楼主妖,你没听过?”鬼谷子顿时无语,夜天摇摇头,“得了,你下山自己打听吧,见到他你就知道一切了。”我知道一切?这是什么意思啊,算了不管了。此时的夜天早就被下山的喜悦冲昏了头,他不知道自己如果现在多问问以后自己少了多少不该有的敌人…
   “天哥哥,我们这是要去哪啊?”一袭白衣的少女围着一个同样白衣,腰悬一古剑,黑发并未竖起而是肆意飘洒在肩上的少年,正是夜天和白柔。“我们要打听打听消息,然后呢去找百晓生问刺手楼的位置,其实我也挺好奇我有什么不知道的。”真是的,早知道这么麻烦当时就问师父了。心中抱怨不过反正后悔也没用了。“那我们要去哪打听消息呢?”白柔好奇地问,“驿站!”
   “想当年…”“小二哥,上茶。”一进门便听到了嘈杂声,柔儿暗暗的皱起了眉头,不过倒是没说什么。但夜天又是何人,这位自幼沉浸于风尘女子藕肢之间的风流公子武功不是独步天下,但说这女人便是有一道感悟了。“不喜欢吗?”轻柔地贴在白柔耳边吹风道,“嗯,这里好乱啊。天哥哥我们快点好不好啊。”顶着小红耳朵可爱的问,“嗯,那柔儿给我一刻钟。”不等白柔回答就径直走向了角落里的一桌,白柔赶紧随着声音和风赶了上去。
   这一桌四人没有像是他桌那样叫嘘,一人一长刀半立在桌前。四人虽然是边笑边轻声聊着什么,但是夜天一靠近却依然感受到了一股浓厚的杀意。“阁下可是江湖中人?”因为从未于什么武林中人打过交道,所以夜天也只能是想起什么说什么。四人好奇地抬眼瞟了一眼夜天,大概是见夜天太过年轻,四人仿佛视见而为不见,接着聊…不可忍耐,夜天以前本就是仗着家世狂傲,又哪里经历过如此忽视,直接抬手印在方桌一角
  “嘭!”